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23 金色骷髏白骨鈴


    “牛頂天,你找納蘭詩音究竟是為了什么,如果是因為我白骨元辰道理虧,此事還可以說上一二,不然的話,就算動用我全宗之力,也要將你留在此地!”
    說話的,是那揮出白骨神鏈的老者,他目視著鄭鳴,聲音雖然充滿了威脅,但是不少人卻能夠感到,在他的語氣之中,已經不再像先前那么底氣十足了,不,似乎已經有了示弱的成分。??
    不錯,就是示弱的成分。
    以往,白骨元辰道何曾如此的講理過?別說有人打上他們的山門,只要是他們心意所致,生殺予奪,全都是由著他們的心情來的。
    和道理相比,白骨元辰道的人,更相信實力。只要有實力在,對于道理這個詞,對于白骨元辰道的人來講,完全是屁錢不值的。
    高大男子的臉色一變,他在王座上,但是目光卻帶著一絲責備的看向說話的老者。
    老者并沒有理會高大的男子,他神色淡然,默默的看著鄭鳴。
    雖然老者此時也有把握留下鄭鳴,但是鄭鳴強大的實力,卻也讓他覺得,如果不顧一切的留下鄭鳴,說不定他們白骨元辰道,也將遭受莫大的損失。
    所以這一刻,他不得不講道理!
    白骨元辰道的弟子,一個個默然不語。特別是那身負迎賓職責的陰沉男子,此時眼眸中更是多了一絲敬佩。
    能夠逼得自己的宗門如此的對待,光這一份霸氣,就讓他欽佩不已。
    “我的朋友,也曾經是你們白骨元辰道的弟子,卻被這個惡毒的女人運用丹藥毀了容貌!”鄭鳴手指著納蘭詩音,冷冷的道:“我這次來,第一是想恢復我朋友的容顏;第二就是想讓這個蛇蝎心腸的惡毒女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納蘭詩音的身軀本能的顫抖了一下,如果換成第二個人讓她付出代價,她可能會仰天大笑,然后運用自己能夠想到的手段,讓這個張狂的人,讓這個膽敢大放厥詞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現在,她卻沒有這種膽量,她有的只是恐懼,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一道道目光,都看向了姬空幼,本來用面紗蓋著自己面容的姬空幼,陡然拿下了自己臉上似笑非笑的面具。
    面具下的臉,讓不少人感到驚愕,但是更多的人,在看到這張面容的瞬間,就已經生出了一絲了然之色。
    納蘭詩音所做的事情,他們很多人都很清楚,但是沒有人阻攔,因為納蘭詩音的爹爹,是白骨元辰道的巨頭之一。
    一個小小的女弟子,別說拿走她們的容顏,就是納蘭詩音要了她們的性命,在不少人的眼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是姬空幼,相信還有不少同門能夠記得我!”姬空幼的聲音平靜,但是充滿了堅決。
    在看到這幅面容的同時,納蘭詩音的第一感覺就是,這的確是自己做的,因為這張臉,對她來說,簡直刻骨銘心,也只有她最喜歡的化顏丹,才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而姬空幼這個名字,納蘭詩音更是不會忘記,因為這是多年來,毀掉的最美的一個容顏。想到這里,納蘭詩音本能的想起來那張曾經的面孔,漂亮、姿色、美人,這些字眼兒統統不足以形容眼前這個女子,她就是給人一種妙不可言的感覺。而這些,恰恰是她納蘭詩音無法容忍的。
    納蘭詩音每每想起來她那張精致的臉,就恨得不能自已,她必須得有所行動,才能心安。這種煎熬的感覺,直到對這個狐媚的女人下手之后,才得以解脫。
    每每想到這個好似妖精一般的女子,變成了世間最丑陋的丑八怪,納蘭詩音就覺得有一種泄般的暢快。
    有時候,她還覺得可惜,讓這個丑八怪離開宗門,實在是一個大大的損失,如果能夠經常帶著這個丑八怪,從無數弟子同門身邊經過,那才是非常難得的一種享受。
    只是,自從她離開白骨元辰道,自己就再沒有查到她的消息,卻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卷土再來。
    而且,還是這樣的歸來。
    “我不認識她,她的臉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更不知道!”納蘭詩音高聲的大喊。
    她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必須要這樣做,只要自己死不承認這件事情和自己有關,自己的父親,一定會將這件事情,給自己化解的干干凈凈。
    高大威猛的老者,重重的看了一眼納蘭詩音,然后朝著那手持白骨鎖鏈的老者道:“師兄,你也聽到了,這事情,和詩音沒有任何的關系。”
    “而且,我剛才讓人查了一下,我們白骨元辰道之中,從來都沒有一個叫姬空幼的女弟子。”
    “所以這一切,純粹是找茬,純粹是對我們白骨元辰道的挑釁!”
    手持白骨鎖鏈的老者,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碧光,此時的眾人,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此時的姬空幼,心中剩下的,唯有憤怒,她在陪著鄭鳴來到白骨元辰道的時候,其實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她沒想到,這些人居然如此的無恥。
    自己從來都不是白骨元辰道的弟子,那自己是怎么在白骨元辰道呆的呢?
    “你胡說八道,我在白骨元辰道一直呆了三年,我怎么會不是白骨元辰道的弟子。”
    “諸位若是不信,可以問一下趙師姐,當年我一直和她一起學藝,一起生活。”
    姬空幼手指著一個穿著青衣的中年女子,眼眸中,帶著一絲激動。
    青衣女子在聽到姬空幼的話語時,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此時聽到姬空幼的話,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
    “你說,我們白骨元辰道之中,是不是曾經有一個叫姬空幼的弟子?”那身材高大的老者,目光帶著陰森的看著青衣女子,厲聲的問道。
    青衣女子沒有看姬空幼,她猶豫了剎那,就已經做出了決定:“稟告諸位長老,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在咱們宗門之中,還有一個叫姬空幼的人。”
    說完這句話,青衣女子的神色越加的堅決!
    姬空幼對于這句話,非常的失望,這個師姐,當年她沒少幫助,卻沒有想到,現在正是自己需要她幫助的時候,她竟然如此的背信棄義。
    作為一個魔女,姬空幼明白什么叫世態炎涼,但是此時這種事情生在自己的身上,她還是有一種無比難受的感覺。
    “你們之中,有人聽說過,我們白骨元辰道,曾經有一個叫姬空幼的女弟子么?”那身材高大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一絲陰森的問道。
    “弟子等人,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幾乎所有的弟子,在這一刻,都大聲的喊道。
    姬空幼緊緊的咬著嘴唇,她雖然在臨來之前,已經想到過這種結果,但是看到眼前這副情形,心里仍然覺得難以接受。
    畢竟,這對于她來說,無疑是在傷口上,重重的刺了一刀。
    “牛頂天,我宗門弟子的回答,你應該已經聽到了,現在,你還有何話可說?”高大老者站在白骨王座之上,一如天神,他的聲音之中,更帶著審判的味道。
    鄭鳴淡漠無比,他靜靜的看著那立于天地之間的高大老者,冷冷的道:“我用得著你們承認么?”
    這句話,說的很平靜,甚至沒有半分的煙火氣,但是聽到這句話的白骨元辰道弟子,一個個卻面色冷。
    開始的瞬間,他們是憤怒,但是憤怒的同時,他們不少人的臉上,露出的是一絲絲悲哀。
    “師兄,各位師弟,你們都已經聽到,他姓牛的,這一次是吃定咱們白骨元辰道了,咱們白骨元辰道自從立派以來,還從來不曾吃過如此大的虧。”
    “咱們不能夠任由著姓牛的為所欲為,我們要給……”
    高喝的威猛老者,話語剛剛出口,就見兩道金色的光芒,朝著他直接落了下來。
    這兩道金色光芒,讓那威猛老者臉色大變,就是那么一瞬間,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和溝通的大道,在這一刻,都好似被定住了一般!
    一念之間,一個巨大的寶珠,從老者的頭頂飛出,這寶珠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個金色的骷髏。
    金色骷髏高有一丈,雖然只是一個骷髏,但是此刻的他,通體散的,卻是一種神圣的氣息。
    在這金色的骷髏出現的瞬間,兩道金色的光芒,已經從空中落下,快如閃電,直接將那金色的骷髏,從中間絞成了兩段。
    而就在這金色骷髏頂上去的瞬間,高大威武的老者,已經飛的逃出了百丈。
    他的白骨王座,在他離去的那一刻,同樣被兩條金色的光芒,直接絞成了兩段。
    金光橫天,化成一柄金色的剪刀,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今日,交出納蘭詩音,恢復姬空幼的容顏,一切都好說,不然,就是你們白骨元辰道滅亡之時!”
    鄭鳴的話,讓那手持白骨神鏈的老者,臉色變的異常的難看,他的目光落在狼狽而來的高大老者身上,冷哼一聲道:“大敵當前,先御敵,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說。”
    說到此處,他朝著鄭鳴冷冷一笑道:“牛頂天,我今日就要讓你知道,我白骨元辰道,不是你肆意橫行的地方。”
    說話間,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個白骨鈴。
    白骨鈴小巧無比,但是隨著老者將白骨鈴輕輕的晃動,一道道白色的尸氣,開始從白骨山的下方冒出,那一根根的白骨,一個剎那,都好似活了過來。
    一個個白骨,在虛空之中,出了沙沙的聲音,他們好似在召喚著什么。
    白骨山顫抖,白骨山晃動,天地在這一刻,更是開始搖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