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22 五行白骨印

  看到那星辰法身手中的白骨巨錘,中年男子心中暗暗祈禱,雖然他和將臣師叔的關系實在一般,甚至在他內心里,非常惡心師叔平日里的頤指氣使,惡心他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人總是一種俯視感,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非常希望,自己的師叔能夠誅殺鄭鳴。
    白骨巨錘揮動,無窮的巨力,帶著一片鬼影,朝著鄭鳴重重的轟擊而來。
    而就在這白骨巨錘轟擊的瞬間,兩條金色的蛟龍,已經將那星辰法身和白骨巨錘籠罩。
    金光分合之間,星辰法身和白骨巨錘,直接化成了兩半,就在星辰法身被剪斷的瞬間,一條光影,從星辰法身之中直沖而出。
    “各位師兄救命!”那身影哀嚎一聲,速度一如閃電,可是男子的喊聲雖然響亮,金光卻已經將他直接籠罩。
    “住手,敢在我白骨元辰道殺人,實在是罪大惡極!”
    “誰敢殺我將臣師弟,就是我白骨元辰道的敵人。”
    “閣下,你真的要和我白骨元辰道為敵不成!”
    高喝之聲,從白骨山四方傳來,一道道星光,在剎那間,映照天地。
    一座座白骨王座,從白骨山中升起,每一個白骨王座之上,都坐著一個鎮壓四方的身影。
    可惜,就在這些人大聲咆哮的時候,那金蛟剪的金光,已經將沖鋒而出的人籠罩,也就是一個瞬間,那被籠罩的光影,就被金色的剪刀剪成兩段。
    星光如雨,天地同悲!
    對于白骨元辰道的弟子們而言,眼前這副情形,真是大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甚至他們連想都沒有想過。
    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參星境的強者墜落,而且還是他們宗門之內的參星境強者,這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過的事情。
    “敢殺我將臣師弟,死!”白骨王座上,一個參星境的強者大吼,他五根手指輕點,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根閃動著耀眼白光的長矛。
    長矛看上去,就好似一根白骨,但是一道道紋路,卻和大道法則相合,才剛一出現,這白骨長矛的四周,就沖起了萬丈的殺意,朝著鄭鳴的方向直沖而來。
    鄭鳴面對直沖而來的白骨長矛,并沒有催動金蛟剪,他從大黑牛的背上站起,在長矛破空而來的瞬間,騰空朝著那白骨長矛重重的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劃破虛空,直沖而出。
    拳頭和白骨長矛相撞,那閃動著法則的白骨長矛,在碰撞之間,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紋。
    “回來!”催動白骨長矛的強者,眼見自己的至寶受損,心疼不已,他朝著白骨長矛招手,想要將那白骨長矛收回。
    “師弟小心!”就在這時,有人高喝,隨即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鎖鏈,朝著白骨長矛強者的王座重重的抽了過去。
    白骨鎖鏈,快如閃動,也就是一個剎那,那神鏈已經重重的抽在了白骨王座上。
    白骨王座乃是運用吸納陰寒之氣多年的金尸玉骨鍛煉而成,不但是白骨元辰道參星境強者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種攻守兼備的上等銘寶。
    但是,在被那白骨鎖鏈抽到的瞬間,王座崩潰,王座之上的強者,更是被打出了千丈多遠。
    如果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個人在生死相斗,但是只有出手的兩個人,才明白彼此的意思。
    也就在這白骨王座之上的人被打飛的瞬間,兩道金光交錯,來不及收回的白骨鎖鏈,被金光剪住。
    剎那間,一段有十丈多長的鎖鏈,被金色的剪子剪斷開來。
    九座白骨王座,此時已經剩下了八座,本來氣勢沖天的白骨王座上的強者,此時大多都沉默了。
    雖然他們心中的怒氣更勝,但是剛剛出手,不但沒有占到絲毫便宜,而且還差點再墜落一個參星境的高手,這不得不讓這些巨擘級別的存在恐懼。
    “力破蒼穹!你難道你是牛頂天!”一個坐在白骨王座上的強者,好似想到了什么,沉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看著那說話的男子,點頭道:“正是牛某!”
    白骨元辰道的參星境強者,一個個牙根兒都有些癢癢,牛頂天的大名,對他們來說,這些天可謂是如雷貫耳。
    雖然他們對于這家伙的前途很是有些幸災樂禍,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對于這牛頂天,還是有一些佩服的。
    別的不說,就憑著一個人,可以趕得八部鎮海軍落荒而逃,不但殺了紫云宮四圣中的兩個人,而且還誅殺了鎮海神侯。這足以讓人震憾不已。
    盡管很多人紛紛評價,這牛頂天做事簡直是屁股一拍,直接決策,說話做事根本就不經過腦子,但是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的:他是古今第一猛士!
    就連誅神刀那樣的寶物,都傷不了他的**,此人之強,可想而知。
    就在此時之前,牛頂天還是他們這些人津津有味的談資,但是現在,牛頂天卻已經浩浩蕩蕩的殺上了他們的宗門,這讓他們大多數人,臉色都無比的難看。
    “牛頂天,我白骨元辰道和你近日無怨,遠日無仇,你今日殺我師弟,是何道理?”一個身形枯瘦的身影,從白骨王座上站起,聲音中帶著陰冷的喝道。
    他看著鄭鳴,滾滾的殺意在他的身后匯聚。那本來平靜的白骨山,此時更是陰風怒號,鬼叫如天。
    “你白骨元辰道和牛某不但有仇,而且這仇還不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將納蘭詩音給我交出來,我尚且可以網開一面,不然,滅你滿門!”
    鄭鳴雖然任何的手段都沒有催動,但是這一刻的他,卻是一如一座上古神山,給人一種深遠厚重的感覺。
    納蘭詩音,這四個字從鄭鳴的口中說出,讓白骨元辰道的不少人都是一愣,其中不少人的目光,更是朝著一個美麗女子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女子看上去雖然美麗,但是高高的顴骨,給人一種刻薄無比的感覺,而真正讓人對這女子感到厭惡的,還是她那一雙能夠稱得上美麗的眼神。
    它俯視四方,好似所有的人,都欠了這女子多少錢一般。
    鄭鳴的話一出口,女子的臉色都變了一下,她看向鄭鳴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憤怒。
    納蘭詩音!鄭鳴第一個感覺,就是此女必是納蘭詩音。
    “胡攪蠻纏,納蘭詩音從來就沒有出過白骨山,和你牛頂天有什么仇恨?我看你是沒事找事,無端挑釁,莫非你真的覺得,我白骨山是好欺負的不成!”
    偌大的白骨王座上,一個高大的男子聲音一如洪鐘,他手指鄭鳴道:“諸位師弟,誅殺此人,為將臣師弟報仇。”
    說話間,高大男子手指快速的掐動,一個用白骨做成的小印快速的在虛空之中匯聚。
    這小印飛起,也只是巴掌大但是在下落的瞬間,就化成了一座白骨巨山。
    而且,在這白骨巨山上,五個呈現出青紅黃黑白的五色骷髏,盤坐在巨山之上,一如巨山之上的神靈。
    “那是五行白骨印,乃是白骨元辰道有名的至寶,號稱可以鎮殺一切參星!”姬空幼一直沒怎么說話,雖然鄭鳴就在她的身邊,但是此地的經歷,卻是讓她心有余悸,渾身顫抖。
    鄭鳴看著那五行白骨印,哈哈一笑道:“五行白骨印嗎?沒事,今天就看看,這五行白骨印,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在白骨元辰道所有弟子不敢相信的目光之中,鄭鳴竟然一動不動,甚至沒有出手,直接讓那猶如山岳一般的五行白骨印,重重的砸向自己。
    普通的弟子,不知道五行白骨印的厲害,但是很多達到化蓮境的弟子,卻知道這五行白骨印的強大。
    有些弟子,甚至親眼看到,這五行白骨印,將一座座山岳,直接壓碎成為碎粉。
    “轟!”
    巨印下落,天地轟鳴。
    納蘭詩音緊緊的盯著下落的五行白骨印,眼眸中全都是狂喜之色,雖然她自己覺得,自己并沒有和一個牛頂天的人有仇,但是牛頂天過來尋仇,而且第一時間,將尋仇的對象放在了她的身上,這讓她很不舒服。
    鎮殺牛頂天!
    無數人的眼眸,都在看著鄭鳴,但是,看的最清晰的,依舊是姬空幼和那大黑牛。
    從姬空幼的位置,正好看到,鄭鳴立于自己的上方,一如一尊無上的戰神,任由那五行白骨印壓下,也不動彈一下。
    “真是!”大黑牛嘆息,好似不屑,但是他看向鄭鳴身軀的眼眸中,明明就是羨慕。
    五行白骨印騰空飛起,白骨印下,鄭鳴依舊傲立在虛空之中,剛剛五行白骨印那震天撼地的一擊,就好似擊打在了虛空中一般。
    朝著鄭鳴出手的老者,此時神色變得無比的難看,五行白骨印乃是他的至寶,一擊之下,可以讓大地深陷,山河崩殂。
    可是,這個人竟然硬生生的承受了他一記重擊。
    而其他參星境的強者,一個個面容都鄭重無比的看著鄭鳴,他們都清楚,牛頂天絕對不會躲不過那五行白骨印的攻擊。
    他不是不躲,而是故意為之!
    就剛才那一記,不論是他們,還是門下的弟子,再面對這個牛頂天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多少的斗志。未完待續。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