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1 我不是來說理的

  白骨元辰道,乃是當時最強大的宗門之一,作為白骨元辰道的弟子,本就無比的驕傲。
    而天下間,能夠和白骨元辰道為敵作對的人不是沒有,但是真的很少,甚至可以說屈指可數。
    當然,這個騎在牛上的男子,是絕對不在屈指可數的這個行列之中。
    “趕緊去給你宗門主事者稟告,限他一刻鐘之內,立刻將納蘭詩音交出來,不然,就抹平白骨元辰道!”淡淡的聲音,在那陰沉男子的耳邊響起。
    “好大的口氣!”作為白骨元辰道守護的弟子,雖然修為并不是最頂尖,但是對自己的宗門,卻是有一種根深蒂固的認同感,眼見鄭鳴如此張狂,那站在一邊的猶如麻桿一般的男子,騰空而起,手掌揮動之間,滾滾陰風朝著大黑牛上的男子直卷了過來。
    “死!”鄭鳴輕喝一聲。這一聲,帶著張桂芳勾魂攝魄的力量,那男子聽到這話語的瞬間,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陰沉男子看著倒地的師弟,只覺得腦袋嗡了一下子,這一刻他已經意識到,宗門來了敵人!
    趁著麻桿男子倒地的瞬間,他快的掐動自己手中的玉符,將有敵來犯的消息迅傳播上去。
    “當當當!”
    隨著這玉符的掐碎,那懸掛在白骨山腰的巨鐘,出了九聲低沉的鐘響,這鐘響讓本來就陰氣沉沉的白骨山,頃刻之間,充滿了殺意。
    一道道身影,從白骨山上直沖而下,更有各種各樣的巨禽載著強者從天空之中沖落下來。
    “我白骨元辰道的強者就要到了,我勸你……”陰沉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著眾多同門的到來,他如釋重負一般,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坐在牛上的鄭鳴,面無表情的說道。
    陰沉男子看著大黑牛上的兩個人,這紅臉漢子,自己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至于那個掩蓋著面容的女子,他更是沒有絲毫的印象。
    就是這般不起眼的人物,竟然來到白骨山橫沖直撞,甚至揚言要將自己宗門給滅了,是不是自己宗門的名聲,這些年實在是太……
    “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要動驚神鐘?你們可知道,輕動驚神鐘,可是死罪!”帶著一絲呵斥的聲音中,就見一個男子,從虛空之中直沖而下。
    這是一個面容陰沉的中年人,法身境的修為,讓他整個人和自己的天地融為一體,隨著他的到來,此時已經匯聚在四方的武者,一個個低下了頭。
    “堂主,是弟子動的驚神鐘,他……他不但在我白骨山殺人,還揚言要讓我們交出納蘭堂主,不然……不然就滅了我們白骨山的道統!”陰沉男子聽到呵斥,心中一驚。
    驚神鐘不能亂動,這是陰沉男子在巡山之時,就已經懂得的規矩。現在聽到中年男子的質問,方才驚醒,剛才,自己竟然動用了驚神鐘!
    驚恐之下,他飛快的意識到,只有將問題說的嚴重一些,才能夠擺脫自己身上極有可能落下的罪名。
    “就是你要滅我白骨元辰道的道統?”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一個剎那之后,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冷漠的問道。
    “不錯!”鄭鳴掃了一眼中年男子,同樣冷漠的道:“還有半刻鐘時間,如果你們不交出納蘭詩音,那從今日起,整個天下,再沒有白骨元辰道!”
    中年男子看著鄭鳴,希望從鄭鳴的身上,看出一些特殊的東西來,但是很可惜,他感覺不到鄭鳴身上,應有的強大波動。
    這家伙是誰呢?為什么我感覺不到他的強大,但是看向他,卻又莫名的覺得他無比的強大。
    紅色的臉膛,巨大的黑牛!
    中年男子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他想到了一個猶如流星一般崛起的人物!
    雖然這個人物,崛起世間的時間,比他要少很多,但是這個人的名聲,比之他,實在是強了太多。
    “閣下莫非姓牛?”
    “我是牛頂天,你們的時間,不多了!”鄭鳴輕輕的攬過身邊的姬空幼的肩膀,平靜的說道。
    雖然姬空幼努力收攏著自己的氣息,但是在攬住姬空幼肩膀的剎那,鄭鳴還是能夠感到姬空幼的顫抖。
    這種顫抖,是一種自內心的恐懼,而作為一個妖女,如果不是經歷了太過可怕的事情,姬空幼又怎會恐懼至此!
    牛頂天,這三個字聽在中年人的耳中,讓中年人頓時就是一愣,他心里也只是猜測這個人是牛頂天,卻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真的就是牛頂天。
    關于牛頂天的傳說,這些天來,實在是太多了。雖然他沒有和牛頂天見過面,但是對于這位直接斬殺了三個參星境的存在,同樣有一種巨大的畏懼。
    “牛頂天是誰?”
    “牛頂天你都沒有聽說過,銳金山上,擊潰八部鎮海軍,而且還殺了鎮海神侯的人!”
    “他就是牛頂天,他竟然來到咱們白骨元辰道,怪不得口氣這么大,不過咱們白骨元辰道可不是鎮海軍,他想要來就來,想走就走!”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從眾人的口中響起,但是大多人看向那騎著黑牛男子的面容,都多了一絲恐懼。
    這家伙,前些時候,可是橫掃千軍啊!
    “牛兄,你雖然威名赫赫,但是我白骨元辰道,可不是你可以隨意欺凌的!”中年男子說到此處,髻之中,卻已經多出了一絲汗漬。
    人的名聲,那可不是蓋得,能夠誅殺三個參星境巨擘大人物,那同樣是巨擘級別的存在。
    現如今,自己正面對這么一個近乎變態的兇人,也許他一念之間,就可以誅殺自己,自己實在是太托大了。
    “你們還有十個剎那!”鄭鳴俯視著那些騎著千奇百怪兇獸的白骨元辰道弟子,依舊冷漠。
    “我這就向宗門長輩回稟,還請牛兄您……”中年男子的新寵顫抖了一下,低聲的說道。
    “什么人,敢在我白骨元辰道撒野,找死!”冷漠的聲音之中,一張白骨大手,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這大手遮天蔽日,無盡的死亡神鏈,匯聚在大手的四周。
    幾乎所有的白骨元辰道弟子,在看到這大手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神顫抖,他們在面對這大手的時候,沒有半絲的反抗之力。
    是宗門的參星境巨擘出了手!
    中年男子看著那大手,心里頓時輕松了起來,他招惹不起牛頂天,但是有宗門的長輩出手,有什么事情,就不用自己理會了。
    他緊緊的盯著那白骨大手,想要看一下這隱含著白骨星辰之力大手,能不能鎮壓牛頂天。
    鄭鳴看著那大手,目光越加的冷漠,他神念閃動之間,一拍自己的口袋,金蛟剪直沖而出。
    兩道金光,直沖天地,那白色的大手雖然鋪天蓋地,但是瞬間,卻被金光所籠罩。
    金光耀眼,殺氣騰空,在這耀眼的金光下,那白骨大手的神鏈,都好似凝結了一般。
    參星境的出手,在整個白骨元辰道之中,本來就不多見,但是此時,他們見到的卻是那白骨大手竟然被金光所籠罩的一幕。
    “手下留情!”在被金蛟剪籠罩的剎那,那白骨大手的主人就感應到了危險。他顧不得自己的顏面,大聲的朝著鄭鳴嚷道。
    對于這白骨元辰道,鄭鳴沒有絲毫的好感,他這次來,雖然是找納蘭詩音的,但是他絕對不介意,順手將白骨元辰道給滅了。
    至于滅了白骨元辰道最終會出現什么后果,鄭鳴沒有時間理會。
    “咔嚓!”
    金光閃動,白骨大手被從中間剪成了兩端,同時剪斷的,還有那道紋神鏈。
    “我和你不死不休!”爆喝聲,從虛空之中響起,這是那參星境的強者,他的白骨大手被剪斷,讓他本人的道紋神鏈,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那你就去死!”鄭鳴說話間,朝著金蛟剪一指!
    在金蛟剪出現的瞬間,那沖出的法身境中年人就意識到了不妙,作為一個法身境的存在,他對于四周的天地變化,可謂是極其敏感。
    金蛟剪下,他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大道法則,好似被什么定住,想要動彈一下,都變得艱難無比。
    這種情況,讓他無比的恐懼。幸好,那猶如剪子一般的銘寶,并不是朝著他來的。
    白骨大手被剪成兩段,對于中年人來說,雖然可怕,但卻是一件好事,畢竟,這剪子不是將他剪成兩段。
    那出手的參星境強者,是他的師叔不錯,但是這和他,又有什么關系呢?就在男子的心中暗自慶幸的時候,他聽到了自己師叔的大喝,更看到了那金蛟剪直沖霄漢。
    這是要干什么?
    金光閃動,男子的心開始顫抖,也就在他驚異的時候,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身軀。
    這是一具高有千丈的身軀,無盡的星辰之力,讓他這身軀看上去猶如白銀雕塑的一般。
    星辰法身,只有參星境強者,才能夠運用星辰之力,鍛煉而成的星辰法身。
    他不但有普通法身的道紋之力,更溝通星辰,威力無窮,可以說一個星辰法身,就能夠讓參星境的強者鎮壓四方。
    看來,路師叔這一次,真的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