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8 銀龍剪

  “你帶著小丫頭回去吧,等我解決了這里的事情,就去看你們。”鄭鳴朝著白云京一笑道。
    “我妹妹說的話,你一定要記住,七海大帝,那是連神皇陛下,都不敢輕易得罪的人物!”說道這里,白云京抬頭看著鄭鳴,認真的道:“去魔戎州吧,那里是你唯一的去處。”
    “不就是一個七海大帝嗎?他若是不招惹我呢,屁事沒有,他若是真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五人六的人物,老子宰了他!”
    鄭鳴施展七十二變之后,將自己弄成了一個紅臉漢子,所有此時說起話來,給人一種粗糙的感覺。
    白云京一陣無語,這個人啊,真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才好,但是白云京心中,卻又隱隱約約的有一種期盼,期盼這個人,并不是在吹牛。
    銳金山越來越靜寂,那些本來有意金靈珠的武者,一個個離開了銳金山。
    他們都接到了自己所屬勢力的傳話,知道在這銳金山,將要有大事情發生,那個牛頂天,這一次實在是頂到了天。
    金靈珠雖好,但是要有性命來享用才成,一旦殃及了池魚,恐怕殃及的,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
    銳金山的弟子,也開始撤離,只有一個人走不了,那就是符天生,作為銳金山的主人,現在無論什么原因,他都不敢離開銳金山。
    如果他在銳金山,說不定能夠保住那些離開的弟子,但是他要是不在,那么很有可能,連著那些銳金山的弟子,都要葬身在那些強大存在的手中。
    “牛大人,這是金靈珠。”符天生的手中,托著一個璀璨如銀的珠子,恭敬的向鄭鳴說道。
    珠子之中,隱含著大量的庚金之氣,而仔細看過去,還能夠發現,在這珠子之中,還隱藏著一道道庚金道紋。
    擁有紫金葫蘆的鄭鳴,對于庚金之氣,卻是沒有半點的貪欲,他如果需要庚金之氣,只要從庚金葫蘆之中取出一些就夠了。
    “大人,這金靈珠,就當是小人給您威震天下的賀禮吧!”符天生見鄭鳴只是漫不經心的朝著那金靈珠上掃了一眼,再沒有下文,當下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金靈珠已經是他能夠拿出來的,最好的東西,現在拿出來送禮,居然被人嫌棄,這種感覺,實在是不太好。
    鄭鳴朝著那金靈珠一伸手,就將金靈珠抓到了手中道:“你說要將這珠子送給我?”
    “也只有大人您,才能用得了這金靈珠。”符天生見鄭鳴抓過了金靈珠,又驚又喜,趕緊不無諂媚的說道。
    金靈珠的價值,在巨擘之下,幾乎是無價,符天生本來想要用這金靈珠大發一把,但是現在,他只是想要將這金靈珠當成代價,將鄭鳴送走。
    隨意的翻動著金靈珠,鄭鳴心中卻突然一動,他感到在這金靈珠的道紋之中,竟然隱藏著兩道好似魂魄一般的東西。
    這兩個魂魄,一體雙生,在鄭鳴的神識感覺的剎那,就覺得好似有兩個巨大的蛟龍,在海水之中游動 。
    看來,這東西,才是金靈珠最重要的東西。
    “這金靈珠,可以獨自煉成銘寶,如果大人您有其他的寶物,也可以和金靈珠一起鍛煉。”符天生說到此處,聲音更加的諂媚道:“相信金靈珠在大人您的手中,一定能夠大放光彩!”
    鄭鳴心中已經有一個念頭,他哈哈一笑道:“多謝你了,我這就去將它鍛煉一番。”
    鄭鳴以前,也鍛煉過銘寶,只不過鄭鳴自己鍛煉出來的銘寶,并沒有什么太出眾的。
    但是抽取的不少技能之中,卻也有煉器方面的,現在鄭鳴之所以動了煉器的想法,是因為他的手中,正好有了適合的東西。
    銀龍剪,金靈珠,還有就是金靈珠之中,那兩道好似大道法則一般的游龍魂魄。
    有這兩樣東西在,鄭鳴就有信心,鍛煉出一件自己以往夢寐以求的銘寶。
    他的手中,雖然有不少英雄牌,甚至還有偽番天印,但是那些東西,基本上不到關鍵時候,鄭鳴都不想拿出來。
    但是現在這些東西,是最合適他牛頂天身份的。
    誅殺了鎮海神侯和紫云宮四圣之后,鄭鳴對于牛頂天這個身份,越來越喜歡,他覺得就這樣讓牛頂天消失,實在是有點可惜。
    而提升牛頂天修為,暫時鄭鳴還沒有這方面的能力,畢竟*玄功到了楊戩這個地步,能夠讓他提升能力,實在是太小。
    回到銳金山自己的住處,鄭鳴一念之間,就將四周用兩儀微塵陣封禁了起來。
    這兩儀微塵大陣雖然還沒有圓滿,但是用來守護自己四周,卻是再好不過。
    銀龍剪被鄭鳴從儲物手鐲之中取出,就發出了一陣震鳴,那感覺,像是要化虹而去。
    作為鎮海神侯府的鎮府至寶,這銀龍剪已經擁有了不小的靈性,沒有了主人的束縛,它第一時間就要離去。
    可惜鄭鳴雙手如鉗,任憑那銀龍剪如何的震蕩,都難以從鄭鳴的手中掙脫出分毫來。
    最終,銀龍剪平靜了下來,這種平靜,雖然不是臣服,卻也是對鄭鳴實力的認同。
    鄭鳴看著銀龍剪,沉喝一聲,兩根手指捏住金靈珠,快速的催動體內的*玄功。
    “咔嚓!”
    也就是一個剎那,號稱由庚金之氣聚集而成,可以鍛煉至寶的金靈珠,被鄭鳴的兩根手指,直接捏碎。
    雖然在金靈珠被捏碎的瞬間,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疲憊之色,但是這等的神力,如果讓普通人看到,估計也會被震驚的目瞪口呆。
    在金靈珠破碎的瞬間,無數的庚金之氣,就好似發狂一般,朝著四面八方沖去。
    這些庚金之氣,雖然沒有意識,但是憑借著一種本能,它們想要逃出去,想要遨游于天地之間。
    對于這些想要離開的庚金之氣,鄭鳴并沒有理會,他在任憑這些庚金之氣逃走的同時,一個手掌,卻朝著虛空輕輕的一抓。
    這一抓,看似普通,但是在鄭鳴一抓的瞬間,兩條手指長短,猶如小蛇的金黃色絲線,就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這絲線乃是大道法則匯聚,雖然很小,但是它們震動之間,卻和天地都隱含著一絲共鳴 。
    大道神禁,鄭鳴沒有見過真正的大道神禁,可是在比斗之中,卻也感應過大道神禁的氣息。
    這是兩種殺戮的神禁,只不過都有著巨大的殘缺,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同生同源的關系,這兩種神禁,還有著一種詭異的融合感覺。
    如果說金靈珠是寶物的話,那么這兩條天生地長的小蛟,才是真正的至寶。
    他們是大道神禁所化,雖然殘缺,但是和天地大道,卻隱含著共通之處。
    甚至于,隱隱約約之中,鄭鳴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兩條小蛟,竟然有一種號令殺戮之道的感覺。
    雖然它號令的大道,只是大道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其中隱含的力量,卻讓人無比的側目。
    鄭鳴的腦海中,閃過的是開天印記中的情形,在開天印記中,天地開辟之時,大道貫穿天地之初,就有一些寶物,在那個時候衍生了出來。
    莫非這兩條小蛟龍,同樣是那個時候出來的?
    一個個念頭閃動,鄭鳴還是不敢確定,但是兩條小小的蛟龍,卻變成了兩道小小的劍光,要從他的手中飛出。
    只是,在鄭鳴的兩儀微塵陣之下,天地之力已經被隔絕,再加上這兩個殘破的神禁之中,根本就沒有形體,所以只是頃刻功夫,鄭鳴就將這兩道光芒輕松鎮壓。
    目視著這兩個小小的殘破神禁,鄭鳴的腦海快速的運轉著,本來按照鄭鳴自己的想法,他想要自己出手,將這兩道殘破的神禁和銀龍剪匯聚合一。
    但是現在,鄭鳴卻覺得自己的煉器能力,好像有些不夠。
    需要一個頂尖的人物,來幫助自己煉器,選擇誰呢?一個個念頭開始在鄭鳴的心中閃動。
    十萬聲望值抽取,可以將英雄牌的人物顯現出來,讓他們按照自己的吩咐自主戰斗。
    而一千個聲望值抽取的英雄牌,則是可以加持在自己身上。既然是煉器,那還是運用一千個聲望值一次抽取吧。
    有了決定的鄭鳴,最終一咬牙,使用想誰是誰的能力,耗費了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從仙俠牌之中,抽取了一張長眉真人的英雄牌。
    并不是鄭鳴不想弄出一個更強的,比如封神牌之中的云中子,那絕對是煉器的狂人。當然,多寶道人也挺不錯,但是他們耗費的聲望值,實在是太多了。
    十億紅色的聲望值,只為煉制一件寶物,鄭鳴自己都覺得有點心疼。
    至于長眉真人,雖然和這些金仙相比,差了不少,卻也是一個煉器的大師,別的不說,紫青雙劍、七修劍等寶物,都是他煉制的,光憑這些,就能夠稱為煉器方面的大師。
    先用長眉真人看一下,如果長眉真人煉制不了,自己再另作打算。
    點開長眉真人的英雄牌,也就是瞬間功夫,鄭鳴的臉上,就露出一絲笑容。
    當即哈哈一笑,快速的掐動法訣,也就是一個瞬間,兩條神禁,就快速的朝著那銀龍剪沖了過去。
    十分鐘之后,鄭鳴的眼眸閃爍,他一拍自己的儲物手鐲,那庚金葫蘆就沖了出來。
    隨著鄭鳴手訣的掐動,兩道庚金之氣,被鄭鳴從庚金葫蘆之中催動了出來。這庚金葫蘆之中的庚金之氣,比之普通的庚金之氣強大何止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