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7 牛頂天是誰

  一個飛身,鄭鳴就朝著銳金山的方向飛了過去,可是當他就要朝著銳金山的城頭落下的時候,一個東西,陡然引起了鄭鳴心神的震動。
    這個東西,并不是太吸引人,它是一個碎片,一個只有手指大小,漆黑如墨的碎片。
    如果普通人面對這個碎片,第一個感覺,一定會覺得,這是一塊碎石頭。
    但是鄭鳴看著這碎片,眼眸中卻閃過了一絲奇光,這碎片的原體他認識,前些時候,鎮海神侯和紫云四圣中人所運用的刀芒,就是從這碎片之中出的。
    碎片只是一種封印的東西,但是鄭鳴散了八九玄功的瞬間,卻感到自己的心中,對著碎片,升起了一種感覺。
    這是一種親近的感覺。
    生出這種親近感覺的,是大滅天功。這套得自魔戎州的功法,竟然和黑色的碎片無比的親近。
    鄭鳴沉吟之間,就緩緩的催動大滅天功,伴隨著他功力的催動,鄭鳴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異色。
    因為,他從這黑色的石頭之中,看到了一柄刀,一柄漆黑如墨的刀!
    這柄刀只有一尺多長,不過不但沒有小巧的感覺,反而給人一種粗敝的摸樣,但是看到這柄刀之后,鄭鳴第一時間認出了這柄刀的來歷。
    魔君的魔刀!
    在紫雀神朝大多數人的口中,它有另外一個稱呼,但是此時,它只是魔刀。
    魔君的魔刀,陪伴著魔君,和紫雀武帝爭雄天下的魔刀,當年一戰,魔君無頭,而魔刀同樣下落不明。很多人都覺得,這柄魔刀,已經落入了紫雀神朝的皇室之中。
    作為魔戎族的魔主,鄭鳴最迫切得到的東西,除了那魔君的頭顱,就是這魔刀。
    魔刀應該在紫云宮!想到鎮海神侯和劉姓圣者出手的情形,鄭鳴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但是不管這魔刀究竟在誰的手中,鄭鳴都覺得應該先到鎮海神侯府走一趟。
    “鎮海神侯他們呢?”白云京等人從銳金山中沖出來,他們的眼眸之中,全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牛頂天在他們的眼中,雖然強橫,但是面對一個神侯,四個參星境的圣者,他們覺得鄭鳴根本就沒有取勝的機會,但是現在的情形卻讓他們跌破了眼睛。
    鄭鳴一揮手,四柄誅神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四柄誅神刀并不是太長,相反它們還很小巧,只不過從這四柄誅神刀中散出來的氣息,卻讓人恐懼。
    “死了!”
    看著四柄誅神刀,白云京摸了摸腦袋,這一刻,他感到這個牛頂天,實在不是自己可以接觸的,猶豫了片刻之后,方才喃喃的道:“你……你不是一般的牛!”
    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從后面沖出的其他人的齊齊響應。
    牛頂天是誰?
    如果十天前,有人問牛頂天是誰,一定沒有人知道。但是這個問題放在三天前,一定會有人說,這是一個狂徒,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了鷹揚公子的狂徒。
    而這個問題放在兩天以前,一定會有人說,這個一個強者,一個擊潰了八部鎮海軍的強者,一個長戟落星的強者。
    但是現在,對牛頂天的形容,都已經變成了巨擘和殺神!
    他誅殺了八百神侯之中的鎮海神侯,他誅殺了紫云宮四圣中的兩個,而另外兩個,雖然逃了出去,但是同樣是已經被廢了肉身。
    參星境的巨擘,最重要的是神念和他們溝通的星辰,但是一旦肉身崩碎,想要恢復過來,同樣需要不小的代價。
    一言不合,直接殺了鷹揚公子,更將鎮海神侯府的巨柱鎮海神侯給斬殺。
    這樣的人物,是何等的牛氣。
    如果說,在當今神朝之中,最讓人震動的人,是魔主鄭鳴的話,那么這個牛頂天,就是第二個讓人驚艷的存在。
    畢竟,一出手,可是滅了一個神侯。
    牛頂天是什么人?他來自何處?有沒有拉攏他的可能?已經成為了不少勢力關注的重點。
    但是,隨著這些關于牛頂天的談論,一個消息卻已經開始在不少巨擘之間悄悄傳播。
    “這一代鎮海神侯乃是七海大帝和神朝之間的聯系者,這應該說得通。”
    “可是鎮海神侯死了,七海大帝會不會善罷甘休啊!”
    “如果七海來攻,那一定是天崩地裂啊,神皇應該盡快找到七海大帝解除這個誤會。”
    “嘿嘿,這些年來,七海的實力,無時無刻不想吞并我紫雀神朝,別的不說,就說沿海之間,每一年死于巨浪洪水之中的人,就有千萬!”
    “你覺得,這些人的死,都是巧合嗎?我告訴你,那都是七海之人的挑釁,只不過神皇陛下和各位神侯,都不愿意和七海為敵,所以才……”
    “真是太丟人了,如果我能夠執掌天下,我一定要和七海拼它個你死我活,讓七海的那些生靈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兄弟,你算了吧,別說你做不到執掌天下,就算你執掌了天下,你也不敢和七海宣戰。”
    “你知道七海有多少神禁嗎?十個,我告訴你,至高無上的存在就有十個!”
    “而且,他們的大帝,其修為更是遠一般的神禁,他們的神禁,更不像咱們這里,一盤散沙。”
    “如此說來,那個姓牛的,豈不是惹上了天大的麻煩,恐怕這一次,就是神皇也庇護不了他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席卷天下,只是這些議論,只是在那些巨擘之中互相傳播,至于生神境以下的武者,卻是根本就沒有議論的資格。
    “牛大哥,我大哥讓我告訴你,你現在唯一的生路,就是去魔戎州,魔主威臨天下,如果您投靠了他,還能有一線生機。”白云飄站在鄭鳴的身邊,聲音中帶著哀求的說道。
    魔戎州?這丫頭竟然讓自己去魔戎州!
    “哈哈,不就是死了一個鎮海神侯嗎?有啥可怕的,那個七海大帝要不找我麻煩,我就裝作一切都沒有生,他若是無事生非,敢找我麻煩,哥哥廢了他!”
    看著白云飄大眼睛眨動,差點要哭出來的模樣,鄭鳴笑嘻嘻的說道,他知道這小丫頭是擔心自己,越是這樣,他越是不能讓白云飄為自己擔心。
    “牛大哥,人家是和你說正經話的嘛!”白云飄又氣又急,緋紅的臉蛋全是惱怒之色,狠狠的擂了一下鄭鳴道。
    鄭鳴嘻嘻一笑道:“我也是說正經話,若是說些不正經的話,你哥哥還不將我的頭扭下來。”
    “我是誰啊,我是……”
    “你是紫雀神皇的親戚,是神主的朋友,和那拈花神宮的李宮主是……”白云飄雖然平時大大咧咧,但是讓她一個小姑娘說出老情人三個字,她還真是羞于出口。
    “你家里是不是讓你回去,那就回去吧,你牛大哥不會有事的。”鄭鳴朝著白云飄揮了揮手道:“你鄭大哥大江大河都過去了,小小的七海,算得了什么。”
    “恐怕你不知道,我的師尊要是降臨到這個世上,別說七海那些家伙,就算是七海大帝,見到她老人家也要老老實實的站著,想要給我找麻煩,他們還不夠……”
    “所以小丫頭,你盡管將心思放進肚子里,他們不會找我的麻煩的。等這邊事情了結了,我還要去紫云宮一趟。”
    白云飄看著臉紅如火的鄭鳴,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她知道牛大哥的臉,并不是因為說謊,所以才變成這樣的,牛大哥是堂堂的紅臉漢子,但是自己怎么都覺得,他所有的話,都像是在吹牛呢。
    “牛大哥,你有空,一定要到碧水神侯府去看我。我不想回去,可是我娘她……”白云飄的眼淚,滴答滴答的落了下來。
    怎么說,她也只是一個剛剛學會了翹家的小丫頭,面對家人巨大的壓力,她堅持不了自己的意見。
    白云飄沒有說完,就扭頭跑了,鄭鳴看著小丫頭那快消失的身軀,搖了搖頭。
    他無懼七海,卻也不愿意,改變小丫頭無憂無慮,快樂的生活軌跡。
    “牛兄,我家老祖讓我給您說一句話,您惹的事情實在是太大了,我們招惹不起。”白云京輕飄飄的出現在鄭鳴的身后,恭敬的說道。
    白云京看著鄭鳴,眼眸中閃過的,全都是恭敬,對于鄭鳴,他現在的心態,可以說復雜的很。
    本來,他并沒有將這個家伙放在眼中,以為他就是一個揣著不良目的接近妹妹的家伙,他這么率性而為,就是為了吸引妹妹的注意力,也好俘獲這個單純的小姑娘的心。但是隨著此人猶如一塊寶石,不,應該說猶如一塊神玉,綻放出無量的光芒之后,他覺得自己和這個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不是人家對妹妹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是自己的家族之中,能讓人家動心,而且費盡心機的東西,恐怕根本就沒有。
    自然,至于自己,那就更沒有動心的價值了!
    這個牛頂天,在為人處事上,好像太沖動,但是隱隱約約之間,白云京又覺得,對于此人的行事方式,他又有點自內心的贊同。
    這是快意恩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