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5 拳破天下

  
    讓鄭鳴就此離開,他不甘心。姬空幼還沒有出關,自己就要離去嗎?更何況,八九玄功,真的擋不住大道之力嗎?
    星辰長劍難以抵擋大道神禁之力,那么就不用它,八九玄功最強的地方,還是它的本身。
    握拳,轟出!
    一念之間,鄭鳴揮拳,他揮動拳頭打向的,并不是那就要落下的刀芒,而是支撐著刀芒的大道神禁。
    大道神禁若隱若現,但是當鄭鳴這一拳揮出的剎那,那本來還隱隱約約的大道神禁,在他揮拳打出的瞬間,在虛空之中,變得更加的清晰。
    那就要落在鄭鳴身上的黑色刀芒,變得越加的凌厲。
    鎮海神侯,還是紫云四圣之中的三圣,看到鄭鳴揮拳打向大道神禁的時候,一陣錯愕。
    作為參星境的強者,對于大道神禁,他們天生都有一種恐懼,天生都有一種敬畏。
    可以說,大道神禁,能夠主宰他們的生死,他們覺得自己在大道神禁面前,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敬天畏地!
    現在,鄭鳴揮拳攻擊大道神禁,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向天揮拳,這就是在向天攻擊。
    大道震怒,神禁震怒,殺機變得越加的蓬勃,本來只能發揮出三成力量的刀芒,此時已經發揮出了七成的力量。
    這個牛頂天,必定死無葬身之地,他根本就沒有弄清什么情況,竟然攻擊大道神禁!
    飛快的對視了一眼的劉姓紫云四圣中人和鎮海神侯,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他們不得不笑,因為他們的對手,犯了一個讓他們覺得無比幼稚的錯誤,這個錯誤,讓他們感到無比的欣慰。
    鄭鳴揮拳,轟擊大道的情形落在奢六陰的眼中,讓奢六陰有一種想要大笑的感覺,這個叫牛頂天的家伙,實在是夠牛氣,但是他這樣做,真是夠愚蠢的。
    攻擊大道神禁,他以為他是誰,他是紫雀神皇嗎?他是神主?或者他是那位魔主嗎?
    在存世的幾位無上之中,恐怕也只有那位瘋狂的魔主,才可能攻擊大道神禁,不,就算是魔主,也不會這么的瘋狂,這個牛頂天,現在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他攻擊神禁的做法,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黑色的刀芒,就要下落,而牛頂天竟然不理會刀芒,不說后退,而是在攻擊大道神禁。
    “他怎么能夠如此瘋狂!他不要命了!”陸心蕊面對攻擊大道神禁的鄭鳴,聲音中帶著無奈,帶著痛惜。
    只是,她做不了什么,黑色的刀芒,就要落在鄭鳴的頭頂,而鄭鳴的雙拳在這一刻,也轟然揮出。
    “轟!”一拳轟擊,天地震怖。
    大道神禁在鄭鳴這一拳轟擊下,生出了一絲顫抖,而那越加清晰的神禁,在被轟擊的剎那,變的越加的威嚴。
    威嚴浩蕩,這是天威!
    但是就在它威勢更勝之時,鄭鳴的拳頭,揮動的也越加的快!
    一拳,兩拳,三拳……
    鄭鳴雙眸發赤,到了最后,他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到底轟出了多少拳,他唯一記住的,就是他在揮拳,在不停的瘋狂的揮拳。
    十次,百次,千次!
    通體的血,在這一刻瘋狂的沸騰,八九玄功的力量,更是被鄭鳴發揮到了巔峰,此時在不少人的眼中,鄭鳴的拳頭,已經變成猶如玉石一般的顏色。
    黑色的刀芒,從天而降,已經到了鄭鳴的頭頂,死亡的危險,更是從鄭鳴的心頭升起。
    他還是在揮拳,快速的,猶如瘋狂一般的揮拳!
    “刀都要落下了,他怎么還不躲!”白云飄看著立于虛空,揮拳一如天人的鄭鳴,開始著急。
    可是,就在她充滿了埋怨的剎那,鄭鳴陡然發出了一聲沉喝:“破!”
    伴隨著這一聲沉喝,鄭鳴的左拳,再次重重的轟擊而出,這一次拳勢猶如雷霆。
    伴隨著鄭鳴的一拳,已經猶如實質般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大道影子,生出了無數的裂痕。
    這裂痕,就好似被重物擊中的玻璃,生出了無數的裂紋!
    鎮海神侯等人,神色變得無比的凝重,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遇到如此變態的一個人。
    “殺了他!”紫云四圣之中的劉姓男子,聲音之中帶著急促的喊道。
    他的心在顫抖,從他的心靈深處,對于鄭鳴已經生出了一絲的畏懼,他在這個是時候,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誅殺鄭鳴,絕對不能讓這個強人活下去。
    如果他活下去,說不定接下來就是自己的忌日!
    黑色刀芒下落的速度,變的越來越快,那一絲磅礴的殺戮之力,更是已經籠罩在了鄭鳴的眉心。
    只要讓這一絲力量貫穿鄭鳴的眉心,那么這個猶如戰神一般的人物,就要死無葬身之地。
    死死死死!
    白云飄等人緊緊的盯著天空,他們此時已經發不出聲音了,本來,他們以為鄭鳴攻擊大道神禁,是一種瘋狂的行為,但是那猶如閃電的拳,卻將他們眼中,一如無敵的大道神禁,打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大道神禁不是不可破的,只要破了大道神禁,那么牛頂天就安全了!
    符天生和鄭鳴之間,不但沒有什么交情,甚至可以說,兩者之間,還有梁子,但是此時的符天生,同樣緊緊的攥著拳頭,暗暗的替鄭鳴用力。
    他不知道這個叫做牛頂天的家伙勝了,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好處,但是無論如何,他的心中,還是非常希望這個猶如神靈一般的男子能夠勝利。
    這并不是一種利益的趨勢,而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期待。
    “開!”
    鄭鳴再次揮出了一拳,這一拳揮出的瞬間,他的拳頭,已經變成了赤金色。他此刻,已經完全忘記了黑色的刀芒,忘記了所有的威脅,他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轟破眼前的大道神禁。
    一拳落,天地震蕩,星落如雨!
    那本來已經落在了鄭鳴眉心只有三村距離的黑色刀芒,再沒有了大道神禁的支持下去,霍然崩碎。
    壓制天地的氣息,同樣隨著天地神禁的崩碎,消失的無影無蹤。也就在這一刻,鄭鳴本來已經被熱血沖的有些瘋狂的心,重新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四周好似隱隱約約出現了缺陷的天地,有一種仰天長嘯的沖動,但是剛才的情形,同樣讓他的心中有一種后怕。
    他自己可以肯定,自己的心神沒有被什么所迷,而他自己同樣是非常的享受剛才的哪一種感覺,但是不管現在心中是如何的舒坦,但是后怕的感覺,還是在他的心頭回蕩。
    有八九玄功,那黑色的刀芒就算是斬下他的腦袋,也殺不了他。但是鄭鳴的卻不愿意自己冒險。
    他不需要冒險,不行的話,可以運用其他手段,但是剛才那種戰道癲狂的情形,實在是有點太過拼命。
    而之所以出現這種情形,鄭鳴心中清楚,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那在自己身體之中瘋狂燃燒的八九玄功。
    八九玄功,讓人戰意如潮,提升人的戰斗力,但是同樣,他也讓人感到忘我。
    這一種感覺,鄭鳴不知道該說好,還是該說不好!
    “牛大哥,他們要跑了!”白云飄的聲音,突然從下面傳了過來。
    聽到白云飄的話,鄭鳴從關于八九玄功的沉吟之中清醒了過來,他看著前方逃走的鎮海神侯等人,冷笑一聲道:“他們跑不了!”
    作為參星境的巨擘,一念之間,就可以行走千里。雖然在來誅殺鄭鳴之前,鎮海神侯并沒有想到自己有逃走的一天,但是現在他的速度,依舊很快。
    也就是一個瞬間,鎮海神侯就已經沖出了銳金山的地域,他此時的心中恍然不已,甚至在他的心中,還對自己那死去的孫子鷹揚公子埋怨不已。
    招惹什么樣的人呢不好,竟然招惹這樣一個瘋子。
    不過這個瘋子留不得,就算是自己去求紫云宮的那個老祖,也不能讓這個人活著。
    就在他咬牙切齒,想著如何將自己丟失的顏面逃回來的時候,陡然就感到心中升起了一股危險的感覺,當他扭頭看去的瞬間,就發現鄭鳴的身影。
    紅色的臉膛,高大的身影,再加上一身好似還有點土氣的衣著,這些組合在一起,以往鎮海神侯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是現在,他卻有著巨大的恐懼。
    這牛頂天,究竟是什么人,他的出手,實在是……
    “牛頂天,今天這件事情,我可以答應你,到此接觸,從此之后,你和我鎮海神侯府之間,不再有……”鎮海神侯看到鄭鳴走來,快速的揮動著自己的雙手。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有相認求饒的一天,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這樣做。
    鄭鳴沒有理會鎮海神侯的話語,他上前一步,一拳朝著鎮海神侯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作為一個參星境的巨擘,鎮海神侯自然不是束手待斃之人,看到鄭鳴真的想自己出手,他怒吼一聲,雙手揮動,無數的海浪徐瑩,匯聚在了她的四周。
    鎮海神侯一脈,得自紫云宮的護體大法海天一線!
    無窮的海水虛影,都是由道紋和星力聚集而成,滾滾的海浪,和天地之間,只有一條線的縫隙。
    這條縫隙,不是缺陷,而是這海天一線最強的防御之地,他不但匯聚大海之力,還將天地之力,匯聚在這一線之間。
    只是這種護體大法,每施展一次,都需要壽元十年。
    十年壽元,對于壽命過千的參星境巨擘而言,好似算不了什么,但是實際上,越是到了參星境的境界,越是珍惜自己的性命,越是不想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