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3 戰神戰神


    “孽障,看招!”冷冰冰的聲音之中,一柄金色的長刀,從虛空之中猶如烈日般升起,朝著鄭鳴橫斬而來。???這長刀此時,正握在一個身高九尺的大漢之中,但是那長刀的刀芒,卻豁然生出了萬丈。
    長刀橫斬,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后。
    “是紫云四圣!”6心蕊看到揮動的巨刀,眼眸中生出了一絲震怖。紫云四圣,乃是紫云宮的四大護法,每一個人,都有著參星境中期的修為。
    而更讓人害怕的,并不是他們的修為,而是這紫云四圣手中的四柄誅神刀,乃是當年紫云宮的立道祖師所留,傳說之中,這四柄誅神刀鋒利無比,那是真正的誅殺過神禁強者的刀。
    現在鄭鳴前有銀龍剪,又有誅神刀,實在是危險至極,更何況按照6心蕊的了解,紫云四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勢必一鳴驚人,因為,他們出手,就是四個人一起出手。
    現在一柄誅神刀,只是開始。
    果然,一如6心蕊所擔憂的,就在第一柄誅神刀出手之后,其他三柄誅神刀分別從三個方向升起,化作四道鋒利無比的刀芒,朝著鄭鳴橫斬而來。
    面對這四柄誅神刀,白云京的口舌都有點干,鎮海神侯果然出手不凡,不但請來了紫云四圣,而且他還針對鄭鳴身軀堅硬的特點,找來了對癥下藥的利器。
    無論是銀龍剪,還是四柄誅神刀,都是世間少有的利刃,就算鄭鳴的身體再怎么堅固,他能夠擋得住誅神刀嗎?
    更何況,現在是五個參星境的強者,圍攻一個人,鄭鳴武技就算再好,他能夠擋得住嗎?
    “卑鄙啊!”白云飄看著被四柄誅神刀圍住的鄭鳴,憤憤不已的罵道:“紫云四圣,你們有膽子單打獨斗,這樣偷襲,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漢。”
    “牛大哥小心,不行就先跑,等他們落單之后,你再一個個的殺了他們也不遲。”
    紫云四圣對于白云飄的話語,絲毫不在意,他們心如鋼鐵,又豈會被一個小丫頭的聲音所撼動!
    “也就是幾個跳梁小丑而已,小丫頭,今天就讓你看看,你牛大哥的厲害。”鄭鳴這時,倒是給白云飄回了話,他一副輕松的模樣,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受到圍攻一般。
    也就在鄭鳴說話的瞬間,他雙臂陡然晃動,一對手臂,出現在了他的左側。而就在這對手臂出現的剎那,又是一對手臂,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當四只手臂長出的時候,兩個頭顱,同時出現在了他的頸部。
    當鄭鳴生出六只手臂的時候,不少人的眼眸中,露出的都是驚訝之色,雖然在整個紫雀神朝,奇功異術不少,但是這長出四條手臂的神通,實在是沒有。
    但是,他們的驚訝還沒有完全消失,鄭鳴的左右又長了兩個頭顱。
    三個腦袋,六只手臂,這一刻的鄭鳴,給所有人的感覺,是更加的威武,也更加的充滿了殺機。
    就算是紫云四圣和鎮海神侯,在看到這種情形的瞬間,也都是吃驚不已,他們本來以為,擒拿一個鄭鳴,也就是手到擒來穩操勝券之事,無奈此時,這種秘法的出現,卻讓他們越深刻的意識到,事情絕不像他們想象的那么簡單。
    鄭鳴的儲物手鐲之中,放著不少的寶物和兵器,只不過大部分的兵器,他是不能使用。
    比如那座石橋,比如那半邊金蓮,比如那庚金葫蘆……
    但是同樣,他的手中也有一些東西是能用的,所以第一時間,鄭鳴就將星辰長劍取了出來。兩只手臂操縱星辰長劍,兩只施展北海寒心戟,還有兩只手臂,鄭鳴揮手從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段葫蘆藤。
    這葫蘆藤乃是紫龍神侯府那頭葫蘆所留,只是被鄭鳴在用**力煉制之后,更像是一柄藤杖。
    因為鄭鳴從來都沒有運用過藤杖這種兵器,所以大多數的時候,這藤杖都安靜的放在鄭鳴的儲物手鐲之中。
    千丈刀光,蘊含著無窮的星辰之力,轟然斬來,就在這刀光到來的剎那,星辰長劍揮動,朝著那斬來的刀光迎去。
    一個剎那,道光破碎,一如粉塵。就在這邊鄭鳴的星辰長劍將刀光斬破之余,又是一道刀光斬來。
    誅神刀,鋒利無匹!
    也就在誅神刀下落之際,鄭鳴手中的藤杖迎了上去,這藤杖之中的道紋之力,鄭鳴并沒有催動,他使用的,依舊是自己體內的力量。
    藤杖落,誅神刀的刀光再次崩碎,也就在這一刻,銀龍剪飛落,被鄭鳴的戰戟再次挑飛出去。
    “小輩敢爾!”一聲怒喝,從虛空之中響起,在這怒喝之中,一個身穿紫色衣衫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他一連朝著鄭鳴的方向走了九步。
    每一步,他走的都不大,但是這紫色的身影在走出九步之后,就變成了一個高有千丈的巨人。
    這巨人雖然依舊顯露為紫色,但是卻閃動著無盡的星芒。
    “星辰之身,這是參星境強者,用星辰之力匯聚的星辰之身!”符天生看著那巨人,聲音中全是羨慕。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夠邁過法身境這道坎兒,但是很可惜,這么多年來,他一直都沒有邁過去。
    一旦成為參星境,修成星辰法身,那就是一個質的提升。
    巨人掄刀,光芒萬丈,就好似開天辟地,朝著三頭六臂的鄭鳴,瘋狂的斬殺了過去。
    也就在這紫衣巨人出現的瞬間,從天地其他三個方向,也出現了三個紫色的星辰巨人。
    他們同時揮刀,萬丈刀芒猶如一個匹練,橫斬虛空,一時間落刀如雨,瘋狂無比。
    站在銳金山上的白云飄,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她覺得這一刻,自己緊張的快要窒息了!
    盡管在她心目中,讓她崇拜的五體投地的牛大哥是無敵的,但是正所謂關己則亂,面對這鋪天蓋地的刀光,面對著瘋狂的斬殺,她親愛的牛大哥還能支撐的住嗎?
    白云飄的心中,有些底氣不足,甚至她的心中,還充滿了驚恐和擔憂。
    星辰法身大如山岳,而三頭六臂之下的鄭鳴,在這星辰法身的包圍之下,卻一如一個蚊蟲,雖然他三頭六臂,雖然他手持三種兵器,但是兩者之間的差距,卻是那樣的大。
    面對一道道的刀光,鄭鳴并沒有施展**玄功大小的變化,他三個頭顱,觀看八方風雨,六只手臂快的舞動,將那一道道的刀光,瘋狂的封擋住。
    刀光狂暴,鋪天蓋地,也就是一個瞬間,就不知揮動了多少刀,而鄭鳴,更不知道擋了多少刀。
    “斬!”鎮海神侯雖然沒有施展出星辰法身,但是他催動的銀龍剪,卻一如兩道驚天長虹,不時的從無盡的虛空之中掠過,要將鄭鳴絞成兩段。
    鄭鳴六只手臂舞動如風,只要這兩道長虹挨近,都會被那揮動的北海寒心戟直接挑破。
    “牛大哥再這樣下去,就危險了!”白云飄拉著自己的哥哥,心急如焚道:“你有什么辦法?”
    白云京撇嘴,這種情況的戰斗,他一個剛剛進入生神境的人,除了無計可施,又能有什么辦法!
    可是,看妹妹一副擔憂到要死的模樣,他還真舍不得兩手一攤,說自己沒有辦法。
    “我覺得,牛兄他……”白云京努力組織著語言,想著要怎么說才能夠不傷妹妹的心,可是,就在他艱難無比的要說話的時候,那四道誅神刀,幾乎同時劈在了鄭鳴的三件兵器上。
    可就在這一刻,那本來還有些遲緩的銀龍剪,突然加,橫著從鄭鳴的腰間掠過。
    白云飄緊緊的攥拳,其他觀戰的人,更是來不及出絲毫的聲音,就看到那兩條銀龍,已經從鄭鳴的腰間橫過。
    銀龍剪切合,鄭鳴被從中間直接斬成了兩段。這一刻,天地靜寂,萬物無聲。
    白云飄沒有吭聲,但是她的眼淚卻刷刷的下來了,她難以接受,這個在她心目中橫掃千軍的心愛的男人,就這么死了!她想要嚎啕大哭,卻又覺得一種錐心刺骨的疼痛讓她無法聲!
    至于6心蕊,她沒有流淚,也沒有吭聲,因為實際上,這個男子,和她并沒有任何的關系,對,就是沒有任何的關系,她無論是表現出什么樣的感情,都不會有人理會。
    但是看到那銀龍剪劃過的時候,她的心同樣抽搐,就好似覺得自己最美好的東西,隨著這一剪,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哈哈哈!”一陣仰天長笑,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笑聲,就聽有人無比的自信的吼道:“犯我鎮海神威者,死!”
    說話的是鎮海神侯,在說完這句話的剎那,他一伸手,將那銀龍剪,直接召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鋪天蓋地的刀光,也在這一刻收攏,但是四大巨大的星辰法身,卻沒有收回,它們形成了一個屏障,將四周的虛空,全部封鎖在其中。
    鄭鳴的半邊身子漂浮在虛空之中,而在他的十丈之外,他的雙腿依舊傲然立于天地之間。
    “來來來!”
    三個頭顱,在這一刻,同時說出了一個來字,伴隨著這個來字的出口,那本來十丈之外的雙腿,飛到了鄭鳴的身軀下方,直接接在了一起。
    這動作很快,只是眨眼之間,那紫云四圣的星辰法身,想要阻攔,卻已經來不及,他們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和剛才沒有任何區別的鄭鳴,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