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2 銀龍剪

  在奢六陰看來,三十六天柱死了也就死了,死一個天柱,就少一個潛在的危險人物。
    “牛頂天,這名字還真是有點味道,敢殺鷹揚公子,就不怕鎮海神侯那老家伙發瘋。”奢六陰說話間,隨即點開了一封書信,當他將一切看完,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胡說八道,竟敢糊弄我!”
    光用肉身,竟然能夠擋得住法身級別的攻擊,這簡直就是笑話,就算是參星境,用星辰之力,練就了不滅星辰之體,也不敢站在那里,讓法身境隨意攻擊。
    更何況這還是運用鎮海軍匯聚而成的法身。
    一條消息,奢六陰自然是不會相信,但是這樣的消息多了,就是眾口鑠金,奢六陰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他不相信,自己所有的屬下,都會在這樣一件事情上糊弄他,而這些人只要不說謊,那么這件事情就可以被肯定,那就是這牛頂天,是真的牛。
    “如此強大的肉身,如果能夠推薦給神皇陛下,說不定神皇陛下就能夠得到一員絕世猛將!”
    摸著自己下顎的奢六陰,沉吟了剎那,喃喃自語道:“但是,想要一步登天,也要有一步登天的本事,如果連鎮海神侯的追殺都擋不住,我將你舉薦給神皇,又有什么屁用。”
    天神山、拈花神宮,無數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聚集在了銳金山。
    他們沒有人出手,因為他們想要坐山觀虎斗,想要看一下,那個人究竟值不值得他們出手。如果那個人能夠逃脫鎮海神侯的追殺,自然是破繭成蝶,身價百倍。
    至于那個人不能逃脫的結果,實際上也很簡單,這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系。
    銳金山的弟子,在瘋狂的撤退,一些本來有心競爭金靈珠的勢力,同樣快速的撤離著自己的弟子,畢竟,金靈珠雖然不錯,但是得不到金靈珠,反而葬送了自家弟子性命的賠本買賣,不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符天生沒有走,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作為銳金山的山主,金衣龍王,他要是離開了,那他們銳金山就算是徹底的散了。
    更重要的是,那位牛大爺還在銳金山,他若是離開的話,說不定會惹得這位牛大爺不高興。一旦此人發怒起來,別的他不知道,他符天生卻是逃脫不了。
    一時間,銳金山烏云壓城。
    從白云京的內心出發,他是非常愿意,在這個時候離開銳金山的,畢竟這里太過危險。
    巨擘們的戰斗,哪怕是一星一點外泄的勁力,都有可能讓他粉身碎骨,留在這里,根本就不是一個好主意。
    但是妹妹飄兒好像認準了這個姓牛的,不管自己如何軟硬兼施,就是不肯走,這讓白云京從心中,有一種將牛頂天這家伙撕成碎粉的沖動。
    可惜,他只能將自己這種想法掩藏在心中,畢竟真的打起來,他還不是牛頂天的對手。
    想到那兇殘的牛頂天,他就覺得這家伙實在是變態,他沒有溝通星辰,但是戰力無窮啊!
    白云京抬頭望天,突然感到天開始發陰,一個瞬間,他就感應到了什么。
    “牛頂天,有參星境強者來了!”
    實際上,不用白云京吼,鄭鳴已經感覺到了參星境的氣息,這一次來的參星境,比之落月主祭,好像也差不了太多。
    “牛頂天,出來受死!”冰冷的聲音中,一道身影,猶如神靈,懸浮在虛空之中。
    此人威勢如天,立身之處,天地之力匯聚,無邊的威勢,壓得一些剛剛達到躍凡境的武者,根本就站不起來。
    這是一個身穿青色戰甲的老者,他的手中,緊握著一桿長槍,銀色的光芒,讓人看著心中發寒。
    “鎮海神侯!”白云京看到此人,嘴中喃喃的說道。他雖然沒有見過鎮海神侯,但是聽說過這位神侯的名頭。
    溝通星辰的鎮海神侯,戰力無窮,傳說之中,曾經深入海底萬丈,斬殺如山海獸。
    在八部鎮海軍覆滅之后,白云京就知道這位鎮海神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果不其然,這位鎮海神侯還是來了!
    面對殺氣騰騰的鎮海神侯,鄭鳴也沒有多言,他和這個鎮海神侯的仇恨已深,不可能化解,所以北海寒心戟揮動,朝著鎮海神侯直沖了過去。
    八九玄功,讓鄭鳴力大無窮,他騰空而起,根本就沒有運用真元,而是騰空而上,直接揮動巨戟。
    鎮海神侯對于鄭鳴直接動手的做法,同樣驚愕了一下,他本來已經想好了一套詞,一套他為什么以大欺小,對鄭鳴出手的說辭,卻沒有想到,這個狂妄的家伙居然一言不發,直接朝著他動手了!
    “來得好!”大吼一聲的鎮海神侯,大力揮動自己手中的長槍,朝著鄭鳴的戰戟迎了上去。
    點點星芒,在鎮海神侯的長槍之上匯聚,隨著他長槍舞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片海域。
    驚濤駭浪,連綿千里!
    這鎮海神侯一出手,就使用自己參演而出的水系規則,在自己的攻擊中,演化出萬鈞巨力。
    雖然這一槍,并不是隱含一片海域,但是那連綿的虛影,依舊讓鎮海神侯這一槍,力大無比。
    “開!”面對這巨力,鄭鳴不但不著急,相反,他還非常的欣喜,八九玄功,讓身體堅韌如鋼鐵,同樣讓修煉者的力量,提升到了一個讓人恐怖的地步。
    現在,鄭鳴非常想要知道,自己力量的極限,究竟在哪里。
    “這個笨蛋,要吃虧啊!”白云京看著要撞在一起的長槍和巨戟,話語中帶著一絲責怪。
    鄭鳴和他沒有什么交情,但是現在,他發自內心的跟鄭鳴站在了一起,因為,畢竟有他親愛的妹妹在。
    更何況,鄭鳴和鷹揚公子之所以發生沖突,還不是因為鷹揚公子的挑釁。
    陸心蕊同樣沒有走,她看著揮動巨戟的鄭鳴,嘴中說出了一句和白云京一樣的話,但是她看向鄭鳴的眼眸,此時多的卻是一種異樣的光彩。
    “當啷!”
    巨戟和長槍在虛空之中碰撞,卷起無邊的巨浪。在這碰撞之中,一道身影,在這碰撞之中,倒飛了出去。
    白云京看著有身影倒飛,不由得本能的閉上了眼睛,雖然他不喜歡鄭鳴,卻也不愿意看到這個讓自己從心中欽佩的家伙,被人打的四處亂竄。
    但是,當他定睛朝著那倒飛出去的位置看去的時候,嘴巴卻怎么都合攏不了,因為他看到的,竟然是鄭鳴手托戰戟,猶如戰神般的昂然而立。
    鄭鳴在,那剛剛飛出去的是誰?
    “小輩,真是好手段,但是我要讓你知道,參星境之所以被稱為巨擘,并不是只因為他們的力量。”十里之外,須發皆白的鎮海神侯重新露出了身影。
    他和剛剛威震四方的情形相比,此時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別的不說,他身上青色的甲胄,已經有些偏斜,而那桿和鄭鳴碰撞的長槍,此時更是彎曲如弓。
    鎮海神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催動身上的星辰之力,再加上自己對水系法則的參悟,最終一擊,竟然給人打飛出來。
    鄭鳴那一擊,雖然玄奧,但是按照鎮海神侯的感覺,卻并沒有任何的法則之力。
    他靠的,純粹就是自己的肉身,可是就算如此,自己還是感覺,自己像是用自己的身體,撞在了一座太古神山上。
    半是羞惱,半是恐懼的鎮海神侯,此時越發堅定了除去鄭鳴的決心,既然已經和他結下了梁子,那就要將他趕盡殺絕,那就要將他碎尸萬段!
    下定了決心的鎮海神侯,一抖手,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一柄銀色的剪刀。這剪刀看上去小巧玲瓏,猶如兩只蛟龍,在盤旋游動。
    銀龍剪!
    鎮海神侯府有一項至寶,可以鎮壓整個鎮海神侯府的氣運,這至寶就是銀龍剪。
    傳說第一代鎮海神侯,當年還沒有成為參星境的時候,之所以能夠封為鎮海神侯,就因為這銀龍剪。
    銀龍剪下,殺戮無數。
    而第一代鎮海神侯得到銀龍剪的經歷,更是讓整個鎮海神侯府傳為美談。傳說之中,第一代鎮海神侯,因為救助了一只生病的巨龜,被這巨龜拖到了一處密境。
    秘境之中,兩條銀色的長龍盤旋,最終這長龍落入第一代鎮海神侯手中,就是現而今的銀龍剪。
    “去死!”白發老者說話間,雙手掐動,那兩道銀色的長龍,一如閃電,朝著鄭鳴直接斬了過去。
    在銀龍剪飛出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升起了一種壓抑的感覺,這種壓抑,是一種危險的壓抑感。
    就算面對那百萬鎮海軍,鄭鳴的心頭,也沒有這種感覺。一時間,他對那銀龍剪也多了幾分的注意。
    沒有等銀龍剪下落,鄭鳴就催動戰戟,朝著那兩條交纏的銀龍,重重的擊打了出去。
    這一擊,聲勢浩大,直接點中了兩道銀龍的正中心。
    銀龍倒飛,虛空破裂,鄭鳴身軀,也顫抖了一下。這銀龍剪的不凡之處不止是它的銳利,在碰撞之中,鄭鳴感到兩道銀龍剪之中所隱含的,竟然是兩條龍的力量。
    龍吟聲聲,震動天地,本來尾部連在一起的兩道銀龍,好似被鄭鳴的擊打所激怒。
    咆哮之中,它們化成兩條萬丈巨龍,分別從東西兩個方向,朝著鄭鳴的位置匯聚了過去。
    這一次,鄭鳴好似已經躲無可躲!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