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1 名震四方


    “轟!”
    虛空再次生起了炸裂聲,只不過這炸裂聲比之剛才,小了不少,但是隨著這炸裂聲而起的,還有一聲呻吟,一聲讓人聽著都感到痛苦的呻吟。????
    有人受傷,而能夠在虛空之中受傷的,自然不是一般人,這是參星境的巨擘。
    半刻鐘之后,天地恢復了清明,明日當空,好似一切都沒有生過,但是無論是符天生還是其他人,都用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鄭鳴。
    這個在他們眼中魯莽無比的人,此時讓他們感到無比的害怕。他們想不到,一個參星境的巨擘,施展出了星辰天牢這種手段,竟然被人如此輕而易舉的破了。
    星辰天牢,就算是參星境,在落入之后,也難以破開,可是現在,這種強大的星辰天牢,竟然被人用極其變態的力量,直接從虛空之中撕開。
    這牛頂天,真的和他的名字一般,牛氣的都頂到了天上。
    鄭鳴收回戰戟,心里稍稍有些遺憾,剛剛他雖然射出戰戟,滅殺了那不知道名字的參星境強者的一段神識,但是對于那參星境的強者,卻并沒有太大的傷害。
    究其原因,還是自己的力量不夠,如果能夠將**玄功再往上推演一層,那么就可以直接撕裂那使用星辰天牢之人。
    “牛兄這一次,可以說開了整個天下的先河,不過越是這樣,鎮海神侯府的報復,就會越加的兇殘!”白云京朝著鄭鳴伸出了大拇指。
    這一次,他是真的服了,雖然他不認為鄭鳴的修為高過神后,但是他這一手,這天下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施展的出來。
    “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宰一雙!”鄭鳴雙眸冷光閃動,現在就算是鎮海神侯府不來,他也要給這幫人一個教訓。
    白云京不再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處,而且他也不認為,自己還有可以勸服鄭鳴的資格。
    也就在鄭鳴飛戟落星之時,十萬里外的鎮海神侯府中,一個須潔白的老者,聲音中帶著怒氣的道:“拿我的請柬,將紫云四圣青來!”
    “這一次,我一定要將那孽障碎尸萬段,讓他知道知道,得罪我鎮海神侯府的下場!”
    神都,天機閣!
    “這牛頂天是什么人,竟然可以一個人掃平八部鎮海軍,雖然那八部鎮海軍并不怎么厲害,卻也不是垃圾啊!”一個枯瘦的老者,看著手中的消息,臉上充斥著驚異。
    而就在老者說話的時候,他身后一個侍從低聲的說道:“大人,鎮海神侯使用了星辰天牢,但是被他直接射了下來!”
    老者的身上,散的是讓人恐怖的氣息,他一把將那侍從手中的東西拿過來,隨即雙眸放光的道:“竟然一出手射下星辰天牢,好好好!”
    “此人**強大,竟然至此!”
    “大人,鎮海神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恐怕過不了三日,那鎮海神侯,就要親自出手。”侍從低聲的道:“這牛頂天雖然肉身強大,但是他能夠抵擋得住法則之力嗎?”
    老者陷入了沉吟,隨即,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手掌道:“繼續讓人關注,如果牛頂天真的從鎮海神侯的手中逃得生天,那咱們天機閣一定要積極拉攏。”
    “屬下遵命。”侍從答應一聲,恭敬的道。
    隨著侍從的離去,老者輕輕的點頭道:“這是無敵的戰將,若是死了,就有點可惜了。”
    “但是那紫云宮,同樣不是好招惹的。”
    神都,三皇子府,一身家居打扮的三皇子,手中拿著一本書,一副靜靜苦讀的模樣,但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現這三皇子的眼眸中,閃動的都是金色的光芒。
    他看的并不是書上的文字,而是書上的批注。
    批注這些文字的,并不是其他人,而是執掌神朝的那位至尊陛下,雖然在這本書上,他的批注只有八個字,但是這八個字,卻映照乾坤。
    “不愧是父皇啊,一字如法,燭照萬世!”
    “殿下,銳金山傳來消息。”一個美麗的女子,搖曳生姿的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
    聽到銳金山幾個字,三皇子輕輕的擺手道:“不就是一棵金靈珠嗎?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
    金靈珠,對于銳金山而言,那是容易招惹是非的寶物,但是在三皇子這等人物的眼中,金靈珠也就是那樣。
    美麗女子嫣然一笑道:“金靈珠自然不會放在三皇子您的眼中,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和金靈珠并沒有太大的關系。”
    說話間,女子一抖手,一塊玉符上,瞬間出現了一個身影。
    這是一個策牛狂奔的身影,那頭牛的度,猶如閃電,只是一個眨眼,就已經沖出了百丈多遠。
    三皇子的目光立刻被這頭牛吸引,對他而言,這頭牛,也是一個不錯的坐騎。
    可是,隨著那牛狂奔的身影,他看到的,是一柄巨斧,朝著那牛上的武者斬下。
    這巨斧,很像法身境的法身,但是作為紫雀神皇的皇子,他卻明白,這是戰陣所凝聚的戰器。
    法身境的法身和戰器誰更強大,這個不好分,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法身境的強者,絕對不愿意和戰器相比斗。
    因為戰器的催動者,是無數的士兵,他們雖然弱小,但是無數人聯合在一起,同樣讓人感到恐怖。
    最重要的是,一般戰器,都能夠媲美最頂尖的法身。
    現在,這催牛狂沖的武者,竟然被這戰器斬落,三皇子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可惜。
    他不是感嘆這武者,而是感嘆這頭牛,如此神異的牛,竟然要被一斧頭劈成兩半,實在是太過可惜。
    可是,他的感慨還沒有出口,那巨斧就已經重重的斬殺在了催牛人的身上。
    催牛人的身軀,在牛上晃動了一下,然后巨斧飛了出去,而催牛人依舊在狂奔。
    三皇子一向喜歡學習,而他最喜歡的,實際上就是向自己的父親紫雀神皇學習。
    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五皇子都特別沉得住氣,一些時候,就算是天崩地裂,他都很少變色。
    但是這一次,他再也無法保持先前的淡定自如了,畢竟這個他認為必死的人,竟然若無其事似的策牛狂沖。
    一人破萬軍!
    “無敵猛將啊!”當一切都看完之后,三皇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做出了自己的評價,他朝著那美麗女子道:“這個人在哪里?如果可以,將他拉攏到我們府里來。”
    “此人名叫牛頂天,不知道來歷,只是因為在銳金山和鷹揚公子生了沖突,一怒之下,就將鷹揚公子給斬了。”
    女子的話,讓三皇子皺了一下眉頭。鷹揚公子是誰,他很清楚,在前些時候,他還對積極拉攏過這位鷹揚公子。
    一來,這鷹揚公子乃是三十六天柱之一,本身就值得他拉攏;二來則是因為鎮海神侯府。
    鎮海神侯府在八百神侯之中,可以排在前一百位,雖然這個位置并不是太出色,但是如果算上鎮海神侯府身后的紫云宮,那就是一股可以影響天下風云變幻的實力。
    “就在前些時候,鎮海神侯施展星辰天牢,要將那牛頂天困住,卻被他一擊射下。”
    “按照屬下的估計,鎮海神侯府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三皇子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此人既然如此能惹禍,那就算了,盡管他修為不凡,但是鎮海神侯府的出手,同樣會凌厲無比,他活不下來。”
    說完這句話,他就不再言語。
    美麗女子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失落。她這一次過來推薦,為的就是三皇子能夠及時出手,將這樣的無敵人物,拉攏到自己的麾下。
    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三皇子竟然判斷此人要死在鎮海神侯府的手中。
    不能不說,這位皇子的判斷,似乎有那么幾分道理。但是看著那催牛狂奔的身影,她又莫名的覺得,恐怕這三皇子的估計,這次不對。
    無上天宮下方的小屋,奢六陰靜靜的翻閱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消息,當然,他最關注的,是魔戎州。
    可惜,魔戎州的消息越來越少,而這些消息大多數還是道聽途說,可信度非常的差。
    這讓奢六陰非常的不滿,可是他心中清楚,自己的下屬,一個個已經非常的盡職了。魔戎州本來就無比的封閉,現在鄭鳴這魔主威震四方,更多了幾分霸氣。
    在紫雀神皇的庇護下,奢六陰在天下畏懼的人物不多,但是鄭鳴絕對是其中一個。
    上古勾魂術!
    想到自己從拈花神宮之中得到的這五個字,奢六陰就覺得自己的心神有些寒。
    他雖然不知道這上古勾魂術有什么奧妙,但是他知道北宮神玉和落月主祭,都是死在了上古勾魂術上。
    神皇和各位大能,在鄭鳴施展這上古勾魂術的時候,都已經出手,卻無可奈何。如果鄭鳴這位魔主對自己動手,那自己只有死路一條。
    嘆了一口氣,奢六陰就將魔戎州的消息扔到了一邊,他的目光,落在了其他消息上。
    “嗚,鷹揚公子竟然被人給殺了,嘿嘿,三十六天柱又死一個,連上鄭鳴殺的和失蹤的,天柱中人,竟然已經少了十多個,還真是讓人可惜啊!”
    嘴中雖然說著可惜,但是從奢六陰的臉上,卻看不多絲毫的可惜之色,更多的,倒像是幸災樂禍。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