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0 長戟落日


    “牛兄,鎮海神侯府這一次來,絕對不是一個人,我覺得他們之中,很有可能有紫云宮的人。??”
    “以我之見,牛兄你還是不要和他們硬碰的好。”
    鄭鳴一揮手道:“躲躲藏藏,不是俺的風格,他們若是不來,我明天就去他那個神侯府看看,奶奶的,派出百萬大軍來追殺俺,必須給個說法,不然,老虎不威,以為俺是病貓呢!”
    這句話一出口,白云京就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勸告,算是白搭了,不過此時的他,也只能認了,遇到這樣一個紅臉膛的漢子,他們也沒有辦法。
    白玉京離去之后,符天生小心的走了進來,他的手中,拿著一個儲物手鐲。
    “牛大人,沒什么好東西,這點小意思,不成敬意。”說話間,符天生就將手鐲遞了過來。
    鄭鳴接過手鐲一看,里面除了堆積如山的元道石之外,還有一棵庚金靈樹。這棵庚金靈樹的高度,比被他吸納了精氣的庚金靈樹小了三分。
    有人送禮,鄭鳴欣然笑納,他淡淡的道:“我和姬空幼是老相好,啊哈,咱們都是自己人,那個你給我說說,姬空幼是怎么來到你們銳金山的?”
    符天生聽鄭鳴又一次毫不臉紅的提到姬空幼是自己的老相好,眼眸中露出了一絲詭異之色,他長了張嘴,想要說話,但是最終,卻變成了大喘氣。
    “啊,真是英雄惜英雄,天生……天生一對啊!”
    這句話,鄭鳴聽的是要怎么別扭,就怎么別扭。當鄭鳴凝眸朝著符天生看去的時候,符天生哈哈一笑道:“牛大人是自己人,再過十日,姬空幼堂主,差不多就能夠出關了。”
    “哈哈哈,她若是聽說大人您專程過來找她,她一定會欣喜莫名,哈哈哈!”
    就在符天生打哈哈的時候,一股壓力,籠罩天地!
    在感應到這股壓力的瞬間,鄭鳴的眼眸就朝著上方看去,此時雖然隔著屋頂,但是他的雙眸,依舊能夠看到外界。
    一顆大星,猶如驕陽,籠罩在銳金山上空萬丈!
    此時的大星,看上去足足有百丈方圓,冷厲的星光,籠罩四方天地。
    天上驕陽似火,但是卻絲毫遮擋不住這星辰的光芒,甚至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烈日好像被這大星的光芒所掩蓋。
    “是參星境的強者!”符天生在這壓力之下,身軀都開始顫抖,并不是說,他承受不住事情,而是這浩蕩的壓力,透過心神,壓在了他的心頭。
    參星境,鄭鳴不但戰過,而且還誅殺過,所以他對于參星境并沒有什么畏懼。
    “只不過是凝結星影而已,你無需害怕。”雙眸從虛空之中收回,鄭鳴若無其事的朝著符天生說道。
    參星境可以溝通星辰,運用星辰之力,但是要改變星辰的運行軌跡,參星境的強者還做不到。
    現在這突然出現的星辰,并不是星辰的本體,而是有人運用自己溝通的星辰之力,在虛空之中化成的幻影星辰。
    它的道理,就好似法王的小世界,只不過這星辰的法則并不完整,所以和法王的小世界,在規則上差一點。
    但是在力量上,卻又強了不少。
    “牛大人說的對,我不害怕,哈哈,我不害怕,只是牛大人您好像不了解這……”符天生雖然說自己不怕,但是那威懾之力,卻已經籠罩在了他的心頭。
    鄭鳴看著符天生一副惶恐的樣子,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能說符天生不行,只能說他現在的模樣,實在是讓人失望。
    等姬空幼出關之后,自己就帶著姬空幼離開這個銳金山,姬空幼留在此地,沒有任何的用處。
    他沒有說話,而是邁步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
    “這是星辰天牢,參星境的強者之中,也沒有太多人能夠施展出來。”6心蕊看著鄭鳴,話語之中,帶著那么一絲絲的擔心。
    鄭鳴朝著6心蕊點了點頭,并沒有說話,他朝著院子四周掃了兩眼,就朝著外面走。
    白云飄正在參悟鄭鳴傳給他的功法,所以并沒有出來,但是鄭鳴的動作,依舊吸引了不少人跟隨。
    他們都不知道鄭鳴要干什么,但是現而今,有參星境的強者直接對鄭鳴出手,讓他們非常的想要知道,接下來,鄭鳴準備如何的應對。
    十分鐘之后,鄭鳴已經出現在了一座練武場上。本來正在修煉的銳金山弟子,看到鄭鳴走進來,一個個神色之中,都露出了敬重之色。
    他們雖然沒有資格參與鄭鳴和鎮海神侯府的恩怨之中,但是他們敬重強者。
    特別是鄭鳴一個人沖破百萬人軍陣的情形,更是讓他們自肺腑的敬佩不已。
    這么一個人物,他們本來以為,自己只有遠觀的資格,但是現在,鄭鳴卻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讓他們從心中生出了一種精血。
    但是,更多的人,卻看向了天空,他們已經從宗門師長的口中,知道了這星辰是什么。
    而這個星辰,同樣決定著他們大部分人的生死,如果那個將星辰升起的參星境強者想要他們性命的話,也就是一個念頭的功夫。
    就在不少人心中念頭亂閃的瞬間,就見鄭鳴一揮手,一柄巨大的戰戟,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那戰戟,橫掃無敵,他們自然認識。可是在更多的人眼中,他們不明白鄭鳴為什么要取出這戰戟。
    星辰在萬丈之上,鄭鳴取出戰戟,有什么用?莫非他要騰空到萬丈之外,和那星辰戰斗不成。
    各種奇怪的想法,充斥在眾人的心頭,更有人低聲的朝著鄭鳴道:“牛兄,這星辰天牢,變化無雙,就算您沖上去,只要那催動星辰天牢的人一念之間,您和星辰天牢的距離,就會增大百倍。”
    “所以,還是不要浪費力氣了。”
    6心蕊沒有說話,她緊緊的咬著嘴唇,從鄭鳴對她若即若離的態度之中,她能明顯感應到,鄭鳴并不喜歡她!
    這種現,讓她覺得十分沮喪。可是和沮喪相比,更讓她心中有一種不甘心。
    想她6心蕊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的,憑什么,這個牛頂天要如此的無視自己?按照她的性格,此時她應該開口,但是知道鄭鳴并不喜歡別人胡亂說話的她,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不語。
    鄭鳴朝著那說話的人看了一眼,現他乃是跟著鷹揚公子而來的幾個貴胄,當下就沒有理會他。
    鄭鳴手握戰戟的姿勢,在不少武者看來很怪,此時的鄭鳴,并不是要揮動戰戟,而是一副要將戰戟扔出去的模樣。
    “他這是要干什么,莫非他要……”6心蕊看著鄭鳴的姿勢,心中升起了一種可能,而在這種可能升起的瞬間,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因為這個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
    就在6心蕊輕輕的攥著拳頭,但是整個人卻被這種想法而充滿了驚喜的時候,鄭鳴動了!
    鄭鳴的動作很快,隨著他**玄功運轉,所有的力量,匯聚在手臂之上的剎那,那北海寒心戟,就被他直接朝著那大星投了出去。
    這一投,沒有任何的天地波動。
    如果不是投出這一擊的是鄭鳴,如果不是剛剛鄭鳴九進九出的戰績,如果不是……
    那么在場的人都會對投出這一擊的人,理所當然的扣上一頂癡心妄想,螳臂當車的帽子。
    這就好似,一個普通的人,拿著一副弓箭,要將九天之上的太陽射落一般。
    就算是鄭鳴,在6心蕊等人的眼中,依舊是不敢相信,但是因為鄭鳴的戰績,所以他們緊緊的盯著鄭鳴投出的戰戟。
    作為神侯后裔,他們不少人的血脈都很強,甚至有人在一出生之后,就被家族的長輩,運用特殊的方式,將血脈給提純了一遍。所以每一個人,修為和目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但是,就算如此,他們在目視鄭鳴投出那桿戰戟的瞬間,依舊沒有人能夠看清楚那戰戟的痕跡。
    甚至,他們都沒有看到那戰戟究竟在何處。
    “轟!”
    沒有尋找,沒有呼喝,更沒有其他,因為一切都來不及,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虛空之中,就出了一聲轟鳴。在這轟鳴之下,那籠罩在銳金山上的巨星,轟然炸裂!
    無邊的力量,朝著四側分散,虛空更是被這轟然炸裂的罡風,分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天崩日碎,日月無光!
    不過就在那無邊的爆力朝著四方蔓延的時候,因為那大星罩落而生起的壓力,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啷!”
    一柄戰戟,從天而落,重重的刺入了一塊通體赤金的大殿上方,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小輩,我必殺汝!”充滿了憤怒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來,這聲音中,充滿了怨毒,充滿了憤恨。
    鄭鳴沒有還口,他只是快的抓起那刺落大殿上的戰戟,朝著虛空再次狠狠的扔了出去。這一次,戰戟的度比之剛才好似慢了不少,讓不少人清晰無比的看到了戰戟的軌跡。
    戰戟并沒有和天地之力匯聚,但是戰戟的度,卻已經越了光。沒有天地之力的加持,卻能夠如此的快,那只有一個解釋,就是戰戟本身隱含著讓人瘋狂的力量!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