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9 跪迎


    這一次,鎮海軍的七位將軍,并沒有再催動他們的戰旗,而是在鄭鳴沖來的時候,朝著自己的幾個屬下吩咐了一句,然后一些人留下,剩下的人開始逃跑。?
    大黑牛不知道多久,沒有經歷過這種讓它興奮的事情了,此時在鄭鳴的催動下,出了一聲猶如雷霆般的咆哮,四個碗口大小的蹄子踏動,直沖了過去。
    留下斷后的鎮海軍,足足有十萬,而且都是鎮海軍的驍勇善戰之士,但是就算如此,依舊被鄭鳴一個呼嘯,直接從前頭沖到了末尾,而那些已經逃出百里的鎮海軍,更是面對了鄭鳴的兵鋒。
    一次,兩次,三次……
    在鄭鳴瘋狂的沖陣下,鎮海軍邊戰邊退,當他們退出了三千里之后,最大的一撥鎮海軍,也只剩下了三千人馬。
    七零八落,各自為戰,此時已經成為了鎮海軍的真實寫照,他們此時,軍無戰心,已經看不出曾經是一支威震四方的軍隊。
    兵找不到將,將更是找不到自己所屬的兵,無論是兵還是將,此時他們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跑。
    一進一出,鄭鳴不斷的沖擊,此時的他,就好似一頭魔神,將整個鎮海軍給血洗了一遍又一遍。
    當鄭鳴再次沖擊過來的時候,從整個銳金山往外看,已經看不到鎮海軍的士兵了。而就在此時,鄭鳴也停下了沖擊的腳步。
    “九進九出,殺得一支軍隊望風而逃!”符天生的聲音在顫抖,他不知道這個時候,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和符天生相比,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雖然鄭鳴一直沒有展現參星境的力量,但是這種瘋狂的沖擊,更給人一種震懾,一種恐懼。
    “真乃神人也!”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這是對鎮海神侯府的八部鎮海軍最真實的概括,而從今日起,他們將會成為所有大軍眼中的恥辱。
    被一個人,沖殺的七零八落,而這個人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并沒有越法身境。
    沒有星辰之力,沒有遮天蔽日的法寶,一人一牛一戰戟,橫掃八部鎮海軍!
    鄭鳴催動大黑牛,體內的戰血,慢慢的平復了下來,這一刻的他,有一種仰天長嘯的沖動,自然,他也越感到了**玄功的強悍。
    戰斗無敵!
    鄭鳴的心中,唯有這幾個字,才能夠形容這**玄功,雖然他得到了不少的手段,甚至還有兩儀微塵大陣這等的法身,但是這些和**玄功比起來,都有不如。
    法身巔峰級別的攻擊,落在**玄功的身體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不適,而對于鄭鳴來說,這套功法最讓他瘋狂的,還是那蓬勃的戰力。
    雖然他得到了楊戩修煉的**玄功,但是很多東西他心中雖然有,但是想要施展出來,卻還是有一些差距,今日一戰,可以說讓他暢快淋漓。
    “小子,你真是一個變態,嗚嗚,你修煉的究竟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夠有如此強大的戰力,傳授給我可好?”大黑牛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作為鄭鳴此戰的坐騎,大黑牛同樣是功不可沒,別的不說,單單在鄭鳴的催動之下,大黑牛的度,就給了鄭鳴最強的支撐。
    “**玄功!”鄭鳴聲音平淡,但是話語之中,卻帶著一絲傲然。
    “沒聽說過,但是這套功法,真的很牛,嗚嗚,我這大黑牛,是不是應該得到一套很牛的功法。”大黑牛一改以往的忠厚老實,話語之中,帶著一絲狡猾。
    對于大黑牛這種無恥的行徑,鄭鳴直接給了他一個字:“滾!”
    聽著鄭鳴的話,大黑牛委屈的道:“你這純粹是卸磨殺牛,你不能這樣對俺,用完了要付費啊!”
    鄭鳴不再理會大黑牛,而是催動大黑牛朝著銳金山的方向而去,他雖然不愿意理會銳金山的這些人,但是他要等姬空幼出關,自然還是留在銳金山為好。
    “吾等拜見牛大人!”在符天生的帶領下,銳金山的所有人,都跪伏在地上,畢恭畢敬的朝著鄭鳴行禮。
    符天生雖然怕鎮海神侯府,但是此時,他更怕鄭鳴,怕鄭鳴一怒之下,將他們統統屠滅。
    畢竟,剛才鄭鳴擊潰八部鎮海軍的情形,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頭。
    “你們都起來吧,你,多跪一會。”鄭鳴朝著符河圖一指,淡淡的說道。
    如果是平時,鄭鳴如此頤指氣使的吩咐,就算符河圖跪著不動,心里也不會服氣,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剛剛的場面,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頭,讓他在面對鄭鳴的時候,心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心。
    想到自己為了討好鷹揚公子,居然得罪了這樣一頭巨龍的時候,他的心中充滿了懊惱,同時他對于這位紅臉大漢,也充滿了怨氣,您如此的厲害,又何必跟我們這些小輩一般見識?
    “牛大哥,你……你真是太牛了,嗚嗚,我也要學你的本事,我也要殺一個九進九出!”白云飄朝著鄭鳴直沖過來,到了最后,整個人都撲到了鄭鳴的身上。
    對于這個刁鉆的小丫頭,鄭鳴輕輕的揉了一下她的頭道:“我的本事,你練不成。”
    這并非鄭鳴故意推脫,而是這**玄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修煉的,鄭鳴雖然揉合所有的寶體,成就了兩儀寶體,但是修煉**玄功,依舊存在著障礙。
    現在,鄭鳴之所以能夠將**玄功推演到現在的程度,完全都是靠的楊戩的英雄牌。
    “你是不舍得傳給人家嘛!”白云飄撅起了嘴巴,做出一副想要哭泣的委屈模樣。
    “飄飄,你別為難牛大哥,法不輕傳,更何況是如此驚天動地的功法!”叫心蕊的女子輕飄飄的來到鄭鳴的面前,雙眸猶如秋水,隱含著無窮情誼。
    對于這個女子,鄭鳴并沒有太多的感覺,他淡淡的道:“我之所以不傳給飄飄,是因為她修練不成。”
    說到此處,鄭鳴仔細的朝著白云飄看了幾眼。心中閃過了一絲念頭道:“也罷,怎么說你也當了我幾天妹妹,就傳授你一套適合你的功法吧。”
    “還不快謝謝牛大哥!”白云京此時,已經很熟練的將鄭鳴放在了大哥的位置。
    對于白云京,鄭鳴只是點了點頭,他一伸手,就將一根手指,摁在了白云飄的眉心。
    冰魄寒光劍,乃是鄭鳴在抽取仙俠牌的過程中,抽到的一套劍法,因為這套劍法并不是太適合自己,所以鄭鳴雖然得到了這套劍法的技能,卻沒有怎么修煉。
    更不要說,將它修煉成為自己三十六種神通之一。
    開始的時候,白云飄還因為鄭鳴不傳自己**玄功覺得可惜,但是隨著冰魄寒光劍的入體,她的眼眸之中,閃出了驚喜的光芒。
    “我就知道,牛大哥對我最好嘛。”白云飄說話間,又嘻嘻一笑道:“我以前因為您,對紅臉漢子產生了誤解,現在我才知道,我的誤解是多么錯誤。”
    鄭鳴真的很想告訴他,這一切的一切,都和紅臉漢子,真的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自己之所以將這套劍法傳給她,主要還是因為她是真心對待自己,而她本人,更適合這一套功法。
    “牛兄,不知道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在回到銳金山之后,白云京直截了當的問道。
    看著白云京那忠厚的面容上帶著嚴肅,鄭鳴淡淡一笑道:“白兄覺得,我該如何做?”
    白云京看著鄭鳴赤紅而粗狂的臉膛,心中暗道:紅臉的漢子,不是應該直截了當,有一說一嘛,怎么這家伙,顯得如此的狡詐,城府極深,絲毫不像一個紅臉漢子呢?
    “牛兄,鎮海神侯府絕對不會算完,雖然鎮海神侯不是四方伯侯,但是鎮海神侯府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視。”白云京說到此處,聲音壓低了一些道:“鄭兄恐怕不知道,鷹揚公子不止是鎮海神侯的世子,他的母親,同樣是十大宗門之中的紫云宮傳人。”
    “如果我猜的不錯,不出三日,鎮海神侯就會出動,而且不會是一個參星境的巨擘對付鄭兄。”
    和參星境大戰,鄭鳴可以說很有些期待,在得到**玄功之后,鄭鳴的戰意就蓬勃起來。
    更何況,他本來,都沒有將這件事情放下的意思,鎮海神侯府,應該給他一個交代。
    “呃,很好,就怕他不來,我還準備,等他們給我一個交代呢!”鄭鳴重重的拍了一下手掌,大聲的說道。
    白云京無語,這個牛頂天,還真的不是一般的牛,自己都已經告訴他了,來的不是一個神侯,他居然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唔,好像他還很高興。
    “牛兄,您現在突破參星境了么?”
    白云京問這句話的時候,有些小心,畢竟,這對于武者而言,這應該是一種秘密。
    鄭鳴皺了一下眉頭,他倒不是因為白云京問他的修為,而是他現在的情況。
    如果光從**的力量上,鄭鳴覺得,自己應該已經突破了參星境,或者說,已經達到了參星境的程度。但是自己所溝通的星辰,他還真不知道是哪一顆。
    “應該算是吧!”
    白云京見鄭鳴皺眉,以為自己問錯問題了,但是隨著鄭鳴的答案出口,他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