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 好男兒當如是

  
    巨斧都斬殺不了鄭鳴,這種結果,讓在場的鎮海軍軍士,一個個都驚恐不已。一時間,幾乎所有的鎮海軍戰士,都沒有了戰斗的信念。
    他們無懼強大的對手,但是面對一個刀劈斧剁,居然沒有傷及分毫的怪物,他們實在沒有了任何挑戰的勇氣。
    “殺殺殺!”鎮海軍的老將,瘋狂的搖動戰旗,可是,就在他咆哮的這一刻,鄭鳴已經沖到了他的近前。
    老將手中的戰旗,朝著鄭鳴橫掃,卻已經來不及,鄭鳴手中的北海寒心戟,直接劈開了戰旗之上的道紋,將戰旗連同那老將,同時斬殺在虛空之中。
    老將死,戰旗落!
    百萬鎮海軍,有的攻擊,有的逃走,一時間亂成了一團,而催動大黑牛的鄭鳴,就好似一個天神,手中戰戟揮動,不斷的收割著性命。
    “擋住他,不能讓他沖陣!”
    眼睜睜的看顧著同伴死亡的其他七名戰將,萬分驚慌的咆哮著,無奈此時,鄭鳴已經沖到了陣前,他們的陣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作用,在這個時候,他們只有拼死一戰。
    可惜的是,任由他們如何的咆哮,任由他們如何的戰斗,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擋住那一人一牛,幾乎所有擋在他們面前的一切,都隨著戰戟的揮動,成為兩段。
    鎮海軍的戰士之中,不是沒有不怕死的人物,但是只要被鄭鳴戰戟掃中的,都被直接斬殺。
    道紋,秘寶,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被斬成兩段。而各種各樣的銘寶攻擊,砸在鄭鳴的身上,都好似砸在了石頭上,沒有任何的傷害。
    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已經踏穿了整個鎮海軍!
    對于鎮海軍的士兵來說,今天是一個讓他們永世難以忘記的日子,而且還是一個讓他們感到無比恥辱的日子。
    他們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因為事實就在他們眼前,由不得他們不信。
    他們百萬大軍,氣勢洶洶的前來擒拿一人,但是最終,卻被人家殺破了戰陣,這對于一支建樹頗多的軍隊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奇恥大辱,這種恥辱讓他們抬不起頭來!
    更何況,他們八部將軍之中,還被人殺死了一個。
    跑路的鎮海軍,還有拼死抵抗,身上依舊有著自己同伴鮮血的鎮海軍,一個個都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副茫然失措的模樣。
    就算七個鎮海軍的將軍,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殺破了戰陣,他們要挽回自己的榮譽,只有追擊。
    但是,他們自己心中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就沒有追擊的能力,更沒有追擊的底氣。
    百萬軍士,啞然無聲。
    “好男兒,當如是!”白玉京看著遠處的鄭鳴,拳頭重重的擊打在城墻上,話語中充滿了感慨。
    他這個時候,也不怕得罪鎮海神侯府了,他覺得自己此時,渾身的血都在沸騰,他甚至有一種恨不得以身替代鄭鳴的沖動。
    白云飄跳腳大笑,無比的張狂,幾個圍在心蕊的女子身邊的少年強者,都沒有開口。
    他們雖然從心中,對于那個橫槍立馬的人沒有半分的好感,但是那猶如戰神一般的身影,還是讓他們的心顫抖不已。
    以至于,他們想要說幾句風涼的話,都說不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有人不無感觸的道:“恐怕他是百年來,第一個殺破鎮海軍軍陣的人。”
    “唔,快看,他要干什么?”一個注視著鄭鳴的年輕武者,聲音之中,不無驚恐的喊道,隨著這喊聲,無數的人將目光看了過去。
    符天生等銳金山的高層人物,一個個也都睜大了眼睛,他們的心中,后怕的更加厲害,如果自己宗門得罪了這樣一個人物,那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將軍,他沖過來了!”一個鎮海軍的士兵,驚駭萬狀的對身邊的獨眼將軍喊道。
    獨眼將軍乃是鎮海軍八部中虎部的將軍,他沒有說話,而是揚起自己手中的長刀,直接將那喊話的士兵,從中間斬殺成兩段。
    “我鎮海軍,從來不曾遭受過如此奇恥大辱,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那獨眼將軍說話間,更是使用了虎嘯之法,一時間,天崩地裂,萬物驚恐。
    本來還有些恐懼的鎮海軍士兵,在這獨眼將軍的吼聲之中,瞬間恢復了他們的尊嚴,幾乎第一時間,無數的鎮海軍士兵高聲的大喝道:“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鄭鳴沖擊,大黑牛咆哮而來,就在他們沖來的瞬間,那重新聚集的巨蟒,再次瘋狂的朝著鄭鳴橫掃了過來。
    已經吃了一次虧的鎮海軍大將,這一次可不敢再將鄭鳴吞下去了,所以他使用了巨蟒巨大的蛇尾。
    蛇尾鋪天蓋地,根本就不給鄭鳴躲閃的空間,而就在蛇尾掃來的剎那,鄭鳴一只手松開了方天畫戟,化成十丈大手,瞬間抓在了蛇尾上。
    巨蟒的尾部,足足有百丈長,揮動之間的巨力,可以開山裂谷,橫掃萬物。
    但是這巨大的蟒尾,被鄭鳴的大手抓住的瞬間,瘋狂的輪動,隨即化成了一條長鞭,朝著鎮海軍呼嘯而來。
    鎮海軍的武者,這一刻全都震驚不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人的力量,竟會如此的兇殘!
    這還是人嗎?
    就算是法參星境的強者,也沒有如此的強大,神禁境呢?他們會不會如此的兇殘。
    百丈巨蟒,橫掃四方,巨大的斧頭,無邊的青木,在這巨蟒所做成的鞭子下,統統被橫掃飛走。
    而就在鄭鳴沖過去的瞬間,那剛才還高喝著死戰不退的百萬鎮海軍,都好似瘋了一般的各奔東西,倉皇逃離。
    至于那催動巨蟒的八部將軍,更是瘋狂的催動戰旗,想要將巨蟒散開。只是,巨蟒匯聚不快,想要散開,同樣快不了。就在那將軍催動法旗的瞬間,被鄭鳴掄起的巨蟒,已經重重的朝著八部鎮海軍砸了下來。
    “轟轟轟!”
    一個瞬間,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砸中,更不知道有多少八部鎮海軍的勇士,直接被砸的魂飛魄散。
    “逃啊!”不知道誰率先喊了一聲,八部鎮海軍剛剛聚集起來的士氣,瞬間崩碎。
    逃逃逃!
    對于大部分士兵來說,他們在殺場上對敵,也許不怕死,但是面對這種猶如災難似的進攻時,他們沒有任何的選擇,只有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說!
    就連那獨眼將軍,都來不及催動猛虎來對抗巨蟒,他整個人連著戰旗,都被那巨蟒的身軀砸中,倒飛了出去,不過作為一個法身境的存在,他雖然被打飛,但是只是吐了一口鮮血,并沒有受到更大的傷害。
    “恥辱啊!”
    他怒吼,但是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催動大黑牛的身影,快速的揮動著猶如長鞭的巨蟒,也就是一個沖鋒,就再次沖到了銳金山的城墻之下。
    一切好似又回到了剛才那個人發起進攻的時候,但是一切,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剛剛還整齊無比,好似能夠與天地比高低的鎮海軍,此時已經潰不成軍。
    他們的陣形,已經完全被打亂,此時的他們,都好似一堆爛泥,亂七八糟的鋪在天地之間。
    最后的一絲血性,最后的一絲戰意,已經隨著那巨蟒被鄭鳴掄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還是人嗎?”白云京驚喝,他扭頭看著自己的妹妹,驚聲的道:“你是怎么認識這位大牛的!”
    白云飄卻是興奮不已,她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鄭鳴的身影,在小丫頭的心中,一直懷揣著一個甜蜜的夢想,那就是自己心愛的男人,一定得是橫掃天下的無敵人物。
    萬馬叢中,取得神侯首級!
    現在,鄭鳴雖然沒有誅殺神侯,但是他的行為,卻和誅殺神侯,沒有任何的區別,千軍萬馬的鎮海軍,被鄭鳴兩個沖鋒,打的潰不成軍。
    白云京問話的時候,聲音都沒有壓制,所以引得無數人看向了白云飄,他們同樣希望知道,這個牛人的來歷。
    “我……我當時過銳金山的關隘,怕家里的人追來,就追上認了牛大哥,讓牛大哥帶我過關。”白云飄不好意思的道:“爹爹說紅臉的漢子,值得人相信。”
    白云京一陣無語,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妹妹竟然是這樣,認識了這個牛人的。
    雖然牛頂天以往名不經傳,但是他相信,此戰之后,牛頂天一定會威震乾坤!
    巨蟒在鄭鳴的手中,化成了碎粉,這并不是鄭鳴故意的,而是那些催動法力組成巨蟒的鎮海軍士兵已經崩潰,所以這巨蟒沒有了支撐,也開始崩碎。
    收了大手的鄭鳴,一揮手中的北海寒心戟,冷然的問道:“爾等降還是不降?”
    一個人,問百萬人是不是投降,這種事情,發生在一般人的身上,會讓人覺得有些詭異。
    但是此時,所有看到這一切的武者,都覺得這太正常了,橫槍立馬的鄭鳴,擁有這樣的權力。
    獨眼將軍怒聲大吼,但是他卻是不敢說出再戰的話語來,至于其他人,更是默然無言,最終,還是那年歲比較長的將軍,冷聲的說道:“我們退。”
    “牛頂天,侯爺是不會和你善罷甘休的。”
    說完這句話,那年長的將軍揮動自己手中的戰旗,想要匯聚自己的士兵好離去。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不覺得自己想的太天真了么?”怒喝一聲的鄭鳴,再次揮動手中的巨戟,朝著鎮海軍的士兵直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