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5 八部鎮海

  
    和鷹揚公子出手,大道鎮壓四方不同,鄭鳴此時的出手,只有一拳,其他的卻是波瀾不驚,什么都沒有。
    “用拳頭硬憾劍輪,難道這家伙以為自己是魔主不成!”有少年英杰不屑的說道。
    “噓,不要亂提魔主的名字,要不然,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啊,可是他這么猖狂,簡直就是……”
    少年的話還沒說完,鄭鳴的拳頭,已經轟在了劍輪上,一個剎那,劍輪崩碎,而那拳頭,卻依舊留在虛空之中。
    在劍輪破碎的瞬間,鷹揚公子一口血吐了出來,這一刻,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神,好似被巨山撞了一下。
    “你究竟是誰?”鷹揚公子目視鄭鳴,眼眸之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可惜,鄭鳴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用拳頭,再次朝著他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直接轟在了鷹揚公子的身上,將他的身軀,直接在虛空之中打爆。
    鷹揚公子死了!
    燦爛的血,灑向四方,一道天命的光芒,從鷹揚公子的身上直沖而出,想要逃向虛空之中。
    可惜這道光雖快,但是鄭鳴的手掌更快,他無比準確的,直接將那天命的光芒,抓在了手中!
    鷹揚公子死了!
    看著漫天的血漬,符河圖目瞪口呆。他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鷹揚公子在他的眼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自己費盡心思巴結討好,以后說不定可以當成靠山的存在。
    可是現在,這位鷹揚公子,竟然被打死了。
    一拳,這個粗鄙的紅臉漢子,竟然一拳將鷹揚公子給打死了,他出手,好似沒有天地規則,也沒有達到法則,但是,就是如此簡單的一拳,硬是將鷹揚公子給打成了血雨。
    這不可能!但是鷹揚公子確實死了。
    白云京面對此情景,也是瞠目結舌。他心里疑惑,卻不敢貿然問出聲來,其他人,也是屏心靜氣,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眼前的情形。
    如果鷹揚公子將這個無名的家伙給殺了,他們一個個都想好了說的言語,比如什么罪有應得,比如罪該萬死,比如這家伙純粹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找死之類的話。
    但是現在死的是鷹揚公子,幾乎所有的人都凌亂了。
    那個叫心蕊的女子,也瞪大了眼睛,她壓制白云飄,除了不想讓白云飄牽涉進關于鷹揚公子的恩仇之中,更因為她還想看一看這個牛氣哄哄的家伙,究竟能夠擋住鷹揚公子幾招。
    卻沒有想到,鷹揚公子竟然給打死了。
    這……這好似自己成了那家伙的幫兇,要是自己能夠攔住的話,說不定鷹揚公子就死不了了。
    至于白云飄,此時眼睛里全是不敢相信,牛大哥喜歡吹牛,牛大哥沒有紅臉漢子的豪氣,牛大哥……
    在白云飄的眼中,牛大哥雖然牛氣沖天,但是她的感覺之中,這種牛氣,更多的是吹出來的。
    可是現在,這位牛大哥一出手,居然將這次聚會的貴客給搞死了,這……
    “天命還不錯!”鄭鳴說話間,將那抓在手中的天命,直接扔進了自己的紫黑色葫蘆之中。
    如果是平常,如果出現天命這種珍貴無比的東西,那絕對有不少人為之拼命,但是鄭鳴的出手,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失去了爭奪天命的想法。
    天命雖好,自己的命卻是更加的重要。
    “聒噪的蒼蠅總算沒了,你們不是舉行什么交換會嗎?可以繼續啊!”鄭鳴朝著在座的人一笑,一副禽獸無害的無辜模樣。
    交換會,最重要的客戶都被你給捏死了,還交換個毛啊!
    但是看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重新坐在蓮臺上的鄭鳴,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要離開,甚至沒有人說話。
    “咋的,你不想給我面子?”鄭鳴看向了符河圖。
    符河圖的腿在瘋狂的顫抖,如果鷹揚公子死的事情傳出去,恐怕自己難逃干系。但是,裝作什么都不曾發生,再想要繼續這個交換會,他還真是沒那個心思。
    “不敢,不敢啊!”說完這句話,賀絡圖顫巍巍的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件東西。
    “唔,這是庚金靈石,那個……那個是跟庚金靈珠一起出現的,價值不錯哈哈!”
    四周一陣沉寂,沒有人吭聲,也沒有人敢離開,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猜測著這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直接滅殺了鷹揚公子啊!
    雖然在三十六天柱之中,鷹揚公子的排名并不是太高,但是他畢竟是三十六天柱之一,而且在鷹揚公子的身后,還有兩個神侯家族。
    作為兩個神侯家族合力培養出來的繼承人,鷹揚公子的重要性可想而知,這兩家神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交流會進行了半個時辰,鄭鳴這才盡興而歸,他對于這狗屁交流會雖然沒有任何的興趣,但是這些家伙的態度,實在是讓他感到不爽。
    他可以不在乎這些螻蟻,可是當一只蟲子蹦跶出來,挑釁巨龍的尊嚴時,那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條。
    “你再給我說一遍那個人叫什么名字?”銳金山的主殿,穿著一身金色長袍,頭頂鼓鼓囊囊,猶如長了一個角的中年男子,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金衣龍王符天生,在銳金山的傳承之中,也算是一代雄主,這一次挖出金靈珠,雖然沒能讓他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卻也讓銳金山的地位,得到了一些提升。
    就在他待價而沽,匯聚四方英豪的時候,卻沒有想到,來到這里最尊貴的貴客鷹揚公子竟然被人一拳給打死了。
    他是見過這位鷹揚公子的,此人雖然年輕,卻已經接近了法身的修為,再加上天命讓他和天地無比的親近,就算是自己,也不見得擊敗此人。
    就是這么一個前途無量的人物,就因為一個小小的摩擦,竟然被直接一拳打死,這……這怎么可能呢?
    “牛頂天!”已經緩過勁來的符河圖,這一次說話的聲音,比剛才多了一些堅定。
    “諸位,大家誰聽說過這個名字?”大殿四周,坐著的都是銳金山各堂的堂主,只不過這些堂主們一個個也都眉頭緊鎖。
    這次拍賣金靈珠,他們已經做好了不少準備,但是……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竟然發生如此大的變故。
    一個處理不好,說不定銳金山多年的基業,就會有滅頂之災。
    “姓牛的強者,八百神侯之中,只有巨力神侯一脈。”一個老者沉吟了剎那,輕聲的說道。
    “但是自從最后一任巨力神侯死亡之后,巨力神侯家傳的血脈就已經稀薄的難以溝通天上的巨力星辰,要說他們敢于誅殺鷹揚公子,這不應該啊!”
    那符河圖突然道:“對了,我想起來了,那人還說,他和神皇陛下是親戚!”
    紫雀神皇,在這片天地之中,乃是最強的存在。而他的親戚,同樣是這片天地之中最多的。
    鄭鳴開始的時候說是紫雀神皇的親戚,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鄭鳴在吹牛,但是此時,銳金山的武者,卻根據這個線索,又琢磨了一個時辰。
    可惜,他們依舊想不起來,天下什么時候出了一個叫牛頂天的強者。
    “對了,那牛頂天還說他是姬空幼堂主的老相好。”符河圖在眾人都感到頭疼的時候,如夢初醒的提醒道。
    姬空幼堂主五個字,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個中年人。這中年人相貌清瘦,雖然修為不高,卻有一種出塵的氣質。
    他正是姬空幼所執掌的空金堂的副堂主。
    “胡說八道,姬空幼堂主一向潔身自好,哪里有什么老相好!”男子冷哼一聲,朝著符河圖喝斥道。
    符河圖雖然身份不凡,卻又不愿意得罪這男子,他委屈的道:“是那家伙說的,我也……”
    “好了,這件事情,無論如何,咱們都不能參與進去,將事情稟告鎮海神侯府就算盡到咱們的義務了,記住,兩邊誰都不要得罪。”符天生一揮衣袖,制止了雙方的爭執。
    他這個決定,看上去很明智,但是實際上在場的人都知道,能不能平安度過這一關,不在于他們的實力,最重要的是,那鎮海神侯府是否追究!
    “咚咚咚!”
    鼓聲如雷霆,劃破天地乾坤。隨著這磅礴的鼓聲,無數人都覺得自己的心神,在這轟鳴的鼓聲中不斷的顫抖。
    守護著銳金山的巡查弟子,第一時間騰空凝望,他們看到的,是遮天蔽日的戰旗,是可以映照天地的甲胄,是無窮無盡的殺意。
    “八部鎮海軍,是鎮海神侯府的八部鎮海軍!”有弟子在看清楚旗號之后,有些絕望的哀嚎道。
    每一座強大的神侯府,都有一支屬于自己的軍隊,這支軍隊雖然受神皇調遣,但是這支軍隊,實際上卻是這一座神侯府自己的私人武力。
    只是很多時候,神侯府的名號,已經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所以出動軍隊的事情,很少出現。
    現在,鷹揚公子的死,徹底激怒了鎮海神侯,他雖然沒有親身而來,但是強大的八部鎮海軍,卻已經將整個銳金山的四周,統統的包圍。
    “殺殺殺!”
    咆哮的喊殺聲,在巨鼓之下瘋狂的顫抖,在這一聲聲的喊殺聲下,遮天蔽日的八部鎮海軍,已經將整個城包裹的水泄不通。
    “傳鎮海神侯令,反抗者,殺無赦!”冷厲的聲音之中,一個高大的身影,猶如魔神,聲震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