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4 一言不合就開打


    “此樹最少有三千年的樹齡,難得的是,它不但隱含著巨大的庚金之氣,更將青木之氣和庚金之氣結合在了一起,讓它的品質大增。??
    如果鷹揚沒有看錯的話,只要將此樹雕刻成劍,并不需要銘文,就是一柄絕世的好劍。”
    說話間,鷹揚公子就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沒有吭聲,卻朝著那銳金山的少主看了一眼。
    作為一個聰明人,銳金山的少主自然明白鷹揚公子的意思,他哈哈一笑道:“公子高見,來人,將這庚金靈樹送給那位……那位牛先生。”
    “恐怕牛先生還沒有見過如此珍貴的東西,也讓牛先生開一開眼界。”
    坐在鄭鳴身邊的白云飄,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鄭鳴是她領來的,更是她的朋友,銳金山少主這句話,簡直就是不給他面子。
    而白云京這一刻,臉色同樣不好看,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銳金山少主,剛要說話,卻被身邊一個年輕人重重的摁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牛先生,請看!”手托著庚金靈樹的,自然是銳金山上聰慧的下屬,自家少主的態度,他早已心領神會,就是想羞辱這個井底之蛙一番。
    雖然無冤無仇,但是對于渴望能夠得到自家少主重視的人來說,此時,他心里唯一所想,就是把自家少主的安排完成得妥妥的!
    受這個動機驅使,那人很夸張的,將庚金靈樹放近在鄭鳴的眼前,生恐鄭鳴看不清楚。
    “哈哈,這么一棵垃圾樹,居然被你們當成寶物,真是孤陋寡聞,沒見過世面哪!”鄭鳴雖然不想暴漏身份,卻也不想受這份窩囊氣。
    更何況有**玄功在身的他,現在還有一種想要找人揍上一頓的沖動。別說什么銳金山的少主了,就算那個什么金衣龍王,鄭鳴也沒有放在心上。
    一伸手,直接抓住那庚金靈樹,鄭鳴**玄功運轉,直接將那靈樹之中的庚金之氣,全部吸納到了手內。
    這吸納的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在場的人,根本就沒有看到鄭鳴的功法運轉。
    沒有了庚金之氣,這庚金靈樹就變成了一棵病怏怏的,好似隨時都要死的枯樹。
    “我一直都覺得,只要我們這些粗人,才沒有見過世面,沒想到,還有人竟然拿著垃圾當寶物,今天真是開了眼了!”鄭鳴松開那庚金靈樹,笑呵呵的道。
    剛剛庚金靈樹出現的時候,雖然不能說瑞彩千條,卻也稱得上靈氣透頂,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寶物。
    現在這種寶物,竟然變成了一棵看上去已經要死的破樹,這讓很多人都覺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鷹揚公子緊緊的盯著那棵樹,他希望從這棵樹上,找出一些鄭鳴做手腳的地方,但是很可惜,那棵樹依舊是那棵樹,只不過是快要死了。
    自己剛才對于這棵樹的評價,可是舉世難得,但是現在,這棵樹,顯然和自己的判定格格不入。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庚金靈樹乃是我銳金山長老鑒定過的,現在怎么變成了這樣!”銳金山的少主,也淡定不下來,有些狂的朝著鄭鳴喊道。
    鄭鳴看著這位銳金山的少主,冷冷的道:“你不是剛才在這坐著嗎?我做了什么你沒看見?”
    “莫非你想訛詐我,讓我還給你一個庚金靈樹不成?我告訴你,我可是紫雀神皇的親戚!”
    看這個家伙竟敢自稱是紫雀神皇的親戚,白云飄忍不住跺了一下腳,但是此時她的心情,卻是非常不錯。
    這個銳金山的少主,竟敢惹牛大哥,真是反了他了。
    “來人,把他給我拿下!”銳金山的少主氣急敗壞之下,朝著身后一揮手。
    “符河圖,你敢對我碧水神侯府的貴客無禮!”白云京猛的從座位上站起身來,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的說道。
    雖然白云京不喜歡鄭鳴,但是鄭鳴畢竟是白云飄的朋友,如果被這般壓下去,那他們碧水神侯府的顏面,也就丟盡了。
    符河圖是銳金山的少主,雖然銳金山也是一方勢力,但是和碧水神侯府相比,卻差了不少。
    就算給符河圖八個膽子,他也不敢和碧水神侯府作對,無奈這庚金靈樹對于他而言,同樣是不能丟棄的東西,就在他為難之際,就聽鷹揚公子淡淡的道:“白兄,莫急莫急,符兄只不過是調查一下而已。”
    “正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既然這位姓牛的朋友沒做什么虧心事,又何懼之有?”
    和妹妹相比,白云京雖然外表粗豪,內心卻是極其細膩,眼前這副場景,如果他執意拒絕的話,那肯定就把鷹揚公子給得罪了!
    白家作為一方神侯,雖然除了幾個高高在上的神禁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的之外,其他的人,就不存在不能得罪一說。
    但是,為了一個來歷不明之人,得罪鷹揚公子這種三十六天柱中人,實在是不值得。
    鷹揚公子看著白玉京不再說話,就朝著符河圖點了一下頭,符河圖一揮手,那些武者就朝著鄭鳴直沖了過去。
    “我看你們誰敢!”白云飄就好似一頭小老虎,猛的蹦起來,可是就在她騰空而起的時候,那叫心蕊的女子,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身邊。
    “云飄妹妹切莫亂動,我可以給你保證,他不會有什么事的。”心蕊的話柔和無比,但是她手臂上,卻蘊含著大道之力,讓白云飄想要反抗都做不到。
    也就在這一刻,十幾個銳金山的武者,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近前,這些銳金山的武者中,三個領頭的都是化蓮境的高手,至于剩下的,也都是躍凡五境以上的人物。
    他們也不和鄭鳴廢話,二話不說就朝著鄭鳴出手,甚至有人催動法印,凝結成一個大手,朝著鄭鳴重重的拍下。
    面對這種攻擊,鄭鳴根本就沒有還手,他整個人隨著那些攻擊者直接沖了過去。
    “砰砰砰!”
    隨著十幾聲巨響,所有攻擊鄭鳴的人,全都給鄭鳴撞飛了出去,好似一癱爛泥般的躺在地上,連站都站不起來。
    符河圖的臉色一變,這些人雖不是他們銳金山的頂尖高手,但也不是弱者,鄭鳴連手都沒有動,竟然直接撞飛了這些人,這也太他娘的恐怖了!
    這一刻,他暗自后悔,不該插手到此人和鷹揚公子的糾紛之中。就在他心中猶豫之時,鄭鳴已經快的來到他的近前,朝著他伸手就是一抓。
    作為銳金山的少主,符河圖有著化蓮巔峰的修為,可是面對著簡單的一抓,他居然覺得自己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而就在他想要聚集全身的力量對鄭鳴的攻擊進行反擊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被鄭鳴抓在了手中。
    “啪啪啪!”三個耳光,重重的扇在了符河圖的身上,然后鄭鳴直接一腳,將他給踢飛了出去。
    從開始動手,到銳金山的大部分人都倒在地上,鄭鳴只是用了十個彈指的時間。
    無論是鷹揚公子還是白云京,全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得目瞪口呆。本來,他們以為這家伙就是一個粗鄙的草莽人物,卻沒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的強橫。
    白云京正在猜測鄭鳴來歷的時候,鄭鳴已經跨步朝著鷹揚公子走了過去。
    “閣下想要干什么?”鷹揚公子說話間,手指快的掐動,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劍輪。
    這劍輪一共由三十六柄長劍匯聚而成,出現在虛空之中,有一種鎮壓諸天的味道。
    “是斬空劍輪!”有人在看到劍輪出現的瞬間,驚呼一聲道。
    白玉京等天才人物,一個個凝眸看著那斬空劍輪,知道是鷹揚公子家的祖傳絕學,只有修到生神境,才能夠將劍輪凝結成為實體。
    “干什么,自然是揍你小子!”鄭鳴哈哈一笑,直接上前。
    雖然鷹揚公子在看到鄭鳴出手之后,對于鄭鳴所化的紅衣大漢生出了幾分忌憚,但是鄭鳴如此粗鄙的話,還是讓他憤怒不已。
    他知道,只要自己有絲毫的退卻,那么以后自己的名聲,就要葬送了。
    “死!”一聲怒喝之中,那劍輪從鷹揚公子的身后飛出,一個剎那,滾滾劍光照耀天地四方。
    劍光之下,天地變色,四周諸天,更被這劍輪所鎮壓。
    “不愧是天命所歸的人物,鷹揚公子所施展的斬空劍輪,絕對是一般人施展的十倍。”有人看著那斬空劍輪,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敬畏。
    白云京不吭聲,但是他的眼睛之中的不甘心,卻把他的心情暴漏無遺。
    白云飄看到那鎮壓而下的劍輪,忍不住要沖上去,她知道這劍輪的厲害,所以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鄭鳴死在這劍輪之下。
    “你的朋友雖然修為不錯,但是他不該太得罪鷹揚公子,看在你們碧水神侯府的份上,我覺得鷹揚公子也不會趕盡殺絕。”心蕊雖然輕聲相勸,但是壓制白云飄的力量,卻一下子提升了一倍。
    鄭鳴沒有動,那帶動著一絲絲大道規則的劍輪,他好似沒有看到一般。當然,他這種神情,在參加聚會的少年們眼中,是被劍輪驚呆的模樣。
    就在劍輪要落下的瞬間,鄭鳴動了,他動的是他的拳頭。這一刻,鄭鳴朝著劍輪轟出了一拳。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