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2 紅臉漢子

  隨著錦衣男子的大叫,數十名手持金色長槍的武者,直沖了過來,他們的修為雖然都只有躍凡五境,但是一個個配合默契,爆發著讓人恐懼的氣息。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鄭鳴。
    也就在他們準備攻擊的時候,一陣天馬的咆哮聲,從虛空之中傳來,隨著這咆哮聲,一個翠綠衣服的小丫頭直接沖了下來道:“牛大哥,你這牛跑的不慢啊,竟然比我們還要早到。”
    十幾個準備進攻的武者,看到小丫頭從天馬拉動的戰車上下來,一個個遲疑了起來。
    就是那挨打的漢子,臉色也是一變。
    “飄飄,你這丫頭這幾天跑哪里去了,知道老祖宗多著急嗎?這一次回到家,有你好看。”
    說話的是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他快速的沖到小丫頭近前,半是責怪,半是擔憂的說道。
    “哥哥您真煩,誰讓你說好帶我,又不帶我出來。”白云飄嘟囔著嘴埋怨了一句,目光再次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道:“牛大哥,正好,咱們一起進城,我大哥他們已經安排好了住所,省得你麻煩。”
    虎背熊腰的男子,用一種審視犯人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鄭鳴,那模樣,好似要從鄭鳴的臉上,看到鄭鳴的前世今生。
    此時的鄭鳴,可是紅臉膛的大漢,通過八九玄功的變化,他可是手臂上能夠跑馬的粗豪漢子。
    “花妹妹謝謝你,只是我已經和人約好,哈哈,就算了吧!”鄭鳴朝著白云飄一擺手道。
    花妹子這句話,讓那虎背熊腰的漢子臉色大變,他那摸樣,就好似自己家的地,被牲口給踩了一般。
    “你說啥?”虎背熊腰漢子怒視鄭鳴,眼眸中充斥著怒火。
    鄭鳴從此人的眼中看到了危險,他感覺白云飄是一個能夠結交的朋友,自然不會和為難著漢子。
    “啊,難道小妹子她不姓花嗎?”
    白云飄的臉頓時黑了下來,她自然知道鄭鳴話語的意思,而現在鄭鳴一副忠厚的模樣,更是讓她感到父親的話,說的真是不對。
    紅臉的漢子,也有奸詐之人啊!
    “哈哈哈,我這妹妹喜歡開玩笑!”虎背熊腰的漢子大笑,他給鄭鳴了一個歉意的眼神到:“我叫白云京,要是再城中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盡管找我。”
    那叫做心蕊的女子,此時身邊已經簇擁著數十個年輕的英杰,她一邊從容應對著這些好似孔雀開屏一般的蒼蠅,一邊注意著鄭鳴這邊的動作。
    當聽到鄭鳴對白云京的反問時,她的腦袋之中,更加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人外表忠厚,內心奸詐,以后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
    “牛大哥,你不是來銳金山找人嗎?這位乃是銳金山少山主,有什么事情你問他就行?”白云飄輕輕的咬了咬牙,但是最終還是指著一個年輕人道。
    鄭鳴本來準備運轉神識,此時白云飄既然已經將人給他找出來,他也不客氣。
    “姬空幼現在在何處?”
    那年輕人對白云飄很巴結,鄭鳴的話雖然讓他很不舒服,但還是笑著道:“姬堂主已經閉關兩年,閣下莫非是姬堂主的朋友,如果有什么事情,盡管和我等說就是。”
    閉關兩年,怪不得自己父母的消息傳播出去的時候,姬空幼并沒有任何的動作。
    自己的心中,還一直疑惑,為什么姬空幼在得到自己父母消息的時候,會沒有任何的反應,原來是閉關了。
    一時間,鄭鳴的心情大好。
    “哈哈哈,原來是閉關了,我說她怎么不去找我呢!”鄭鳴大手一揮道:“啥時候能出關啊?”
    “姬堂主剛剛突破生神境,現在正在穩固境界,所以最近七天之內,是不容打攪的。”年輕人說道姬空幼突破生神境哦時候,眼眸中生出的是一絲的羨慕。
    “請問您是姬堂主的……”
    鄭鳴看著白云飄那充滿了關注的目光,心說還是斷了這小丫頭對自己的一點想法吧。
    “老相好,哈哈哈!”
    年輕人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姬空幼在他們銳金山上,一向都是潔身自好,現在這個人,竟然說是姬空幼的老相好。
    要不是看在這家伙是碧水神侯府有些關系,說不得就要將這個莽撞的家伙給抓起來。
    “他愛開玩笑,別跟他一般見識,前些時候,他還說自己是神皇陛下的親戚呢?”白云飄笑嘻嘻的,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說道。
    好吧,鄭鳴真的有點無語了,他和小丫頭說話的時候雖然有些豪邁,但是真的沒有說謊。
    “金蘭姐姐,你來一下!”白云飄朝著不遠處,一個穿著紫色公裝的少女招了招手,然后笑嘻嘻的道:“金蘭姐姐的姑姑,是神皇陛下的貴妃。”
    “人家才是真正的親戚,你呀,就不要再拿著不知道多少輩的親戚關系顯擺了。”
    那叫做金蘭的女子,明顯是一個愛笑的女子,在聽到白云飄說話的時候,也輕輕的笑起來。
    鄭鳴一陣的無語,他剛才的話,都是實話。而此時他坐下的大黑牛,則發出了哞哞的叫聲,對他這個主人吃癟的行為,表示很好笑。
    “牛大哥,既然你那個朋友正在閉關,你就不要打攪人家了,那個跟我們一起去住吧,你是我的朋友,我義薄云天,怎么也不能讓你睡大街不是。”
    白云飄說話間,拉住鄭鳴的手就走。而幾個正在和那叫做心蕊女子熱聊的年輕人,這一刻都忍不住看了過來。
    “這樣一個粗人,竟然也要和我們住在一起,實在是……”一個年輕人聲音并不是太低,他雖然沒有說是什么,但是那厭惡之色,卻無比的明顯。
    白云飄一下子就蹦起來,在她的心中,牛大哥雖然有點喜歡吹牛,但是卻是不能讓其他人說牛大哥的壞話。
    “狗咬人一口,你還咬它一口不成。”鄭鳴一把拉住白云飄,輕飄飄的道。
    白云飄噗嗤笑了起來,雖然只是一個小丫頭,但是此時一笑,卻給人一種眉眼如星的感覺。
    那年輕人同樣聽到了鄭鳴的話,他怒氣勃發,但同樣被身后的人給拉住了。
    作為神侯家的貴胄,這些年輕人住的地方很是不凡,不但單門獨院,而且靈氣濃厚。
    鄭鳴也算是沾了白云飄的光,被安排到了一個單獨的院落之中,不過這院落不論是位置,還是其他,都比白云飄等人所住的地方差了不少。
    不過對于這些,鄭鳴并不在意,就算是那剛才譏諷他的年輕人,鄭鳴都沒有怎么放在心上。
    不是他的心胸提升了不少,實在是他覺得,自己現在和那些涉世未深,一個個好似長在蜜罐之中的年輕人計較,實在是有失身份。
    他是什么人,那些人在他的面前,都好似一個個螻蟻,誰見過有人和螻蟻一般見識。
    “牛大哥,我帶你去長長見識,那個我給你說,你吹牛的毛病,一定要改改,等一下光看就行了,別說話。”偷偷摸摸的白云飄,低聲的在鄭鳴耳邊說道。
    品寶會,鄭鳴真的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現在也不是修煉的時候,再加上漸漸的,鄭鳴也開始接受白云飄這個帶著小小精靈古怪的朋友,所以就沒有拒絕。
    “好了,我到那里不說話。”鄭鳴點頭道。
    白云飄滿意的點頭,她再次輕聲的道:“牛大哥我給你說,這一次有好吃的。”
    “三脈魚你知道嗎?天下奇珍之一,這一次心蕊姐姐帶了一條,說是請咱們一起吃。”
    就好似一個偷吃的小胖貓,白云飄狡猾的道:“到時候,我第一個過去搶,給你搶一塊魚頭肉,嗚,咱們兩個將兩個魚眼給搶了,能增加十年修為的呢?”
    三脈魚是什么,鄭鳴沒有聽說過,但是小丫頭的話,卻讓鄭鳴心中一陣陣的溫馨。
    他點頭道:“好好好,咱們就吃魚頭。”
    “牛大哥,不是我說你,你怎么身上還用香露,那是該女孩子用的,你……你應該豪邁的充滿汗臭的味道。”白云飄說到這里,臉突然變得紅彤彤的:“那個咱們兩個是兄弟的話,你就將那香露給我。”
    “香露……”鄭鳴聽到這個詞語,就愣了一下,他怎么可能用那東西,作為一個純爺們,根本就不可能用香露。
    不過隨即,鄭鳴就反映了過來,自己的身上,只所以有那種所謂的香露的味道,完全都是因為自己修煉八九玄功,達到了肉身成圣的地步。
    “我那不是香露,我那是高深的功法。”鄭鳴一定要糾正這個錯誤。
    “牛大哥,你這毛病要改一改,不能咱姓牛,你就喜歡吹牛,修煉功法還能夠修煉出香味,你以為你是拈花神宮啊!”白云飄擺了擺手,一臉你騙不了我的模樣。
    “我和拈花神宮……”
    還沒有等鄭鳴的話說完,白云飄已經再次道:“好好好,我知道,你和拈花神宮的……有一點不清白的關系,這種話,你跟我說一下可以,千萬不要出去說,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巴結拈花神宮找不到門路。”
    “你要是胡說八道,說不定就要被人當成禮物,送給拈花神宮呢?”
    “哎呀,時間不早了,咱們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