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 被警告了

  “牛大哥,你答應人家要帶人家去見識一下金靈珠,你可是了不起的好漢,怎么能說話不算數呢?”白云飄再次抓住了鄭鳴的衣衫,好似恨不得將自己墜在鄭鳴的身上。
    這丫頭,還真的和牛皮糖一樣。鄭鳴雖然有一百個辦法將這小丫頭趕開,但是和小丫頭相處的這半路,覺得小丫頭這人還不錯,所以他不想用強。
    “這位牛兄,既然咱們同路,不如同行吧,到了銳金山再分開就行。”那叫做心蕊的女子淡淡的說道。
    “心蕊姐姐你真好,嗚嗚,下一次哥哥再追求你的時候,我一定替你擋著!”白云飄再次抱住綠衣女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討好的說道。
    “你呀你,竟然出賣你哥哥,看他知道了不打你。”叫做心蕊的女子一邊和白云飄說話,一邊用手指重重的點了一下白云飄的額頭。
    而就在此時,鄭鳴的耳中,卻傳來了綠衣女子的聲音:“閣下,飄飄是一個單純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夠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對這丫頭心存什么非分之想。”
    自己竟然被警告了,鄭鳴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他對于這調皮的丫頭,怎么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過對于這個叫心蕊女子愛護白云飄的態度,鄭鳴心里還是有一些欣賞的,雖然她的話,并不讓人喜歡。
    “這種小丫頭,我還沒興趣,要說打主意,我也只能打你的主意!”鄭鳴用的同樣是傳音的辦法,一臉無辜的把這句話傳到了那女子耳中。
    那猶如弱柳從風的女子,臉色絲毫沒有變,但是牙齒卻已經有點咯咯響的味道。
    “你若是有這本事,盡管過來。”
    戰車呼嘯,比鄭鳴自己趕路,實在是快多了,只是鄭鳴并沒有坐在后面寬闊舒適的戰車中間,而是和那個陰沉沉的,一鞭子打在自己臉上的老者一起坐在車子的前沿。
    戰車踏空,穩固無比,也就是一個轉眼,就走了上百里的路程。
    “心蕊姐姐,怎么通往銳金山的路上,還有人把守,銳金山的人,不是希望參加拍賣的人越多越好么?”
    “牛大哥,我心蕊姐姐,可是周邊五地的第一美人,怎么樣,是不是流口水啊!”
    白云飄嘰嘰喳喳,只是一會兒功夫,就說了一大堆的話,讓鄭鳴有點無奈。
    這小丫頭,真是太喜歡說話了!嗚,跟著這么一個丫頭,倒也不錯,最起碼,路上不是太孤單。
    “一般般吧,都是別人對我動心!”鄭鳴這個牛頂天,牛氣哄哄的跟小丫頭侃了起來。
    “聽牛大哥這語氣,讓我覺得你好像真是紫雀神皇的親戚似的!”小丫頭毫不示弱的回了鄭鳴一句。
    “什么好像,本來就是。”已經化成了紅臉膛的鄭鳴,一副拍著胸脯的樣子。
    而那趕車的老者,不無鄙夷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暗道此人真是太能吹了 。
    就他,還紫雀神皇的親戚!
    “飄飄,說不定牛大哥真的是神皇的親戚,自從武帝定鼎以來,在整個紫雀神朝,親戚最多的就是神皇陛下,聽說整個神朝,足足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和神皇陛下沾親帶故。”
    綠衣女子心蕊,一本正經的說道。
    “哈哈哈,心蕊姐姐說得對,這么說來,我們家好似也是神皇家的親戚,畢竟我祖爺爺好似娶了一個公主!”白云飄笑嘻嘻的說道。
    鄭鳴此時正要說話,卻突然心中一動,他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喜色。
    就見他猛的從戰車上站起,朝著下方喝道:“孽障,多年不見,沒想到你竟跑到了此處。”
    伴隨著這喝聲,鄭鳴騰空而起,朝著下方沖了過去。
    白云飄和叫做心蕊的女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兩個人還是趕忙示意老者停止前進。
    “哞哞哞!”一頭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大黑牛,好似被鄭鳴的話給驚住了一般,發出了三聲怒吼,那猶如碗口大小的牛蹄子,更是不斷地踢地,一副再惹我就踢死你的模樣。
    鄭鳴看得出,這頭大黑牛在裝傻充愣,他淡淡一笑道:“孽障,從神宮那邊跑了,就不認我這個主人了嗎?”
    本來一副憤怒樣子的大黑牛,瞬間露出了睿智的目光,它那巨大的鼻子朝著鄭鳴嗅了嗅,好似感覺到了什么一般,而就在這時,鄭鳴也恢復了自己的模樣。
    “哞哞哞!”大黑牛再次叫了幾聲,不過這個時候,它的叫聲之中,已經滿是討好之意了。
    “牛大哥,這頭牛是你兄弟?”小丫頭快速的跑了過來,而她這個時候看到的,是鄭鳴已經運轉*玄功變幻過來的面容。
    看著一臉壞笑的小丫頭,鄭鳴嘿嘿一笑道:“可不是嘛,你叫他二哥就行了。”
    對鄭鳴的反擊,小丫頭哼了一聲,快步的跑到大黑牛的身邊,伸手摸了一下大黑牛的巨角道:“這家伙還挺不錯,很神駿啊!”
    大黑牛揚了揚頭,一副驕傲的模樣。
    而那叫心蕊的女子朝著大黑牛打量了兩眼之后,淡淡的道:“是有些靈性,可惜沒有太過強大的血脈,終究只是一個凡物而已。”
    四匹天馬,這個時候已經停留了下來,它們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大黑牛,一個個鼻孔朝天。
    鄭鳴自從收了這頭大黑牛之后,就覺得這家伙有點不一樣,現在在此地又看到了大黑牛,自然心中歡喜。
    他撫摸了一下大黑牛的背,直接跨坐上去道:“我正好找到坐騎,咱們就此分別!”
    說話間,鄭鳴朝著那大黑牛的背上重重一拍,大黑牛就化成一道黑線,朝著遠方跑去。
    “牛大哥,你等等我啊!”白云飄跳著腳大喊,但是大黑牛的速度很快,幾乎一眨眼,就跑出去了十多里。
    白云飄要追,卻被那叫心蕊的女子拉住道:“你和他,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還是相忘于江湖好。”
    “可是……可是牛大哥真的是一個好人。”白云飄糾結了好一會,才輕聲的說道。
    “傻妹子,這世上好人多了,并不一定適合你,如果你覺得他不錯,以后可以幫幫他。”
    跨坐在大黑牛黝黑的背上,等跑出幾十里路之后,鄭鳴這才道:“你是怎么跑到紫雀神朝的?”
    “哞哞哞 !”大黑牛仰天咆哮了幾聲,一副很憋屈的樣子,也就在這時,一股神念傳到了鄭鳴的心頭。
    “你說你走錯路了,不知道怎么就來到了這里。”這個理由真的很強大,但是鄭鳴已經不是當年的鄭鳴,怎么會相信大黑牛這明顯不是太真的話。
    “你現在要是告訴我你的來歷,我可以既往不咎,要不然就給你好看。”鄭鳴聲音雖然輕,但是他身上的*玄功,在這一刻卻運轉了起來。
    也就在這一個剎那,鄭鳴整個人,已經猶如一座巨山那么沉。
    但是大黑牛的步伐,依舊穩健,就好似他托著的,就是沒有任何變化的鄭鳴。
    “我已經落魄到這個地步,你又何必逼我,若是你不肯信任我,可以從此不相見。”一個醇厚的聲音,這一刻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鄭鳴伸出手,在大黑牛的頭頂重重的拍了一下道:“你要是早這么說,我又何至于如此坦誠,老子何至于要對你動手。”
    說話間,鄭鳴就收了*玄功,而那大黑牛雖然奔跑的速度依舊沒有變,但是在鄭鳴收回自己身上力量的剎那,它身上還是冒出了不少紫色的汗。
    “一百年不見,你這個小家伙,比以前強大太多了。”大黑牛真心的感慨道。
    “你在這一代活動,有沒有見過姬空幼?”鄭鳴重見故牛,心情大好的問道。
    “我也剛過來,聽說出了金靈珠,準備拿走,省的讓它落入庸俗人之手,暴殄天物!”大黑牛的聲音依舊醇厚,它的體型,更給人一種老實的感覺。
    但是它的話,卻讓鄭鳴眩暈不已,這頭牛跑到這里來,竟然是想要偷東西。
    “金靈珠有那么好嗎?”鄭鳴對什么金靈珠,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他現在乃是主宰一方的魔主,什么樣的東西沒有見過。
    “一顆金靈珠自然不怎么樣,但是要搜集齊五行靈珠,卻是能夠煉制一種不錯的銘寶。”大黑牛繼續答道:“我可以給你當坐騎,但是這金靈珠你可不能跟我搶。”
    “好吧,是你的了。”鄭鳴催牛,繼續前進。
    銳金山是一座大山,但是銳金山同樣是一方勢力,這個勢力所處的地方,是銳金山上的一座城池。
    城池和鎮魔城自然是沒有辦法比,但是比之鄭鳴在大漢王朝的王城來,卻也并不遜色。在鄭鳴催牛來到這座通體都閃爍著淡淡金光的城池時,城門口已經站滿了人。
    這些人,衣著不凡,一個個貴氣沖天。
    “你……帶著你的牛,從東城門進城去,這里今天不允許其他人進入。”一個穿著淡金色長袍的男子,在看到鄭鳴催牛而來的瞬間,就直接嚷道。
    同時他還朝著自己身后的一個下屬道:“你給我問問李九他們是怎么把守的,怎么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過來,要是誤了公子的大事怎么辦?”
    鄭鳴對著金色長袍男子本來就沒有什么好感,此時他將自己直接歸納到阿貓阿狗之中,更是不爽。
    所以鄭鳴直接一揮巴掌,直接將那攔在他前方一丈外的金色長袍男子給打飛了出去。
    “你竟然敢在銳金山動手,來人啊,將他給我擒下,咱們好好地炮制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