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99 金靈珠

  “金靈珠是什么?”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好不好,我現在知道了,紅臉的人,也有壞人。嗚嗚,你再欺負我,我就回家告訴我奶奶,必須把你關幾天!”好像智商受到了侮辱的小丫頭,氣咻咻的沖鄭鳴嚷嚷道。
    對于小丫頭的嘰嘰喳喳,鄭鳴沒有說話,而是直接一揮手,一股壓力就壓在小丫頭的身上。
    雖然鄭鳴控制著壓力,不讓小丫頭摔倒,卻也讓她每走一步,都變得艱難無比。
    “快放了我,我不告訴我奶奶了!”
    “牛大哥,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找你當擋箭牌了,嗚嗚,快放了我吧。”
    “牛大爺,人家的腿實在受不了,嗚嗚,快把人家放下來吧,嗚嗚嗚,我知道錯了。”
    “牛大天王,我知道您是神皇的親戚了,神主的兄弟,您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吧!”
    吃了不少苦頭的小丫頭,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苦苦的哀求道。
    鄭鳴心里好笑,看這丫頭真有點受不了之后,這才收回了壓力道:“現在知道厲害了吧,趕緊將金靈珠的事情給我說說。”
    “金靈珠是金系至寶,不但能夠鍛煉成武器,如果有頂級銘文師篆刻銘文的話,還能夠成為最頂級的至寶。”
    小丫頭咬牙切齒的道:“牛大哥你這樣厲害,我覺得這金靈珠要是那在你的手中,一定特別帥。”
    “一顆破珠子,帥個屁!”說話間鄭鳴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拿出了一個紫黑色葫蘆道:“小丫頭,我這一個葫蘆,就能夠換來一大堆金靈珠。”
    這葫蘆之中的神禁雖然沒有凝聚,但是在鄭鳴的錘煉之中,卻也變得更加的圓潤。
    只是這種圓潤,落在小丫頭的眼中,和黑乎乎的破葫蘆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好寶貝,真是好寶貝,這種寶貝,牛大哥您還是好好自己放著把玩吧!”
    竟敢看不起自己的寶貝!這讓鄭鳴很是無語。不過,那小丫頭接著道:“那金靈珠從銳金山出土之后,銳金山的山主本來想要留著自己祭煉。”
    “但是這金靈珠出世的光芒實在是太亮了,他根本就掩藏不住,為了能夠保住他銳金山的基業,這家伙決定開一個靈珠會,將金靈珠給拍賣出去。”
    說道這里,小丫頭繃了繃嘴道:“本來說好的,這次靈珠會要帶我來,卻又不帶我,我自己又不是沒有腿,為什么不可以來。”
    “你對銳金山好像挺熟,那你告訴我,銳金山上,是不是有一個叫姬空幼的堂主?”鄭鳴此時的眼神,就好似兩盞明燈,照的小丫頭的臉蛋發疼。
    看鄭鳴一副急切的模樣,小丫頭突然有點呆了,這家伙長的模樣似乎并不是那么討厭……
    “我問你話呢!”鄭鳴根本就沒想到,此刻的小丫頭正在發花癡。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銳金山的山主,好似叫做什么金衣龍王,那個修為還行。”驚醒過來的小丫頭,趕緊回應道。
    金衣龍王,鄭鳴哪里有時間理會,也就是一個小實力的頭腦而已。讓鄭鳴覺得心里不爽的是,這小丫頭,竟然不知道姬空幼的消息。
    “你既然已經過關了,那咱們也該分道揚鑣了!”有些索然的鄭鳴,再沒有了逗弄這個小丫頭的心思,轉身就要離開。
    鄭鳴此時的模樣,有點蕭瑟,看在小丫頭的眼中,卻是分外有殺傷力。
    她只覺得,心頭像是有一頭小鹿一般亂撞,這個家伙讓她心跳加速。
    這個剛才還牛氣沖天的家伙,怎么會有這么憂郁的眼神呢?
    “你怎么可以這樣丟下人家,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要是有壞人,人家可怎么辦啊?反正你也是去銳金山,為什么不能帶著人家去看個熱鬧呢?”小丫頭說道這里,委屈得差點流下淚來。
    “大不了,人家就聽你的,叫牛阿花就是了。”
    鄭鳴看小姑娘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揮了揮手道:“好了,別裝了,就帶你跑一趟算了。”
    “牛大哥,您真叫牛頂天啊,嗚嗚,名字真的不錯啊!”
    “牛大哥,你問那個姬空幼,是不是女孩啊……?”
    兩人相陪著走了一段路之后,鄭鳴就后悔了,這小丫頭,簡直就是一個八卦女轉世,一路上嘮叨個不停。
    “你如果再多說一句,我就將你禁錮在山上,讓你對這空氣說一百天。”實在忍受不了這聒噪的鄭鳴,惡狠狠的說道。
    “什么嗎?不說就不說,兇什么!”白云飄撇了一下嘴,嘟囔了一句,然后又蹦蹦跳跳的跟在了鄭鳴的身邊。
    這丫頭,真是沒心沒肺。
    就在兩個人趕路之際,一陣呼嘯聲從后面瘋狂傳來,鄭鳴的神識,早就感應到了呼嘯聲,也知道從后面呼嘯而來的是什么。
    這是一輛騰空而來的戰車,它由四匹神駿的天馬拉動,走的不是路,而是虛空的道紋。
    按照這戰車的力量,無論如何,都不會和鄭鳴發生碰撞,但是催動戰車的人,在看到前面有人之后,卻沒有半點改變方向的意思。
    因為沒有姬空幼的消息,鄭鳴的心中本就不爽,這馬車竟然徑直朝著他碾壓過來,這更讓鄭鳴生氣。
    所以,他的拳頭一握,就準備揮拳。
    “哧溜溜!”
    就在離鄭鳴和小丫頭還有一丈遠的時候,那四匹天馬停了下來,一個聲音厲聲呵斥道:“走路沒長眼睛嗎?沒看到我們的車過來,不知道躲閃怎么著。”
    說話的,是一個面目陰森的老者,他的雙眸中,閃爍著陰森森的碧光。
    隨著他的話,那長長的鞭子,更是詭異的猶如一條蛟龍,朝著鄭鳴重重的抽了過來。
    鄭鳴還沒有動,站在鄭鳴身邊的白云飄,卻已經率先跳了出來,雖然在面對鄭鳴的時候,白云飄的這身功夫實在是差不少,但是對付老者,卻是沒有任何的困難。
    猶如白藕般的小手,輕輕的落在了那鞭子上,順勢一抖,那鞭子更是朝著老者重重的抽了過去。
    雖然小丫頭的修為并不高,但是她的手法,卻是充滿了精妙的味道。
    甚至可以說,從她的手法之中,能夠看出一絲絲的大道真意。
    這自然不是小丫頭已經領悟了法則之力,而是因為小丫頭修煉的武技,本身就隱含這種法則。
    “啪!”老者根本就沒有防備鞭子會回旋過來,剎那間被鞭子重重的打在了臉上。
    作為一個尊貴主人的仆役,老者本身就有大大的傲氣,此時被人一鞭子抽到臉上,更是怒不可遏。
    “飄飄,你這丫頭怎么跑這里來了!”一個柔和的聲音,從馬車上傳來,隨著這聲音,一個穿著碧綠色宮裝的美麗女子,輕飄飄的從戰車上飛落而下。
    女子身材高挑,整個人站在那里,就猶如一條隨風的弱柳,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心蕊姐姐!”白云飄看到那女子,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整個人都好似一個布袋熊,朝著女子直沖了過去。
    女子對于撲過來的白云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她任由白云飄抱住自己,等白云飄平靜下來,這才用手捏著白云飄嫩嫩的小臉,笑吟吟的道:“我聽說你小丫頭可是翹家了,嘖嘖,膽子真是不小,老奶奶都氣壞了,說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打你一頓,讓你長長記性。”
    “把你的屁股打開花!”
    女子這聲音說的很低,但是這種聲音,怎么能夠瞞得住鄭鳴的耳朵。雖然他人很鎮定,但還是忍不住朝著白云飄看去,心說將這個小丫頭的屁股給打開花,也不是不行。
    “人家只是想要看一下金靈珠是什么樣子,奶奶明明開始的時候已經答應我了,最后卻說話不算數,她們不答應我自己也能來。”白云飄絲毫不怕,反而理直氣壯的挺直了自己小小的胸膛,大聲的說道。
    “你呀,總是有理!”女子在白云飄的小臉上捏了一下,笑嘻嘻的道。也就在這個時候,她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女子的目光,充滿了戒備,她在打量了鄭鳴一番之后,這才朝著白云飄道:“飄飄,這位是誰?”
    “這位是牛大哥,這一路上,多虧牛大哥照顧我。”白云飄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小小的波動。
    女子聰慧的很,從白云飄那一絲的變化之中,就已經感到了白云飄對眼前這個粗壯的紅臉漢子,好似有那么一點點的不一樣。
    “這位牛兄,多謝你對我飄飄妹妹的照顧,這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說話間,女子一抖手,朝著鄭鳴扔過來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袋子。
    袋子很小,但是做工卻是非常的精致,鄭鳴從這袋子中,感應到了空間道紋的味道。
    這里面應該有一堆元道石,鄭鳴什么東西沒有見過,自然不會放在心上,他一抖手將那袋子扔過去道:“舉手之勞而已,小丫頭,再會了。”
    “牛大哥,您這是要去哪,你也要去銳金山,不如和我們一起走,咱們也好互相有個照應不是。”白云飄好似一下子膽大起來,拽住了鄭鳴的衣袖。
    鄭鳴擺了擺手道:“小丫頭,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先走了,以后再見。”
    說話間,鄭鳴輕輕一揮衣袖,就將小丫頭拉著自己的手給震開,轉身就要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