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998 銳金山

  
    銳金山,姬空幼!
    現如今自己名鎮天下,按說姬空幼應該聽到了自己的消息,但是姬空幼卻沒有半點消息傳來,這讓鄭鳴很是有點擔憂。
    這個魔女,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前些時候,鄭鳴雖然有心去尋找,無奈當時他目標太大,一旦離開魔戎州,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拿他當成目標。
    現在有了天下極速,有了八九玄功,一切都不是問題。
    傅玉清在臨走的時候,已經給鄭鳴標明了銳金山的方向,所以鄭鳴只是用了十天時間,就來到了銳金山地界。
    他的天下極速是快,一步九萬里,但是那是用來對敵的,如果用來趕路,走不了幾十步,就能讓鄭鳴自己給走崩潰了。
    銳金山四周的靈氣,比之四象山差的實在是太多了,可以說,這銳金山的靈氣幾近貧瘠。
    從這一點來看,銳金山實在是不怎么樣。
    鄭鳴此時的外貌,乃是用八九玄功變化的紅臉大漢,整個人給人一種虎背熊腰,威風凜凜的感覺。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就在鄭鳴走過一處路口的時候,幾十個武者擋在了前面,其中一個高個漢子,手指著鄭鳴厲聲質問道。
    這些武者,修為最高的,也就是躍凡五境,鄭鳴看這些人的打扮,應該是同一宗門的。
    “嗚,去辦點事。”鄭鳴淡淡的說道。
    那個頭最高的漢子在鄭鳴的身上仔細打量,可惜的是,他什么也看不出來。
    畢竟,八九玄功之下,鄭鳴給人的感覺,可是不一樣。
    “哎呀,大哥,你怎么來了!”一聲充滿了驚喜的聲音,從鄭鳴的身后傳來,隨著這聲音而來的,是一個翠綠色的身影,猶如乳燕投林般的朝著鄭鳴沖來。
    大哥?妹妹璇兒不在這里啊。
    正當鄭鳴狐疑不解的時候,一個十五六歲、大大的眼眸,給人一種古靈精怪的感覺的女孩兒跑了過來。
    莫名其妙的被人當成了大哥,鄭鳴有些無語,眼看那女子就要挨近自己,鄭鳴神念閃動,八九玄功自然在他的體外,形成了一層保護層。
    “大哥?我看是情哥吧!”那漢子見此情景,戲謔的調侃道。
    至于那女子,卻是翻了那漢子大大的一個白眼,那又驚又怒的神情,竟有些風情萬種。
    與此同時,在鄭鳴的耳中傳來了一句話:“幫我!不然我就將你假扮身份的事情說出來。”
    鄭鳴雖不能說天塌不驚,修養卻也比之一般人要強太多。
    假扮身份,鄭鳴此時是假扮身份,但是他可不是使用的什么普通的化妝術,而是使用的八九玄功。
    八九玄功,七十二變,就算神禁級別的人物,也分辨不出來的手段,居然被一個小丫頭給認出來了。
    這小丫頭是什么來歷?
    雖然鄭鳴在這里不怕暴漏身份,但是他也不愿意因為一個小丫頭而惹出什么大的事情。只是,這小丫頭那眼眸中的一絲得意,實在讓鄭鳴有些惱火。
    “啊哈,阿花,你是阿花,哥哥有段時間沒見過你了,真是想死我了!”說話間,鄭鳴伸出手,將那小丫頭重重的一抱,然后在那白嫩的小臉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小丫頭顯始料未及,這看似忠厚的紅臉漢子,竟會如此的……如此的可惡。
    而鄭鳴的動作,更讓她忘了,在鄭鳴抱過來的時候,她施展的可是高級的身法,但是這身法在鄭鳴的熊抱之下,卻是沒有起到一丁點作用。
    “你們兄妹相認,別在這里。”那高個漢子有點厭惡的擺了擺手道:“你們叫什么名字,要去哪里?”
    “俺叫牛頂天,這是俺妹妹牛阿花,你叫她牛大妞也行,哈哈,我們去銳金山,自然是要買一件兵器。”鄭鳴一拍自己的胸膛,牛氣哄哄的說道。
    那被鄭鳴摟在懷里的小女子,整個小臉都有一種崩潰的感覺,牛阿花,自己什么時候弄了個如此俗氣的名字?
    心中恨不得拿出刀子,給鄭鳴好好地捅上幾十刀,可是在鄭鳴的鐵臂下,她想要掙脫都掙不脫。
    “牛頂天,這名字牛氣,不過兄弟,我跟你說,買了兵器立即離開,哼哼,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高個漢子警告了一聲,然后朝著鄭鳴揮了揮手,讓鄭鳴從他們把守的路口過去,然后繼續攔住了另一個走過來的武者。
    鄭鳴帶著那小丫頭走過一個路口,還沒等鄭鳴開口,那小丫頭已經炸了:“你……你竟然敢占姑奶奶的便宜,還給姑奶奶起那么難聽的名字,我今天一定要讓你好看。”
    說話間,小丫頭的手中,就多出了一條青色的繩子,朝著鄭鳴落了下去。
    青色的繩子,帶著一絲規則之力。鄭鳴看著青色的繩子就要過來,輕輕的一抓,就抓在了手中。
    “正說缺少兵器,丫頭就給送來了,不錯。”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能夠空手接過我的天蛟索?”小丫頭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此時已經充滿了淚水。
    本來,按照小丫頭的想法,她只是想要借助鄭鳴糊弄過關,卻沒有想到,竟然被這個紅臉膛的仗義漢子給占了便宜。
    現在自己想要出口氣,竟然還被人給收了寶物。
    “哎呀妹妹,你這腦袋被驢給踢了吧,怎么一會清醒,一會糊涂呢,俺是你哥哥牛頂天,你是我妹妹牛阿花啊!”
    “不要叫我牛阿花!”小丫頭有些崩潰似的喊道。
    “你不叫牛阿花,莫非想叫花阿牛不成?”鄭鳴一臉的壞笑。
    小丫頭顯然意識到了不對,趕緊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道:“大哥,我知道錯了,嗚嗚,人家只是想要混到銳金山看個熱鬧,所以……所以才想借您的威風一用。”
    “嗚嗚,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我吧!”
    饒了這小丫頭,怎么可能,鄭鳴雖不是睚眥必報之人,卻也不是一個胸懷寬廣如海的好人。
    “饒了你,這怎么可能,我正缺少一個鋪床疊被的丫頭,你急慌慌的送上門來,這等好事,我怎么可以拒絕。”鄭鳴摸了一下頭,豪邁的道:“丫頭,我看好你啊!”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告訴你,要是我哥哥他們知道你這樣對我,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
    小丫頭又羞又氣,發紅的臉像個熟透了的紅蘋果。
    鄭鳴此時越發喜歡逗弄這小丫頭,胸脯一拍,神秘的問道:“知道我是誰嗎?”
    “告訴你,俺叫牛頂天,那個紫雀神皇知道嗎?和我是親戚,還有神主知道嗎?他見到俺,絕對要和俺稱兄道弟,對了,還有拈花神宮的李宮主……”
    “哎呀,怎么說呢,我們之間,還有一段不太純潔的事情。”
    鄭鳴最后一句話說完,自己差點笑起來,不太純潔的事情,雖然有很多解釋,但是……但是絕對容易讓人誤解啊。
    小丫頭簡直目瞪口呆。她真不知道此時自己究竟遇到了一個什么人。
    父親不是說過,紅臉的漢子,都是豪情干云,義薄云天的大英雄嗎?怎么好像不是這回事兒呢。
    嗚嗚,聽他吹牛的架勢,要是自己敢報上老爹的名字,說不定他就敢說自己是他女婿。
    “你……你怎么不說,你和魔主還是兄弟呢?”雖然這樣,但是小女孩還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啪!”鄭鳴的手掌,重重的落在了小丫頭的肩膀上,他豪邁無比的道:“哎呀,你這丫頭,咋就這么聰明呢,我還沒有說,你就已經知道了。”
    小丫頭看著眼前這個紅臉漢子,實在有些無語。
    “牛阿花,你這樣子是不是翹家了?”鄭鳴緩步前行,但是一股無形的勁力,卻將小丫頭給拉著跟他一起走。
    那模樣,嘖嘖,還真的有一點兄妹情深的味道。
    “我不叫牛阿花,我告訴你,我叫白云飄,八百神侯之中的碧水神侯的白!”小丫頭咬牙切齒,臉上卻帶著一絲狡黠。
    “白云飄,這個名字不好,那個你還是叫牛阿花吧!”鄭鳴笑瞇瞇的看著小丫頭,一本正經道。
    白云飄瘋了,她只不過想要蒙混過關,她只是想要找一個道具而已,怎么就遇到了這么一個人。
    父親說,有困難的時候,可以找紅臉漢子,因為這種人,往往都是義薄云天。
    義薄云天呢?他簡直比所有的白臉都要狡詐,嗚嗚,遇人不淑啊!
    “你聽清楚了沒有,是碧水神侯的白!”已經顧不得掩飾自己身份的小丫頭,再次重重的說道。
    鄭鳴輕輕一笑,悠悠然道:“碧水神侯姓白嗎?沒關系,過兩日我給我親戚說一聲,讓他們改姓牛!”
    小丫頭要爆了,她現在恨不得直接跳起來,將眼前這個紅臉漢子直接給打爆。
    牛頂天,你怎么不叫牛破天啊,吹牛破天的家伙。
    “吹牛吧你,你要是能讓碧水神侯一家改姓,我就跟你的姓!”一臉悲痛的小丫頭,無比痛恨的道。
    “嘻嘻,這個容易,不過丫頭,你現在就叫牛阿花了,那就是姓的我的姓,怎么不想承認了。”鄭鳴笑容依舊燦爛。
    小丫頭徹底懵了,這家伙太能胡說八道了!
    “你這丫頭,就算翹家,也要找個好地方,怎么跑到這牛不拉屎的地方來了。”鄭鳴逗弄了一番小丫頭,當下就奔向了主題。
    “哼,裝什么裝,我就不信你來這銳金山,不是為了那將要出土的金靈珠!”小丫頭氣憤的瞪了鄭鳴一眼,一副別拿這種話題和我說話的樣子。
    金靈珠?鄭鳴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這次是來找姬空幼的,哪有時間理會金靈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