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97 七十二變

  破法天眼,一切的一切,都是以**玄功為基礎的,沒有**玄功,就沒有肉身成圣,沒有**玄功,就沒有一切。
    隨著**玄功選定,一篇干澀,但是卻充滿了玄奧的經文,出現在鄭鳴的心頭。
    這篇經文,講的不是鍛煉元神,而是講究如何肉身成圣,將自己的**,修煉到最強大的程度。
    **玄功,功法成可成就祖巫之身,橫掃天地,舉世無雙。
    在楊戩英雄牌使用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無比的堅硬,而且在自己的神念之中,開始出現無數的念頭,隨著這些念頭,鄭鳴感到自己可以隨意變幻身體。
    一念之間,鄭鳴已經從人形,變成了一只飛舞的赤鳳;一念之間,鄭鳴更是變成了一只咆哮的巨猿。
    **玄功,七十二變!
    這些變化,鄭鳴沒有絲毫的生疏,他繼承了楊戩的**玄功,自然繼承楊戩對七十二變的感悟。
    封神之中楊戩的**玄功也只是修煉到普通仙人的地步,面對金仙級別的人物還差上不少。
    在將**玄功運轉之間,鄭鳴就感到自己的體內,擁有著磅礴無邊的力量,他覺得自己現在,可以拳破山岳,橫擊星辰。
    全部的**玄功,應該讓自己的力量,站在了參星境的巔峰。
    一個個念頭閃動,鄭鳴霍然朝著虛空跨出一步,這一步看似很慢,但是這一步跨出之后,鄭鳴已經出現在了九萬里之外。
    大鵬展翅九萬里,天下極速就是大鵬展翅的速度,所以這一步跨出,鄭鳴已經出現在了一片大海之間。
    一頭巨大的龍鯨,在鄭鳴出現的瞬間,騰空而起,那足足可以吞下一座百丈山峰的巨嘴,朝著鄭鳴籠罩而來。
    這龍鯨長有萬丈,它這一次吞噬的對象,同樣不是鄭鳴,而是一頭猶如山巒般的巨大蛤蟆。
    鄭鳴在這龍鯨的眼中,就是一只小小的蚊蟲,被自己在撲食之時殃及了池魚。
    龍鯨雖然不重視鄭鳴,但是鄭鳴可不希望自己被這龍鯨一口吞下去。所以,他在這龍鯨撲來的剎那,猛然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匯聚著此時鄭鳴肉身所有的力量。
    **玄功,力大無窮,拳頭揮動,無邊的力量,朝著那龍鯨轟然撞了過去。
    龍鯨乃是附近的妖主,對于武者的氣息,可以了如指掌,因為**玄功,他感應不到鄭鳴的氣息。
    但是現在,鄭鳴一拳轟出,它卻是感覺到了威脅,可是此時對于這龍鯨而言,就算它想要退后,卻也做不到了,只是簡單的一拳,那巨大的龍鯨,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漫天的血雨。
    巨大的蛤蟆,本來在和龍鯨爭斗,此時已是有所不支的它,正準備自己的拼死一搏。
    卻沒有想到,此時竟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然后一拳將那龍鯨化成了血雨。
    就在這滿臉驚駭的蛤蟆,想要向這位比自己還要兇悍的人魔表示自己的臣服時,那人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看著空蕩蕩的水面,蛤蟆心里唯一的念頭就是,莫非自己真的是天地所鐘,在自己危難時刻,派人來幫助自己渡過難關不成?
    鄭鳴可沒心思理會蛤蟆如何的想,他再一步踏出,就已經回到了自己閉關的法壇。
    天下極速,果然不錯,而楊戩的**玄功,更是厲害,如果能夠得到楊戩的通天武意,那就更加完美了。
    坐在法壇上,鄭鳴思索著這次基礎牌的情況,雖然有武王的英雄牌他不滿意,但是楊戩和金翅大鵬給他的技能,卻已經完全將這個缺陷給彌補了。
    嗚,還有一千金色的聲望值,不如趁著這個時候抽取一下。
    金色的聲望值抽取仙俠牌,絕對是抽一個一個準,但是鄭鳴怎么可能運用金色的聲望值抽取仙俠牌。
    可是抽封神牌,只有十分之一的機會,而洪荒牌,更不用說,百分之一的機會。
    第一次用金色的聲望值抽取,竟然抽到空牌,這實在是不好,可是抽取低等的英雄牌,鄭鳴又哪里舍得。
    沉吟之間,鄭鳴就決定抽取一下兵器法寶牌,雖然這種英雄牌之中,抽到沒有用的東西幾率更大,但是總比第一次抽取,什么都沒有抽到好。
    做出決定之后,鄭鳴直接抽取。當將自己選擇的一張英雄牌定在自己身前的時候,鄭鳴的心里揣著一絲小小的忐忑。
    如果這一次抽取到的,是青龍偃月刀的話,那真的是讓人牙疼不已的事情。
    英雄牌終究要翻開,鄭鳴一點點的將那英雄牌展開,就見里面出現的,是一條長型的兵器。
    兵器的桿,讓鄭鳴的心抽搐了一下,剛剛他已經祈禱,不要是兵器,卻沒有想到,出現的還是槍桿。
    他大爺的,到底是青龍偃月刀還是什么金鑚提瀘槍,鄭鳴此時已經沒有心思猜了,他直接將這英雄牌展開。
    不是青龍偃月刀,也不是丈八蛇矛槍,而是一桿戰戟。
    戰戟就戰戟吧,和青龍偃月刀還不是一樣,可是當鄭鳴的目光落在戰戟所在英雄牌的顏色時,戰戟的顏色,竟然是青色。
    仙俠牌的戰戟,也就是說這戰戟是法寶級別的。
    本來對戰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鄭鳴,這一刻快速的朝著戰戟看去,就見戰戟下方寫著三個字:北海寒心戟,十萬三千斤,冰封九萬里。
    這兩種技能,看的鄭鳴一陣搖頭。
    十萬三千斤的戰戟,對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難事,冰封九萬里的技能,倒也不算是壞東西。
    但是這一件東西,用的時間好像有點短,十五分鐘之后,這戰戟就沒有了。
    神念閃動之間,鄭鳴就直接點破了這桿戰戟,也就是一個剎那,北海寒心戟就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手持十萬三千斤的戰戟,鄭鳴并不覺得有什么沉重的,甚至他揮動了幾下這北海寒心戟,還覺得這戰戟大小對自己而言,很是適合。
    可惜,十五分鐘的時間。
    隨手將戰戟放在一邊,鄭鳴就開始琢磨英雄牌新出的技能,如果十萬聲望值抽取到的人,可以使用十五分鐘,這個能力,鄭鳴覺得很不錯。
    抽一兩張。
    為了試驗這個技能的能力,鄭鳴用紅色的聲望值開始抽取,也就是兩分鐘的功夫,鄭鳴就抽取了一張武將牌。
    哦,是黃忠!看到這個名字,鄭鳴連技能都沒有看,就直接催動了這張英雄牌。
    一個須發皆白的武將,在鄭鳴心神點破英雄牌的瞬間,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目光在看到鄭鳴的剎那,那黃忠就朝著鄭鳴抱拳道:“拜見主公!”
    看著猶如真人一般的黃忠,鄭鳴心里一陣翻江倒海,他現在想的,是出現太上道祖那樣的英雄牌時他們面對自己該是一個什么樣子。
    “黃將軍先站立一旁。”鄭鳴看著一副等待著自己命令模樣的黃忠,沉吟了一下,發出了自己的第一個命令。
    黃忠的英雄牌,半句話都沒有說,就站在了一邊,然后,他就這樣默默的等著,然后直到十五分鐘消失。
    十五分鐘過去了,黃忠已經消失了,鄭鳴正準備離開法壇的時候,卻發現那桿北海寒心戟,竟然還在地上擺著。
    不是十五分鐘自動消失嗎?怎么還在?
    就在鄭鳴疑惑的時候,一段字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原來是這張英雄牌是金色的聲望值抽取,所以鄭鳴可以得到英雄牌所有的技能,也就是說,這桿北海寒心戟,就是鄭鳴的。
    “尼瑪,這要是抽一個番天印該有多好!”
    鄭鳴晃動北海寒心戟,緩緩走出了法壇。法壇之外,太上主祭等人,一個個都站在一邊,看那模樣,已經恭候鄭鳴多時,在鄭鳴走出的時候,紛紛恭敬的跪在地上。
    “屬下恭賀魔主,威震四方!”在太上主祭的帶領下,喝聲震動天地乾坤!
    魔主勾魂于萬里之外!
    落月主祭和北天伯侯的死,讓鄭鳴這位魔主的名聲,威震四方,徹底和紫雀神皇等人并列。
    以往,因為鄭鳴離不開魔戎州,所以四方巨擘對他也就高看一眼,但是現在,一個個卻是膽戰心驚。
    若是哪天一不小心得罪了魔主,讓這個家伙一生氣,二話不說把自己的魂魄給勾走,那就太倒霉了。因此,幾乎在北宮神玉死的消息傳出之后,無數的朝貢隊伍就爭先恐后的步入了魔戎州。
    有派子侄過來的,有親自過來的,隨著這些隊伍的到來,整個魔戎州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太上主祭雖然是半步神禁的強者,但是哪里見過這等陣勢?他在喜滋滋的接見了三波朝貢的人之后,就滿心歡喜的去向魔戎的歷代祖師去告慰去了。
    至于其他人,同樣充滿了欣喜。魔戎族自從魔君死了之后,這一次算是徹底站起來了。
    鄭鳴對于魔戎族的事情,并不是太在意。他在將一切事情都扔給太上主祭之后,就帶著那些朝貢者送來的靈藥寶丹,去看鄭工玄夫妻。
    端陽英對于鄭鳴誅殺北宮神玉的事情,早已知曉,盡管對于這幾十代之前的仇怨,早已淡漠,但是這個結果仍然讓她欣慰。
    陪家人過了一個多月之后,鄭鳴再次宣布閉關,不過這次他閉關只是一個幌子,在宣布閉關之后,他就將自己閉關的洞府用兩儀微塵陣封死,然后離開了四象山。
    擁有金翅大鵬的天下極速,一步之間,就是九萬里,可以說鄭鳴逃命速度天下一流。
    更何況**玄功的變化,更讓鄭鳴戰意如潮。而他這一次之所以離開四象山,是因為他要去見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