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995 金色聲望值回來了


    像胖子和瘦子這般議論的人很多,他們大多數人,都在這一次的碰撞中,下了重注。???
    而各方的神侯,一個個都在默默的探聽著消息,畢竟,這是關系到他們生死存亡的大事。
    北宮神玉露面茵花樓,通宵暢飲!
    北天伯侯見利劍宮宮主,雙方談論劍道,劍光直照三萬里。
    北天伯侯和二十神侯暢飲,談天論地,大道隱現!
    北宮神玉……
    天機閣迅布著各種各樣的消息,不論日夜,只要有一點的動靜,都會第一時間讓眾多的人知道。
    而從這些消息之中,不少觸覺敏銳的人現,北宮神侯這些天,根本就沒有休息。
    北宮神侯除了修煉,就是論道,而他的身邊,更不時的出現精通各方面的大能者。
    雖然在所有人的眼中,北宮神侯這樣的反應,是無可厚非,但是卻也讓更多的人感到,那一位的可怕。
    第八日,天機閣內的消息再次傳出,只不過這一次的消息,卻讓不少人的心冷。
    “北宮神侯在昨夜的宴席上睡著了!”
    神侯強大,一如天上的明日,他們百年不休息,也不會有任何的不適,而北宮神侯居然莫名其妙的睡著了,而且還是在宴席上!
    這……這個消息傳出來的瞬間,不少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但是很快,就有人聯想到了落月主祭。
    一個月之前,落月主祭在過了第七日之后,就開始困頓,現在北宮神侯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清醒過來的北宮神玉,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亂糟糟的,很多事情明明感覺需要做,但是一時間,卻又想不起究竟是什么事情。
    不過和落月主祭的毫不在意相比,北宮神玉的身邊,卻有提醒他的人,更有主動拿落月主祭對比的人。
    “伯侯,你突然嗜睡,這不正常,按照我們從拈花神宮之中得到的消息,前些時候的落月主祭,在第七天之后表現出來的狀態就是非常的嗜睡!”
    北宮神玉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神色反而淡定了下來,他看著向他匯報的下屬,淡淡的問道:“接下來,是不是應該睡不醒了?”
    “是的,伯侯!”那下屬雖然心有恐懼,卻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
    北宮神玉緩緩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他的腦海之中,一瞬間閃過了很多的念頭,這些念頭各種各樣,讓他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就在他心中開始掂量,自己究竟要走哪一條路的時候,突然感到一種困頓。
    這是一種自心靈深處的困頓,在這種困頓干擾之下,北宮神玉糾就覺得自己一下子就要睡過去。
    困!
    這種感覺,已經離北宮神玉太過遙遠,可以說,自從他修成躍凡之后,就已經忘記了困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但是現在,這種感覺突然侵襲,才讓他現,自己究竟是何等的難受。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是北宮神玉心中瘋狂的吶喊,可是那遏制不住的困頓,讓他思考都變得困難。
    “向魔主求饒!”說完這幾個字的北宮神玉,好似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也就是一個剎那,北宮神玉就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北天伯侯府中,幾乎所有的神侯和一些通曉精神秘法的大能,都聚集了過來。
    只是這些人在探查了北宮神玉的情況之后,一個個不但束手無策,而且還感到深深的恐懼。
    紫雀神皇,拈花神宮的李慧卿等人作為神禁,殺人于翻手之間,讓他們畏懼。可是這種畏懼和殺人于無形之中的鄭鳴比起來,好像有不小的差距。
    相比起來,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了,鄭鳴的可怕。
    殺人于無形之中,讓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想一想,都是一種莫大的恐怖。
    紫雀神皇、神主等人的分身,在接到消息之后,一個個主動降臨,但是很可惜,他們同樣救不了北宮神玉。
    甚至按照神主的說法,此時的北宮神玉,已經走上了和落月主祭同樣的道路。
    說完這些,神主等人的分身都沒有在北天伯侯府過多逗留,就一個個閃身離去。
    北宮神侯府外,神主和李慧卿等三人都沒有離開,他們落在一座小山上,席地而坐。
    四周的大道規則,好似受到了什么影響,從遠處朝著這個小山看,小山好似并不存在一般。
    “看來,鄭鳴真的有手段,在遠處誅殺參星境。”說話的是神主,此時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深深的挫敗感。
    北宮神玉之所以敢于對抗鄭鳴,除了他自己不相信鄭鳴真的有這種能力之外,還因為他不舍得丟掉那端云震天后裔的肥肉。而和這一切相比,還有一個起到作用的,就是他神主做出的承諾。
    這個承諾,神主做的并不明顯,但是無論是北宮神玉還是北天伯侯府的人,都能夠感受到神主的誠意。
    李慧卿用素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絲,聲音中帶著一絲淡然的道:“對于鄭鳴的話,我從開始的時候,都是相信的,是你們不相信。”
    “現在好了,死了一個伯侯!”
    一方伯侯,也是站在天地最頂端的人之一,死了對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但是紫雀神皇則冷冰冰的道:“也就是一個參星境而已,死了也就死了。”
    神主看了紫雀神皇一樣,并沒有說話。北宮神玉雖然表面上是紫雀神朝的北天伯侯,但是實際上,卻是受著自己的控制。
    現在,北宮神玉死了,他損失不小。
    “北宮神玉是小事情,關鍵是我們以后對待鄭鳴的態度,要有一個改變了。”神主沉吟了剎那,幽幽的說道。
    李慧卿點了點頭,以往,雖然也將鄭鳴當成了可以和自己等人相對抗的人,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又隱隱約約的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就好似他們都是人,鄭鳴卻比他們少了一條腿一般。
    紫雀神皇和神主同時點頭,而在這種高度贊同之下,帶給三人的,卻是一陣沉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神主終于忍不住道:“不知道他這種咒殺的方式,對咱們有用嗎?”
    “按照鄭鳴的說法,他這種方式,對咱們沒有用處,咱們已經將悟透的規則凝結成為神禁,神識更是和大道緊密相聯,他咒殺不了咱們。”
    回答的是李慧卿,但是她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又不無擔憂的道:“鄭鳴話是這么說的,但是誰知道,他這話,到底是真還是假呢!”
    “也許他現在說的是真的,但是一旦他的修為達到參星,那就說不準了。”神主幽幽的說道。
    “那怎么辦?殺上四象山嗎?前些時候,咱們四人聯手,都殺不了他,現在再去,恐怕還是殺不了鄭鳴。”李慧卿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滿。
    紫雀神皇一直都沒有說話,好似在沉吟著什么,等李慧卿將話說完,他才扭過頭道:“咱們殺不了鄭鳴,是因為殺鄭鳴的時機不對。”
    “一個人最強的時候,也是他最弱的時候!”
    “鄭鳴溝通星辰,成就參星,那一刻他的修為,應該是他最頂峰的時候,但是一旦他第一次溝通星辰的時候,他就無法催動魔君的戰體。”
    “在那一刻,也是他最弱的時候。”
    神主和李慧卿都沒有立即開口,而是在等了半刻鐘之后,才同時抬起頭道:“只要神皇能夠算準這個時間,誅殺鄭鳴的事情,我參與一份。”
    “小妹自然是不會推辭。”李慧卿同樣看著紫雀神皇,幽幽的道:“機會難得,不能錯過!”
    一個伯侯府,那是高高在上,在很多人的眼中,就好似主宰一片天地的君王,一笑雨露,一怒雷生!
    可是作為四大伯侯府之中的北天伯侯府,卻在天機閣布賭訊的第十五日,宣布求饒。
    那鞭打了三百端云震天血脈的北宮神玉之子,被綁在了石柱上,重重的抽打了五百鞭子。
    這次如此興師動眾的抽打,自然是做給鄭鳴看的,雖然鄭鳴遠在天際,但是這一次的皮鞭抽打,卻是絲毫沒有作偽的意思,按照觀刑人的說法,半邊身子的肉,都給打飛了。
    而北天伯侯府的四大供奉,更是親自跑到魔戎州外,乞求鄭鳴能饒了北宮神玉。
    為了表達他們足夠的誠意,不惜給出了各種各樣的條件,比如十座元道石山,比如按照鄭鳴的要求,歸還所有的端云震天的后裔,再比如每一年北天伯侯府給魔戎州進貢多少等等。
    只是,他們百般努力的討好,最終等來的只有一句話:“回去收尸就行了!”
    鄭鳴是沒有心思對付北宮神玉這種人,但是北宮神玉挑釁自己,鄭鳴絕不放過。
    更何況,現在他的召魂**已經施展了一半。
    第二十一日,當鄭鳴最后催動那葫蘆對住草人的瞬間,北宮神玉最后的一魂二魄,就落入了鄭鳴的葫蘆之中。而北宮神玉,則氣絕而亡。
    誅殺北宮神玉,鄭鳴再次查看自己的金色聲望值,就見那代表著參星境的金色聲望值,飛回升,也就是一眨眼功夫,金色聲望值突破一千。
    聲望值列表,在這一刻,爆出耀眼的光芒,就見上面的內容,飛快的閃動。
    “金色聲望值突破一千,英雄牌系統再次升級,開放使用英雄本體功能,每一次抽取,各色聲望值十萬。”
    “使用時間,二十分鐘!”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