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94 再殺

  管它抽到什么,先抽一把再說!嗚,好似金色的聲望值達到一定數量,自己還可以得到基礎牌。????㈠
    就在鄭鳴心中狂喜的時候,他的心頭卻突然出現了一行文字,看到這行文字的鄭鳴,臉色就是一變。
    您的聲望值不夠!
    他大爺的,我的聲望值剛剛過千,你怎么能說不夠呢,真是豈有此理!
    心中念頭閃動,鄭鳴就準備和英雄牌的系統說一下理,但是當鄭鳴的目光落在英雄牌的系統上時,鄭鳴不得不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下去。
    九百七十五!
    一下子丟了二十四個聲望值,這……這是一個什么情況?在自己用上古勾魂術誅殺了落月主祭之后,怎么還有人敢挑釁自己,怎么還有人敢不畏懼自己!
    二十四個金色的聲望值,代表著二十四個巨擘已經不再對自己恐懼!
    九百六十三……九百三十二……八百九十九!
    這才一眨眼的功夫,竟然掉落了一百個金色的聲望值,按照這種度,想要金色聲望值變成一千不容易,但是讓金色的聲望值變成零,倒是極有可能。
    這其中,一定有人在搞鬼!心里萬分惱火的鄭鳴,一個念頭,就將呂胖子給直接挪移到了自己的身邊。
    魔君的戰體就在他的身邊,就算是不刻意,他也能夠調動戰體一半的力量。
    “主上,您……您找我?”呂胖子正在修煉,雖然他現在在鄭鳴的身邊很是受寵,但是越感到修煉重要的呂胖子在修為的提升方面,絲毫不敢放松,剛剛得到了一顆寶藥的他,修煉的正起勁,卻現來到了鄭鳴的洞府。
    “給我查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竟然有人……”接下來的話,鄭鳴又咽回去了。
    他聲望值的事情,是他最大的秘密,雖然呂胖子現在值得信任,但是這秘密還是自己一個人知道的好。
    呂胖子看著氣急敗壞的鄭鳴,心中也嚇了一跳。魔主大人雖然出手無情,但是這般憤怒的模樣,還真是第一次。
    呂胖子當下取出傳訊玉符,快的和鎮魔城的林鎮魔聯系了起來。雖然鎮魔城還是在紫雀神皇的麾下,但是林鎮魔對于鄭鳴這邊,卻是充滿了恭敬。
    一會兒功夫,林鎮魔那邊就有了回應,而呂胖子這廝,在聽到回答之后,臉上的肥肉開始顫抖。
    “主上,林鎮魔那邊回話,說北宮神玉向天下參星巨擘傳話,說您誅殺落月主祭,完全是靠著自己修煉的功法克制落月主祭,而出身魔戎州的落月主祭,身上更有隱患被您利用。”
    “他的兒子,還……還專門將三百端云震天的后人,在北天伯侯府外,重重的抽打了一遍。”
    北宮神玉,鄭鳴對于這個人,沒有絲毫好感,但是同樣,他也不會因為母親和這個人擁有血緣關系,就將報仇的事情攬在自己身上。
    他能夠幫助母親的,就是將端云震天的那些后裔,全部要回來,卻沒有想到,這廝在這個時候,竟然蹦出來,而且還壞了自己的大事!
    “你覺得這廝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么?”鄭鳴看著林胖子,冷冷的問道。
    呂胖子摸了一下自己胖胖的下巴,沉聲的道:“主上,屬下覺得,北宮神玉這樣做,除了他心里真的有不小的把握之外,更是畏懼主上您。”
    “主上您雖然沒有出手北天伯侯府的心思,但是有您這樣一個存在,北宮神玉一定坐臥不安,心神不寧,他甚至恨不得,立即就將您給斬殺。
    如果是以往,他覺得您是神禁,卻威脅不了他,自然不理會您的決定就行,但是現在,卻不行了。
    您不但在魔戎州有神禁的力量,而且還可以隔空誅殺參星,這讓所有的參星境都對您畏懼,他這般用粗暴的方式挑釁您,為的就是消除其他參星境對您的畏懼。”
    呂胖子說完,猶豫了一下道:“這樣,就省得有人為了討好您,對他出手,讓他多一些敵人。”
    鄭鳴憤怒至極,這北宮神玉實在可惡,老子不準備找你的麻煩,你卻壞了我的大事!
    “將那個法壇給我準備好,另外,給我向天下宣布,二十一天之內,我要取北宮神玉的性命!”
    鄭鳴說話間,一揮衣袖,走出了自己閉關的洞府。
    法壇根本就沒有撤,所以只是用了半個時辰,就已經準備好了,將那剛剛扎好的小人身上寫下北宮神玉四個字之后,鄭鳴就再次開始施展上古勾魂術。
    有了上次誅殺落月主祭的經驗,這一次施展,自然是輕車熟路,那本來沒有半點神異之處的小人,隨著鄭鳴的法力施展,變的多了一絲韻味。
    呂胖子執行鄭鳴的命令,向來是言聽計從,這次更是不敢有絲毫的滯后,因此,他第一時間,就將這個消息傳給了林鎮魔。
    林鎮魔處在鄭鳴和紫雀神皇之間,本來就兩面不敢得罪,他聽到消息之后,同樣立即布。
    一時間,這消息就好似無處不在的旋風,無一遺漏的刮遍了天地之間。
    北天伯侯府,北宮神玉雖然早有準備,但是聽到鄭鳴宣布的消息,心里還是咯噔了一下。
    而無數的參星境神侯,對于這件事情,更是無比的矚目。落月主祭的死,他們自己心中同樣充滿了疑惑。
    畢竟落月主祭乃是魔戎州的下屬,魔君修煉的法力,更是詭異莫測,如果說他對于下屬修煉的法訣沒有任何的防范,是沒有人相信的。
    現在鄭鳴隔空誅殺落月主祭,讓他們心中雖然惶恐,但是更多人心中想的,卻是鄭鳴這一手對落月主祭有用,但是不一定對自己有用。
    神禁可以滅殺參星,可是就連紫雀神皇,都難以相隔百萬里,然后真身不動,就可以誅殺一個巨擘。
    他們心中各有想法,但是卻不敢站出來,北宮神玉此時站出,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個不得不關注的事情。
    而鄭鳴的昭告天下,更好似是火上澆油,一下子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
    “這是關于一個巨頭是否能夠真正升起的戰斗!”一個參星境巨擘第一時間說道。
    他這種說法,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如果鄭鳴真的隔空殺死了北宮神玉,那么從此之后,所有的參星境,就不得不在恭敬對待的名單上,加上鄭鳴這兩個字。
    哪怕,你一輩子不去魔戎州,哪怕,你一生都不離開自己的老巢。
    不過,這北宮神玉畢竟是北宮神玉,他在宣布鄭鳴難以隔空殺人之后,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在鄭鳴說二十一天誅殺自己之后,他就開始啟動自己的布置。
    第一時間,將自己下屬之中,和自己最為親近的二十四個神侯拉過來給自己護法。
    這些神侯雖然極不情愿過來,可是面對北宮神玉的要求,他們還是不得不出現在了北天伯侯府。
    隨著這些神侯的到來,一個遮天蔽日的陣法,就被催動起來,而這個陣法的名字,更是很快傳播了出去。
    “天蓮大陣!”
    傳說之中,這天蓮大陣乃是上一代北天伯侯端云震天得自神秘傳承,曾經以這種大陣,對抗過神禁的無上存在。
    北宮神玉在這座大陣上,雖然只是得到了一點皮毛,但是卻也讓他的底氣更多了不少。
    據一些知情人說道,神主,紫雀神皇等無上存在,都派分身聚集在北天伯侯府,那意思很明確,就是要給北宮神玉護法,保住北宮神玉的性命。
    可以說,北天伯侯府已經變的風雨不透。
    “北天伯侯無恙!”天機閣,一個管事大聲的宣布,他的聲音剛剛落,就引起了一片歡呼聲。
    之所以有如此之多的人歡呼雀躍,并不是因為他們對北宮神玉崇敬備至,而是因為他們的錢,并沒有輸去。
    雖然北宮神玉和魔主大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普通的在修煉路上掙扎的人,根本就不敢得罪這兩個人,但是,鄭鳴要誅殺北宮神玉的消息,卻被人拿來當成了對賭的籌碼。
    而坐莊的人,就是天機閣。
    天機閣后面坐著的,是紫雀神朝,就算北宮神玉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有點不爽,卻也不敢得罪紫雀神皇。
    “已經七日了,北天伯侯還不是好好的,我看這一次,魔主應該是虛張聲勢罷了。”一個三十多歲的胖子,有些得意的說道。
    倒不是胖子對鄭鳴有什么意見,更不是胖子和北宮神玉有什么親戚,而是他在北宮神玉的身上,投入了上萬元道石。
    一旦賭贏了,那么他這上萬的元道石,就能夠翻倍。
    坐在胖子旁邊的,是一個精瘦的瘦子,瘦子很白凈,穿著一身長袍,給人把酒臨風的感覺。
    “這可不一定,我聽說前些時候,那落月主祭,也是前期什么問題都沒有,但是后來卻慢慢的……”瘦子的話說的很小心,畢竟他們坐著的地方,在北天伯侯府的管轄之下。
    那胖子嘿嘿搖頭道:“落月主祭是魔戎族的人,他的生死被魔主所掌握,我一點都不意外。”
    “但是北天伯侯和落月主祭可不一樣,聽說,盡管他們之間,好像有什么糾葛,但是北天伯侯可是連魔主的面都沒有見過。”
    “我不覺得魔主會為了北天伯侯,親自來咱們這里,更何況,他老人家來到這里,還不知道誰死呢!”
    瘦子不再爭執,只是將面前杯子舉起,一口將里面的水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