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93 金色聲望值過千(感謝盟主)


    北天伯侯府,北宮神玉在聽到落月主祭死亡的消息之時,他手里正在端著的玉杯掉落在了地上。??
    四大伯侯,之所以能夠統領自己所屬的二百神侯,除了歷來的規矩之外,更多的,卻是他們的實力。
    每一個伯侯的修為,都已經達到了半步神禁。一般來說,這等人物,就是山河崩碎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動心。
    北宮神玉雖然名聲不是太好,但是他的修為,卻并不比其他三大伯侯差。
    “落月主祭是怎么死的?”揮動衣袖,讓已經跌落在地的玉杯揮手化成碎粉之后,北宮神玉淡淡的問道。
    這一刻的北宮神玉,看上去已經恢復了一個伯侯應有的氣度和涵養,但是實際上,他的手依舊在抖個不停。
    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老者,恭敬的低著頭,他這一刻,不敢看北宮神玉的反應。
    “回稟伯侯,已經調查了,落月主祭的尸體,彬彬如生,但是……但是卻沒有神識。”
    老者的回答,讓北宮神玉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異,他沉吟了瞬間,幽幽的道:“你來告訴我,為什么落月主祭會死?”
    “屬下不知道,但是按照屬下的猜測,這件事情,和魔主少不了干系!”
    魔主這兩個字,此時在北宮神玉的耳中,是那樣的刺耳,他狠狠的瞪了老者一眼。
    “鄭鳴離開魔戎州了嗎?”這個消息,北宮神玉的心中,其實早就有答案,但是此時,他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老者肯定無比的道:“沒有,如果魔主離開魔戎州,恐怕現在魔戎州已經變天了。”
    “他沒有離開魔戎州,那你告訴我,落月主祭是怎么死的?”北宮神玉的聲音中,甚至有了咆哮的意味。
    四周的天地之力,在這一刻,全部聚集在北宮神玉的四周,也就是一個瞬間,就讓北宮神玉整個人,一如執掌蒼生的神靈。
    在這壓力下,雖然老者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法身的巔峰,但是他還是忍不住跪了下來。
    “神侯,屬下不知道。”老者說完這句話,目光就落在了北宮神玉的臉上,現此時北宮神玉的神色非常難看,當下就緊張的道:“但是……但是聽說拈花神宮的李宮主最近心情非常的不好。”
    “這消息,我早就知道。”北宮神玉說話間,臉色越加陰沉的道:“你作為我北天伯侯府的情報主管,就是這樣給我做事的嗎?”
    “我要你,還有個屁用!”
    老者對于北宮神玉的性格很了解,在平時的時候,這位神侯對自己這樣的重要下屬是很重視,但是一旦到了他氣急敗壞的時候,那自己等人什么都不是。
    “屬下還探聽到,拈花神宮有人說……說落月主祭之所以死,是因為他出身魔戎一族。”
    “也就是因為他的出身,所以讓鄭鳴對于他的性命,擁有巨大的掌控力。”
    北宮神玉的眼光,慢慢變的沉靜了下來,他朝著老者一揮手道:“好了,你起來吧。”
    “聽你這么一說,我也覺得有道理。別說鄭鳴那樣的瘸腿神禁,就算是真正的神禁,想要誅殺一個參星境的存在,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他最少本體要降臨,要施展**力封盡虛空。”
    老者頭上雖然冒汗,但是此時卻不敢擦,趕忙順著北宮神玉的他,輕聲的說道:“屬下覺得,也應該是這樣。”
    “你派人帶著我的帖子,邀請盤鳩島主、南云散人兩人來我伯侯府做客。”
    答應一聲的老者,領命離開了北宮神玉所在的大殿,他在這個時候,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以后若是再有關于鄭鳴的消息,自己絕對不能主動來。
    如果派一個人來,北宮神玉生氣殺人也好,怎么處置也好,跟自己都沒什么關系,一旦自己在,那么出了問題,就要是自己的問題。
    此時他心中想的,是剛才讓北宮神玉轉怒為喜的話,雖然這話并不是他自己編的,但是多少也有些捕風捉影的味道。
    而以北宮神玉的精明,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他就應該聽出這其中的破綻。
    現在,北宮神玉做出的決定,是相信自己,這并不是自己的話說的多么好,而是北宮神玉從心里面,就愿意相信自己剛才所說話的話。
    甚至說,自己還沒有說,北宮神玉的心中,已經開始那么想了,自己只不過湊巧,說了這段話而已。
    而北宮神玉讓自己請的人,更是肯定了老者自己的猜測,因為這兩個人,都是北天伯侯府統轄范圍內,最擅長神識攻擊的人物。
    和北宮神玉的緊張相比,處在神宮之中的金元,則冷靜很多,他的坐下,坐著十殿殿主,雖然有新的殿主加入,但是離老依舊排在第一位。
    “神祭大人,落月主祭的死,讓很多人很不安!”離老作為十大殿主之,此時依舊當仁不讓的第一個說話。
    “我等這一次求見神祭大人,就是想要請神祭大人向神主大人詢問一下此事。也讓大家安心一下。”
    金元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子,鄭鳴雖然可怕,但是兩個人之間的仇怨,也算是已經了結,而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后,坐著一位神主。
    所以,他根本就不用恐懼鄭鳴。
    “你讓我怎么向神主大人詢問?”金元淡淡的道:“難道要問鄭鳴有沒有隔空誅殺你們的能力?”
    離老有點生硬的道:“如果神祭大人非要這樣問,也無不可,論起修為,我雖然自信可以擊敗落月,但是想要殺他,卻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連落月這樣的人物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我又怎么能認為,鄭鳴殺不了我。”
    金元不再說話,離老的話雖然說得難聽,但是他現在也只能聽著,畢竟離老也是德高望重的人。
    他沉吟了一下,還是拿出傳訊玉符,向神主詢問了起來,而在半刻鐘之后,虛空之中出現了兩個字:不知。
    神主在整個天神山武者的眼中,都是無所不能的存在,現在神主在這個問題上,居然給出了這樣的答案,這讓眾人大失所望。
    金元和離老兩人飛快的對視了幾眼之后,都沒有再說話,他們都了解神主的脾氣,既然神主已經給出了答案,那最好就不要再問,不然的話,就是吃不了兜著走。
    半日之后,天神山接到了從北天伯侯府傳來的消息,鄭鳴之所以能夠輕松擊殺落月主祭,是因為落月主祭這些年修煉的魔戎一族的功法,存在著巨大的缺陷。
    鄭鳴正是因為掌握了這個缺陷,所以才能夠對落月主祭一擊必殺。
    雖然這個解釋聽起來,好像有點不是太完美,但是金元等人,還有其他的神侯,都開始選擇相信這種判斷。
    至于北天伯侯府,根本沒有理會鄭鳴給他們限定的時間已過,好像什么都不曾生一般。
    而北天伯侯北宮伯玉的一個兒子,更是在北宮神玉做出鄭鳴是依靠落月主祭修煉魔戎功法之中的破綻,才殺死落月主祭的判斷之后,將端云震天的三百后裔,全部押上了行刑臺,當著萬千武者的面,一人抽了三百鞭子。
    這些端云震天的后裔,北宮伯玉是不舍得他們死,但是這些鞭子,卻讓所有人都明白,他抽的并不是這些端云震天沒有了武技的后裔,而是鄭鳴。
    這位北宮神玉的兒子,就靠著這種手段,向天下表明一個態度,一個他們不畏懼的態度。
    事情猶如風兒,隨著北天伯侯府的反應出現,無數人的目光,都開始聚集在了北天伯侯府,聚集在了四大伯侯之一的北宮神玉身上。
    金色聲望值九百九十九!
    鄭鳴看著自己心頭金色聲望值的數量,心里很是興奮。盡管這九百九十九的數量,增長的并不是太多,但是只要再有一個人對自己產生聲望值,那自己的聲望值,就能夠達到一千。
    一千的金色聲望值,就能夠抽取一次。
    而且一千的金色聲望值,對于鄭鳴而言,還有一種特殊的意義,他感覺金色聲望值過千之后,這聲望值系統,應該有新的功能出現。
    雖然他不知道這種功能是什么,但是對于這種功能,他的心中充滿了期待。
    按照自己誅殺落月主祭的情況,自己金色聲望值的增長,絕對慢不了多少。
    所以長夜漫漫,無心修煉的鄭鳴,就盤坐在蒲團上,靜靜的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畢竟,這也算是一個特殊的時間,等待一下,也是一種很不錯的體驗。
    也許,這個等待是半個時辰,也許這個等待,也就是一瞬間!
    一刻鐘過去了,聲望值并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讓鄭鳴有些不爽。
    半個時辰過去了,聲望值還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作為一個修為達到了法身巔峰的人而言,半個時辰也就是彈指一揮間,但是半個時辰的等待,還是讓鄭鳴有些焦灼。
    要不,不等了?
    就在鄭鳴想著明天再看,直接過千的瞬間,金色的聲望值,陡然變動了起來。
    過千了,鄭鳴心中大喜,暗忖有些事情是不能太著急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啊。
    這不,說過千就過千了。興奮之下的鄭鳴,幾乎想都沒有想,就催動英雄牌,準備用金色的聲望值抽取一次!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