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990 且待俺睡一覺

  
    “父親,那鄭鳴不用管他,別說這次他一旦離開魔戎州,必死無疑,就算他言而無信,不敢出來,那他在魔戎州之中也等于是坐困。”
    “咱們和他相隔百萬里,他又如何能夠咱們北天伯侯府,如何父親您?”
    說話的是一個雄姿英發的年輕人,他的雙眸之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這年輕人看上去年輕,但是修為,卻已經達到了法身境,乃是天下少有的英才。
    只是,法身境的那些英才人物,隨著鄭鳴的出現,已經被壓的黯然無光,畢竟,無論是誰,只要遇到一個能夠發揮神禁力量的同輩,都很悲催。
    北宮神玉點了點頭,他沉聲的道:“如果鄭鳴墜落拈花神宮,那么這一次攻擊魔戎族,我們一定要出大力。”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擒拿那個端陽英,哼哼,本以為難以打開那一處密藏,沒想到,老天又給咱們送來了鑰匙。”
    “上天,真的是待我不薄!”
    年輕人點頭道:“父親所言極是,孩兒已經命人仔細打探,相信不久就會有消息。”
    拈花神宮萬里一座名山上,歌舞升平,一副人間仙境的模樣。此地正在進行著一場壽禮,來自各方的英杰,更是聚集一堂。
    而在最主要的賓客位置之中,赫然坐著落月主祭,他乃是此地唯一的殘星巨擘,自然坐在最中間的位置。
    本來,這種中等家族的壽典,是用不著他這種存在參加的,而他之所以參加,自然是拈花神宮的意思。
    甚至這一次壽宴,都是拈花神宮安排的,那位三個月前剛剛過壽的老夫人,也不得不再次穿上壽衣。
    而演這場戲的原因,在場的人都清楚,自然是想要引那位無上存在上當。
    “落月大人,我敬您一杯。”主人是一個法身境的高手,身材敦厚,但是八面玲瓏。
    雖然落月主祭在他的眼中,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如果那位無上的存在打過來,說不定他們全家都會被殃及,甚至會因此丟了性命,無奈,在現在這種難以反抗的情況下,他也只能承受著。
    而且,在他看來,只要這件事情過去了,和落月主祭搭上線,倒也不是什么壞事,所以既來之則安之,對于這落月主祭,他是極盡巴結諂媚之意。
    只是,這落月主祭對于他的敬酒,并沒有任何的回應,這讓此間的主人臉上有點掛不住。
    “落月大人,請滿飲此杯!”此間的主人,這一次加大了一點聲音。
    “啊,你說什么?”從睡夢之中驚醒的落月主祭,有點不滿的看著那朝著他敬酒的人。
    此間的主人乃是法身境的存在,對于落月主祭此時的情形,同樣看在眼里。
    剛剛他還以為落月主祭陷入了沉思,但是剛剛落月主祭的樣子,明明就是已經睡著了。
    一個參星境的存在,怎么可能在這種宴會上睡著?要知道武者只要到了躍凡境,吃飯睡覺這種事情,基本上都已經不用理會。
    現在,一個參星境,居然在自己主持的宴會上睡著,莫非,這是落月主祭對于自己的招待不滿意?
    他心里忐忑,嘴上卻笑著道:“落月大人,請您滿飲此杯,哈哈。”
    落月主祭雖然修為高,可是在拈花神宮的地盤上,他同樣需要夾著尾巴做人,當下就端起酒杯,爽朗一笑道:“來來來,咱們喝一杯。”
    推杯換盞,慢慢將酒宴氣氛推向了高潮,那作為主人的法身境,又開始向其他來賓敬酒,在敬了一圈之后,他扭轉回來,要再次敬落月主祭的時候,卻發現,落月主祭居然再次睡著了!
    這讓他實在是驚異不已!
    一個參星境的巨擘,竟然睡著兩次,他該有多么的瞌睡,莫非是在鄭鳴的壓力下,所以才睡眠不足嗎?
    是叫醒他呢,還是任由他瞌睡呢?一時間,這位主人很是為難,他雖然多年已經沒有睡覺,但是在睡覺之中被人喊醒的感覺,他還是有的。
    房間慢慢的靜默了下來,不少人都已經發現了落月主祭的異樣,他們雖然對落月主祭這等叛逃之人,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看法,但是有一點不可否認,那就是落月主祭的地位,那是在他們之上的。
    “家主,您看是不是叫醒落月大人?”一個看上去十分精明的管家,低聲的向此間主人請示道。
    此間主人猶豫了瞬間,重重的點頭道:“好,那就喊醒落月主祭。”
    和剛才叫了一聲就醒不同,這一次足足叫了七八聲,落月主祭才慵懶的清醒過來,他看著四周那些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就是一時瞌睡,讓諸位見笑了。”
    落月主祭為自己開解道,四周也恢復了平靜,但是那精明過人的管家,卻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一個參星境的存在,竟然會在宴會上睡著,這實在是太詭異了,而落月主祭身上還有鄭鳴的追殺令,這就讓那管家更覺事情不簡單。
    宴會結束,那管家就暗中傳音主人,將落月主祭送走。也就在這個時候,拈花神宮奉命來接落月主祭的人也來到了。
    實際上,落月主祭也意識到了事情的異樣,可是他檢查自己,卻又不覺得有什么情況。
    “主祭大人,一路順風。”此間的主人和管家,在向落月主祭送別的時候,聲音輕松地說道。
    落月主祭一笑道:“盡管放心,我不會有事的,鄭鳴……鄭鳴就算再怎么厲害,也殺不了我。”這句話,剛剛說完,落月主祭整個人陡然一歪。
    在那些拱衛落月主祭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落月主祭整個人,就已經摔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在遙遙的四象山上,鄭鳴已經舉起了自己手中的葫蘆,朝著那草人身上一吸,又是一魂二魄,直接沒入了鄭鳴的葫蘆之中。
    上古勾魂術,已經進行了一多半,等三魂六魄全部勾來之日,就是落月主祭這個參星境的巨擘的送命之時。
    完成這一切的鄭鳴,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雖然這種收取魂魄的方式看上去很輕松,但是鄭鳴卻感到,一股深深的疲憊,升起在了自己的心頭。
    “落月主祭摔倒了!”
    “快去救主祭大人,萬萬不可讓主祭大人發生意外,要不然我等都要人頭落地。”
    “主祭大人很好,還有呼吸,就是……就是他老人家睡著了,這怎么可能!”攙扶起落月主祭的人,驚呼一聲道。
    當落月主祭被抬過來的時候,眾人發現,落月主祭面色紅潤,呼吸勻暢,可不就是睡著了么?
    落月主祭睡著了!
    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畢竟,睡覺嘛,誰還有不睡覺的,對于普通的人而言,他們每一天都要睡覺,而一切修煉了特殊功法的武者,更是一睡三兩個月。
    在將落月主祭帶回的時候,沒有人將這件事情過于放在心上,畢竟,睡著了嘛。
    可是,第二日,落月主祭沒有醒,第三日,無論那些伺候落月主祭的人如何呼喚,落月主祭都沒有醒。
    睡的無比香甜的落月主祭,就好似睡在母親的懷抱之中,一直都沒有醒來,可是,越來越多的人,感應到了事情的非同尋常,而落月主祭睡著的事情,更是被一級級的上報,最終稟報到了李慧卿的面前。
    作為神禁老祖,李慧卿很少理會下面的事情,這些時日,她更是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擊殺鄭鳴這件事情上。
    在李慧卿看來,只要能夠擊殺鄭鳴,她李慧卿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不是不能接受。
    鄭鳴作為一個已經踏步神禁的人,不可能信口開河,他足足有七成離開魔戎州的幾率。
    因此,在聽到自己的魚餌竟然一覺不醒的消息之后,李慧卿有些著急,第一時間就來到了落月主祭所居住的宮殿之中。
    作為神禁級別的存在,李慧卿一眼就看出,現在的落月主祭,好似有些不一般。
    別的不說,她感覺到落月主祭的神識,無比的虛弱,甚至已經到了一種隨時都能夠崩潰的地步。
    用神念籠罩落月主祭的神識,李慧卿想要通過自己的神識,將落月主祭喚醒,但是很可惜,落月主祭自己的神識,這一刻都不清醒。
    將自己的神念收回,李慧卿的面容,猶如寒冰一般,她冷冷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下屬,聲音中帶著冰冷的道:“究竟是什么情況?”
    “回稟宮主,落月主祭參加了一次壽宴回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站在李慧卿身前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她面容姣好,但是眼眸中卻充滿了恐懼。
    這是一個參星境的巨擘,在拈花神宮,也是位高權重,但是此時,面對李惠卿,她卻有些畏懼。
    “那一切都調查了嗎?”李慧卿依舊平靜,甚至臉上還有淡淡的笑容。
    “宮主,參加宴會的所有人,都已經全部擒來,更是通過精通攝魂術的弟子,對他們進行了詢問。”那女子變的更加的恐懼,好像李慧卿的笑,有巨大的危機一般。
    “你說我該如何處理你?將這落月交給你,是我對你的極大信任,你就這么辜負了我的信任嗎?”李慧卿的臉,陡然沉了下來,聲音更是鋒利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