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986 軟肋


    看到晁田這張英雄牌,鄭鳴的腦子里只有兩個字,那就是太坑了,這可是十萬的聲望值,怎么可以如此的對待自己?
    這種英雄牌,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用處,直接將晁田的英雄牌一扔,鄭鳴再次抽取。??
    又是十萬青色的聲望值,這一次鄭鳴抽取的,依舊是封神牌。
    和上一次相比,這一次好像更慘,上一次最起碼,還有一張英雄牌,而這一次,卻是什么也沒有。
    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并不是說想要誰,就能夠有誰!
    接著抽了三次,都是空的鄭鳴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他奶奶的,這也太欺負人了!
    拼了,如果這次再沒有什么好牌的話,那就暫時先不抽。心中雖然下定決心,但是鄭鳴此時的心卻在滴血,五十萬聲望值的消耗,實在是太多了。
    “唔,有牌!”
    當一百張英雄牌翻過來的時候,鄭鳴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現百張英雄牌里面,有一個有人,鄭鳴的心,瞬間變得火熱起來。
    這是一個道人,一個稱不上好看的道人,不過這個道人依舊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姚斌!”看到這個名字,鄭鳴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陌生,這個人,他還真的不認識。
    難道又是一個無名小輩嗎?
    鄭鳴快的朝著姚斌的英雄牌上看去,就見上面寫道:坎厲玄功,六陰毒沙,落魂大陣,上古勾魂術!
    看著這四項技能,特別是落魂大陣,鄭鳴的心中一頓,一個人物瞬間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姚斌姚天君,金鰲島十天君之一,他所擺的落魂陣,那可是連赤精子都差點陷落其中,更重要的是,這家伙使用的勾魂之術,差點沒有將姜子牙給咒殺。
    這絕對是一個了不起的仙人!
    看著姚天君的英雄牌,鄭鳴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將他的十絕陣之一落魂陣弄到手中。
    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英雄牌上時,上古勾魂術五個字,讓鄭鳴更是心神搖曳。
    當然,要說動手的話,實際上那六陰毒沙也非常的不錯,絕對是一種威力強大的寶物。
    一個個念頭閃動,鄭鳴幾乎第一時間就要點復制,青色的英雄牌可以得到一項技能,自己多復制兩張,豈不是能夠得到更多的技能?
    這個念頭一生出,鄭鳴就開始行動,只是眨眼的功夫,兩張英雄牌就一起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難道這姚濱的英雄牌,最多可以復制兩張嗎?鄭鳴心中帶著一絲的遺憾,快的朝著下方青色聲望值看去。
    這一次運氣還算不錯,不如就再抽取幾個。可是當鄭鳴看到青色聲望值的時候,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青色的聲望值,已經變成了四十多萬,這……這他娘的是一個什么情況。
    不是疊加一張英雄牌,就用十萬聲望值嗎?這姚天君的英雄牌,怎么用了一百萬一張。
    鄭鳴不明所以,但是這樣扣除的聲望值,實在是有點太快,也就在他心中疑問生出的時候,就見心頭生出了一行字。
    因為您復制的是青色聲望值抽取的英雄牌,所以需要扣除的聲望值為一百萬。
    這個……這個好像也對。
    但是隱隱約約之間,鄭鳴還是覺得哪里好像有點錯誤,但是要讓他說出這個錯誤,現在卻又有點做不到。
    既然難以更改,最終就只能接受,現階段,使用英雄牌雖然有點浪費,但是姚斌的英雄牌,卻又讓他充滿了點一下的沖動。
    金光閃動,姚斌的英雄牌,就有一張出現在了鄭鳴的身上。在這一刻,鄭鳴就感到天地之間,有一條大道,和自己有著親密無比的聯系。
    這是一條充滿了兇厲之氣的大道,在感應到這條大道的瞬間,鄭鳴甚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充滿了殺意。
    這應該就是神禁!
    大道浩瀚如天,但是自己好似已經掌控了大道很少一部分的力量,而這一部分力量雖小,卻可以讓自己揮手之間,隔斷天地星辰。
    感受著大道和自己身體相通的感覺,鄭鳴一揮衣袖,那從金蓮大圣手中奪來的石橋,就被鄭鳴拋在了地上。
    姚斌雖然不是封神之中最強大的人物,但也是金鰲島上,聽過圣人教誨的人。
    他開始慢慢感應那無盡的大道,感應自己和紫雀神朝之中,那些神禁級別存在的差別。
    如果在封神的世界之中,以姚斌的修為,誅殺神禁級別的存在,好似沒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在此地,姚斌和神禁,竟然還有一些不足。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姚斌的身體,并沒有溝通星辰。
    沒有溝通這個世界的星辰,讓姚斌所使用的大道之力,缺少了根基,很多力量,都施展不出。
    這就好似兩個不同的體系,雖然挨的很近,但是從一個體系到另外一個體系,要降級不少一般。
    唔,該選擇了!思索明白的鄭鳴,現英雄牌時間到了。
    四象山下,上萬年輕的少年,在瘋狂的打熬著筋骨。他們大多數都只穿著一個短褲,迎著徐徐升起的朝陽,瘋狂的揮動著自己的拳頭。
    賀絡圖和這些少年同樣的打扮,只不過在他揮動拳頭的瞬間,虛空之中,就會出現一個大大的魔象。
    魔象仰天咆哮,讓天地為之顫抖。
    鎮獄魔象功,這是鄭鳴從墜魔洞之中得到的功法,雖然比大滅天功差了很多,但是這修煉**的功法,同樣可以讓人的修為,直指參星。
    在得到這套功法之后,賀絡圖就將自己的功法轉成了鎮獄魔象功,他體內的神蓮雖然在修煉功法的時候,就已經碎掉,但是隨著魔象的成形,卻讓他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鄭亨位于賀絡圖的左側,雖然他的身邊形成的魔象,并沒有賀絡圖的魔象龐大清晰,但是卻比之更有一種神韻。
    這種神韻,一般的武者都看不出來,唯有一些修煉到了神通級別的武者,才能夠感受到這種神韻。
    而能夠感受出這種神韻的武者,在看向鄭亨的時候,無不對鄭鳴露出羨慕的神情。
    “休息一刻鐘,接下來修煉鎮魔魔象功第二式!”
    賀絡圖收拳,那巨大的魔象,就好似一幅畫一般融入了他的身軀之中。
    隨著那頭魔象的入體,賀絡圖整個人看上去,就好似一頭洪荒猛獸,那些還沒有達到躍凡的少年,在聽到吼聲之后,一個個身體都開始顫抖。
    但是,沒有一個少年露出恐懼之色,因為只要露出恐懼之色的人,都已經被賀絡圖無情的送走。
    魔主的護衛,絕對不需要膽小的人。
    魔主橫擊天地,讓整個魔戎族重新過上了好日子,幾乎所有的魔戎族少年,都夢想著有朝一日成為魔主的護衛。
    他們能夠得到這個機會,是家里人用盡了各種辦法培養的結果,同樣也是他們各種瘋狂努力的結果。
    現在他們沖過了層層的選拔,終于成為了魔主的護衛,怎么可以丟失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是!”幾乎將自己吃奶的勁都吼了出來,少年們吼完,這才一哄而散。
    “賀絡圖兄教導有方,十年之后,他們之中,就能夠出現將鎮獄魔象功修煉到化蓮境的人。”鄭亨看著那些快的跑到水桶前,使勁喝水的少年,感慨的說道。
    那些水桶里的水,乃是用上百種靈藥熬制而成,能夠喝上一口,就能夠增加一分的真氣。
    在整個魔戎族,有這種待遇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
    賀絡圖朝著鄭亨一笑道:“如果他們十年之內還成不了化蓮,就給我挖礦去,魔主的侍衛,不要軟蛋。”
    說到此處,賀絡圖充滿了豪情道:“亨少您等著看,我一定要將魔主的護衛,打造的過金吾衛!”
    金吾衛乃是紫雀神皇的護衛,號稱整個紫雀神朝第一護衛軍。作為鄭鳴這個魔主新任的侍衛頭領,賀絡圖幾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在和金吾衛較勁兒。
    鄭亨笑了笑,他很欣賞賀絡圖的脾氣,但是這些少年和金吾衛之間的差距,可不是幾句大話就可以掩蓋的。
    “對了亨少,太上主祭讓我叮囑您一句話,那個不要在魔主大人面前提九星伴月圖和落月主祭。”賀絡圖剛剛想要和鄭亨辯解一下他的下屬多么的厲害。
    突然心中念頭閃動,好似想到了什么,大聲的朝著鄭亨說道。
    鄭亨有些意外的看著賀絡圖道:“生了什么事情?”
    “魔主大人讓人通知拈花神宮將九星伴月圖送回,但是……但是那拈花神宮的人竟然說什么九星伴月圖和落月主祭他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主上去取。”
    賀絡圖說到此處,拳頭重重的砸在地上,有些氣憤的嚷嚷道:“這些家伙,就是覺得主上不能出魔戎州,這才如此的氣人。”
    “要是老子的意思……”賀絡圖說到此處,四周看了一下道:“太上主祭大人怕主上氣盛,上了那些人的當,主上一旦離開魔戎州千里,那就……”
    “賀絡圖,你說我離開千里怎么了?”淡淡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來。
    賀絡圖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正在和鄭亨說事情的時候,鄭鳴一下子出現在他的身邊。
    作為一個口舌拙笨的人,賀絡圖本來就不善于說謊,現在被鄭鳴當場捉住,更是手足無措。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