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82 落毛鳳凰不如雞


    一千二百五十九億,雖然紅色的聲望值不值錢,但是……但是這紅色的聲望值太多,同樣可以辦大事啊!
    隨著修為的增加,鄭鳴越來越現悟性的重要,就他自己而言,鄭鳴雖然得到了不少的傳承,但是他的悟性,依舊不能說太頂尖。? ???
    雖然圣人牌現在不能用,但是圣人牌的好處同樣顯而易見,如果用通天教主修煉,那絕對是一日千里。
    “難道鄭魔主對朕的提議有疑問嗎?”紫雀神皇見鄭鳴居然一言不,深感沒有面子,眼眸中閃過了兩道十字的星芒。
    大大的咽了一下口水,鄭鳴沉聲的道:“鎮魔城以西五萬里,可為河東郡王封地。”
    河東郡王,按照紫雀神皇的說法,他的封地是紫雀神朝的無波河以東。而無波河以東,和鄭鳴所在的魔戎州,足足有百萬里之遙。
    現在,鄭鳴居然毫不客氣的提出了五皇子的封地,這對于紫雀神皇而言,就是一種大大的挑釁和不敬。
    紫雀神皇的目光,帶著一絲陰冷,他靜靜的看著鄭鳴,在這目光中,帶著一種天下蒼生臣服的威嚴。鄭鳴同樣無懼的和紫雀神皇對視著。
    此時紫雀神皇來的,依舊是一具分身,而對于鄭鳴來說,這一具分身,并沒有什么威脅力。
    如果鄭鳴愿意,揮手之間,就可以將這個分身誅滅。
    “很好,一言為定!”紫雀神皇說到此處,目光落在了鎮魔大將軍身上,盡管他沒有話,那鎮魔大將軍林鎮魔,卻已經恭敬的跪伏在地上。
    “鎮魔城以西五萬里山川,將是五皇子的封地,你收拾一下,一個月之內,完成移交。”
    林鎮魔身體重重的震動了一下,好似想到了什么的他,瞬間恢復了正常:“屬下遵命!”
    五萬里山川,對于紫雀神朝而言,并不是一塊太大的地方,但是河東郡王的封地緊挨著魔戎州,這其中的味道,卻是最普通的人,都能夠猜出來。
    這其中,自然是鄭鳴的作用,這其中,自然有紫雀神皇的讓步,而能夠讓一向強勢如山的紫雀神皇讓步,鄭鳴的地位,頓時又高大了不少。
    那些跪伏在地的貴胄子弟,一個個都覺得自己心如死灰。他們這些家族,一個個雖然不凡,加在一起,卻是一股讓天下為之側目的力量。
    可是,在紫雀神皇面前,他們代表不了家族,甚至為了討好紫雀神皇,他們可以被當成棄子,被無情的丟棄掉。
    鄭鳴能夠讓紫雀神皇讓步,自然也可以讓他們家族讓步,所以大部分的貴胄子弟,已經在心中將楚子清罵了不知道多少遍。
    他們這一次,為的是什么,還不是想要結交八皇子和楚子清么,可是從目前的局勢來看,他們非但沒有撈到好處,反而丟人現眼,惹下了大麻煩,這等讓人心塞塞的結果,自然不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陛下,老臣……”大宗正看到紫雀神皇一直都沒有理會自己,當下忍不住大聲的喊道。
    紫雀神皇看著跪伏在地的大宗正,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殺意,他冷漠至極的道:“大宗正,你行事糊涂,此事結束之后,卸下職務,去鎮龍山靜養吧!”
    鎮龍山三個字,讓大宗正的臉一下子鐵青起來,鎮龍山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窮山惡水,說是靜養,實際上到了鎮龍山的皇族,就是囚犯。
    作為大宗正,一直以來,都是他懲罰皇族子弟去鎮龍山受刑,沒想到現在,他自己竟然落進了鎮龍山。
    但是,看著紫雀神皇那森然之中,帶著殺意的目光,他的話,最終還是沒敢說出來。
    他甚至有一種預感,如果自己再敢多爭執一句,那么這一次,自己就活不成了!
    “你有一個好兒子!”紫雀神皇的分身,朝著鄭工玄重重的看了一眼,而后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一條紫色的通道,就出現在了紫雀神皇的近前,他腳踏這條至尊才能夠踏上的道路,飄然遠去。
    八皇子將自己的臉幾乎貼在了地上,大宗正的待遇,讓他絲毫不敢言,他無比的慶幸,這一次有大宗正跟著當了替罪羊,不然的話,自己就慘了!
    鄭工玄此時已經從紫雀神皇的到來之中,清醒了過來,他仰天出了一聲酣暢淋漓的大笑。
    就在剛才,那一件件禮品擺上的時候,他心里無比的郁悶,但是現在,一切都峰回路轉了!
    “呂胖子,婚禮大典繼續進行!”意氣風的鄭工玄,大聲的朝著呂胖子吩咐道。
    呂胖子努力挺了挺腰桿,奶奶的,這種感覺真是夠爽啊!他知道,自己已經傍上了一個大大的靠山,現在等著他的,是登上人生巔峰,是攫取無上榮耀!
    明月高懸,天地如畫!
    四方城內,充斥著歡樂的氣息,噪雜的拼酒聲,此起彼伏,歌聲、笑聲,連成了一片。
    幾乎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歡樂的海洋之中。當然,有一些人,此時的心情并不好。
    比如八皇子,比如楚子清,比如洛神女等。從白天跪到黑夜,他們一個個依舊難以起身。
    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地步,日月輪換,對他們而言,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現在,對于他們而言,就是度日如年。
    家族是不會冒著得罪鄭鳴的危險來救他們,這幾乎已經是他們所有人的共識。
    因為在這婚典進行之中,他們各自家族的代表,就已經從最近的距離趕來,雖然這些代表,在家族中并不是太高的位置,但是他們帶來的,卻是各大家族老祖的歉意。
    這些參星境的高手,沒有神禁級別存在一念可至萬千里的神通,自然只能派自己家族最近的人來表示祝賀。
    各種珍奇的東西,更是不要錢的送上。而那些家族的代表,一個個都得到了各自家族中的指示,對于他們這些跪在地上的人,連提都沒有提。
    就好似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楚子清,你這個喪門星,以后老子再也不愿意見到你,我和鄭魔主無冤無仇,現在卻弄得里外不是人,聽我堂叔的意思,我家族繼承人的位置,都沒有了!”
    一個聲音,突然劃破夜空,在他們之中響起。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喊出的,他的臉,此時充滿了猙獰之色。
    楚子清此時正充滿了怨恨的想著如果自己走出危機,應該如何的報復,被這喊聲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她的腿雖然難以站起來,但是她的頭部,卻是可以扭動的,朝著說話的方向扭了一下頭的她,頓時看清楚了說話人的模樣。
    姜子云,好似是瀝水神侯的嫡系孫子,自己根本就沒有將這個家伙看在眼中,只是他一句一個姐的和自己套近乎,拉關系。
    曾經,自己還覺得他還算聽話,就將他納入了自己的隊伍之中,沒想到,他竟敢如此出言不遜的罵自己。
    他竟敢罵我!
    楚子清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是瘋狂的憤怒,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向四周,落向那些以往將她捧如天上明月,只要有人膽敢對她不敬,就會出手的人身上時,她愕然現,這些人居然都幸災樂禍的看著她。
    甚至有些人還對她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這一切的一切,讓她生出了一個感覺,那就是現在的天,已經完全變了。
    她楚子清,再也不是一天之前的那個天之嬌女了。而帶來這一切變化的人,就是鄭鳴這個魔主。
    五皇子紫蒼生無疑是最高興的人之一,雖然,他在決定和鄭小璇結合的時候,就已經下定決心,而且也確定自己永遠不會后悔。但是隨著一個個下屬的離開,隨著妻子被人家用一種直接碾壓的形式打臉,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時候,他的心就猶如刀割一般的難受。
    但是,僅僅半日,一切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不再是泯于眾人的皇子,而是河東郡王。
    當今神皇,百子之中,唯一封王的人。
    他的婚禮,不但得到了神皇的祝福,更有三大無上存在,親自送上禮品。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感到猶如夢中。
    下定決心要和鄭小璇廝守一輩子的時候,紫蒼生真的沒有想過鄭鳴還能夠活過來。
    而鄭家,同樣不會給他任何的幫助,可是他還是下定了決心。
    “咱們去喝一杯!”就在紫蒼生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一個聲音陡然在他的耳邊響起。
    紫蒼生回頭四望,就見滿天的星斗,以及那些熱鬧的人群,都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而他自己此時,好似處在一片混沌的空間之中。
    雖然此時,他沒有受到任何的壓制,但是他能夠感覺的到,來自鄭鳴的威壓。
    而在這種威壓下,他自己更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魔主。”看著鄭鳴長身而立的身影,紫蒼生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這個稱呼。
    鄭鳴一擺手道:“從今日起,你我就是一家人,你不用這么客氣。去年的時候,我之所以帶著小璇離開神都,為的就是不希望她和你再有感情糾葛。”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