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80 無上齊至


    鄭鳴沒有說話,甚至都沒有理會洛神女,他瞇著眼沖天空看了兩眼,就向呂胖子道:“差不多快要正午了,咱們也不要耽誤,接著舉行婚典吧!”
    “是,神侯大人!”呂胖子此時,身上幾乎所有的肥肉都在歡快的跳躍,鄭鳴的回歸,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又找到了主心骨。
    “鄭魔主妹妹大婚,實在是天下喜事,路途實在是太過遙遠,不能親至,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就在呂胖子準備說話的時候,虛空之中,又出現了一個身影。
    這身影,白色長袍,風度翩翩!
    雖然在場的年輕人,都不認識此人,但是在此人出現的剎那,卻有一種容身在無窮天地的氣息,壓得這些人的心靈顫抖不已。
    他們覺得,自己就好似螻蟻看到了巨獸,蜉蝣看到了鯤鵬一般,在這身影面前,他們只是一個小小的蟲子而已。
    白衣人說話之間,手中已經飛出了一個金色的盒子,那盒子張開,里面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閃爍著淡淡金色光芒的甲胄。
    這甲胄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那一道道閃爍的光芒,卻與諸天大道相合。
    “天蟬甲,這是天蟬甲!”已經有人認出了這小小甲胄的來歷,紛紛驚呼起來。
    天蟬甲,乃是取萬年天蟬褪下的蟬蛻煉制而成,雖不能說萬法不傷,但是在參星境下,卻是無人可傷。
    更重要的是,這世上,只有神主,擁有天蟬!
    第九三二章無上齊至
    如果說,當那白衣男子出現的瞬間,在場的人都已經覺得這個存在,應該是神主的話,那么天蟬甲的出現,無疑是印證了此人的身份。
    整個紫雀神朝之中,唯有天神山,有一只萬年天蟬,而這萬年天蟬的蟬蛻,更是千年才能夠出現一次。
    所以在天神山,也沒有幾套天蟬甲,現在能夠一下子拿出一套天蟬甲來的,唯有神主。
    更何況,透過大道形成倒影的人,也只有神主這般的無上存在,才能夠擁有這等的手段。
    “多謝神主。”鄭鳴看著虛空之中的白衣男子,淡淡的說道。此時的他,還算是處在魔戎州的籠罩范圍,一念之間,就可以催動魔君的戰體。
    所以此刻,對于這并不是真身的神主,并沒有絲毫的恐懼。
    “鄭魔主無需客氣,說起來,令妹也是我天神山的弟子,只不過我閉關之際,那些下屬鼠目寸光,以至于造次,得罪了魔主,希望魔主能夠接受我的道歉。”神主透過大道凝結的分身,雖然只是一種力量的投影,但是他的意志,卻是神主的意志。
    五皇子作為曾經競爭過神皇之位的皇子,對于神主這等至高無上的存在,是有過了解的。
    這身影,真的是神主!
    無論是誰,在他的婚典上,能夠得到神主這等無上存在的祝福,都是一件讓人感到無比歡喜的事情,更何況神主還送上了天蟬甲這等難得的至寶。
    就算他的身份地位沒有任何的改變,就算他依舊是那個可以爭奪無上神皇之位的皇子,他的婚典,也不一定能夠獲得神主這等無上存在的到來。
    所以現在,神主之所以不遠百萬里而來,不惜奉上這等讓人眼紅的禮物,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鄭鳴。
    魔主,光這兩個字,就讓人震動不已,畢竟這個稱號和神主之間,好似存在著一種叫做平等的東西。
    更何況,高高在上的無上存在神主,能夠當著如此多的人道歉,這是一種什么情況,這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到的待遇。
    鄭鳴看著神主的身影,心平氣和的道:“做這件事情的人,已經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神主不必放在心上。”
    “如此甚好。”神主重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道:“再次恭喜魔主,祝鄭小璇小姐夫妻白首到老。”
    說完這句話,那白衣身影,就化成了一片虛無的空氣,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來無影,去無蹤,這就是神禁級別的存在。
    神主的到來,讓大宗正徹底冷靜了下來,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充斥著恐懼之感。雖然現在,他還是猜測不出為什么鄭鳴會擁有如此高的位置,但是神主的到來,卻是已經讓他感到,自己不用再猜測了。
    自己招惹不起鄭鳴,這是大宗正此時心中唯一的想法。
    “鄭鳴閣下,我……我……”想要服軟的大宗正,一時間有些話卻是說不出口,畢竟他是紫雀神朝的大宗正,在紫雀神朝之中,也算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物。
    就在他的話要出口的時候,虛空之中再次震蕩了起來,那看似平靜的天地之中,陡然出現了一朵金色的花朵。
    金色的花朵在出現的一瞬間,霍然綻放。美麗的花瓣之間,一個只有手指大小的女子,赫然出現。
    就見她從花瓣之中飛起,隨即一步一長,也就是七步之中,這只有手指大小的女子,就變成了一個足足有七尺多高,充滿了圣潔味道的女子。
    女子伸手朝著那花朵一抓,金色的花朵輕輕的落在了女子的手中。也就在這一刻,女子的神情,顯得是那樣的飄然出塵,那樣的遺世孤立。
    看著女子圣潔的模樣,無數人為之沉醉,特別是那些跪在地上的貴胄男子,更是緊緊的盯著一如仙子凌塵的女子。
    “拈花神宮李慧卿,見過魔主。”女子并沒有理會那些灼熱的目光,笑吟吟的問道。
    女子在出現的瞬間,洛神女的臉上,就露出了灼熱之色,她想要大聲的吶喊,但是看到女子輕輕的朝著鄭鳴行禮之后,她的臉色,瞬間暗淡了下來。
    鄭鳴的眼眸,同樣盯著那女子,不過他看的更多的,卻是女子手中金色的花朵。
    金色的花朵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那一道道的金光,卻給人一種諸天萬物,都在這花朵之中的感覺。
    女子看到鄭鳴的目光,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她輕聲的道:“慧卿修為不夠,自然要借助一些外物。”
    鄭鳴點頭道:“拈花神宮,果然不凡。”
    “多謝鄭魔主夸獎,小女子執掌的拈花神宮,現在迫切需要有人相助,以小女子看,令妹骨骼清奇,更有天命在身,如果入得我門,未來一定可以繼承我拈花神宮的衣缽。”李慧卿態度誠懇,笑語嫣嫣的道。
    鄭鳴卻并不領情,毫不客氣的打斷李慧卿的話道:“李宮主如果再在鄭某面前蠱惑人心,那就休要怪鄭某出手無情。”
    李慧卿臉色一變道:“鄭魔主切莫見怪,慧卿這也是有感而發,令妹大婚,我拈花神宮無一恭賀,特奉上太一神露一瓶,還望魔主不要覺得寒酸。”
    說話間,女子一抖手,一個羊脂白玉做成的小瓶,緩緩的飛了出來,這小瓶只有手指大小,但是此時,卻能夠透過白玉,看到小瓶里的東西。
    那是一種猶如金子一般的液體。
    這種液體,綻放神輝,讓人一見,就不覺得心神為之吸引。大宗正看著那玉瓶之中的神液,呼吸瞬間急促了起來。
    這種神液,他夢寐已久。按照他的了解,只要能夠得到一滴神液,不但可以讓自己的軀體永遠的保持年輕的狀態,更能夠延壽三百!
    延壽三百,和參星境武者的壽命比起來,好似差了很多,但是世紀上,一些壽命走到了盡頭的法身境,恨不得用自己的所有珍藏,換一滴神液。
    鄭鳴看著那小瓶,一揮手,直接將小瓶卷向了鄭小璇道:“既然李宮主如此盛情,你就不要客氣了。”
    鄭小璇對于這種太一神露并不熟悉,但是她能夠感應到,神露之中那濃厚的靈氣,現在哥哥說不用客氣,她自然不會客套。
    將神露的瓶子接在手中,而后輕輕的朝著李慧卿一躬身道:“多謝李宮主厚賜。”
    “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小璇姑娘不必客氣。”說話間,李慧卿的目光就落在了洛神女的身上。
    洛神女對于李慧卿,是充滿了敬懼,看到自己師尊的目光投了過來,趕忙哀求道:“師尊救我。”
    “不知道死活的東西,竟然在鄭魔主家的大喜事上興風作浪,實在是無可救藥。”李慧卿說到此處,冷冷的道:“你還是先跪著反省一下吧。”
    “鄭魔主,那落月當年,我答應保他性命,現在他已經拋棄一切,就請魔主饒他一命如何?”
    李慧卿說出落月兩個字的時候,在場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是什么一個情況,甚至有人連落月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唯有鎮魔大將軍林鎮魔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
    “我既然是魔主,自當主宰魔戎生死!”鄭鳴看著李慧卿,堅決無比的說出了這幾個字。
    這幾個字,充斥著堅決,就算是一些不知道其中緣故的人,也明白鄭鳴的堅決。
    李慧卿眼眸輕輕眨動了一下,隨即輕笑道:“如此,那慧卿就沒有什么好說的,再次恭賀魔主,祝令妹和五皇子琴瑟和合,一生無憂。”
    說到此處,她好似又想到了什么一般道:“有魔主您這樣的哥哥,令妹又有什么憂慮的事情呢?”
    說完這些,李慧卿一抖自己手中金色的花朵,那金色的花朵再次飄然綻放在虛空之中,七尺多高的身軀,朝著那金色的花朵走了七步,就變成了一指大小,沒入了那金色的花朵之中。
    隨即,那金色的花朵劃破虛空,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gen1-1-2-110-14760-260831507-148189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