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78 降龍繩

?八皇子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怒色,這一次的計劃,是他一手策劃的,現在鄭鳴剛剛出現,就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
    可以說,他蓄謀已久的計劃,差不多已經破產了。雖然這個計劃,是基于鄭鳴已經不再的基礎上,但是他仍然有些不甘心。
    “鄭鳴,你……你侮辱我紫雀皇族的大宗正,實在是罪大惡極,你這般肆意妄為,就是要和我紫雀神朝,不死不休!”
    鄭鳴神色依舊淡然,他朝著五皇子點了點頭,而后輕輕的揮動手掌,一個耳光,重重的落在了八皇子的臉上。
    八皇子的臉色呈現出紫色,這一巴掌,雖然沒有讓八皇子的臉變色,卻也讓他的臉一下子腫了起來。
    “你……你敢打我!”
    “和紫雀神朝不死不休,這種話,只能讓紫雀神皇來說,你算個屁,還不夠資格!”鄭鳴看著八皇子,聲音淡漠,但是卻充滿了一種傲然。
    一時間,天地靜寂。
    紫雀神朝的皇子,一般都是無比的尊崇,就算五皇子失勢,那楚子清也只能和八皇子一起,用些上不得臺面的齷齪手段,對他或者鄭家羞辱一番。
    這鄭鳴才一出現,二話不說,出手就是兩個耳光,一巴掌打在拈花神宮洛神女的臉上,另一巴掌,則是打在了八皇子的臉上。
    當眾打了皇子的臉,這等張狂的行為,那簡直就是和打紫雀神皇的臉沒什么區別,畢竟,這八皇子是紫雀神皇的兒子,還是比較得寵的兒子。
    大宗正一向位高權重,俯視四方,現在眼看八皇子被打,臉色越發難看。
    只是,他隨身帶來的三十六個法身境的強者,都已經被鄭鳴鎮壓了,這讓他心里有些忌憚。
    如果這個不要臉的家伙一言不合,殺伐起來,他們何人是鄭鳴的對手?
    “紫蒼生,你看到我皇族被辱,不該拼命維系皇族的尊嚴嗎?”
    大宗正這句話,是對著五皇子說的,而在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不少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五皇子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陰霾,雖然他已經自請離開紫雀皇族,但是他畢竟是皇族的人。
    大宗正這句話,幾乎一語中的,將他逼到了墻角。就在五皇子思索對策的瞬間,鄭鳴已經踏步朝著大宗正走了過來。
    “你敢對我出手!”大宗正眼睜睜的看著鄭鳴,聲音一如雷鳴,充斥著憤怒。
    鄭鳴不言不語,但是他的身體,卻已經來到了大宗正的近前。也就在鄭鳴接近的剎那,那大宗正的身上,陡然沖出了一條紫金色的繩索。
    這繩索剛剛飛出,就猶如一條真龍,那磅礴的威勢,不但鎮壓四方,更封禁一切。
    “降龍繩!”八皇子看到這繩索的剎那,驚呼一聲道,他的目光中,除了羨慕,更多的是畏懼。
    八大神王府的來人,在聽到降龍繩的瞬間,一個個目光都敬畏了起來。作為皇族子弟,他們自然知道震懾宗室這件至寶。
    傳說之中,這至寶乃是當年的紫雀武帝親自煉制,煉制這降龍繩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管教紫雀皇室。
    就算擁有參星境修為的巨擘,在這降龍繩下,也難以逃脫,因為這條繩索,不但擁有著完整的法則之力,更被武帝刻下了神禁紋路,可以溝通天地星辰之力。
    只是,降龍繩很少出手,一般只要大宗正這邊做出了決斷,皇室子弟就會束手就擒。
    “鄭兄小心,這是降龍繩!”五皇子紫蒼生,情急之下,也顧不得什么皇室尊嚴了,大聲的喊道。
    而臉已經腫了一邊的洛神女,用無比怨毒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此時,她心里充滿了殷切的期待。
    這次請來紫雀皇族的大宗正,為的只是羞辱一下鄭家而已,卻沒想到,這個大宗正的手中,竟然掌管著降龍繩。
    這可是超越神禁的紫雀武帝親自煉制的寶物,就算是半步神禁,對此物也奈何不得!
    鄭鳴面對降龍繩,并沒有太多的動彈,就好似他已經感應到了降龍繩的威力,而他自己難以反抗,所以就只有接受一般。
    當降龍繩捆在鄭鳴身體上的瞬間,無論是皇族子弟,還是那些響應楚子清號召而來的貴胄子弟,一個個都松了一口氣。
    雖然鄭鳴還沒有出手殺人,但是鄭鳴的威勢,已經讓這些人驚詫不已。
    畢竟,一出手,就打了兩個人,更讓三十六個強橫至極的法身境強者,沒有出手的余地。這等讓人忌憚的威勢,讓他們心有余悸,誰能保證這個如此強勢的家伙,不會對自己發難呢?
    能把這么一個危險的法王束縛住,自然是最好不過。
    “鄭法王,你不是很厲害嗎?哼,怎么被降龍繩給擒住了呢,哈哈哈!”仰天大笑的,并不是八皇子,而是洛神女。
    此時的她,也顧不得保持自己應有的風范,她恨,恨這個出手如此痛快的家伙,居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大宗正哼了一聲道:“將這個膽大包天之徒,給我帶回神都,我要將他作為典范,明正典刑。”
    “冒犯紫雀皇族尊嚴者,死!”
    大宗正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一時間,引得敬畏者無數。
    傅玉清在降龍聲纏在鄭鳴身上的瞬間,就準備騰空沖來,可是這個時候,她的耳際,響起的卻是鄭鳴的聲音。
    這聲音很平靜,卻充滿了自信。
    “不用著急,我沒事,你等著看好了!”
    鄭鳴這幾個字,不但在傅玉清的耳邊響起,也在父母和妹妹的耳邊響起。
    “你這話說的很不錯,但是,就憑一根繩子,也想束縛我?真是癡心妄想!”
    鄭鳴的聲音很冷,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股赤紅色的光芒,從鄭鳴的身上直沖而出。
    這光芒磅礴如山,在這光芒沖出的剎那,降龍繩好似感應到了危險,一道道的道紋,在虛空之中浮現,本來就好似紫色龍型的降龍繩,竟然瞬間變成了一條紫色的真龍。
    它吞吐天地精華,盤繞之間,天地靜寂。
    “這是降龍繩的最強威力,可以束縛參星巨擘!”大宗正雖然執掌降龍繩,但是對于降龍繩的最終形態,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可以說,這種降龍繩的最終形態,讓他大喜過望。
    只要自己好好祭煉這降龍繩,就算那八大神王,也要給自己面子,也要顧忌自己幾分!
    “開!”一聲震喝,從鄭鳴的口中響起。伴隨著這震喝,赤紅色的光芒,變的更加的恐怖。
    也就是一個剎那,那本來束縛在鄭鳴身上的降龍繩,直接從中間斷裂開來。
    四段,黯淡的,沒有絲毫光澤的降龍繩,從鄭鳴的身上飄落而下,化成了四段破碎的繩索。
    在降龍繩破碎的剎那,無數人的耳中,都聽到了一聲龍吟,這是一聲降龍有悔的龍吟,這是一聲充滿了悲涼的龍吟。
    在這龍吟響起的瞬間,大宗正的口中直接噴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他就覺得自己的身上,所有掌控的道紋和真元,都變得無比的錯亂。
    那作為自己基礎的神蓮,更是呈現出崩潰的趨勢。
    “怎么可能?就算參星境的巨擘,在這降龍繩下,也要束手就擒,你怎么可能掙脫降龍繩,你怎么可能掙脫降龍繩!”
    大宗正的吼聲之中,充滿了質疑,但是鄭鳴對于大宗正這種吼聲,卻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
    他看著那些堆積如山的禮物,又冷冷的看了看那唯一的九紋道蓮,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冷。
    “你叫楚子清?”鄭鳴的目光落在那驕傲猶如女王般的女子身上,淡淡的說道。
    楚子清的身軀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此時在鄭鳴的目光下,她覺得自己好像被一頭洪荒巨獸盯住了一般。
    只要自己稍微有一個不如那洪荒巨獸心意的動作,說不定直接都會被撕成碎粉。
    “是,我……我是楚子清!”
    顫抖的楚子清,已經記不得要保持自己風范的事情,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從這無邊的恐懼之中脫身出來。
    鄭鳴緩緩的走進楚子清,好一會才淡淡的道:“自己先找個地方跪下,等婚禮結束之后,再給我滾蛋!”
    這句話,鄭鳴說的平常無比,就好像給阿貓阿狗吩咐事情一般,可是聽到楚子清的耳朵中,卻猶如炸雷一般。
    自己……自己找個地方跪下,這……這怎么可能,且不說平日里爭相恭維她貌若天仙,魅力四射的不計其數,單單說她楚子清乃是楚家的嫡女,身份尊貴這一點,就算皇族在看到自己的時候,也是笑臉相迎。
    “鄭鳴,你這么侮辱子清,就是想和楚家為敵!”站在楚子清身邊的八皇子,猶豫了瞬間,還是挺身而出。
    “啪!”又是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八皇子的臉上,這一個耳光,讓八皇子原本一邊高,一邊低的臉,頃刻之間,就變的對稱起來。
    “放屁,此處哪有你說話的資格?滾蛋,你也給我跪一邊去!”
    甩給當朝皇子兩個耳光,已經是對紫雀皇族莫大的侮辱,現在更是變本加厲的讓八皇子跪在一邊,這簡直就是將紫雀皇族的名聲,直接踩在地上。
    “你……你找死!”大宗正雖然因為降龍繩被鄭鳴撐斷,失去了底氣,但是作為皇族的大宗正,他無論如何,不能夠看著鄭鳴如此侮辱皇族。
    他手指顫抖著道:“你這樣做,神皇陛下是不會原諒你的,你就等著被族滅吧!”
    鄭鳴冷冷一笑,手指朝著大宗正的位置一點,一股股無形的壓力,猶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朝著大宗正壓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