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73 再入鎮魔

  紫金色的果子吞入腹中之后,太上主祭頓覺滾滾的靈氣,被快的吸納,他的神色,也變的更加健碩。中文≠≈≥≠=≤≥≥=≤≥
    鄭鳴此時,卻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的輪回魔印,雖然可以在生滅之中轉換,更能讓人恢復百年之前的樣子,但是等輪回之力消失,一切都會回到現在。
    并不是說,輪回魔印有大的缺陷,主要是鄭鳴對輪回魔印的掌控,還差的太多。
    不過好在,這輪回魔印的輪回之力,已經磨滅了太上主祭的傷勢,就算輪回之力消失,太上主祭的壽命,卻不會再有什么威脅。
    “主上,我等商議,為了慶祝您解救了整個魔戎族,我們準備建立一個巨大的登位大典,慶祝您登上魔戎大君之位!”太上主祭在平靜下來之后,第一個說道。
    登位大典,對于這種事情,鄭鳴自然不會反對。
    他要的是聲望值,一個登位大典,幾乎可以讓他輕而易舉的就能整個魔戎的聲望值,納入到自己的手中。
    “這件事情,太上主祭你安排就是。”
    見鄭鳴沒有反對自己的意見,太上主祭接著道:“還有就是,在落月主祭他們叛逃的時候,有一部分族人,被落月等叛逆攜裹而去。”
    “對待這些叛逆,必須嚴懲,請主上同意屬下組織族人,對這些人進行誅殺。”
    太上主祭此時,整個人殺氣騰騰。而旭陽主祭等人,目光中同樣充滿了殺意。
    無論在哪里,最讓人痛恨的,就是叛徒。這次四大無上存在的聯合出手,讓整個魔戎族損失慘重,自然,對于這些出賣魔戎的叛徒,無人不是憤恨不已。
    “落月主祭等叛逆,自然是罪無可恕,但是對于被他們攜帶的族人,既往不咎就是。”鄭鳴對落月主祭沒有什么好感,但是普通的魔戎族人,他卻不愿意亂殺。
    畢竟,每一個魔戎族人,都是一個聲望值。
    鄭鳴的話,讓不少魔戎族的武者大失失望,他們覺得,所有的叛徒都該殺,如果是旭陽主祭做出這個決定,他們絕對不會接受。
    但是做出這個決定的是鄭鳴,這就讓他們不得不接受。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鄭鳴的決定,就好似神的決定,無法忤逆。
    “還有,主上繼承了魔君之位,就要將當年大君流落在外的魔刀迎回!”太上主祭看著四周沒有反對的人,心中升起了一絲欣慰,他接著向鄭鳴謹言道。
    魔刀這兩字一出,頓時牽動了無數人的心。
    魔刀,這個傳奇一般的名字,在紫雀神朝之中,有著無數的稱呼,但是此時,在魔戎族聚集之地,它的名字只有一個,就是魔刀。
    迎回魔刀,一直都是魔戎族最大的夢想,以往,這個夢想,他們不敢說,但是近日,在遇到了魔戎一族的希望之后,第一時間提出了這個夢想。
    鄭鳴的心中,對于迎回魔刀,同樣充滿了渴望。畢竟,那武帝赤霄劍的威力,讓他自內心的有一種想要得到的念頭。
    雖然當年,手持魔刀的魔君敗在了武帝的赤霄劍之下,但是能夠和赤霄劍并列的魔刀,同樣是鄭鳴最渴望的寶物之一。
    “魔刀現在何處?”鄭鳴目視著太上主祭,聲音中帶著堅決的問道。
    太上主祭的神色一凝,隨即道:“當年魔君敗在武帝的手下之后,那魔刀就不知所蹤,按照歷代祖師的推測,魔刀應該在紫雀武帝的手中。”
    鄭鳴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紫雀武帝早已不知所蹤,甚至大多數人,都覺得此人已經羽化登仙。
    而他的東西,自然是留給了歷代紫雀神皇。
    鄭鳴雖然渴望得到魔刀,但是這個渴望,并不是太過迫切。他雖然有英雄牌,雖然已經修成了大滅天功,雖然已經融合了魔君的無上戰體,但是,魔君的無上戰體,同樣有一個巨大的束縛。
    那就是,戰體不能離開魔戎州!
    這個秘密,鄭鳴當然不肯對外人宣揚,但是在鄭鳴的預料之中,這個秘密是保不住的。
    “先讓人追查魔刀的下落。”鄭鳴稍微沉吟了一下,輕輕的揮手說道。
    重新組建的魔戎大軍,隨著鄭鳴的命令出動,他們征討的對象,是叛逃的族人。
    落月主祭等人,更是殺的目標。不過這一次帶隊的人,是太上主祭,鄭鳴并沒有出動。
    這一場魔戎族內部的清理門戶,在整個魔戎而言,只是一件小事情,真的大事,是魔戎族之中,再次崛起了一個可以橫擊神禁的人物。
    鄭鳴,雖然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能夠橫擊天下,之所以能夠擊破武帝赤霄劍,都是因為他得到了魔君的戰體。
    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都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說鄭鳴使用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隨著鄭鳴的出現,天下的無上存在之中,再次多出了一個位置。
    鎮魔城,城門高懸,上萬鎮魔士兵,猶如一張網,籠罩在鎮魔城百里之外。
    以往,鎮魔城的城門,是從來都不關的。就算魔戎有時候強勢崛起,這鎮魔城的城門,都不曾關上過。
    這是一種傲氣,一種屬于歷代鎮魔大將軍的傲氣。
    但是現在,鎮魔城面向魔戎的這一面城墻,終于關上了,之所以關上,只是因為一個人。
    上萬斥候,每一個都是躍凡境的修為,甚至有斥候隊長,更是已經達到了躍凡七境。
    “趙頭,以往探查魔戎的情況,都是深入萬里,現在怎么只能夠進入百里!”一個躍凡境的兵士,將一大塊羚羊干肉塞進嘴里之后,不滿的嘟囔道。
    躍凡境的武者,雖然不用吃飯,但是對于靈氣的需求,卻增長了很多。一般的躍凡境,可以隨時的修行增加體內的靈氣,但是鎮魔城的斥候,在出任務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修煉的時間。
    所以,他們補充靈氣的方法,就是各種各樣靈獸的肉。
    這種靈獸的肉食,被人封禁了大量的靈氣,不但味道鮮美,更能夠快的補充失去的靈氣。
    而在大量靈獸的肉之中,羚羊肉只能排在低等,但是它的價格,卻是大量士兵的選。
    “誰知道呢,咱們這些人,服從上面的命令就是!”被稱為趙頭的,是一個看上去有點油滑的漢子,他揮舞著手中的羚羊肉道:“這種事情,咱們心里有數就行了。”
    “兄弟們來到鎮魔軍,為的是什么?還不是為了多弄一點修煉的資源嗎,但是資源再重要,咱們不能把命丟了。”
    “雖然上面啥也沒有說,但是咱們應該好好想一想,前幾天,那好似天崩地裂的場景。”
    “奶奶的,連城墻都震裂了,哼,咱們每一個人,都自求多福吧!”
    作為一個在邊關混了多年的人,趙頭在自己這群下屬之中,擁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他的話,那些屬下雖然都聽的不是太明白,但是卻沒有人反對。
    “趙頭,你說究竟出了什么情況,奶奶的,那一天我在野外,聽到了好似一聲鐘響,差點沒有將我的神識直接給震碎。”一個士兵,聲音中帶著恐懼。
    其他士兵,也都將自己經歷的事情說了出來,他們此時,一個個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難道魔戎,真的要翻天了嗎?”一個看上去面容有些稚嫩的士兵,輕聲的說道。
    趙頭雖然和所有人都是談天論地,沒有一點的架子,但是此時聽到那年輕人的話,卻是一個巴掌扇在了他的頭上。
    “你小子胡說八道什么!”
    “我告訴你,這種事情,以后少議論,要是被上面聽到了,就要用亂我軍心的說法,直接砍掉你的腦袋。”
    年輕的士兵縮了縮腦袋,并沒有害怕,反而笑嘻嘻的道:“頭,我這不是給你們說一說,各位哥哥,也不會將我這話賣出去不是。”
    趙頭笑罵了一聲,沒有再說話,至于其他人,一個個笑嘻嘻的和年輕的士兵開著玩笑。
    就在他們一副其樂融融的時候,突然有人驚聲的道:“趙頭你快看,有人來了。”
    趙頭他們巡視已經很多人了,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種事情,他第一時間跑了過去。
    順著那來人手指的方向,趙頭就看到了一個身影,從遠處緩緩的走來,這身影的度看上去很慢,但是趙頭看的時候,此人已經快到他們的近期。
    這是一個少年,一個只有穿著青色長袍的道少年,看到這少年的剎那,那趙頭的臉瞬間僵硬了起來。
    “嘿嘿,還真的有人從魔戎這邊回來了,看樣子不是魔戎族的人,咱們好好問問他那邊生了什么。”年輕的士兵看著鄭鳴,故作兇狠的道:“他要是不老老實實的回答,咱們就將他當成魔戎那邊的……”
    年輕士兵說的,是他這些年來,從趙頭他們身上學到的最常用的手段。
    雖然鎮魔軍是一直正規的軍隊,但是按照靠山吃山的傳統,他們還是有一些屬于他們自居的小手段的。
    比如……比如從那些游走在魔戎境內的商人手中,得到一些小小的油水。
    這半年來,來往魔戎的商人越來越少,他們的油水,自然也就越來越少,到了最近,足足有一個多月,沒有遇到過一個來往于魔戎州和鎮魔城的商人。
    這讓剛剛嘗到好處的年輕士兵,很是有點不爽。
    現在,那漫步而來的人,雖然給人一種不同凡俗的感覺,但是這年輕的士兵,依舊沒有收手的打算。
    他是誰,他是鎮魔軍,他修為就算不行,來人也要給他十分的面子,畢竟在鎮魔城,還沒有人敢于和鎮魔軍作對,要知道那可是找死。
    “趴!”趙頭的巴掌,重重的擊打在了這士兵的臉上,那士兵頓時嚇得蹦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