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972 四象托天


    太上主祭表情復雜,到了他這個份上,心智已是堅若磐石,盡管鄭鳴的承諾讓他欣喜不已,差點就喜極而泣了,但是想了想,還是緩緩的搖頭道:“多謝主上對我的看重,但是,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知道,就算有至寶,也救不了我。????”
    “這是天地神禁的傷勢,就算神主,也難以恢復。”
    鄭鳴擺手道:“你放心就是,三日之后,我就可以施展力量,將那些傷勢驅除。”
    太上主祭的眼眸之中,頓時燃起了死灰復燃的光亮,他剛才雖然表現的淡定從容,但是,這些話卻是言不由衷的,他當然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死掉。
    因為,魔戎就要復興,他要親眼見證這一天,他要參與到這一天。
    可是,鄭鳴的話,又讓他半信半疑,畢竟他的傷勢,并不是一般的傷勢。
    “如果主上能夠治療屬下的傷勢,屬下一定為主上忠心效力。”太上主祭說完這些,又帶著一絲不舍朝著四象山掃了一眼道:“主上,四象山地脈已亂,不適合作為我們魔戎一族的駐地,我們還是遷徙新址吧。”
    魔君的戰體,靜靜的立于破碎的大地山川之間,就好似一個山峰,可是經過了剛才的并肩作戰,鄭鳴能夠感應到在這個軀體之中深深的眷戀。
    這種眷戀,是對眼前環境的眷戀,是對以往歲月的一種眷戀,是一種自本能的眷戀。
    已經沒有了意識的戰體,此時剩下的唯有本能。但是太上主祭說的一點沒錯,此地已經荒廢。
    “四座魔象,鎮壓四方靈脈,現在魔象都已經沉沒,此地……此地已經毀了。”太上主祭好似也感應到了什么,話語中帶著一絲不舍。
    四個魔象,鄭鳴的心中一動,他突然想到了那最后關于魔象的神咒,沉吟之間,鄭鳴緩緩的開口,念動起了那在他施展之時,沒有半點作用的神咒。
    “轟轟轟!”
    隨著鄭鳴咒語剛剛念動,那已經平靜的大地,陡然晃動了起來,一個巨大的裂紋出現在大山的深處。
    這大裂紋的中心,飛起了一座巨大的魔象,它鎮壓天地,散著無盡的光芒。
    本來崩碎的大地,在這頭魔象飛出之后,散出無量的光芒,一道道涌動的靈氣,快的在魔象四周運轉了起來。
    第二頭魔象,第三頭魔象,第四頭……
    也就是一個眨眼之間,四頭魔象已經升起在天地之間,而一副畫卷,更是開始在魔象的四周天地展開。
    魔象雄偉如山,分立山川四側,鎮壓無盡蒼穹!
    這種景象,只要是生活在四象山周圍的人,都是非常的熟悉,因為這種景象,就是四象山平常的情形。
    四座巨大的魔象中間,一個古樸之中,還帶著歲月痕跡的神廟,靜靜的聳立在天地之中。
    “四象托天,真的有四象托天!”太上主祭身軀晃動,激動不已,雖然現而今整個魔戎族都走出了困境,但是作為魔戎族的頭領,他的心中,還是帶著那么一絲遺憾。
    這種遺憾,主要是因為四象山毀了,魔戎族的祖地,在他的手中毀了。
    山川崩潰,自然沒有重新恢復的可能,他雖然心中帶著遺憾,卻也只能留在心中。
    和最大的心愿相比,毀了祖地并不算是太重要的事情,但是,現在看著祖地的重新建成,他心中的激動之意,卻是怎么都壓制不住。
    “魔主大人神通蓋世!”有祭祀匍匐在地,聲音之中,帶著激動。
    鄭鳴此刻,對于那留下墜魔洞的妳珩,越的欽佩,這片大地,他通過這四個作為鎮壓陣眼的魔象,竟然能夠重新恢復,這種手段,實在是讓人驚訝。
    而那四頭魔象,并不是死物,隨著鄭鳴咒語的念動,他感到這四頭魔象和自己的心神已經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
    每一頭魔象,都擁有著參星境的力量,而一旦四頭魔象聯合,組成四象托天大陣,就算是神禁境界的存在,想要將它打破,也需要費很大的功夫。
    這一次之所以四象托天的大陣沒有起到作用,最主要的原因,是魔戎一族,沒有人會催動這四頭魔象。
    “扶太上主祭去神廟之中修養,我休息三日,三日之后,替太上主祭恢復傷勢!”鄭鳴一揮衣袖,朝著旭陽主祭吩咐道。
    只剩下一條手臂的旭陽主祭,恭敬的答應下來。作為魔主,鄭鳴已經擁有了整個魔戎族的最高威嚴。
    三日時光,對閉關恢復的鄭鳴而言,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當他睜開眼眸的時候,就覺得自己體內的真元,變的更加的精純,也更加的深厚。
    那驚天動地的一戰,第一時間映入了鄭鳴的心頭,雖然這一戰,他主要是操控著魔君的戰體在戰斗,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一戰,讓鄭鳴得到了無數的感悟。
    特別是那魔君溝通星辰吸納星辰之力的過程,更是讓鄭鳴獲益良多,隱隱約約之中,鄭鳴覺得,自己已經摸到了通向參星境界的路途。
    催動大滅天功,鄭鳴就覺得一顆星辰,隱隱約約的朝著自己在靠近,無盡的蒼穹之中,更有一部分力量,在朝著自己的身體中傳送。
    這力量,和魔君吸納星辰之力時猶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的場景不同,鄭鳴吸納的度雖然不慢,但是也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溪流。
    不過,只要鄭鳴自己愿意,他可以慢慢的取代魔君的戰體,成為那顆星辰的主人。
    “主上,您出關了沒有?”賀絡圖的聲音,在這個時候,突然傳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的鄭鳴,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在閉關的時候,最好是不要被打擾的,賀絡圖作為自己的侍衛頭領,竟然連這種顧忌都不知道,實在是……
    “什么事情?”鄭鳴走出閉關的洞府,淡淡的看向賀絡圖。
    賀絡圖也是極善察言觀色之人,眼見鄭鳴的眉頭一舒一皺,頓覺主人有些不悅,心里驚恐之下,趕忙跪在地上,恭敬地道:“主上,太上主祭快要不行了!”
    鄭鳴這才想起自己答應過太上主祭的事情,當下擺手道:“快帶我去看看。”
    太上主祭就在神廟中,只是此時的他,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茍延殘喘的狀態了。在太上主祭的四周,數百名魔戎族的祭祀和武者,靜靜的肅立,眾人準備送太上主祭最后一程。
    “拜見主上!”幾乎就在鄭鳴走來的剎那,在場的武者和祭祀都恭敬的行禮。
    不少第一次見到鄭鳴的武者,看向鄭鳴的目光,就好似看向一個神靈。
    他們都很清楚,就在前些時候,他們的族人都在面臨著滅頂之災,不,應該說滅頂之災已經到了眼前。
    他們不少人的心中,甚至因此還埋怨過這個人,因為他說秋狩取消,這才災難臨頭。
    雖然這種說法,不少有遠見的人都不贊同,但是在一些人的心中,依舊占著重要的影響。
    特別是落月主祭等人關于這件事情的說法,更是讓不少人覺得引起災難的,就是這個人。
    也就在他們前途暗淡,萬念俱灰的時候,這個男子催動魔君戰體,一如天神,對抗四大無上存在。
    他們雖然都隔著很遠,但就是這樣,他們還是看到了這個人戰天斗地的場景,看到了那驚世駭俗的戰斗。
    在他們的眼中,這個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太上主祭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旭陽主祭恭敬地朝著鄭鳴道:“他老人家,一直希望能夠見到主上您最后一面,所以一直都強撐著不肯……”
    鄭鳴揮手,快的來到太上主祭的身邊,他看著準備開口的太上主祭,阻止道:“我們稍后再談。”
    說話間,鄭鳴念頭閃動,那本來屹立在神廟一側的魔君戰體,陡然朝著他傳來了一道赤紅色的光芒。
    這是魔君戰體的力量,現在不用戰斗神禁,鄭鳴催動大滅天功直接借用。
    力量灌入體內的剎那,鄭鳴雙手握印,輪回之力,直接覆蓋在了太上主祭的身上。
    也就是一個轉眼,太上主祭的容顏,就年輕了百年,而那些作用在太上主祭身軀上的道傷,更是被鄭鳴硬生生的用輪回的印記,直接抹滅。
    剛剛說話還艱難無比的太上主祭,在鄭鳴收回輪回魔印之力的剎那,陡然從床榻上站了起來。
    這一刻的他,就感到自己的身軀,是那樣的輕松,是那樣的充滿了活力,他感覺,現在的軀體,比沒有受傷之前,還要好上十倍。
    旭陽主祭,其他祭祀,以及賀絡圖等武者,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可以用生龍活虎四個字來形容的太上主祭。
    這樣的變化讓眾人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這本來奄奄一息的太上主祭,現在確實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別說他們,就是太上主祭,此時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他感受著體內的一切,先是驚愕,隨即大笑了起來。
    轟然大笑,一如瘋狂。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美妙了,從死亡的邊緣被拉回來,就是太上主祭這樣的人物,也無法保持矜持和淡定。
    “快給太上主祭準備一些神藥!”鄭鳴看著太上主祭的模樣,神色陡然一變的說道。
    旭陽主祭雖然不知道鄭鳴為什么這樣吩咐,但是他還是第一時間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棵紫金色的果子,快的遞給了太上主祭。
    太上主祭也不知鄭鳴為何這樣安排,但是對于鄭鳴,他已經從心中敬服,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將那紫金色的果子吞進了肚子之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