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70 我掌輪回

  “我可以打碎你們的道統,打碎你們的基業!”聽著鄭鳴的發狠,神主竟有些無語。他知道,鄭鳴的話,并不只是威脅,一旦鄭鳴真的這么做,他們同樣損失慘重。
    當然,在這里面,損失最大的,還是紫雀神皇,作為神朝的大帝,山川崩碎,死的都算是他的下屬。
    “鄭鳴,我來的只是一具戰體,我可以告訴你,這一次神主提出休戰,我可以答應,但是當年魔君所答應的條件,一個都不能改變。”
    “還有,魔戎族要向神朝稱臣,你鄭鳴作為魔戎之主,同樣要向神朝稱臣。”
    說完這些的紫雀神皇,聲音越加冷漠的道:“還有,落月主祭他們已經投靠了神朝,那么他們就算和魔戎一族正式分裂,你們要割出一半的地盤,給落月主祭。”
    “如若不然,就算要付出代價,我也一定會請動赤宵劍,將這戰體斬殺。”
    “沒有了魔君神識的戰體,雖然可以橫擊神禁,但是他同樣難以抵擋赤宵劍!你鄭鳴,在赤宵劍下,同樣別無選擇,現在,你只有接受!”
    紫雀神皇聲音如雷,他雖然只是一具分身到來,但是此時,卻充斥著天地獨尊之意。
    而紫雀神皇的話語,同樣讓神主等人面色大變,很顯然,他們一個個對于那赤宵劍,都有著發自內心的顧忌。
    畢竟,武帝赤宵劍,乃是當年紫雀武帝的神兵,一直都沒有出世,可是,從這赤宵劍可以斬落魔君頭顱來看,足以證明這赤宵劍究竟是什么樣的威力。
    “鄭鳴,武帝赤宵劍擁有三道神禁,你拿什么和武帝赤宵劍對抗?在武帝赤宵劍之下,你只是一個螻蟻而已。”
    紫雀神皇再次大喝,隨著他的喝聲,虛空之中,升起了一道赤紅色的光芒,這光芒猶如浩浩大日,照耀虛空,它出現的剎那,無盡的皇者之氣,籠罩蒼穹。
    武帝赤宵劍!
    這柄隨著武帝起家,橫掃天下,一統天下的神劍,再次顯露出了它的蹤跡,它光照天地乾坤。
    隨著武帝赤宵劍的出現,那紫袍老者手中的雷鞭,厚德殿主手中的巨幡,還有籠罩在神主頭頂的巨鐘,都發出了輕輕的顫抖,很顯然,他們對于武帝赤宵劍,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武帝赤宵劍籠罩虛空,一絲蓬勃的殺意,朝著鄭鳴轟然籠罩了過來。
    武帝赤宵劍!
    在偌大的紫雀神朝之中,如果說有什么兵器能夠震懾萬古,那么非武帝赤宵劍莫屬。
    這柄赤宵劍,究竟是如何落在當年紫雀武帝的手中,沒有人知道,但是幾乎所有人都清楚,這柄劍非常的可怕,就是因為這柄劍,一代天驕的魔君被斬下了腦袋。
    魔君屹立魔戎,九死無悔,聲威震懾萬古乾坤!但是同樣有一種說法,那就是當年的紫雀武帝,不愿意斬盡殺絕,不然就憑著赤宵劍,足以誅殺魔君。
    這種說法,雖然也有質疑,但是更多的,卻是相信。畢竟,魔君就算強大,就算戰意如狂潮,就算恒古永不滅,但是最終,這魔君的頭,畢竟被赤宵劍斬下了。
    武帝是不是英雄重英雄,沒有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魔君的頭,是被武帝用赤宵劍斬下的。
    隨著武帝的逝去,赤宵劍消失不出,但是幾乎所有的強者都覺得,這柄劍,一定在紫雀皇室。
    煌煌赤宵劍,光芒如日,照耀天地!
    在這赤宵劍的劍光下,就好似天地之力,匯聚于一劍之間!
    而這劍芒,正是指著鄭鳴,指著那屹立天地,剛剛更是力戰四大無上的戰體上。
    赤宵劍沒有降下,但是鄭鳴卻已經感到,自己的心神,已經被這武帝赤宵劍所籠罩。
    如果自己難以抵擋,這赤宵劍,不但要斬破戰體,更要將自己的頭斬落下來。
    鄭鳴的手中,自然有和赤宵劍相互對比的兵器,比如那星辰長劍,就應該不比武帝赤宵劍差。
    但是鄭鳴在滅了星辰長劍所在的宗門時,直接泯滅了所有的典籍,所以這星辰長劍,他根本就沒有祭煉。
    現在倉促施展,很有可能不如不施展。至于庚金葫蘆,那無名的石橋,雖然都挺厲害,可是那些都是贓物,而那些大圣們,更是在追尋。
    所以,鄭鳴準備的還是英雄牌,孔宣的英雄牌。
    “鄭鳴,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臣服赤宵劍下,可饒你不死!”在武帝赤宵劍跨空而來之后,紫雀神皇的分身,越發顯得威嚴如天,煌煌如日!
    鄭鳴冷笑,他的神禁之力,此時已經被武帝赤宵劍壓下,但是鄭鳴并不準備就這樣束手就擒。
    他的雙手,輕輕的催動,化出兩個手印。
    這兩個手印,是鄭鳴在魔君戰體之內化出的,而就在他施展出這兩個手印的瞬間,本來昂然肅立的魔君戰體,也緩緩的伸出了手掌。
    兩個手掌,兩個手印!
    看上去無比的簡單,但是這種結印的方式落在神主等人的眼中,卻讓神主等人的臉色大變。
    他們參悟不透鄭鳴此時施展的手印究竟是什么,但是他們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種印記,已經隱含著驚天動地的力量。
    他們隱隱約約的感到,這種力量,可以威脅到他們。
    赤宵劍震鳴,三道赤紅色的光芒,猶如三條長龍,從虛空之中,灌入赤宵劍內。
    無盡的威勢,越發的強大,好似只要赤宵劍微微震鳴,就能夠毀滅山川河岳,毀滅萬物蒼穹。
    “下落啊!”落月主祭遙望那聲勢壓著半邊蒼穹的武帝赤宵劍,帶著一絲迫不及待的瘋狂。
    他乃是魔戎族的叛徒,如果鄭鳴活著,他就會寢食不安,甚至他覺得,自己和鄭鳴,在這個世上,只能夠存在一個。
    他的身后,是有人給他撐腰,但是他同樣很清楚,他這樣的人,和鄭鳴有著巨大的差距。
    說不定什么時候,鄭鳴就能夠將他給殺了,而他身后的人,更大的可能,卻是因為對鄭鳴的懼意,半點話都不敢開口。
    他殷切的期待,武帝赤宵劍,可以誅殺鄭鳴。
    至于駐守在小世界的太上主祭等人,大部分都覺得額頭在流汗。他們對于魔君有信心,但是他們對于武帝赤宵劍的傳說,聽的實在是太多了。
    武帝赤宵劍,當年斬落了魔君頭顱的武帝赤宵劍。
    一個個參星境的巨擘,都靜靜的等待著,他們各自心情不一,但是有一點他們卻是相同的。
    那就是,他們同樣希望,能夠看到武帝赤宵劍的威嚴,看到那驚天動地的一擊。
    無上天宮之中,紫雀神皇的本體,靜靜的盤坐在天宮的正中心,殺伐決斷的紫雀神皇心里,此時竟莫名的升起一絲猶豫。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紫雀神皇的心中,沒有一絲底氣。他對赤宵劍充滿了信心,但是鄭鳴那緩緩結出的兩個手印,卻給了他一種大恐怖的感覺。
    “去!”
    沉吟之中,紫雀神皇做出了選擇,他雖然心生警兆,但是同樣,他對于武帝赤宵劍,充滿了信心。
    赤宵劍下落,萬里皆是紅光,那好似開天辟地的一劍,帶著無邊的玄奧,帶著大道的軌跡,但是萬物難以披靡的威勢,赫赫而下。
    在這一劍之下,雖然魔君的戰體一如山岳,卻也顯得是那樣的渺小。因為這一劍,代表的是天!
    鄭鳴在這一劍落下的剎那,兩個手印同時揮出,那無盡的大滅天功之力,從他的兩個手掌之中咆哮而出,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旋轉的圓,直直的迎向了武帝赤宵劍。
    赤宵劍下落,虛空從中間被斬開,那撕裂的天地的劍芒,猶如天地之間最耀眼的光芒,撕裂了黑暗的帷幕。
    但是,就在這赤宵劍要挨近鄭鳴百丈的瞬間,一股無形的力量,嚴嚴的擋在了赤宵劍的近前。
    橫沖而下的赤宵劍,在和這種詭異的力量接觸的瞬間,就好似感應到了什么一般,不但沒有前進,反而后退了十丈。
    十丈距離,對于神禁級別的存在而言,根本就不是距離,但是在這十丈的距離出現之后,那旋轉的,好似要瘋魔的磅礴力量,停止在了十丈之外。
    而赤宵劍,更是一動不動,就好似睡著了一般。
    “嗖!”就在不少人驚異鄭鳴究竟是用的是什么手段的時候,那柄赤宵劍再次震蕩,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它就劃破虛空而去。
    紫雀神皇的分身,在那赤宵劍離去的剎那,露出了一絲愕然之色,它雖然不是本體,難以做到和赤宵劍心意相通,但是剛剛武帝赤宵劍的動作,它卻是看得清清楚楚。
    逃了!在最后的時候,這武帝赤宵劍竟然選擇了逃離,這種逃離在紫雀神皇的心中,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
    畢竟,這可是武帝赤宵劍。
    雖然它只是一句分身,但是它的神識,卻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紫雀神皇,此時的他,就覺得自己臉在發脹。
    剛剛他還說出,要讓鄭鳴選擇臣服或者被武帝赤宵劍斬殺,而現在,赤宵劍居然走了。
    很不給他面子的走了!
    “鄭鳴,這件事情,我看……”
    紫雀神皇的話只是說了一半,就沒有再說下去,因為鄭鳴雙手匯聚的輪回魔印,朝著他直接籠罩了過去。
    在這魔印之下,紫雀神皇的分身開始還不覺得如何,但是在被輪回魔印籠罩了十個瞬間,他就覺得自己的修為,竟然開始飛速的倒退。
    “神禁,參星、法身……”
    也就是十個剎那,這具分身就已經化成了一個紫色的蓮子,靜靜的出現在了虛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