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68 血蹤萬里刀劈天地


    男子立于巨鐘之上,鐘聲瘋狂的鳴動,一聲聲鐘響,就好似一道道炸雷,朝著鄭鳴四周涌動。 在這些鐘鳴之下,一道道鐘聲,化成一個個道紋,最終這些道紋更是聚集成一個巨大的古字,直接定住了虛空。
    雖然鄭鳴此時處在魔君的戰體之中,但是在這古字出現的剎那,他還是覺得自己就好似落入了泥潭之中。
    就算是魔君的戰體,在這一刻,想要動彈,也變得無比的艱難。
    “神主言之有理。”淡淡的聲音之中,面容古樸的老者出現在大地之上,他腳踏大地,一如山巒。
    手中的巨幡晃動,大地之上,升起了層層的山巒,這些山巒起伏之間,就開始以鄭鳴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封閉四方的大陣,一個讓人難以動彈的大陣。
    也就在那老者出手的剎那,戰戟橫空,一尊身著皇袍的無上真身,跨越虛空而來,朝著鄭鳴直擊而來。
    一擊之下,寒光照耀三千丈。
    此人的出動,就好似是一個信號,那紫袍老者手掌翻動,聚集在九天之上的雷池,瞬間傾翻,一道道粗如巨柱的雷霆,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
    雷霆如雨,雷池下落,滾滾的毀滅之氣,直落而下。
    大地之上,土黃色的山巒,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道絲線,它們散著百倍的重力,想要將這一具無上戰體,直接鎖死在大地之上。
    至于那白衣的中年男子,更是一次次的催動巨鐘,鐘鳴之下,那古樸的大字,散著讓人恐懼的光芒,在這種光芒下,虛空開始凝結,萬物開始靜止。
    這三者的力量,同樣強大,但是最為快的,卻是那巨戟,也就是一個剎那,就已經來到了戰體的胸前。
    鄭鳴此刻,戰體的運動,已經受到了巨大的束縛,但是在巨戟刺來的剎那,他還是擊出了一拳!
    “卑鄙啊!”
    太上主祭站在萬里之外,緊緊的盯著那瘋狂沖殺之地,此時的他,緊緊的攥著拳頭,一副憤恨不已的模樣。
    太上主祭此時的心情,是非常的激動,他對于四個無上存在對鄭鳴的圍殺,更是從心中升起了一種憤怒。這些無上存在,每一個都掌控大道神禁,一念之間,就可以屠滅天地。
    可是現在,這些無上存在,這些本應該保持自己尊嚴的無上存在,不但同時現身,而且他們幾乎同時朝著鄭鳴出手。
    三千雷池,可毀滅一方世界,而那巨大的天神鐘更是震動虛空。雖然厚德殿的老者看似平靜,但是那猶如九曲盤旋的大陣,實際上卻是生成一種無上的束縛之力。
    在這種力量的束縛下,就算是參星境的巨擘,也只能被無聲無息的絞死,而他們卻同時運用這種手段對付鄭鳴。
    當然,雷池咆哮雖然兇險,但是那刺破虛空的戰戟,更讓人感到威脅。當年的紫雀武帝,雖然以赤宵劍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是他手中還有一柄長兵器,就是這封天戰戟!
    戰戟可劃破虛空,可隔絕萬里,斬殺對手。紫雀神皇本身已經是神禁級別的存在,他這個時候出手,可以說是四個神禁,要絞殺鄭鳴。
    這怎么可以!
    已經獲得大滅天功的鄭鳴,乃是整個魔戎族的希望,太上主祭在看到了鄭鳴融合魔君戰體的瞬間,就覺得魔戎族已經有了希望。
    鄭鳴橫擊天地,鄭鳴拳震巨幡,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太上主祭覺得自己的血在沸騰。
    他覺得,這一次,魔戎族的災難,就要過去,整個魔戎族就要走向新生。
    可是,就在他滿懷期望的準備送那幾個無上存在離去之時,四個無上存在,竟然同時朝著鄭鳴出手。
    這讓太上主祭的血,瞬間冰冷了起來。當年,在魔君敗亡,頭顱被武帝斬下的時候,同樣有無上存在進入魔戎州,按照當時的記載,魔君殘軀橫擊了這些無上存在。
    最終,那些無上存在在現難以取勝之后,一個個在朝著魔戎族提出了一些條件之后,直接離開。
    但是現在,迎戰這些無上存在的人,已經變成了鄭鳴,雖然他修成了大滅天功,但是在使用魔君的戰體時,他絕對沒有魔君更加的熟練。
    同樣,他的修為也決定了,他恐怕難以御使魔君戰體太長時間。
    “九星伴月圖呢?”太上主祭突然朝著只剩下一只手臂的旭陽主祭大聲的喝道。
    旭陽主祭面露苦澀的道:“太上,您難道忘了,九星伴月圖,已經落在了落月主祭的手中。”
    太上主祭一顫,他的臉上生出了一絲悲哀,此時鄭鳴已經催動了魔君的戰體,他竟然難以給鄭鳴任何的支持!
    以一敵四,鄭鳴本來就處在危險的狀態,現在再沒有神禁之器,讓鄭鳴如何和那四大無上存在爭鋒?
    也就在他黯然的時候,突然在他的耳邊,響起了一陣歡呼。
    聽到這歡呼的剎那,太上主祭凝眸朝著歡呼的方向看去,就見從那遠處,猶如天人一般的巨大戰體,一拳轟在了刺來的戰戟上方。
    戰戟崩飛,那手持戰戟的紫雀神皇,身軀后退三百丈。
    與此同時,一柄赤紅色的刀芒,出現在了鄭鳴的雙手之間,這赤紅色的刀芒長有三千丈,橫刀劈天。
    雖然刀芒全部都是由毀滅之氣匯聚而成,但是這一刀劈出,卻是猶如實質一般。
    看著這一刀的太上主祭,聲音已經瘋狂的顫抖,他的聲音之中帶著顫栗的喊道:“血蹤萬里,是血蹤萬里!”
    血河十三刀,血蹤萬里!
    當年的魔君,最擅長的同樣是刀法,而大滅天功所凝結而成的血刀,更是留下了十三式刀法。
    只是,隨著魔君的墜落,無人可以進入墜魔洞的傳承之地,這血河十三刀,就完全失去了蹤跡。
    萬里刀芒,橫掃虛空,刀光所指,大道躲避,群星墜落。
    三千雷池洶涌而下,每一座雷池,都帶著無數的雷霆,頃刻間,萬雷齊。但是這猶如鋪天蓋地的雷光,在那萬里縱橫的刀法劈斬之間,同時被斬斷。
    紫袍老者位于雷霆之上,面對血氣縱橫的刀光,神色變的越加的嚴肅,他雙手劃動,一個個雷球,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些雷球,每一個都充斥著毀滅的氣息。
    “去去去”
    雷球鋪天蓋再次傾落,浩浩雷霆,再次呼嘯而來。只是就在這些雷球下落的瞬間,赤紅色的刀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赤紅色的天河,朝著紫袍老者斬落而下。
    血灑天河!
    紫袍老者的雷球,落入血色的天河之中,沒有再驚起任何的蹤跡,也就在此時,鄭鳴騰空而起,巨大的身軀撞破虛空,朝著那神主的巨鐘劈出了一刀。
    隨著血河十三刀的施展,鄭鳴的動作越來越快,那洶涌的天地之力,在天地縱橫,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他足足和四大無上存在,交手一百二十多次。
    每一次的交手,都讓鄭鳴對毀滅之力的領悟增加一分,大滅天功所貫通的大道,讓他感覺是那樣的親近。
    雖然此時,他還沒有掌握大滅天功的大道神禁,但是隱隱約約,他已經覺得,這些東西,并不是太難。
    和這些相對應的是,只要他在墜魔洞第一層得到的功法,都能夠隨心所欲的施展出來。
    這具無上魔君的身軀,對于這些功法,每一個都是那樣的熟悉,只要鄭鳴心中催動,那功法就能夠立即施展。
    以一敵四,在半刻鐘之中,并不落任何的下風。甚至在剛剛一道劈向神主的時候,更在神主那寶貝的巨鐘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印記。
    天崩地裂,千里毀于一旦!
    神主、神皇、厚德殿主和駕馭雷霆鞭的老者,立于鄭鳴的四方,配合密切,殺招同樣越來越凌厲,只是四個人都不愿意和駕馭魔君戰體的鄭鳴血拼。
    “各位誅滅此人,無上戰體朕不要一分!”手持戰戟的紫雀神皇,在被鄭鳴一道劈下的剎那,終于忍不住厲喝道。
    那天神山的神主在聽到此話的瞬間,也跟著道:“我愿意施展神鐘定乾坤十個彈指,要魔君雙手!”
    他這話一出口,手持土黃色巨幡的老者也跟著道:“也罷,我要魔君的雙腿。”
    那駕馭雷霆的老者眼眸翻動,點了點頭道:“既然各位如此說,那這毀滅一擊,就由我來。”
    四個人說話間,就見那紫雀神皇從虛空緩緩而來,一步一乾坤,無盡殺意,步步升高,只是瞬間,那森森的殺意,就增加了百倍,朝著鄭鳴籠罩而去。
    他這一次的度很慢,但是在這緩緩的步伐之中,卻給人一種天地之力,匯聚在一戟之上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之下的鄭鳴,沒有任何的猶豫,瘋狂的劈出了一刀,他雖然第一次經歷過神禁級別的戰斗,但是他心中清楚,絕對不能讓紫雀神皇的威勢,揮到最高層次。
    這一刀,鄭鳴沒有施展血河十三刀,他這一次施展的,是大滅天功之中的毀滅之道。
    所以這一刀洶涌無比,在重重的斬在那戰戟上的瞬間,直接將戰戟的尖,給斬斷了小小的一截。
    紫雀神皇雖然心痛,但是卻不退還進,巨戟橫掃,悍不畏死。也就在這時,那神主整個人,好似融入到了巨大的寶鐘之中,本來就在鄭鳴上空的巨鐘,橫空升起三千丈。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