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67 鐘波連震萬物成粉


    那偌大的巨鐘,在這一腳之下,倒飛了出去,撞碎了無數的空間割斷。
    大鐘停滯,天地轟鳴。好似蒙受了奇恥大辱的巨鐘,這一刻瘋狂的震動,無數的波紋,帶著一道道毀滅天地的鐘波,朝著四方擴散。
    鐘波之下,萬物崩碎,有存了萬古的神山,也在這鐘波之下,轟擊成為了碎粉,更有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兇獸,在神山崩碎的剎那,想要拼死掙命。
    但是,它們雖然兇威震天,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擊之力。
    鐘波連震,萬物成粉。
    而就在巨鐘轟鳴之時,鄭鳴的手掌,已經重重的朝著那三千雷霆的雷鞭再次抓了過去。
    雷霆如龍,瘋狂的轟擊在魔君巨大的手掌上,那偌大的手掌,卻猶如恒古永存的山岳,任由雷霆轟動,卻沒有任何的波瀾。
    雷鞭再動,這一次卻是沒有風雷,沒有聲息,靜靜落下,但是卻隱含著一種如天如道的威勢。
    好似輕輕的一鞭落下,就好似無窮的天地之力,整個作用在了鄭鳴的手掌之上。
    一道道裂紋,出現在了魔君的手掌上,但是在這一刻,赤紅色的光芒,將這些裂紋快速的收縮,也就是一個剎那,鄭鳴的手掌,再次抓在了雷鞭上。
    絲毫沒有停留,鄭鳴揮手扔出雷鞭,這一次的目標,是那巨大的土黃色巨山。
    浩浩神朝,宗門無數!
    大的宗門,占據洞天福地,名山大岳,以為萬世之基業。而那些小的宗門,也各選靈氣濃厚的山川,作為自己宗門安身立命之所。
    在無數人的心中,欲學高藝登大山,欲修神通入大淵,而那一望無際的平原之地,則是不入流的宗門之所在。
    但是在紫雀神朝,同樣有一處宗門,卻是非同一般,他并不是在高山福地之間,而是立門在一片平地之中。
    厚德殿!
    號稱無上的存在之一,座落于一片猶如黃玉的平原之間。萬里浩蕩的平原之上,唯有一座寶殿,聳立于天地之間。
    十萬弟子,三千神通的厚德殿,乃是紫雀神朝少有的無上道統之一,他雖然沒有王侯之位,但是無數王侯,都是從這厚德殿中走出來的弟子。
    甚至有一些王侯,以自己是厚德殿的弟子而驕傲不已,更有不少神侯,不斷的將重禮送入厚德殿。
    厚德殿九層地下,一個眉眼古樸,看上去隨和從容的中年男子,正在盤坐休息,只是,老者的臉色,慢慢的生出了一絲怒意。
    “好孽障!”
    說出這三個字的老者,一個瞬間,就已經從蒲團上站起,這一刻的他,就好似一尊主宰蒼生的天尊。
    “師尊,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個修為已經達到了半步神禁的老者,迅速來到中年男子的近前,恭敬的行禮道。
    “哼哼,此事與你無關,一個借尸還魂的戰體,竟敢傷我至寶,我豈能容他!”說話之間,那老者一揮衣袖,整個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大地之中。
    老者看著中年男子消失的地方,眼眸中生出了艷羨之色。容身大道之中,隨時到達萬里之外的任何之地,這種神通看似簡單,卻是只有神禁才可以掌握的手段。
    有了這種手段,幾乎可以說萬劫不死,他雖然離神禁只有一步,但是這一步想要跨出,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師尊的至寶神幡,此時應該在魔戎州,莫非,那已經要崩潰的魔戎,又開始興風作浪了不成?
    輕輕的晃了晃頭,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思索。
    天神山,金元正盤膝坐在小世界的中心位置,在被鄭鳴折辱之后,金元在修煉一途上,變得更加的用心。
    輕輕睜開眼眸的金元,快速起身走到門外,就見一個白衣如神的男子,正站在他的身邊。
    “主上!”金元見到那男子的瞬間,恭敬地行禮道:“您不是要閉關十年,怎么現在……”
    “有一個變故,不得不去。”白衣男子看著金元,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一個小蟲子,要翻天了!”
    對于無上的神主而言,金元知道就算是自己這樣的人,在他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蟲子,僅此而已。
    但是翻天這兩個字,能夠從神主這樣的人口中說出,那就意味著,事情真的要翻天。
    不然的話,神主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來的,他剛剛準備問個清楚,卻見那神主已經一步跨出,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無上天宮,盤坐不動如神的紫雀神皇,猛然睜開了眼眸,他的雙眸之中神光涌動,威嚴如天。
    奢六陰好似感應到了紫雀神皇的清醒,馬不停蹄的從外面沖了過來,恭敬地跪伏在地。
    “奢六陰,取我的戰戟來!”紫雀神皇看著奢六陰,冷冷的吩咐道。
    奢六陰渾身震顫,他知道這個時候,神皇取出戰戟的意思,想要出聲阻攔,但是最終,奢六陰還是老老實實的,將一柄戰戟,從遠處取了出來。
    戰戟長有九尺,紫雀神皇在奢六陰帶著戰戟走出來之后,就從他的身上走出一尊靈身。
    這靈身接過戰戟,橫掃虛空,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這靈身雖然離去,但是那紫雀神皇的真身,卻依舊盤踞在虛空之中,鎮壓整個神朝。
    看著重新閉上眼眸的神皇,奢六陰的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神皇在和那幾位無上存在爭奪魔君殘軀,莫非沒有占到便宜么?
    也就在奢六陰猜測之時,魔戎州無數的生靈,整個紫雀神朝八百神侯,都將目光聚集在了那戰斗的魔戎州。
    天空之中震動的神兵,還有那蹦出了一個口子的巨幡,都在閃動著森森的殺機。
    巨幡上,再次多出了一道裂痕,只不過此時,這巨幡已經落入了一個面容古樸的老者手中。
    在雷鞭橫擊土黃巨山,土黃色巨山隨之崩碎的時候,這面容古樸的老者,就已經降臨到了大地之上,將那倒飛的土黃色巨幡那在了手中。
    “大滅天功,果然不錯。”老者說話間,話語平和,但是那巨幡在他震動之中,四周卻已經形成了無數的大地波紋,這種波紋無聲無息,但是卻傷人心肺。
    面對這種波紋,鄭鳴巍然不懼,破空拳再次轟出,赤紅色的毀滅拳勁,在虛空之中,和那波紋碰撞在一起。
    兩者無聲,好似沒有任何的威力,但是那些遙遙觀看的參星境巨擘,一個個卻震驚不已。
    他們很清楚,這兩者雖然威力不顯,但是每一種攻擊,都帶著這毀天滅地的力量,如果這種力量作用在他們身上的話,那立即就會有天崩地裂的威勢。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拳!”鄭鳴沉喝,大滅天功揮動,赤紅色的光芒,帶著大道的震動,朝著那突然而來的老者,重重的擊打過去。
    “孽障,你覺得,就憑著一尊殘軀,就能夠和我等爭鋒么?”雷霆咆哮,一個紫袍老者,在雷霆之中閃現,他伸手一抓,紫色的雷鞭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看著雷鞭之上,一道細細的,剛剛因為橫擊巨幡而留下的道紋,那老者的臉色越加紫的厲害。
    他長鞭抽動虛空,就好似無數的巨龍咆哮,一道道雷珠,猶如流星趕月一般,朝著鄭鳴轟炸而下。
    掌控神禁,橫擊蒼穹!
    鄭鳴在聽到老者的喝罵的剎那,心中的怒氣陡然升起,他瘋狂的催動體內的大滅天功之力,一柄赤紅色的血刀,在他的手中生成。
    一刀劈出,四周萬丈,瞬間毀滅,雖然這一刀在和雷霆長鞭交匯的剎那,赤紅色的刀芒破碎,但是在這一個剎那,鄭鳴的手掌,同樣抓住了那赤紅色的長鞭。
    也就在這一個剎那,鄭鳴的拳,轟然朝著那老者的身軀砸落而下。
    紫袍老者橫行天地而肆無忌憚,就算是紫雀神皇,也要給他幾分顏面。這一次瓜分魔君的戰體,他同樣雄心勃勃,鄭鳴的突然出現,讓他憤怒不已。
    但是,更讓他憤怒的,還是鄭鳴抓住他的雷鞭橫擊巨幡,這讓他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所以,他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誅殺鄭鳴這個膽大包天的小輩,卻沒有想到,才剛剛一交手,鄭鳴身上散發出的磅礴毀滅氣息,就壓得他落了下風。
    而這磅礴的一拳,更讓他有一種不能力敵的感覺。雖然他心中明白,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這一拳之中,隱含的是無上魔君的力量。
    這種力量,并不是他能夠阻攔的,但是此時,想到藏身在魔君體內的鄭鳴,他依舊有一種強烈的羞辱感。
    “小輩,今日留你不得,三千雷池!”老者騰空,消散在虛空之中,當他再次出現的剎那,無數的道紋,開始在虛空之中匯聚,這些道紋,最終化成了一座巨大的雷池。
    雷霆轟鳴,充滿了毀滅之力,站在雷池之上的老者,就好似一個掌控雷霆之力的神靈,俯視著蒼生。
    “奔雷兄,魔戎氣數已盡,今日我等也無需再有什么顧忌,一起送他上路。”淡淡的聲音之中,本來精力在虛空的大鐘上,出現了一個白衣男子。。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