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966 御雷霆鎖虛空

  太上主祭哈哈大笑,他朝著賀絡圖道:“快快帶我去千丈高空,帶我去千丈高空,我要去看看赤魔星,就算死,我也值了!”
    賀絡圖同樣激動不已,此時他就覺得自己渾身的疲憊,全都消失的干干凈凈,他心里有一種迫切,一種跑到鄭鳴的身邊,和鄭鳴一起戰斗的沖動。
    他是魔君侍衛統領,在這個時候,他想要和魔君指定的傳人一起戰斗,他要護衛在魔君傳人的身邊。
    萬丈高空,只有上千人能夠上去,他們借助秘法朝著遠處望,就見一座巨大的戰體,正沐浴在無盡的赤紅色光芒下。
    這戰體,如神如魔,入神入圣!
    太上主祭的眼眸中,這一刻充滿了淚水,本來對于這次的戰斗,他已經充滿了絕望,卻沒有想到,就在他覺得整個魔戎族就要滅絕的時候,救星真的來了!
    “鄭鳴已經融合戰體,哈哈哈,鄭鳴已經融合戰體。不,是魔主,魔主他已經融合了戰體!”
    “魔主,魔主,魔主!”無數的吼聲,猶如潮水,在虛空之中,不斷的起伏,不斷的回蕩。
    也就在眾人心中激蕩的剎那,四周的天地,陡然一陣震蕩,從那靜寂的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土黃色的小幡。
    這小幡好似天生地長,出現的瞬間,就已經脹大到了萬丈方圓,土黃色的光芒,更是和赤紅色的星光,在虛空之中,相映爭輝!
    土黃色的寶幡,在出現的瞬間,就震懾天地,無窮的厚土氣息朝著那土黃色的寶幡之中匯聚。
    在這寶幡出現的剎那,鎮魔城的鎮魔大將軍神色就變得凝重起來,他快速的揮手道:“快開啟所有的防御陣法,這一次,看來是天崩地裂了。”
    說話間,他的話語中帶著恐懼的道:“御山幡,這是御山幡!當年此幡晃動,讓一州之地,盡皆塵土啊!”
    御山幡,無上人物的本命神禁之器,雖然在名氣上并沒有武帝赤宵劍有名,卻也能夠鎮壓一方氣運。
    鄭鳴的目光,同樣落在了御山幡上,他不知道這小幡的名字,但是他卻可以感覺到這小幡的威勢。
    在他的感覺之中,這小幡的力量,足足可以和偽番天印的威勢相抗衡。
    “死!”
    一聲震喝,引得天地共鳴,在這震喝之中,小幡搖動,無數的土黃色長劍,從虛空之中鋪天蓋地而下。
    這些土黃色的長劍,雖然看上去并不鋒利,但是一個重如山岳,下壓之間,壓迫星辰。
    面對這些長劍,鄭鳴并沒有立即催動魔君的戰體,他還是運用心神指揮那偽番天印。
    畢竟,二十分鐘的時間一過,偽番天印,就要消失不見。
    偽番天印大如山岳,橫擊天地,重重的大印砸在那無數的土黃色巨劍之上,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那些土黃色的巨劍,就消散了一半。
    可是當鄭鳴的目光看向那偽番天印的時候,同樣凝重了九分,因為那偌大的偽番天印,此時竟然出現了大小不一的裂痕。
    這些裂痕,相對于偽番天印那巨大的軀體而言,實在是不值一提,但是這裂痕畢竟是裂痕。
    “好小子,有點手段!”淡淡的聲音,一如天地般飄渺,而那巨幡再次搖動,無數的精氣,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個無形的圈子,朝著鄭鳴籠罩了下來。
    重力,萬倍的重力!
    在這股力量落下的剎那,鄭鳴已經有了感覺,雖然此時,他操縱著魔君的無上戰體,但是這一刻,他同樣感到,自己想要動彈一下,好似都變得艱難無比。
    那偽番天印,在面對這無數重力,散發出黑色光芒,下落騰空的速度,足足滿了十倍。
    不過鄭鳴此時,卻又不會任由這種力量封鎖自己,在這股力量擴散的剎那,鄭鳴擊出了一拳。
    這是他在掌控了戰體之后,轟出的第一次攻擊。
    這一次,鄭鳴施展的,并不是大滅天功的刀訣,他施展的,是魔戎族一族拳法中的破空拳。
    在魔戎族之中,這破空拳,也只有主祭級別的人才能有修煉的秘法,鄭鳴得到了魔戎族的全部傳承,自然對這破空拳不陌生。
    但是,他施展破空拳的主要原因,還是在他掌控魔君軀體的剎那,他覺得這軀體對破空拳,極其親近。
    對,就是親近,顯然,這破空拳,也是當年魔君最擅長的拳法之一,破空拳橫擊,天地破碎。
    那無形的力場,在和破空拳交戰的瞬間,兩者綻放出無邊的力場,就好似一場百萬噸級別的爆炸,直接朝著四周轟然而去。
    大地轟鳴,天空破裂!
    無窮的氣息,讓整個魔戎州,在這一刻,直接震動起來,方圓百里的萬物,更是直接成為了碎粉。
    也就在鄭鳴轟出這一拳的瞬間,虛空之中,再次凝結出一道紫色的雷鞭,帶著電光的鞭影,頃刻而來,直接沖向了鄭鳴的后背。
    這一鞭,兇險無雙!
    偷襲,這是偷襲,按照紫色雷鞭主人的身份,這種偷襲,本不應該出現在他的身上,但是為了誅滅鄭鳴,這位無上的存在,毫不客氣的進行了偷襲。
    雷鞭無聲,帶著大道的痕跡,呼嘯而來。
    鄭鳴在雷鞭出現的瞬間,就已經感應到了破空而來的雷鞭。此時的他,無論是精神還是力量,都已經和外面的戰體融合為一。那照耀天地的赤魔星,更是給他提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在這無窮的天地之中,他還感到有一條大道,對他無比的親近。
    這是他掌控著神禁的大道,不,應該是大滅天功所對應的毀滅大道的神禁之力。大道無處不在,所以在大道之下,這天下,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偷襲。
    在雷鞭到來的剎那,鄭鳴的右臂揮出,這一次,鄭鳴施展出的是兩根手指。
    斷金截玉指!
    同樣是魔君最擅長的手段之一,在鄭鳴催動力量的剎那,大成境界的斷金截玉指,就被鄭鳴施展了出來。
    一指出,一如羚羊掛角,直接將那呼嘯而來的雷鞭,輕輕的捏在了手中,兩者在虛空之中僵持,給人一種沒有任何煙火之氣的感覺。
    但是在這兩種力量交匯之處,一道道的裂痕,出現在虛空之中,無盡的混沌之氣,更是從這交匯之地噴發而出!
    雷鞭震鳴,磅礴的力量震蕩虛空!斷金截玉指發光,兩根手指,一如兩根天柱。
    那土黃色的寶幡,在這一刻,繼續搖動,一道道土黃色的波紋,在虛空之中,朝著巨大的戰體籠罩而下。
    與此同時,無盡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座巨鐘,它高有千丈,懸掛虛空,鎮壓萬世。
    “當!”
    鐘聲起,四周天地瞬間靜止!
    在這鐘聲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好似被這無形定住了一般。面對這鐘聲,幾乎出自一種本能,鄭鳴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喝。
    長喝震天,裂金破石,那魔君的戰體雖然沒有頭顱,但是其聲音卻不妨礙從胸腹之中發出。
    巨鐘的出現,代表著又一個無上存在,祭出了自己的至寶,鐘聲幽幽,封鎖時空。
    面對這三種兵器的襲擊,透過剛才的攻擊,已經和戰體越加猶如一物的鄭鳴,陡然一跺腳,帶著巨大的戰體騰空而起,然后一拳朝著土黃色的巨幡轟擊了過去。
    這一拳,破空而出,重重的擊打在了巨幡之上。巨幡震動,土黃色的靈氣,匯聚如盾,不斷的消磨著那接近巨幡的拳頭,與此同時,巨幡之后,更是出現了一道一如天柱的大道。
    雷鞭轟鳴,御使三千雷霆,從天地之中,鋪天蓋地而來,封鎖萬物虛空。
    至于那巨鐘,在鄭鳴發動攻擊的瞬間,同樣快速的震動,隨著巨鐘的震動,一道道虛空裂痕,出現在鄭鳴的四周,要將魔君的無上戰體,直接拉扯到撕裂的虛空之中。
    “轟!”
    拳破土盾,土黃色巨幡倒飛出萬丈多遠,一道細細的裂紋,更是出現在了土黃色的巨幡之上。
    這裂紋雖然細小,但是卻讓擁有他的無上人物痛心不已。
    土黃色巨幡狂震,無數大地精氣,從四面八方,朝著那土黃色的巨幡匯聚。
    這巨幡高踞天地之中,一如世間主宰,它在這一刻,無比的憤怒,無盡的神威,化成一座高有萬丈,通體土黃一如古玉的巨山,朝著鄭鳴轟殺而來。
    與此同時,鄭鳴催動巨大的魔君戰體騰空而起,那沒有頭的左腳飛起,無盡的力量,踢向了那鎮壓天地的巨鐘。
    巨鐘轟鳴,萬千刀劍齊飛的剎那,巨鐘已經遁入虛空,雖然這一刻,鄭鳴可以看到巨鐘的存在,但是實際上,這一座巨鐘,已經消失在了這片天地。
    魔君的戰體掃動,萬千刀劍盡皆化成粉塵,但是那撕裂虛空的巨鐘,這一刻已經遠遁。
    鄭鳴此時,就覺得自己身上戰意如狂,這種戰意,有他體內的戰意,但是更多的是魔君的戰意。
    熊熊燃燒的戰意,就好似一股火焰,一股要焚燃萬物的火焰,一股要讓天地變色的火焰。
    在這火焰之下,鄭鳴那踢出的一腳,并沒有絲毫的停頓,赤紅色的光芒延伸之下,這一腳,直接踢破了虛空,轟在了那停留在無盡空間的大鐘之上。
    鐘聲轟鳴,虛空破裂。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