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65 融戰體


    “孽障,找死!”淡淡的喝聲,猶如天地綸音,聽上去無比的悅耳,但是聽到這聲音的人,都會被這種聲音內的冰冷所震動。? ?
    隨著這聲音,無盡的虛空,還有那些貫穿天地的道紋,一下子全部升起了厚厚的冰層,可以說,也就是一個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冰完全凍住。
    冰凍三千里!
    這不是法則之力的冰凍,而是隱含著神禁大道的至寒,在這寒冷之下,法身境根本就沒有可以支撐的可能。
    一柄紫色的刀光,出現在虛空之中,這刀光所斬的方位,同樣是沖向戰體的鄭鳴。
    在爭奪之中,一直表現的很低調的紫雀神皇,終于忍不住出手,他的目的,同樣是將鄭鳴誅殺。
    面對這突然而來的襲殺,鄭鳴的身軀并沒有絲毫的停頓,他雙手掐動,四座神碑,幾乎同時沖出。
    其中黑色的神碑,迎向了千里的冰封,而其他三座神碑,呈現出品字形,朝著那刀光而去。
    洶涌的寒氣,在這黑色的神碑鎮壓之下,瞬間停頓,至于那紫色的刀芒,則在三座神碑壓下的瞬間,化作了萬道鱗光,朝著鄭鳴所在的方向撲了過去。
    就好似一層,鋪滿了天地的網。
    這網子籠罩虛空,這網子布滿天地,三座巨碑雖然鎮壓住了不少刀芒,但是那鋪天蓋地的鱗光刀影,卻依舊猶如一片刀海,擋在了鄭鳴的近前。
    “他是鄭鳴,他這是要干什么?”一個無比美麗的女子,在看到鄭鳴沖向那戰體的瞬間,聲音中帶著一絲震驚。
    如果紫雀神皇在這里,他一定會現,這個女子,就是和他通過無上天宮的寶鏡,對話的女子。
    女主的身邊,站著一個英俊的男子,這男子飄然若仙,寬大的衣袖,越顯得他不同凡俗。
    “聽落月曾經說過,在魔戎族之中,一直都有一個傳說,只要有人修成大滅天功,就可以融合魔君戰體,再現魔君之威!”男子聲音柔和,給人一種猶如高山流水般的感覺。
    女子唔了一聲道:“原來如此,看來這鄭鳴,已經得到了大滅天功。”
    “此人真是了不得,傳說之中,大滅天功自魔君之后,已經沒有人修煉成功,他在毀滅魔潮之中進入墜魔洞,不但沒有死,還修成了大滅天功,真是讓人想不到。”
    女子聲音柔和,目光之中,更是生出了一絲由衷的欣賞之意。
    英俊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明顯的嫉妒之色,他冷冷的道:“但是,這魔君的戰體,他是得不到的。”
    “四大無上存在的出手,已經注定,他難以有任何作為。現在的他,只能是飛蛾撲火。”
    美麗女子并沒有開口,她靜靜的看著已經被無數的刀芒所擋的鄭鳴,這些刀芒,可以直接斬殺參星。
    鄭鳴在沖到這無盡刀芒的剎那,就感到自己四周,已經被一種大道禁止所封鎖。
    無論是君臨天下的法則,還是太陰魔刀的法則,都已經難以施展,并不是這些法則不行,而是他所面對的,是大道神禁,一種遠遠越了法則的力量。
    大道神禁,不但可以鋪天蓋地,同樣可以封鎖萬物,在神禁之下,法則顯得猶如風中殘葉。
    鄭鳴剛才借助神碑,克制屬性相同的神禁,也只不過是讓他們稍微停留,而面對屬性不對的大道神禁,鄭鳴也覺得無能無力。
    好在對于這一點,他心里也是早有準備,在那猶如波浪的鱗光阻礙的剎那,他一抬手,黑色的偽番天印,直接從他的手中飛了出去。
    巨印番天,下落之間,就重重的砸在了無盡的波紋之上。那施展波紋的紫雀神皇,在巨印下落的剎那,將所有的鱗光匯聚成一柄天刀。
    一柄匯聚著大道哲理的天刀,朝著大印瘋狂的迎了過去,兩者在虛空之中碰撞,也就是一個剎那,無盡的虛空,裂出了一道道長有百丈的裂紋。
    也就在這一個瞬間,鄭鳴已經一步跨過,整個人落在了魔君巨大的戰軀之上。
    在修煉成大滅天功的時候,鄭鳴并不覺得大滅天功比他所修的各種法身強大多少,但是此刻,當他落在魔君龐大的戰體上的瞬間,他就覺得,無數的力量,從戰體之中,洶涌的涌出。
    這同樣是一種大滅天功的力量,只不過這種力量,比鄭鳴的大滅天功,要強大十倍。
    但是,兩者交融的瞬間,鄭鳴就感到這股力量已經控制在了自己的體內。
    與此同時,他也感應到,在魔君的體內,藏著一座龐大的神海,神海之中,九品赤紅色的神蓮綻放虛空。
    當他看到這神蓮的瞬間,這神蓮已經和他融合為一,他那本來站在戰體上的身軀,更是直接出現在了蓮花的蓮臺之上。
    這具戰體,已經完全歸屬他的掌控,磅礴的神海,在這一刻,更是翻起了千重的波浪。
    咆哮,這是神海在咆哮!
    沒有主人的力量,雖然沉寂,但是只要一點神識點燃,他們就好似焚燃天地的火焰,可以將天地整個燃燒,可以在頃刻之間,將萬物化成飛灰。
    也就在這一刻,附在戰體上的四股力量,已經暫停了爭斗,幾乎同時,朝著神海沖來。
    他們磅礴無比,就好似四道巨龍,咆哮而來。
    如果沒有掌控神海,面對這四股力量,鄭鳴還有所顧忌,但是這一刻,他毅然不懼。
    “浩浩大滅,星辰焚身!”
    一聲咆哮,從那無頭的巨大戰體中響起,在這咆哮之中,一道赤紅色的星芒,從遙不可及的天際,直沖而下。
    這是一片紅云,隱藏的無盡的星辰之力,洶涌而來,直接灌入了浩浩的戰體之內。
    那四股從四面沖來的力量,在這浩浩的磅礴力量之下,就好似處在烈陽之下的白雪,眨眼之間,就被那磅礴的力量,直接沖擊的七零八落。
    一顆赤紅色的星辰,在虛空之中,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雖然此刻還是白日,但是這赤紅星辰的光芒,讓整個天地,好像出現了兩輪太陽。
    殘破的小世界之中,本來躺在石頭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太上主祭,猛的從石頭上跳了起來。
    透過那小世界的裂紋,他感應到了讓他親近的赤紅色力量,更看到了那赤紅色的光芒。
    “是赤魔星,是赤魔星!”
    他的身軀,雖然已經遭受了重創,但是在這個時候,他還是絲毫沒有猶豫,猶如一道電光,朝著虛空直沖而去。
    一眨眼,他就沖到了虛空之上!
    他要沖出這個小世界,他要看一看,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赤魔星會出現,可是,他身上的傷勢,實在是太重了。
    這是神禁級別的強者留下的痕跡,那一道道神禁之力,不斷破壞著他的肌體。
    就好似在虛空之中折翼的大雁,太上主祭,直接從虛空掉落下來。
    好在,幾十個被安排好,專心守護著太上主祭的強者,幾乎同時騰空而起,將太上主祭的身軀穩穩的接住了。
    “帶我出去,我要看看,那是不是赤魔星,我們……我們魔戎族有救了,魔君他老人家,還沒有完全墜落!”太上主祭瘋狂的咆哮,他這一刻,就好似一頭咆哮的獅子。
    幾十個魔戎族的武者,一個個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他們在魔戎族的地位,決定了他們一切行動,都要聽從太上主祭的安排。
    但是剛剛,主持大局的主祭要求他們看好太上主祭,他們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將太上主祭帶到外面充滿了危機的地方?
    “太上,太上,賀絡圖來了,他……他說鄭鳴已經得到了大滅天功的傳承!”那獨臂的主祭,就好似一只被燒了尾巴的貓,驚慌失措的跑了過來。
    在他的身后,一身疲憊的賀絡圖,迫不及待的沖到太上主祭的身邊,在見到太上主祭的剎那,語無倫次道:“太上,太上,鄭鳴大人他得到了傳承。”
    “鄭鳴大人已經朝著大君戰體的方向而去!”
    本來,按照賀絡圖的修為,趕路絕對不會給他帶來任何的困擾,之所以他會出現目前這樣的情形,是他在一直催動修為,瘋狂的趕路。
    太上主祭的眼眸,這一刻有些紅,他伸出一只枯萎的手臂,用力的抓住賀絡圖道:“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是的太上,鄭鳴大人已經去了大君的戰體,他說,他一定能夠得到大君的戰體。”賀絡圖大口的喘息著,為了將這個消息以最快的時間帶過來,賀絡圖一直在催動自己的潛力。
    “帶我出去,外面赤魔星已經出現,說不定鄭鳴現在,已經成功了!”太上主祭迫不及待的朝著四周大嚷。
    這一次,沒有人阻攔,也就在這一刻,無數的魔戎族武者,跟著太上主祭沖上了天際。
    太上主祭沒有阻攔這些冒險的人,這小世界雖然看似隱蔽,但是只要有心人尋找,躲藏不了多久。
    更何況,還有落月主祭這個該千刀萬剮的無恥叛徒,他是知道這小世界存在的,與其在這里默默的等死,還不如一起去看希望。
    沖出小世界的人,第一時間看到的,就是虛空之中,升起了一顆耀眼的赤紅色星辰。
    在赤紅色光芒的照耀下,太上主祭就覺得精神為之一震,那已經破壞了他全身的神禁之力,在這赤紅色的光芒下,更是受到了壓制。
    “是赤魔星,是大人的赤魔星!”獨臂主祭瘋狂的叫嚷,此時的他全然沒有了一個主祭應有的風范。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