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62 毀滅法則

  “哈哈哈,這就是當年的第一勇士?嘖嘖,還是魔君的守護者,怎么,跪下將我當魔君一樣朝拜,想要讓我饒你一命是不是?”
    心里又羞又怒的漠河沙,充滿了譏諷的看著賀絡圖,尖酸刻薄的挖苦道:“來來來,讓我看看你能不能把我拜舒服了,要是你能夠將我跪拜好了,今日我就饒你不死!”
    漠河沙的話,讓不少跟在他身后的武者,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怒容。
    雖然他們在這個時候,已經背叛了魔君,但是他們都是沐浴在魔君的榮光下長大。對他們而言,背叛也是迫不得已,畢竟他們要活下去。
    可是現在,漠河沙竟然拿著魔君來調侃,這一點他們無法接受,也接受不了。
    他們這個時候,一個個心中,連殺了漠河沙的心都有,但是這個時候的他們,面對漠河沙卻不敢輕舉妄動。
    “你侮辱魔君,不得好死!”賀絡圖說出這幾句話的剎那,一口血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作為魔君麾下最忠誠的戰士,現在的他,維護魔君的尊嚴,竟然不是用他手中的劍,而是用嘴,這是他的恥辱。
    他難以維系魔君的尊嚴,但是無論如何,他不能再丟了魔君的人,他要站起來。
    他緩緩的起身,一滴滴的血,從他的身上流下,一個個傷口,在這一刻,從他的身上撕裂。
    可是他已經顧不得這些,他現在唯一所想的,就是站起來。
    只有站起來,也唯有站起來,這是一個臨死的,魔君最忠實的屬下,唯一能夠維護魔君尊嚴的方法。
    鮮血濕透了秀兒的衣襟,一滴滴淚珠,從秀兒的眼眸中滴落了下來,秀兒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應該流露出哪怕一點點的軟弱,因為,她不能給賀絡圖叔叔丟人。
    可是,她忍不住,她的眼淚,就好似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滴落下來。
    “賀絡圖,還挺有勁的,有勁你朝著這打,魔君,哈哈,魔君他又怎么能夠奈何得了我!”
    漠河沙越說越是起勁,在這個時候,他真的覺得,已經沒有人能夠奈何的了自己。
    但是,就在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就聽虛空之中,有人淡淡的道:“是嗎?”
    這聲音來的很突然,所以漠河沙在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就情不自禁的回應道:“這個自然!”
    這句話,剛剛說出,漠河沙頓時反應了過來,此時在四周,并沒有其他人,除了自己的屬下,就是賀絡圖!
    賀絡圖不可能說話,自己的屬下,更是不敢和自己這樣的說話,究竟是誰呢,竟敢質疑自己?
    他在吃驚的瞬間,猛然扭過頭去,就見一個青色的身影,正靜靜的站在不遠處。
    這個身影,讓漠河沙大吃一驚。他認識這個身影,可以說,這個身影,他刻骨銘心,難以忘記。
    “鄭……鄭鳴!”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漠河沙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顫抖。
    他太清楚自己的實力了,拿外強中干的自己和這個人相比,那他漠河沙真的是狗屁不是,能夠和這個人相比的,自己這一方,實在是不多。
    就連現在的落月主祭,別看一副要成為魔戎族的頭領模樣,和這個人相比,依舊有著巨大的差距。
    這個人,可以力抗四大主祭,這個人是一方法王!
    “你……你不是已經葬身墜魔洞了么,你怎么可能活著,你……你一定已經死了,是我看花了眼!”大聲咆哮的漠河沙,說到此處,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坐下的黑色飛天虎,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賀絡圖此時真是驚駭不已,雖然他在鄭鳴從魔君戰軀走過之后,就已經認定,鄭鳴乃是魔戎一族新的主宰,但是在鄭鳴落入墜魔洞之后,他覺得,這次鄭鳴必死無疑了。
    他心里甚至還有一絲愧疚,愧疚自己辜負了鄭鳴的囑托,不知道自己死后,如何見到鄭鳴。
    “主上!”賀絡圖說出這兩個字,滿臉都是淚水。
    而那叫秀兒的小姑娘,此時已經完全呆在了那里,她同樣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人。
    去年,在她最為無助的時候,這個人來到了自己的身邊,給了自己希望。但是這個希望,卻讓自己的家徹底的沒有了,現在,這個人再次出現。
    “其他騎在飛虎上的武者,在漠河沙逃走之后,一個個也開始瘋狂的逃離。他們之中,同樣有人見過鄭鳴,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就已經意識到了什么。
    他們瘋狂的逃竄,只恨自己坐下的飛虎,沒有多生出兩對翅膀。
    “哥哥,不能讓他們跑了,他們都是壞人!”秀兒第一個驚醒過來,她看著那些瘋狂逃離的人,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厲,她的聲音之中,更是帶著仇恨。
    鄭鳴并沒有動,這一刻清醒過來的賀絡圖,也大聲的道:“主上,他們要是逃了,您……你就暴漏了。”
    “他們跑不了!”鄭鳴輕輕的來到賀絡圖的近前,手掌結印,朝著賀絡圖輕輕的一抹,賀絡圖身上的傷勢,快速的恢復起來,也就是一瞬間,所有的傷勢,都已經恢復了過來。
    這種情形,看的在一邊的秀兒目瞪口呆,而賀絡圖更是怔怔的站在那里。
    事情雖然是發生在他的身上,可是賀絡圖都覺得這不是真的。畢竟,他的傷勢,就算是再好的丹藥,怎么也都要休息三兩日才能夠完全恢復。
    而鄭鳴這邊,只是輕輕的一抹。
    鄭鳴使用的不是靈丹妙藥,而是生的輪回魔印,這個魔印,可以讓人快速的成長,直接衰老,但是只要控制著它的速度,卻也可以快速的恢復傷勢。
    比如對賀絡圖,鄭鳴就只是催動了一年的時間,這個時間,自然夠賀絡圖身上傷勢的恢復。
    “死!”做完這一切,鄭鳴緩緩的朝著虛空揮手,大滅天功的毀滅法則,化成一片朝著四面八方分散的血紅色刀芒。那些已經沖出了千丈的武者,一個個瞬間頭顱落地。
    漠河沙更是連同自己坐下的坐騎,被鄭鳴從中間直接斬成兩段,這種人,鄭鳴根本就沒有留下問話的心思,自然也就不會留著他浪費時間。
    “主上,您從墜魔洞出來了,你……您快去大君的戰體那邊看看吧,他們……他們要帶走大君的戰體,煉制成為……”賀絡圖說到最后,已經泣不成聲。
    鄭鳴拍了一下賀絡圖的肩膀,淡淡的說道:“我已經知道了,他們成功不了的。”
    這句話,鄭鳴說的很平靜,但是聽到賀絡圖的耳中,卻是一顆大大的定心丸。
    既然主人說他們成功不了,那么他們一定成功不了,他們一定不會將大君的戰體,練成兵器。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鄭鳴在這一刻,終于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賀絡圖這時候,也平靜了下來,他沉聲的說道:“主上,自從您被毀滅魔潮卷入墜魔洞之后,大君的戰軀開始……開始沉寂。也就在一個月前,落月主祭聯合五大部落作亂。”
    “太上主祭他老人家還沒有出手,就被一個突然出手的神禁存在,直接打的重傷而逃,那神禁境界的無上存在,更是直接拍平了四象山。”
    一掌擊破四象山,這等的威勢,現在賀絡圖的眼眸中,還充斥著恐懼。
    “落月主祭宣稱,說是您阻攔了魔戎一族的秋狩,讓災難降臨到了整個魔戎一族,唯有跟隨他,投靠那些無上存在,才能夠有一線生機。”
    賀絡圖咬牙切齒的說道:“落月主祭在我們魔戎一族,可以說盡享尊榮,他本應該遵從主祭的職責,守護所有魔戎一族的子民,卻沒有想到,他……他竟然如此的喪心病狂。”
    “他將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您的身上,說您是害了魔戎一族的大罪人!”
    “就連秀兒的父母,都因為相信您的話,被他們……被他們給活活的燒死。”
    “要不是屬下正好趕到,這個可憐的孩子,也要死在他們的手中了。”
    鄭鳴的目光,落在了秀兒的身上,就見這個小姑娘,此時正靜靜的看著他,一雙充滿了水漬的眼眸中,此時都是淚痕,讓人看著又愛又憐。
    “哥哥,他們雖然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您,但是我知道,這……這不關您的事情,就算沒有您說的話,他們……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一族。”秀兒注視著鄭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
    聽著這平靜的聲音,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一陣的絞痛。他知道,事情的發展,就算是沒有自己的參與,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秀兒的家,注定灰飛煙滅。
    但是看著這個小女孩,他的心中,還是帶著那么一絲愧疚,一絲憐惜。
    “秀兒放心,那些傷害了你父母的人,哥哥一個都不會放過,他們都會為此,付出代價!”
    鄭鳴的話,說的斬釘截鐵,說的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秀兒希望哥哥能夠教導秀兒,讓秀兒長大之后,可以自己報仇。”秀兒攥住小小的拳頭,話語之中,帶著一絲他這個年齡沒有的堅決。
    鄭鳴看著小女孩,眼眸之中的笑意,更多了幾分,他沉吟了剎那,就輕輕的道:“秀兒放心,哥哥一定會好好地教導秀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