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61 魔戎天滅

  可是,就在鄭鳴沖出百里的瞬間,虛空之中,陡然降下一道閃電,這閃電足足有百丈粗細,從虛空之中落下,一如滅世之光,籠罩千里虛空。
    “轟隆!”
    雷霆下落,千里焦土。當鄭鳴定睛朝著那千里的位置看去的時候,就見千里方圓,山川崩裂,萬物成灰。
    而當鄭鳴的神識感應過去的時候,他發現在這千里之地中心位置,竟然有數萬的生靈。
    只不過,這些生靈剛剛還是活生生的人,但是現而今,這些人,已經完全變成了尸體。
    死了!這些人,在這滅世的雷霆之下,直接化成了飛灰。
    滅世的雷霆雖然只有一個,但是那其中隱含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這種力量,鄭鳴不借助英雄牌,根本就施展不出來,能夠施展這種力量的人,一定已經超過了參星。
    就算是半步神禁,就算是那位太上主祭,也施展不出來。
    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如此強橫的力量,竟然降臨在這片土地上。
    鄭鳴感應到了土地的哀鳴,鄭鳴感應到了大地的顫抖,鄭鳴感應到了天地的震顫。
    這一刻的鄭鳴,眼睛都有點紅了!一來他是被這出手之人的嗜殺所震驚;這二來,他是因為這片大地,竟然遭受如此的災難而痛心。
    在和魔君的心連接在一起的剎那,鄭鳴感覺到了這片大地對他的親近,他在那一刻,就覺得這片大地,在他的腳下,無比的親近。
    可是現在,這片大地,竟然出現了這種場景,讓他的心,顫抖不已。
    鄭鳴此時,就有一種想要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和那施展這種雷霆的無上人物一決生死的想法,但是,他的理智卻告訴他,在那巡查者不知道在何處的時候,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去魔君的身軀處,和魔君的殘軀合二為一!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瘋狂的涌動,他一步之間,百里縱橫,也就在他越過這片已經成為了廢墟的地域瞬間,在前方,他感應到了森然的殺機。
    這種殺機,雖然并不強橫,但是卻很是陰森。
    在感應到這種殺機的瞬間,鄭鳴就飛速的朝著這山峰的方向沖了過去。
    ……
    賀絡圖在拼命的跑著,他的速度,雖然快的好似奔馬,但是他知道,自己這樣的速度,不行。
    但是,無論他如何加快自己的速度,他都難以再跑快一分,這些天受傷的傷口,還在不斷的流血,特別是胸口那一塊足足有一尺多長的傷口,更是已經完全崩裂。
    按說,按照他的修為,這傷口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可是一連十數天的戰斗,已經耗盡了他的精元,他現在的真元,根本就無法修補身體上的傷痕。
    “賀絡圖大叔,咱們是不是休息一下。”坐在賀絡圖肩上的,是一個小女孩。
    這小女孩穿著青色的布裙,雖然衣衫有些破舊,但是整個人卻是一如仙露明珠般清新,惹人喜愛。
    和賀絡圖身上的傷勢相比,這個小女孩的身上,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此時小女孩正伸出她那稚嫩的手掌,輕輕的撫摸著賀絡圖的臉,一滴滴的淚水,猶如斷線的珍珠,從她稚嫩的臉龐上,滴滴答答的落下。
    賀絡圖感受著那稚嫩的手掌,想要笑一笑,但是他剛剛咧開嘴,臉上的傷口就被牽動了。
    這傷口,是一柄隱含著毒素的長刀留下的,這種毒素,不但破壞著賀絡圖的軀體,里面所隱含的道紋,更是浸入了賀絡圖的真元之中,讓他只能發揮一半的力量。
    如果不是這傷口,他也不會如此的狼狽。
    “哈哈,沒事,等叔叔沖出去,叔叔給秀兒找好吃的。”賀絡圖說到這里,嘴巴有點笨拙道:“秀兒不哭,再哭就成花臉貓了,那就不好看了!”
    “主上要是看到你這個樣子,他一定不喜歡。”
    “賀絡圖叔叔,你……你不要再說他了,他騙我,要不是他騙了我,阿爸和阿媽都不會死,他們都不會死!”小女孩秀兒悲痛的抽噎道。
    賀絡圖的眼眸中,同樣生出了一絲苦澀,他堅決無比的道:“秀兒,你不能怪那個哥哥,實際上,無論有沒有秋狩,咱們的族人,都是在劫難逃。”
    說到此處,賀絡圖的聲音有點干澀的道:“更何況,他為了咱們魔戎一族,也……”
    “那個哥哥怎么了?”秀兒很是驚訝,顯然,在她小小的心靈之中,依舊對那位給了她希望的哥哥,充滿了關心。
    “他已經死了!”充滿了冷漠的聲音,從遠處而來,隨著這聲音而來的,是一頭黑色的猛虎。
    猛虎飛天,在黑色的猛虎上,坐著一個身材高大的武者,此時的他正幸災樂禍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賀絡圖,你怎么不跑了,你不是挺能跑的嘛,今日,就讓你看看,是你的腳跑得快,還是我的魔虎速度更快。”男子說到此處,故意讓魔虎的速度停頓了一下。
    賀絡圖并沒有因為男子的譏諷而停下腳步,他依舊快速的奔跑,可惜那魔虎的速度,并不是他能夠甩下的。
    也就是一個瞬間,魔虎就已經擋在了賀絡圖的近前。而就在這魔虎趕上來的時候,上百頭魔虎,從四面八方,直接沖了過來。
    魔虎咆哮,殺氣沖天,那些坐在魔虎上的一個個都用看著自己獵物的目光,看著正在奔跑的賀絡圖。
    “漠河沙,你追過來,不過是要了我的性命,我可以將命給你,你漠河沙當年,也是一條響當當的漢子,今日,你可否答應我,放過這個無辜的孩子。”
    被一頭頭魔虎包圍的賀絡圖,知道現在,自己已是無路可走,他注視著那追來的男子,目光里有一絲赴死的決絕。
    “哈哈哈,賀絡圖,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敢和我談條件?你也不看看,你有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那漠河沙一臉漠然的看著賀絡圖。
    “當年,你擊敗我,將本來就屬于我的護衛統領搶走的時候,是不是想到有今天!”
    說到此處,漠河沙有點歡喜的說道:“說起來,在這件事情上,我可是要感謝你賀絡圖。”
    “要不是你賀絡圖,我怎么會有今天?要不是我失敗了,哈哈,恐怕現在像喪家之犬的人,就是我了!可惜啊,這風水輪流轉,今年到俺家了!哈哈……”
    賀絡圖看著得意洋洋的漠河沙,緊緊的咬著嘴唇,他定定的道:“漠河沙,你也是一條漢子,你為什么要投靠我們的敵人,他們……他們要滅亡我魔戎一族。”
    “不,他們要滅亡的,是你們這些對諸位大人不敬的罪人,他們要滅絕的,是你們這些,死守著魔戎一族那些規矩不改的人。”漠河沙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瘋狂的道:“我告訴你,落月主祭說了,我們有更好的出路。”
    “當這里毀滅的時候,我們這些投靠諸位大人的人,就能夠過上富貴的日子。”
    “到那里,我們雖然不是神侯,但是主祭大人一定是神侯,他一定不會虧待我們。”
    “這個小女孩,應該就是那個倒霉的,死在毀滅魔潮下的鄭鳴發了善心,讓太上主祭那個老東西取消了秋狩的小女孩吧!哈哈哈,我當然不會讓她死掉,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的養活她,然后讓所有人看著她。”
    “她將會將你所守護的大君最后選擇的人,直接釘在恥辱柱上,永遠受人譏諷。”
    賀絡圖這一刻,整個人都開始顫抖,在那漠河沙說話的瞬間,他陡然催動自己全身的力量,朝著那漠河沙擊出。
    這是一道斧光,只不過這斧光實在是太過單薄了,雖然殺機凌厲,但是在劈到漠河沙身前的瞬間,就已經呈現出了一種強弩之末的態勢。
    而擊出這一擊的賀絡圖,整個人更是萎頓了下來。
    這是賀絡圖的最后一擊,但是這一擊,不但沒有達到他的目標,反而讓他身上的傷勢,變得更加的厲害。
    也就是一個剎那,本來還穩穩站著的賀絡圖,不由自主的跌倒在了地上。
    從賀絡圖的想法之中,他自然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倒在地上,只是,盡管他努力堅持,但是那一股股錐心般的疼痛,卻讓他根本就站立不住,這一刻,賀絡圖覺得,自己是那樣的無力,那樣的衰落。
    最終,賀絡圖用自己的膝蓋,勉強撐住了要倒下的身軀,他是大君的護衛統領,他就算死,也絕對不能夠丟了大君的人。
    所以,現在的他,絕對不能倒下。
    “賀絡圖叔叔,你讓我下來吧!”俯在賀絡圖背上的秀兒,低聲的說道。
    賀絡圖搖了搖頭道:“秀兒乖,叔叔不要緊,呵呵!”微微撇了一下嘴的賀絡圖想要笑一下,但是這一刻,他只要抽動一下嘴角,就是痛徹心扉的痛!
    坐在飛虎之上的漠河沙,輕輕的彈了一下手指,就將賀絡圖的攻擊化解掉。不過賀絡圖剛才的攻擊,卻讓他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說兩個人修為差不多,但是論起實力,他比之賀絡圖,還有一定的差距。特別是賀絡圖成為了守護魔君殘軀的侍衛統領之后,兩者的差距更大。
    畢竟,他在四象山這邊,受到了各種各樣的干擾,而賀絡圖卻在一心修煉。這一次他追趕賀絡圖,也是在賀絡圖受了重傷之后,他才追了下來。
    但是就算如此,他還是被賀絡圖的拼死一擊,嚇得三魂出竅。/br/br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