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56 大滅天功

  “咔嚓!”
    一聲輕響,響起在鄭鳴的耳邊,他定睛朝著發出輕響的位置看去,就見那星辰長劍的正中間,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裂痕。
    不,不是長劍的正中間,而是長劍正中心的星塵上,出現了一道小小的裂痕。
    雖然這裂痕很小,雖然這裂痕對于星辰長劍而言,沒有太大的損失,但是這畢竟傷到了星辰長劍。
    對鄭鳴而言,星辰長劍是他使用金烏英雄牌時得到的贓物,所以一般并不使用。
    但是這樣的寶物受到傷害,鄭鳴的心中,還是一陣心疼。
    稍微沉吟之間,鄭鳴就收起了那星辰長劍。直接換成了得自金蓮大圣的半邊金色蓮花。
    金色蓮花出現的剎那,就閃爍出一片金光,也就是剎那功夫,所有的狂風,都被這股力量,直接定住。
    這留下魔風的人,雖然修為通天,但是和金蓮大圣相比,差的實在不是一點半點。
    所以面對金蓮大圣的一半本源,那沖天而起的狂風,直接閃避開了鄭鳴。
    坐在金色的蓮臺上,鄭鳴的心卻是小心無比,他倒不是怕這里再出現什么問題,實在是不希望這金色的蓮花,再傳出什么波動出去。
    下沉,繼續下沉!
    金色蓮花護衛著鄭鳴,一路朝著下方沉去,也就是片刻功夫,鄭鳴就落在了一個洞口。
    鄭鳴走進洞口,發現在這洞內,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東西,只是當他的目光落在一塊石壁上,陡然感覺到了那石壁上,竟然有一種波動。
    當鄭鳴準備定睛朝著那石壁看去的時候,卻陡然感到,自己體內的無量神血,開始涌動。
    快速的催動無量神血,鄭鳴四周的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片好似字一般的東西。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鄭鳴能夠確定這應該是字,但是這些字他一個都沒有見過。
    可是,在無量神血在身體內沸騰的剎那,這些字的意思,卻緩緩的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大滅天功!
    文字的開篇,是這四個字,隨著文字的展開,展現在鄭鳴心頭的,是一篇只有三四百字,但是卻玄奧異常的功法。
    而修煉這種功法的基礎,就是鄭鳴體內的無量神血。
    鄭鳴的悟性雖不能說天下第一,但是經歷了各種英雄牌的加持,卻也比普通人高上十數倍。
    但是就算如此,將這大滅天功看了一遍之后,鄭鳴卻發現,自己對這大滅天功,只是領悟了十分之一都不到。
    他沉吟了剎那,就將小小的石橋取出,盤膝坐了下來。石橋在這洞府之中,依舊沒有任何的光澤,就好似一塊最普通的石頭。
    坐在石橋上的鄭鳴,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沉吟思索的動作,但是半個時辰之后,一股股迷霧,從鄭鳴的身上升起,他整個人,都被那迷霧包裹。
    “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赤紅色的血刀,從鄭鳴的體內直沖而出,這血刀長有百丈,從鄭鳴體內飛出的剎那,森森的毀滅氣息,瞬間籠罩虛空。
    隨著這柄血色的長刀出現,盤坐在石橋上的鄭鳴,緩緩的睜開了眼眸,他朝著血刀一招手,那血色的長刀,化作十丈大小,落在了鄭鳴的手中。
    “破!”
    這一刀,斬出的速度快,而且狂暴,隨著這一刀的劈斬,洞外那呼嘯的陰風,直接被斬出一道足足有百丈多長的裂口。
    “直接掌控完整法則,這大滅天功的品級好高啊!”鄭鳴收了手中的血色長刀,感慨的說道。
    現如今,鄭鳴掌控的完整法則,一共有三種,最厲害的,自然是五行神碑所屬的五行法則。但是,這五行法則除了得自孔宣的五行天命,更因為五色神石這種潛力無邊的后天至寶,才算是勉強完整。
    就是憑著五行神碑的封天禁地之力,鄭鳴這才可以依靠法身境的力量,擊敗參星神侯。
    至于那君臨天下刀法和太陰魔刀的法訣,雖然隱隱約約,同樣直指圓滿法則,但是畢竟和圓滿法則有著不小的區別,最終還是鄭鳴借助石橋之力,直接突破圓滿。
    但是這大滅天功,只要能夠修煉到法身境界,本身的法則,就已經圓滿。
    這功法的強大,怎不讓人感到恐懼。
    因為本身修為已經是法身境,所以鄭鳴突破法身境的大滅天功,就好似行云流水,一氣呵成,但是想要再進一步,卻是需要不斷的磨練和溝通天地。
    將血色的魔刀法身收回,鄭鳴這才從石橋上站起來。這一刻的鄭鳴,給人的感覺,是平增了兩分的凌厲。
    他將石橋收回,目光就朝著上方看去,上方的風,依舊狂暴,不過比之自己下來的時候,好似弱了不少。
    但是這個弱,也只是相對而已。他這次下來,輕松無比,無量神血根本就沒有用到,至于原因,自然是他用得自金蓮大圣的金蓮護體。
    要不然,把星辰長劍都能吹裂的陰風,可不會給他留任何的顏面。鄭鳴的目光,順著狂暴的風朝著墜魔洞的下方看去,就見下方一片平靜。
    陰沉沉的,看不到絲毫的蹤跡。
    那位和武帝爭雄的魔君,最終只是到了這墜魔洞的第三層,得到了大滅天功。
    那墜魔洞的第四層,或者墜魔洞的底層,究竟藏著什么樣的東西,他有沒有,直接突破參星的手段?
    有至寶護身,鄭鳴自然不懼,但是他在稍微沉吟了剎那,還是將一塊元道石朝著洞下扔了出去。
    元道石除了能夠悟道,更堅固異常。
    但是在下落了才半丈多深,元道石就在鄭鳴的眼中,無聲無息的消散。
    一揮手,鄭鳴的手中再次多了一個銘器的鎧甲,這鎧甲不但材料堅硬,更是經過了銘陣大師的雕刻,在這鎧甲之中,錘煉了一座法身級別的大陣。
    可以抵擋法身境的強者攻擊十次!
    就憑著這一點,這銘甲的價格就可想而知,但是當鄭鳴將這銘甲丟入好似沒有任何東西的墜魔洞,只是一個轉眼的功夫,那鎧甲就開始腐朽。
    從腐朽,直接到塵土!
    這個過程,在鄭鳴的眼眸中完美的呈現,而且用去的時間,還非常的短,只有一個眨眼。
    三十丈,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光。那鎧甲能夠下落三十丈,說明法身境的存在,恐怕也只能下落三十丈。
    這里壓制修為,普通的銘寶根本就沒有作用。是誰如此大的手筆,布置下了這樣一個洞府,在這墜魔洞的最下方,究竟埋藏著什么樣的東西呢?
    鄭鳴的心,充滿了好奇。
    他不再猶豫,直接將那金色的蓮臺取出,鄭鳴平坐在蓮臺上,緩緩的朝著下方落去。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鄭鳴已經下落了十丈多。
    這十丈,沒有半點的聲息,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處在空氣之中,可是,在到了第十一丈的剎那,那平靜的蓮臺,慢慢升起了淡淡的金光。
    金色蓮臺乃是金蓮大圣的成道之本,其本身所蘊含的東西,比之普通寶物,不知道強大多少。
    雖然被通天教主的英雄牌,運用法力全面封禁,但是這金色蓮臺也決不是普通物品可比的。
    此時的金色蓮臺,在下落的時候,開始主動閃現光澤,這說明四周的危險,已經觸動了金色的蓮臺。
    究竟什么樣的危險,才能夠讓金色的蓮臺感到威脅,這個鄭鳴說不出來,但是現在的情形,卻表明金色蓮臺目前所受到的威脅還不小。
    四周靜寂,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樣的無聲,但是一切看上去,又充滿了觸殺,充滿了危機。
    鄭鳴一拍自己的儲物手鐲,一柄銀色的錘子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這也是鄭鳴在對敵時得到的一件銘寶,此時他揮手扔了出去。
    金色的光芒,并不阻攔鄭鳴亂扔東西,當那銀色的錘子出去的瞬間,就好似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催動,只是瞬間,就脹大到了百丈方圓。
    然后,它威勢沖天,比之在鄭鳴手中的時候,不知道強大多少。可是隨即,它化成飛灰,消散在天地之間。
    這種消失,就好似從來都沒有存在。
    倒吸了一口冷氣的鄭鳴,心說怪不得魔君那等的人物,也只能進入第三層墜魔洞,這第四層的墜魔洞,實在是太讓人恐怖了。
    也不知道下落了多久,鄭鳴突然覺得自己腳下的蓮臺顫抖了一下。這一刻的鄭鳴,無比的警覺,他迅速將石橋取出,并準備催動眉頭的孔宣英雄牌。
    這種情況下,已經不是顧忌英雄牌的時候!
    不過好在,金色蓮臺震動之后,并沒有出現太大的波動,映現在鄭鳴眼眸中的,是一片虛空。
    一個天高云淡的虛空,一個雖然沒有日月,但是卻百草豐茂,郁郁蔥蔥的虛空。
    這是一片天地,一片和大世界好似沒有區別的天地。鄭鳴還在下降,而且下降的速度好似比之以前更快。
    他沒有脫離金色的蓮臺,雖然這一刻,金色蓮臺的光澤,都已經消散,但是鄭鳴依舊沒有脫離金色的蓮臺。
    當他的眼眸,再次落在小世界的剎那,他看到的是那本來青色的草和樹,在一個瞬間,已經變成了枯黃。隨即,草在他的眼中成為了飛灰,而大樹最終,同樣成為了塵埃。
    一切的一切,也就是一個瞬間,就已經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