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315 萬火蓮池

  鄭鳴的聲音不是太高,但是在場的人,那一個不是修為通天,他們對于鄭鳴的話語,可以說聽得清楚無比。
    “看到沒有,嘖嘖這就是選擇錯誤的后果,這位祝太上覺得自己選擇了一塊美玉,卻沒有想到,自己找到的,只是一塊石頭,反而將真的美玉給丟了。”
    “現在人家得到了紅顏神劍,又想和人家套近乎,好似有點晚了。”
    “可不是,祝太上長老這次真的看走眼了,嘖嘖,一個擁有絕世神資的人,竟然被她看錯,這眼里,實在是讓人醉了。”
    “你們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那卓英亢是一品之才,而且大羅劍身,同樣于世少見,認錯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等辯解的人將話說完,就接著有人道:“是啊,是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這樣以來,要想讓鄭鳴給葬劍宮出力,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卓英亢也是,太將自己當回事,現在倒好,什么也沒有得到不說,還丟了大人,嘖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給鄭鳴下跪的事情,就能傳遍整個大晉王朝。”
    這些議論聲,自然不可避免的傳入了卓英亢的耳朵里,卓英亢的臉色,變的極其的難看。
    甚至,他有一種將那些嚼舌頭的家伙撕爛的沖動,自己剛剛被認出是大羅劍身的時候,這些人就好似見到肉的蒼蠅一般的巴結自己,現在發現自己沒有了巴結的價值,就成了他們口中的臭****,這些人,實在是可惡至極!
    但是他只能忍著,他知道,自己要是發脾氣的話,絕對會更加的丟人現眼,所以他不爽,只能忍著。
    “鳴少。您得到了紅顏神劍,對于我們葬劍宮而言。也是一件大喜事,不過呢,這紅顏神劍之后,還有一項大事,需要我師尊向您介紹一下。”李秋冉和云月容快步的來到鄭鳴的身前,輕聲地向鄭鳴說道。
    對于維護自己的云月容,鄭鳴倒是有不少的好感。所以聽她師徒如此說,也就沒有再進一步說難看的話。
    就在左老鬼也過來邀請鄭鳴去一敘的時候,就見真玄子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道:“兩位師叔,紅顏神劍出世的消息,家師聽到一定會很高興,希望兩位師叔好好準備一下,一個月之后,咱們再見。”
    鄭鳴看著臉上沒有半分失意的真玄子、贏少典,心中升起了一陣的疑惑。這赤炎山剛剛來的時候。還對紅顏神劍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現在怎么變的如此之快。
    “哼,告訴你師傅。一月之后,我們自會上赤炎山。那萬火蓮池之中的東西,還不知道是誰的呢?”左老鬼還沒有說話,祝心容就硬邦邦的說道。
    真玄子沒有繼續說話,而是非常禮貌的躬身告辭,而就在他們離去的時候,鄭鳴的耳邊響起了贏少典的聲音:“鄭鳴,咱們萬火蓮池見!”
    這句話,是一個挑戰!
    一個鄭鳴懂,贏少典同樣明白的挑戰!
    目送著跨上火牛麟。卷起一片紅云離去的贏少典,鄭鳴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寒芒。
    萬火蓮池之中有什么,萬火蓮池會是一種什么挑戰,鄭鳴不清楚,但是他的心中,也有一股火焰在燃燒。
    那就是,我鄭鳴,絕對不弱于任何的人!
    葬劍宮千峰百谷,都沉醉在一件事之中,那就是鄭鳴以身化劍,萬劍朝君的英姿。
    神劍紅顏已經出世,沒有落入赤炎山的手中。
    一直都將赤炎山當成自己最大對手的葬劍宮弟子,對于這個結果,很是欣喜,很是歡騰!
    但是,夜晚下的主殿,此刻卻是燈火輝煌,所有的葬劍宮長老以上的人物,都聚集在主殿之內。
    祝心容和李秋冉并排坐在主殿最中央的位置,兩個人的神色,都有一絲的嚴峻。
    “雖然紅顏神劍沒有落入赤炎山的手中,給我們免去了一場大的危機,但是現在紅顏神劍同樣沒有在我們葬劍宮的手中。”祝心容目視下方,眼眸中帶著一絲冷意的道:“我們該如何對待這件事情?”
    下方的眾人,一個個都目光閃爍。從葬劍宮立宮之時,就有祖師傳下法旨,說取得紅顏劍者,當主葬劍宮。
    這也是為什么,赤炎山派贏少典過來的時候,整個葬劍宮顯得如此緊張。
    雖然,他們可以以從權這兩個字,來對抗祖師的法旨,但是赤炎山同樣不是吃素的。
    他們相信,只要他們將這理由說出來,就是赤炎山兵發葬劍宮的時候。
    現在,赤炎山雖然沒有取得紅顏神劍,但是紅顏神劍落入了鄭鳴的手中。而鄭鳴,并不是她們派出的人,而是代表著無花谷參加的這次劍冢之會。
    這,已經讓葬劍宮的高層,感到了丟人。
    一時間,不少的目光,就落在了岑月珠的身上,畢竟就是岑月珠找的卓英亢代替了鄭鳴,更因為岑月珠的弟子參加這次劍冢之會,才一個名額都沒有留給鄭鳴。
    如果不是岑月珠在那里折騰,在鄭鳴趕來的時候,一個名額總是要留給鄭鳴的。
    那樣,鄭鳴代表著葬劍宮參與劍冢之會,現在也不會讓葬劍宮如此的被動。
    岑月珠的臉色很是陰沉,此時她的心中不但在大罵卓英亢無能,更埋怨那些將責任推到自己身上的人。
    雖然提議是我做出的,但是當時我提議的時候,你們不也是很贊同嗎?而且這個決定,是師尊做出的,現在怎么有了問題,都成了我的。
    她心中雖然不爽,但是卻不敢說出來,畢竟這樣會得罪大多數人,特別是得罪祝心容。
    “師尊,以弟子看,那紅顏神劍,必須要留在咱們葬劍宮之中,咱們可以找鄭鳴,贈送給他一些天材地寶之類的東西,讓他將紅顏神劍交出來。”
    岑月珠說道這里,聲音中帶著一絲陰沉的道:“咱們葬劍宮祖師留下的神劍,怎能落入外人之手!”
    雖然岑月珠有點大事不妙,但是她畢竟還是有一些鐵桿的,更何況將紅顏神劍奪回葬劍宮,是不少葬劍宮長老的心理。
    李秋冉看著幾個出來說話的長老,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嘲弄之色,但是她并不吭聲。
    而云月容卻緊緊的攥了攥拳頭,這些長老,實在是有點夠無恥的,赤炎山逼迫來的時候,怎么不說紅顏神劍當永遠屬于葬劍宮。
    如果那紅顏神劍落入贏少典的手中,她們還有膽量提議,要贏少典將紅顏神劍交出來嗎?
    就在她準備出聲的時候,李秋冉輕輕拉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開口。
    “要是鄭鳴不愿意交出紅顏神劍呢?”祝心容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
    “師尊,鄭鳴如果愿意交出紅顏神劍,自然是大家都好,如果他不愿意交出的話,咱們葬劍宮,也絕對不能聽之任之。”
    為了彌補自己之前在自己師尊面前的失分,岑月珠快步的道:“咱們可以分成兩步來完成,這第一步,還請師尊出馬,讓無花谷的左師伯出面,規勸鄭鳴。”
    “要是鄭鳴不同意,那么咱們只有將紅顏神劍,從鄭鳴的手中強行奪回!”
    說到最后一個字,岑月珠握了握拳頭,一副鄭鳴不交出紅顏劍,她不惜一戰的模樣。
    “岑師姐說得對,鄭鳴要是敢不交出紅顏劍,那就讓他知道一下咱們葬劍宮的厲害。”
    “哼,我堂堂葬劍宮,又豈是他一個黃口小兒可以拒絕的。”
    祝心容臉上的冷笑,越來越多,但是她并沒有說話,而是等所有人將話說完之后,這才朝著李秋冉道:“秋冉,你是咱們葬劍宮的宮主,你覺得此事當如何?”
    李秋冉沉吟了瞬間,最終一抱拳道:“師尊,我覺得,我們還是遵循祖訓的好。”
    “你這叛徒,你這是要將咱們葬劍宮多年的基業,送與他人,你這般做,對得起為了葬劍宮犧牲自己性命的列祖列宗嗎?你這樣做,對得起以你為宗主的葬劍宮弟子嗎?”
    “就算是戰死到最后一個人,我葬劍宮的弟子,也絕對不賣身投敵!”
    岑月珠的話說的慷慨激昂,她說完這些之后,更是朝著祝心容一抱拳道:“弟子請求師尊,免去李秋冉宗主之位!”
    “呵呵,免了她的職位,讓你做宮主么?”祝心容冷哼了一聲道:“孽障,光想著你自己的權位,也不看看現在究竟是什么時候。”
    “赤炎山虎視眈眈,正是咱們齊心協力才能夠抵擋的時候,鄭鳴能夠得到紅顏神劍的認可,那就是咱們葬劍宮未來的掌權者。”
    “月容丫頭,你等一下告訴鄭鳴,就說我愿意代替已經去世的師尊,收他為弟子,更準許他接掌葬劍宮的宮主之位。”
    云月容、李秋冉甚至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按照她們的了解,這本應該剛愎自用的祝心容,就算是不強行從鄭鳴的手中取得紅顏劍,也絕對不會向鄭鳴屈服。
    卻沒有想到,祝心容竟然開出了這樣的條件。
    作為葬劍宮的太上長老,祝心容的輩分,可謂是奇高,如果她代替自己師尊收取鄭鳴當弟子,那么配合上鄭鳴手中的紅顏神劍,鄭鳴接掌偌大的葬劍宮,當不是什么問題。
    更重要的是,她還要鄭鳴坐上宗主之位,這就等于將葬劍宮的基業,整個送到鄭鳴的手中。
    PS:  呼呼,葬劍宮這一段寫完了,不過,這只是鳴少定州之行的開端,后面萬火蓮池,才是最重要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