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952 秋狩

  “那里有酒,好像還不錯!”就在賀絡圖看著鄭鳴的身影發呆的時候,他的耳邊,響起了鄭鳴的話語。
    賀絡圖快速的跟隨,這位魔君大人確定的傳人,這個幾乎是賀絡圖心中認定的魔戎救星,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
    當賀絡圖追趕上鄭鳴的時候,發現鄭鳴正坐在一片篝火前,大塊吃肉,大口喝酒。
    酒是水酒,肉是普通的野獸肉,這些東西,和鄭鳴這樣的法王,絕對是格格不入!
    但是坐在篝火前的鄭鳴,一手拿著一塊不知名的獸腿骨,一手拿著個缺了一個口子的大腕,正大快朵頤,吃的高興。
    “小伙子,看你這模樣,并不是我魔戎一族的人,但是你盡管放心吃喝,我們六花部,是最喜歡招待客人的!”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一邊和對面的人拼酒,一邊爽朗的大笑道:“只要是來到我們這里的,就是朋友!”
    “呵呵,滿篤說得對,只要是來到我們這里的,都是朋友!”
    一個瘦削好似豹子的漢子,一口將手中足足巴掌大的肉吞進嘴里,哈哈大笑道:“好漢子,就要多吃!”
    粗獷的舞蹈,越燃越高的篝火,讓整個聚會,充滿了狂放的氣息,這種氣息,賀絡圖很熟悉。
    當年的他,也參加過這種聚會。
    不過此時,看到這種聚會,賀絡圖的眼睛,卻是一陣發澀,之所以會這樣,并不是因為,他回憶起以前的種種。
    作為一個合格的侍衛,賀絡圖瞬間將自己這種情緒壓制了下去,他要保證鄭鳴的安全,絕對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而分心。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鄭鳴的身上,此時的鄭鳴,如果不是穿的衣服不一樣,賀絡圖甚至為以為,這是一個魔戎族的少年。
    他大口喝酒,大聲和人談笑,甚至整個人,都給人一種親熱融合的感覺。
    賀絡圖不明白鄭鳴為什么來到此處,更不明白,作為一個法王,鄭鳴怎么就摻合到這小小的快樂之中去了呢。
    月上中天,鄭鳴加入了狂歡的人群,和他們一起跳著那看似沒有章法,卻渾然天成的舞蹈,和那些普通的凡人一起,嘹亮高歌。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已經開始有年輕而熱情的少女將鄭鳴圍在中間,她們跳著自己最狂野的舞,在鄭鳴的面前,展現出自己最優美的身姿。
    狂放的喝聲,震動云霄。不過這一刻,鄭鳴只是淡淡的含笑,他輕輕的舞動了兩下,然后從舞蹈之中,退了出來。
    “哈哈,在篝火節上,拒絕一個少女的心,可不是一個好習慣啊!”那個叫滿篤的漢子,見狀哈哈大笑,一臉戲謔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此時,覺得自己的心神,已經高高的飛起,他俯視著這些蒼生,但是他的心中,卻有一種似有若無的感觸。
    “你雖然在歡笑,但是你的眼中,有巨大的悲哀。”鄭鳴看著滿篤,輕聲的道:“如果歡樂需要和朋友分享,那么悲哀,是不是也可以讓朋友分擔一下?”
    滿篤大口的喝了一口酒,隨即哈哈大笑道:“有什么憂愁的,哈哈,我去找他們拼酒。”
    歡快的舞蹈,隨著一群年輕女子的狂舞,把氣氛推向了高潮,但是在這繁華和熱烈之間,鄭鳴感受到的,是一種悲哀,一種深深的悲哀。
    滿篤在瘋狂的喝酒,瘦削的漢子,正和一個粗壯的大漢比較著膂力,更有幾個鄭鳴喝過酒的漢子,此時正在鬧哄哄的干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鄭鳴有他心通的神通,但是這一刻,他卻沒有施展這種功法的心思,并不是鄭鳴矯情,而是此時的鄭鳴,心中就是有一種不愿意。
    “大哥哥,你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來的嗎?”一個聲音,打破了鄭鳴的沉吟。
    這是一個孩子,一個穿著獸皮小襖,看上去粉嘟嘟的小孩子,看上去,和當年的鄭小璇,倒是有幾分相似。
    心中念頭迭起的鄭鳴,這一刻突破平靜了下來,他伸出手,輕輕的捏了一下孩子的小臉,柔聲道:“是呀,哥哥來自很遠的地方。”
    “那……那你們那里,是不是不用經歷秋狩呢?”小女孩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心中充滿了期待。
    看著那純凈如水的雙眸,鄭鳴神色越加的柔和,他輕輕的道:“我們那里沒有秋狩。”
    “真好,要是我們家能夠在您生活的地方過就好了,那樣爹爹就不用參加秋狩了。”
    小女孩說到此處,眼眸中,滿是向往。
    鄭鳴雖然不愿意用他心通,但是這一刻,他還是忍不住朝著小女孩施展出了他心通。
    這一刻,映入鄭鳴心頭的,是一個無比純凈的心靈,而在這個小小的心靈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要讓母親傷心。
    女孩子的母親,就站在不遠處,她并沒有注意自己的孩子,只是怔怔的看著一個看上去并不是太粗壯的漢子。
    那漢子正在大口喝酒,整個人看上去還有點癲狂!
    “大風起,秋狩來,壯士一去不回頭!”一個粗壯的歌聲,在這一刻突然響起。
    也就在這一個瞬間,鄭鳴從那唱歌的漢子心頭,知道了什么是秋狩!
    秋狩,就是兩個部落的血戰,沒有行兵布陣,只有瘋狂的拼殺,而在這種拼殺中,最終只有一百個活下去的名額。
    所以,在這些部落漢子的眼中,秋狩,就是一次有去無回的死亡之旅。
    而這一次如此瘋狂的聚會,實際上就是給這些注定一去不復返的人來一次送行。
    他們即將離開自己最最摯愛的人,一去不復返。
    鄭鳴能夠從這些人的心中,感到深深的悲痛,這是一種巨大的悲哀,同樣是一種發自肺腑的悲痛。
    同時,他在小女孩的母親的心頭,感受到了一種決絕,這是一種赴死的決絕。
    “十八年前,父親死于秋狩,現在你又要死于秋狩,這秋狩,什么時候是一個頭!”
    “我絕不能,再讓孩子重復我自己的路!”
    女子的衣兜之中,裝著一小瓶酒,這酒很少,但是里面卻有著女子秘制的毒藥。
    只要一滴,就可以讓人無憂無慮的離開。
    就在鄭鳴看向那女子的瞬間,女子好像下定了決心,她輕飄飄的,朝著站在鄭鳴不遠處的小女孩走了過去。
    她的步伐很輕,但是她的神色,卻充滿了堅定。
    “秀兒,咱們回家吧,他們還要好一段時間。”女子愛憐的牽住小女孩的手,柔柔的說道。
    這是一個溫和的女子,但是她的決心,讓人震撼。
    小女孩雖然有點不情愿,但還是很溫順的跟著女子準備離開,就在她轉身的瞬間,她朝著鄭鳴用力的揮了揮自己肉嘟嘟的手臂:“哥哥再見。”
    這一刻,小女孩的笑容,是那樣的明媚可愛。
    鄭鳴本能的朝著小女孩走去,也就是一個剎那,他就來到了小女孩的身邊,輕輕的握住小女孩的手,鄭重其事的保證道:“這個秋狩,不會發生。”
    “而且,你一家,可以高高興興地生活在一起。”
    女子瞪大眼眸看著鄭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哥哥,你說的是真的么,秋狩沒有了,爹爹不用再參加秋狩了!”小女孩大聲的嚷道,水靈靈的眼眸中,掛著淚痕。
    喧鬧的歌舞,在這一刻,突然停頓了下來,所有聽到了小女孩喊聲的人,都停了下來。
    他們不敢相信的看著高聲歡呼的小女孩,一個個眼眸中,閃動的是疑惑,是不敢相信,是質疑,是驚訝……
    鄭鳴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是,從此之后,在魔戎州,將沒有秋狩!”
    那剛剛和鄭鳴喝過酒的滿篤,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他看著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醉意的道:“哈哈,兄弟,你這么寬我們的心,謝謝了,只是,你這笑話中聽不中用啊!哈哈哈!”
    對于滿篤的質疑,鄭鳴并沒有生氣,因為從這漢子的語氣中,鄭鳴聽到的更多的是黯然,而不是嘲笑。
    滿篤的話,讓那些滿懷希望又瞬間崩碎的人群,又一次躁動起來。
    一切在這一刻,再次變的雜亂起來。
    “哥哥,滿篤大叔說的不對,是嗎?”小女孩用力的拉著鄭鳴的手,聲音中,帶著乞求。
    那柔弱的女子,本來臉上已經綻放出了希望的笑容。可是這一刻的她,變的搖搖欲墜。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一個外族人,明明就是在哄孩子,自己怎么能把哄孩子的話信以為真呢?
    就在女子心中帶著一絲哀怨,準備離去的時候,就聽那年輕的男子道:“這當然是真的。”
    “秋狩這種事情,從今日起,不復存在!”
    說話間,鄭鳴看向了賀絡圖,他不容置疑的道:“賀絡圖,幫我阻止秋狩!”
    賀絡圖在鄭鳴說出從此沒有秋狩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涌過一股熱浪,但是他心里明白,鄭鳴雖然說的豪情萬丈,但是這件事情,鄭鳴還做不到。
    除非,鄭鳴成為真正的魔君。
    “主上,您的命令,賀絡圖很樂意給您完成,但是這件事情,賀絡圖做不到。”
    說到此處,賀絡圖朝著四周高喝道:“我乃是大君侍衛賀絡圖,你們族長何在?”
    賀絡圖的聲音一如雷霆,他這一句話,頓時讓那些本來重新恢復了瘋狂的人,都靜了下來。
    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漢子,從遠處騰空而來,這漢子的修為,已經突破了躍凡境,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力壓萬鈞的感覺。
    他看著賀絡圖手中出現的金質令牌,猛的跪在地上道:“虬刀元拜見賀絡圖大人!”
    “從今日起,免除你族的秋狩。”賀絡圖朝著跪地的虬刀元掃了一眼,鄭重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