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51 福緣深厚

  這一次溶血,自己應該算是成功了吧?感受著**那磅礴的氣血,鄭鳴的心情有些激蕩。
    推開洞府的門,映入鄭鳴眼簾之中的,是賀絡圖高大的聲影,正在凝眸遠望的賀絡圖,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就激動不已的沖了過來。
    “拜見主上!”賀絡圖在接近鄭鳴一丈多遠的瞬間,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鄭鳴透過他心通,可以看出這個下屬的激動,完全出于真心,當即輕輕的揮手道:“起來吧。”
    “太上祭祀說主上最少需要半個月才能出關,沒想到主上您只用了七天時間就出來了。主上您……您真是天……”賀絡圖急的滿臉通紅,估計是想拍鄭鳴幾句馬屁,只是,支吾了幾句,卻根本就說不出來。
    顯然,賀絡圖并不擅長溜須拍馬之道。此道。
    鄭鳴一笑道:“也就是運氣好而已!”
    對于這個拙口笨舌的下屬,鄭鳴心里倒是有幾分喜歡,也就在兩個人說話之際,一個驚詫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來:“你……你竟然出關了!”
    說話的,是那太上祭祀,此時的他,同樣用無比驚詫的目光,看著鄭鳴。
    這目光,有激動,但是更多的,卻是一種不敢相信!
    雖然這些年來,鄭鳴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遇到這種目光,但是此刻,他還是有一絲小小的得意。
    因為,這種吃驚,并不是出現在普通人身上,而是出現在一個差不多走到神禁地步的高手身上。
    “你怎么可以這個時候出關?你知不知道,你此時出關,讓我的一切努力,全都功虧一簣了!我所有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
    這太上主祭滿腹哀怨,就好似一個怨婦,在大聲的控訴著拋棄她的丈夫。
    不論怎么說,對這位太上主祭,鄭鳴還是有一些好感的,他等對方抱怨完,這才沉聲的道:“你那池子里的神液都已經用完,我自然要出關。”
    好似被提醒的太上主祭,快速的沖入自己的洞府,看著那已經裂開的池子,眼眸中露出了一絲黯然。
    “你將你身上的血脈催動一下。”這句話,太上主祭注視著鄭鳴,聲音低沉。
    對于這位太上主祭的要求,鄭鳴稍微遲疑了一下,還是緩緩的催動起了自己身上的無量神血。
    以往,催動得自李元霸的無量神血,能夠讓自己身上的力量大增,但是現在,催動之間,鄭鳴就覺得自己身上的血脈,在這一刻瘋狂的沸騰了起來。
    他感到,一個巨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雖然那巨人只是一個感覺,但是這一拳的力量,卻是實實在在的能夠感應出來。
    “太弱了,竟然不到一半,你……你是怎么吸納的古祖之血,怎么只增加了這么一點!”太上主祭看著鄭鳴那血氣沸騰的身軀,有些氣急敗壞的質問道。
    鄭鳴此時,一陣無語,他沒有想到,現在的自己,竟然還是被說成這般不堪。
    重重搖了搖頭,那太上主祭還是有點不甘心放棄的朝著鄭鳴喊道:“你被魔君大人選成繼承人的時候,魔君大人可有什么指示!你說啊!”
    鄭鳴看著瘋狂的老者,心說雖然有點不愿意,但是最終還是決定給他一次機會。
    誰讓自己剛才占了人家的便宜,雖然那便宜是他自己愿意給的,但是不管怎么說,這便宜自己已經占了。
    “魔君大人讓我到墜魔洞第二層,那里有小滅天功的功法!”
    已經有點瘋狂的太上主祭,頓時平靜了下來,不過隨即,他就開始用自己的腦袋重重的撞擊石頭。
    可憐的石頭,直接化成了碎粉。仰天大笑了好幾聲的太上主祭,帶著一絲哀怨的朝著鄭鳴道:“我真傻,我竟然忘了墜魔洞第二層的小滅天功。”
    “哈哈,有了小滅天功,你就可以和魔君大人的軀體融合為一,然后,我們魔戎州的劫難,就消了!”
    “好好好,走,咱們這就去墜魔洞!”
    鄭鳴在不使用五行神碑分身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和這老者抗衡,看到老者這一次催動手掌,朝著自己抓來的瞬間,鄭鳴神念閃動,無色的石碑,出現在他的四周。
    五行世界,雖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此時,卻有著一種鎮壓蒼穹的氣息。
    在這五行力量下,那太上主祭的手掌,根本就挨不到鄭鳴的身軀。
    “有點意思!”太上主祭說話間,五指變幻,一如旋影,鄭鳴凝眸看過去,就覺得此時太上主祭的手掌中,好似蘊含著一個小小的世界。
    神禁境,將法則凝結成為神禁,一念之間,就可以創造出屬于自己法則的世界。
    這種世界,對于壓制修為比己方低的存在,是十拿九穩,但是一旦碰上相同等級的存在,他們的神禁之力,就會化成各種各樣的攻伐手段。
    鄭鳴的五行神碑和那手掌碰撞的瞬間,一座神碑被撞出了一道細細的裂紋,但是最終,那五座小小的神碑,還是緊緊的護住了鄭鳴的身軀。
    “好東西啊!”看著神碑上的裂痕無聲無息的消失,太上主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由衷的感嘆。
    太上主祭沒有再出手,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也沒有了剛才的激蕩,此時的他,是用一種平等的目光看著鄭鳴。
    “以這五座神碑的力量,神禁之下,基本上無人是你的對手,魔戎州不是善地,你為何還要插手進來?”本來瘋瘋癲癲的太上主祭,這一刻,顯得無比的陰冷。
    鄭鳴并沒有收回五座神碑,他看著臉色陰沉的太上主祭道:“我來魔戎,本來只是想要建立我的四方神侯府,說實話,我并不在乎魔戎族的死活。”
    “但是那一日,站在魔君的雕像前,我們共同涌動的血,讓我生出了很多的感觸,讓我難以拒絕他最后的請求!”
    太上主祭沉默不語,好一會兒,方才用有點顫抖的聲音道:“我相信你!”
    “太陰蔽日之時,就是你進入魔戎州的最好機會,我可以將魔戎州交給你,但是你要記住一點,無論什么情況,都要讓魔戎州的人,存活下去。”
    “魔戎不能滅!”
    太上主祭說完這幾個字,身軀變的更加的佝僂,但是他話語之中的堅定,卻一如擎天之柱。
    鄭鳴看著太上主祭,心里突然涌過一絲欽佩。這家伙雖然看上去瘋瘋癲癲的,但是他守護一族的心,卻足以讓人敬仰。
    “我答應你!”
    聽到鄭鳴信誓旦旦的保證之后,那太上主祭的神色,卻變的越加的陰沉,甚至有一種讓人恐懼的陰沉。
    這一刻的太上主祭,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存活在九地之下的大魔,鄭鳴雖然不怕他,但是看著這太上主祭,依舊覺得心中有些發寒。
    “那個家伙的選擇,雖然瘋瘋癲癲,我很不屑,但是,這一次,我卻希望,他是對的!”
    說話間,此人一揮衣袖,飄然而去。
    鄭鳴呆了半天,突然反應了過來,這個太上主祭,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的家伙!
    福緣深厚!
    什么是福緣深厚,在從那增加血脈的洞府出來之前,鄭鳴還不太清楚,但是現在,鄭鳴對于這四個字,卻是感同身受,有了深刻的體會。
    力戰四大主祭,實在是威風凜凜,但是在這種威風之下,同樣存在著兇險。
    那神禁級別的九星伴月圖,四大主祭只是發揮了一半的力量,就已經開始有壓制五行神碑的趨勢。
    在這種時候,鄭鳴已經準備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強行收復魔戎一族,可是就在他行動的時候,那強悍的神識,直接從虛空而來。
    危急關頭,鄭鳴換上了齊金蟬的英雄牌,說起來換這一張英雄牌,才是將自己置于危險之地。
    可是,就在這危險之中,那本來精神有點分裂的太上主祭另一個性格覺醒,然后莫名其妙之下,自己就從對手變成了座上賓,還得到了不小的好處。
    這種感覺,真是夠爽啊!
    抽一抽,看一看能不能再抽幾張齊金蟬的英雄牌,當時因為作用不大,沒有疊加!
    一次,兩次,三次……
    鄭鳴開始專門抽取仙俠牌,一連抽取了三百多張,雖然也抽到了幾張可用的英雄牌,但是齊金蟬的英雄牌,卻是連影子都沒有一個。
    “主上,這里不是休息的地方,主上還是回洞休息一下吧!”賀絡圖的聲音,打斷了鄭鳴的抽牌。
    因為沒有抽到自己想要的英雄牌,鄭鳴被這一打斷,覺得這一次,絕對是因為自己的運氣不好。
    決定不再抽的鄭鳴,看著一副憨實模樣的賀絡圖,隨意道:“閉關這些天,也沒有什么休息的,咱們出去走走!”
    “主上,過不了幾天,就是太陰蔽日之時,您還是多休息吧!”賀絡圖竟然擺手拒絕了。
    鄭鳴沒有再說話,而是漫步朝著山頂走去,他的縱地金光法,可不是賀絡圖能夠阻攔的,也就是一個瞬間,鄭鳴就已經來到了山峰的頂端。
    這里依舊是四象山,只不過此地,并不是四象山最高的地方,遙望著無盡的山川,鄭鳴再次心跳加速起來。
    他心中很清楚,這種快速的跳動,源于那位魔君共鳴之時,留在自己心頭的烙印。
    這種烙印,是如此的深沉,如此的刻骨。
    山河依舊,但是魔君已經不在。鄭鳴的目光略過四象山,那四頭一如太古魔象般的巨象,掠過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村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