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50 溶血

  星辰墜落,人若螻蟻。
    這一刻鄭鳴的腦海中,雖然有著不少的手段破除這墜落的星辰,但是卻都施展不出來。
    就在鄭鳴一咬牙,準備催動偽番天印的英雄牌時,那本來化成了一片星空的寶圖,突然間定住!
    無論是落月主祭等人,還是鄭鳴,見此情景,全都為之一驚,畢竟這九星伴月圖,乃是神禁級別的銘寶,獨自演化一方空間。
    直接將它定住,這需要多強的力量?
    “爾等用九星伴月圖對付大君的傳人,怎么可能成功!”帶著一絲輕狂的聲音中,一個老者緩緩的走出。
    這老者身材不高,甚至給人一種風中殘燭的感覺,他朝那九星伴月圖一指,九星伴月圖就再次變成了一幅畫,而處在這幅畫之中的鄭鳴等人,都直接被這幅畫拋了出來。
    “拜見太上!”落月主祭等四人在稍微遲疑了瞬間,都沖著那老者恭敬的抱拳行禮道。
    “行了,無需多禮!”老者有點不耐煩的道:“我知道大君為什么選擇你,但是你身上的血脈,實在是太過稀薄了。”
    “就算你天資超人,也達不到大君的要求。也罷,今日老朽就成全你,也算為我魔戎一族的命運,搏上一搏!說起來,我魔戎族就是和這賊老天一戰到底!”
    說話間,那老者也不待鄭鳴同意,手掌輕輕揮動之間,就拉著鄭鳴的身軀朝著四象山的深處而去。
    四大主祭震驚,賀絡圖等人震驚,那些跟隨四大主祭而來的人,一個個也都無比的震驚。
    他們在鄭鳴到來的時候,已經向這位太上大人請示過了,若不是他的要求,他們也不會和鄭鳴動手。甚至當問到鄭鳴不走如何,這位大人還陰沉著臉說了句,必要的時候,還可以擊殺!
    可是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呢,怎么一轉眼,鄭鳴就成為了太上主祭眼中的香餑餑,看主祭大人的模樣,鄭鳴在他的眼中,就好似一塊稀世珍寶似的。
    “誰能告訴我,是什么情況?”在鄭鳴手中吃癟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一絲咆哮。
    而落月主祭眼眸閃動,最終露出了一絲遺憾道:“太上的性格,變了……”
    “不是還沒有到時間嗎?這……這怎么可能……”那吃癟的白發老者,聲音中滿是無奈。
    至于鄭鳴,他雖然沒有發現這位太上祭祀已經到了,但是這位突然出現,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模樣,實在是讓鄭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莫非,這一切都是因為齊金蟬的英雄牌么?
    福澤深厚,這就是傳說中的福澤深厚嗎!
    “你現在體內的血脈,進入墜魔洞,是九死一生,但是只要將你的血脈提純,那么你進入墜魔洞的可能性,就有一半的幾率。”太上祭祀拉著鄭鳴進入自己居住的洞府,他一揮手,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座神池。
    這神池之中,孕育的并不是水,而是一如牛乳般的液體,雖然鄭鳴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那濃厚的靈氣,卻給人一種想要爆炸的感覺。
    “此乃是地心龍源乳,三千年,也就收攏了這么多!”老者說話間,眼中露出了一絲感慨。
    “就算是普通人,在這里泡上一次,那身軀也會變的刀槍不入,而你,則要用這些神乳作為緩沖,從而更好的吸收這一滴血!”
    說話間,老者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個金色的玉瓶。在老者將玉瓶的蓋子打開的瞬間,一股沖天的氣息,就開始在這空間之中彌漫。
    這氣息,一如太古魔神,震懾天地。
    看著那金色瓶子,鄭鳴絲毫不懷疑,只要將這金色的瓶子扔下,足以將一座大山壓塌。
    “這是一滴血,一滴來自于我們魔戎上古祖輩的血,就是這一滴血之中隱含的力量,就可以讓神禁級別的強者為之瘋狂,這也是我們魔戎祖輩,留下的最后一滴血。”
    老者的話語中,充滿了感慨,他看著那金色的瓶子,眼眸中閃爍著一絲淚痕。
    顯然,這一滴血,對他而言,也有一種別樣的感情。
    “小子,你進去吧,按照這個法訣運轉,希望你在十年之內,能夠吸納這些血液。”
    老者說話間,就手指催動,將那一滴血從金色的瓶子中,傾倒出來。
    神血金光,掉落的瞬間,虛空生出了一道道裂紋,而當他落入那地乳的瞬間,那盛著地乳的池子,更是生出了一道道猶如蒼龍的道鏈。
    這些道鏈,是老者早就布置好的,就算如此,在那金色的血液滴落的瞬間,那神鏈還是斷裂了三分之一。
    本來平靜無波的神乳,無聲無息之中,化成了血紅色,它沒有絲毫的動彈,但是卻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
    神池變成了血池,那太上祭祀看著一汪血水,整個人顫抖的更加厲害,這一池血水,對于他們魔戎族而言,實在是太過重要了,以至于現在的他,也難以平靜。
    朝著鄭鳴一揮衣袖,鄭鳴的身軀,就無聲無息的落在了那血池之中,而那太上主祭,則轉身而去。
    走出自己修煉的洞府,太上主祭本來有些涌動的心,在這一刻,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那封閉的洞府們,心中此時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自己太冒險了。
    對,就是太冒險了,甚至可以說,他已經將他魔戎一族最后的希望,全都賭在了那個年輕小子的身上。
    這……這自己怎么會如此的魯莽,這件事情,不是應該慢慢的適應才對嗎?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他突然覺得,自己剛才的行事,實在是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作為一個無限接近神禁的人物,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當時真的沒有被人控制。
    那時候,就好似自己在冥冥之中,受到了什么指示,這指示的內容,就是相信鄭鳴。
    現如今,事已至此,也唯有如此了!
    鄭鳴盤膝坐在血紅的池水之中,不過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并不是在神水之內,而是在一團火和刀子之間。
    那赤紅色的神液和肌膚接觸的瞬間,他的通體,都有一種無比疼痛的感覺。
    但是,就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體內的無量神血,卻好似多年的游子要歸家一般,變得無比的瘋狂,無比的歡騰。
    這件事情,鄭鳴的心中也透著詭異。就在前些時候,他還在力戰四大主祭,和這邊鬧得不可開交,這才一轉眼,那位太上祭祀,竟然給自己提純血脈。
    這就好似一個皇子,正處心積慮的密謀興兵叛亂,一切準備工作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之中,那邊卻有人告訴他,皇帝已經駕崩,請他老人家過去繼承皇位一般。
    按照鄭鳴的估計,這種情況,真的很難出現。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偏偏他就出現在他的身上,不,應該說是出現在了齊金蟬英雄牌的身上。
    嗚嗚,果然不愧是福澤深厚啊!這本來處在最危險的境地,不但沒有被誅殺,而且還獲得了巨大的好處。
    心中感嘆之余,鄭鳴就開始運轉那太上祭祀在臨離去之時,給自己留下的口訣,快速的吸納這池水之中的血脈之力。
    法訣運轉,只是瞬間的功夫,鄭鳴的四周,就已經變成了血紅,甚至鄭鳴整個人,都變成了血紅色!
    赤紅色血,化成了一個巨大的繭,將鄭鳴包圍在中間,但是此刻鄭鳴的心頭,卻是無比的冷靜。
    他靜靜的感悟著那一絲絲往他軀體內鉆入的血痕,在這個過程之中,鄭鳴覺得,鉆入他身軀內的,并不是血漬,而是一道道道鏈。
    一滴血,擁有完整的法則!
    那擁有這滴血的主人,又該是何等的強大。在那一道道的血線和無量神血匯聚的瞬間,鄭鳴的心頭,生出了一片讓人感到恍惚的場景。
    就見一根長矛,劃破虛空而來!
    這一擊,簡單無比,但是隨著這一擊的出現,鄭鳴就覺得自己的整個心神,已經灌入到了這一擊上。
    他融合過太上道祖的記憶,更融合過通天教主的心神,雖然這些東西都已經不在,但是他的眼界,比之普通人,還是要高上那么一點。
    在這長矛劃破虛空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升起的是驚艷。雖然這一擊簡單無比,但是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一擊卻一如大道,讓人震撼。
    長矛破空,洞穿心肺,金色的血灑落大地,壓碎山岳江河。而在這一如末世的情境中,一個身影,重重的倒在地上。
    這是一個巨大的身影,這是一個戰天斗地的身影。
    在這身影出現的剎那,鄭鳴的心,跳動的越加快速,一如他見到魔君之時!
    金色的血,來自于這位無上存在,而讓這位無上存在流血的神矛究竟來自何方,鄭鳴的心中并不清楚。
    當鄭鳴想要看清楚那位無上存在的身影時,那映入他心頭的影子,已經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他快速的催動功法,想要盡快的將讓自己激動不已的事情重新納入自己的心頭,但是無論他如何吸納,最終看到的,都是那戰地斗天的身影,重重的倒在了蒼茫大地之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從這種修煉之中清醒了過來,他緩緩的站起身去,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比之以往輕靈了不少。
    甚至有一種飄飄然,羽化而登仙的感覺,但是,當他的拳頭握動的剎那,一股磅礴的力量,從筋肉之中,匯聚在一拳之中。
    這一拳,可以打碎山岳。
    一池寶液,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就連寶液四周的神紋,也都崩碎成為碎粉。
    至于那滴金色的血液,同樣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