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48 落月主祭

  “賀絡圖,你對大君忠心耿耿,這一點我們是知道的,要不然,神廟也不會選你做守護大君的頭領。”
    那黑衣主祭臉色變換之間,就露出了一絲笑容:“只不過在這件事情上,你被人給騙了。”
    “是不是,尊敬的鄭法王,紫雀神皇親封的四方神侯大人?”
    那黑衣祭祀說話間,身軀朝著鄭鳴輕輕的躬身,一副溫爾文雅的模樣。
    鄭鳴此時倒是十分淡定,他看著那黑衣祭祀,冷冷的道:“說出這幾句話的時候,你好像很得意。”
    那黑衣主祭的臉色一變,他在叫破鄭鳴身份的時候,就已經覺得,自己勝券在手,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鄭鳴竟然和他說這個。
    “得意不敢,但是能夠挫敗四方神侯的一些陰謀,在下的心中,還是覺得很有成就感的!”
    賀絡圖等人,幾乎同時朝著鄭鳴看去,他們的目光之中,更露出了一絲凝重。
    在鄭鳴來到魔戎州之前,他們就已經得到了消息,紫雀神皇已經將魔戎州,封給了一個叫做四方神侯的人。
    對于這個封賞,賀絡圖等人心中有憤怒,但是更多的是不屑,他們連紫雀神皇都不怎么在意,又怎么會在意一個小小的四方神侯?哪怕這個四方神侯,是一個法王。
    可以說,他們對于這個四方神侯,從一開始,就充滿了敵意,而現在,那黑衣主祭第一時間,竟然說鄭鳴是四方神侯,這讓他們一個個心頭不由的生出了一絲動搖。
    鄭鳴依舊很平靜,他淡淡的道:“落月主祭果然消息靈通,怪不得,原來是從拈花神宮得來的消息。”
    落月主祭愣了一下,隨即怒斥道:“鄭法王,我尊敬您是法王,可是我告訴你,我們魔戎族雖然沒有法王,但是卻并不懼怕法王境的強者。”
    “如果你胡攪蠻纏下去,就休要怪在下沒有提醒你。”
    鄭鳴透過他心通,也只是看到了此人心頭拈花兩個字,此時聽到他氣急敗壞的反駁,倒是對于這件事情,多了幾分的肯定。
    “你們不信我,難道還不相信魔君嗎?”鄭鳴沒有理會那位落月主祭,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賀絡圖。
    本來氣勢已經有些衰弱的賀絡圖,在聽到鄭鳴說話的剎那,頓時反應了過來。
    他的身體,這一刻站的更加筆直,他的手中,那柄厲斧,舉得也更高了三分。
    “落月主祭,主上乃是經過了魔君大人的加持,他能夠達到氣血如虹,他就是魔君大人指定的人!”
    落月主祭的眉頭輕輕的一皺,然后冷冷的道:“氣血如虹雖然是大君的身份象征,但是并不是所有擁有氣血如虹的人,都是魔君大人的傳人!”
    “更何況,這位鄭法王,乃是法則圓滿的人物,他要用法則演化出氣血如虹的手段,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你說是不是,鄭法王?”
    鄭鳴的雙眸,再次朝著落月主祭掃了一眼,這一刻他發現這位落月主祭的腦海之中,竟然變成了空空如也。
    從這一點上,鄭鳴就已經意識到,此人果然不是凡俗之輩,他淡淡的看著落月主祭道:“我血氣如虹的手段,是不是法則演化的,不需要你驗證。”
    “另外,我來此地,本就是準備收服魔戎州,而魔君他老人家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我,我也只有了結他的心愿。”
    “說起來,這整個魔戎族,對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大的權力,只是一個負擔和累贅而已。”
    說到此處,鄭鳴的目光看向了其他三個黑衣人。這三個人,和那落月主祭穿著一色的袍服,只不過他們這三個人從面容上,比之落月主祭要差上不少。
    其中站在落月主祭一側的,是一個面目粗豪,頭發雪白的老者,他哼了一聲道:“真是大言不慚,竟敢將我一族看成負擔,小兒你信口雌黃,真是好大的口氣!”
    說話間,這老者一揮手,一片赤紅色的云霞,在他的頭頂聚集成一只巨大的雄獅。
    這是一頭九尾火獅,道韻天成,行走之間,滾滾的威勢籠罩天地,而最重要的是,構成這九尾火獅的,并不是真元,而是星辰之力。
    巨獅狂吼,虛空震顫,一股無形的音波,一如無形的威壓,朝著鄭鳴直壓而來。
    黑翅大鵬鳥在這九尾火獅出現的瞬間,就開始顫抖,甚至它的軀體,在那音波襲來的瞬間,這黑翅大鵬鳥,更好似骨頭都酥了一般,直接朝著虛空下落。
    賀絡圖等人修為雖然比那白發老者要差,但是他們戰意如狂,在那音波來到的瞬間,就準備催動那聚集在他們頭頂的斧頭。
    但是就在這一刻,鄭鳴卻已經出手,手指輕點虛空的鄭鳴,一刀炫麗的刀光,橫掃天地。
    這柄刀,金光燦爛,橫斬之間,猶如一道金色的長河,直接擋在了天地之間。
    刀光橫掃,音波被硬生生的斬斷。那白發老者眼看自己的攻擊被中斷,手中法印掐動,那巨大的獅子,再次咆哮而起,就要朝著鄭鳴撲來。
    “你也接我一招!”
    鄭鳴手指輕點,一枚赤紅色的古碑,從鄭鳴的頭頂直沖而去,這古碑下落的剎那,已經脹大到了千丈大小,赤紅光芒之中閃動的氣息,照耀萬古。
    那九尾火獅在光芒乍起的瞬間,還想咆哮而起,但是當萬丈古碑下落,那九尾火獅就好似遇到了天生的克星,瘋狂的想要逃竄。
    古碑下落,鎮壓天地,當古碑和九尾火獅只有百丈距離的剎那,龐大的九尾火獅直接從虛空之中崩碎開來。
    白發老者雙眸如火,這九尾火獅對他而言,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此時崩潰,讓他的心頓時怒不可遏。
    “小小法身,也敢辱我!”咆哮之中,白發老者騰空而起,一拳豁然轟出。
    拳光如火,照耀虛空。各種各樣的道紋星力,在這一拳轟出的瞬間,幾乎擊碎了蒼穹。
    黑翅大鵬鳥悲鳴,白發老者這一拳,所封鎖的位置,就是它的身軀,如果這一拳被打中,不,只要那熾烈的拳光靠近它的身軀,它就是死路一條。
    而它引以為傲的速度,在這一拳之下,更是沒有絲毫施展的余地,他的身軀,已經被那一拳封鎖在虛空之中,想要動彈一下,都是無比的艱難。
    “不知死活!”
    鄭鳴冷哼一聲,頭頂再次飛起四道神碑,這四道神碑下落之間,化作四座千丈巨碑。
    五座巨碑,封天禁地。
    本來耀眼讓人難以看清楚的拳光,在這巨碑下壓的瞬間,已經減弱了九分!
    落月主祭的神色平靜無比,就好似世間最為美麗的無暇美玉,他靜靜的看著虛空之中的爭斗,神色淡然。
    如果讓在魔戎族之中,那些喜歡落月主祭的女子看在眼中,那么她們第一時間,都會選擇傾醉。
    不過她們并不知道,此時的落月主祭心中,一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涌動。
    那個人發給他的消息,讓他在魔戎州內誅殺鄭鳴,雖然他的心中,并不愿意得罪一個法王,但是他卻不能違背那個人的指示。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誅殺一個法王雖然不容易,但是在魔戎州的地盤之內,被他殺死,倒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卻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被那些護衛魔君軀體的衛士,稱作魔君選擇的傳人。
    這怎么可能?
    他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魔君怎么會選擇弟子?魔君怎么能夠選擇傳人!
    可是在驚訝過后,他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種后怕,魔君雖然多年不動,但是正是因為魔君屹立天地,這才造就了魔戎州依舊生存在這世上。
    魔君終有一日要離去,這一點他心里堅信不疑。但是魔君在離去之時,絕對不會不選擇傳人。
    這個魔戎,最終還要靠他落月,如果沒有他落月的努力,魔戎將不是魔戎。
    烈陽竟然沒有占到便宜,看來自己對于這個鄭鳴的修為,要重新做一個估計。就在落月心中無數念頭閃動的時候,卻見虛空之中,那五座巨碑越來越大。
    五色的光芒,籠罩天地!
    處在這五色光芒下,落月主祭就感到自己溝通的星辰之力,在這一刻,竟然被封閉。
    雖然他體內的神海之中,還儲藏著大量的星力,但是這種星力,也就是夠他發出幾個攻擊。
    作為參星境的巨擘,他們身上的星辰之力,都好似無窮無盡,也正是因為這無窮無盡的星辰之力,才讓參星境的巨擘出手之間,都有翻山倒海之力。
    一個個強大的法身,在這參星境的力量之下,最終無不束手就擒。
    沒有了星辰之力的參星境,還是巨擘嗎?
    感受到威脅的落月主祭,身軀騰空而起,神海之內的星辰之力,更是匯聚在了一擊之上。
    這一擊,在虛空之中凝結成一尊銀色的月盤,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在這月盤的籠罩下,萬物俱寂。
    而另外兩個都沒有出手的主祭,此時也不再做壁上觀,他們兩個人幾乎在落月主祭出手的同時,也直接出手。
    其中個頭比較高的老者,雙手在虛空之中接連結印,無數的星辰光影,匯聚成一面星羅寶傘,從虛空之中,朝著鄭鳴直接罩落下來。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