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947 四象山


    如果是他呂胖子在天機閣當大掌柜的時候,有人敢這么說話,呂胖子可能會將這個胡說八道的家伙,給扔到豬籠里面去。
    簡直是侮辱我大掌柜的智商嘛!
    但是現在,站在呂胖子面前的是他的主人,盡管心里一萬個不理解,臉上卻也只能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主人,這件事,您……您還是不要鬧了!”
    “那個咱們現在就回去,您若是真的想進入那個墜魔洞,回去和老爺商量商量,興許還成。”
    鄭鳴有些無語,這家伙竟敢懷疑自己,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心里不爽之下,鄭鳴直接道:“你說我現在是打死你,還是你自己回去?”
    見主人惱火,呂胖子當然識趣的選擇跑走,不過,臨走之前,還是善意的沖鄭鳴喊了一句:“主人,您可以粗暴的對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聞聽此言,鄭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家伙,真真是奴性十足啊。
    一只展翅十里的黑翅大鵬鳥,翱翔天際,鄭鳴站在大鵬鳥的上空,俯視著大地山河。
    這一片土地,他可以無比明確的斷定,他從來不曾來過,但是此時站在這塊土地上,心里卻有一種感覺。
    一種深沉的,發自內心的和這片土地的親近。
    這自然不是因為他被紫雀神皇封為四方侯,領地就是這一片魔戎州。他的原因,就是他的心在和魔君的心共同跳動的時候,魔君已經在無形之中,將他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傳入了鄭鳴的心頭。
    賀絡圖站在鄭鳴的身后,目視著這個年輕的身影,雖然這個身影,比之他要低上不少,但是他卻能夠感到,這個身影和地下的山川,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系。
    在這種聯系之中,賀絡圖甚至覺得,自己又生出了面對魔君戰軀時的感覺。
    “大人,再過半個時辰,就能夠到達四象山,到時候,四位主祭大人,將會迎接大人登位!”緩步的來到鄭鳴的身后,賀絡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震顫。
    鄭鳴擁有他心通的功法,自然不會不用,在這賀絡圖說話的時候,他已經探測過這位侍衛統領的想法,知道這位侍衛統領,乃是一個真正對魔君忠心耿耿的人。
    對自己這個雖然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畢竟是魔君嫡系傳人的人,更是充滿了狂熱。
    所以,鄭鳴對他也是信任有加,當即一擺手道:“恐怕事情,沒你想的那么簡單。”
    “大人請放心,整個魔戎,都是忠誠于魔君大人,忠誠于大人您的!”賀絡圖說到此處,一下子跪在地上:“如果有人質疑您魔戎之主的身份,那屬下必定第一時間,斬下他的腦袋!”
    鄭鳴笑了笑,沒有再說話,他本來就有心拿下魔戎州,現在有了魔君的囑托,更不會退縮。
    也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岳,這山岳猛一看去,就好似一片遮天蓋日的高原。無數的山峰,從虛空中看,就好似一根根柱子,支撐著蒼穹。
    四象山,魔戎族的祖地。在看到四象山的瞬間,站在巨大黑翅大鵬鳥后面的侍衛們,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他們經年守護在魔君的身邊,可以說不知道多少時日,沒有回到過這四象山,現在重新回到四象山前,怎不讓他們歡喜異常。
    就在他們歡呼雀躍之時,虛空之中,已經騰空飛來了一支人馬,這些人每一個人的坐下,都是一頭插著翅膀的黑色猛虎,飛動之間,虎嘯震空。
    “來人可是大君護衛么?”一個頭頂長著一根黑色獨角的黑虎背上,端坐著一個面容黝黑的大漢,他的手中,拿著一柄足足有車**小的斧頭。
    這斧頭通體漆黑,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但是在鄭鳴的神念從這斧頭掠過的剎那,他卻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神念,竟然被這斧頭的刃給斬斷了!
    這種情形,讓鄭鳴的目光一凝。大漢本身的修為,是法身境,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此人在法身境之中,恐怕也只是比法王級別的差一點而已。
    “不錯,我正是賀絡圖,請問來的可是黑虎旗力達頭領嗎?四大主祭何在?”賀絡圖從黑翅大鵬鳥上騰空而起,話語中帶著不滿的問道。
    “呵呵,是你們就好,你不是要見四大主祭么?走走走,我這就領你們過去。”那叫力達的男子,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隨即冷冷一笑,調轉了黑色猛虎的方向。
    但是跟隨著他而來,足足有三千之眾的黑虎兵士,卻化成了一個圓圈,將鄭鳴他們圍在了中間。
    這種圍,與其說是拱衛,倒不如說是包圍。只是從那些黑虎衛士不善的面容上,就可以明顯感覺到,這些足有三千之眾的黑虎兵士,好像并無善意。
    “主上,這件事情,四大主祭一定要付出代價,他們……他們竟敢無視您的威嚴。”賀絡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血紅,他緊緊的攥著拳頭道。
    鄭鳴擺了擺手,他在臨來之前,就沒有天真的以為,憑借魔君的一句話,他就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這魔戎之主。
    畢竟,時光已經逝去多年,就算魔君在魔戎族之中,有著無上的地位,但是想要憑借著魔君的一句話,就能把魔戎族的全部權力悉數拿到手中,那是不可能的。
    他這次過來,主要是看一看,自己若是繼承魔君的位置,究竟能夠得到什么樣的支持。
    帶翼黑虎飛行的速度,絲毫不比那黑翅大鵬鳥飛行的速度慢,也就是半刻鐘功夫,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就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這一刻,鄭鳴也明白了,為什么這座山,會叫四象山。
    并不是說,這座山隱含青龍白虎等四象,而是因為這座山的頂部,屹立著四座巨大的石象。
    漆黑的石象,每一個高有千丈,巨大的身軀,分別鎮壓著這座山峰東西南北四個方向。
    而就在這山峰的正中間,則是一座高大的神廟,金光照耀下,神廟耀眼生輝。
    神廟的下方,此時已經站滿了人,其中四個身穿著黑色袍服的人,站在最前方。
    就在鄭鳴他們下落的時候,那站在左側的中年黑袍男子,已經上前一步道:“鄭法王,您要來魔戎州,可以光明正大的過來,這般小把戲,不覺得有點過了嗎?”
    說話間,他的目光落在了賀絡圖等人的身上道:“沒有眼力的東西,給我拿下!”
    在鄭鳴遇到的魔戎族之中,無論是那頂天立地的魔君,還是賀絡圖等人,無一不是粗壯豪爽的漢子,而這走出來的黑袍人,則是一個英俊的男子。
    雖然他的模樣,看上去已經有一絲老態,但是那一如白玉的英俊面容,非但沒有減少他的魅力,反而讓他本人比年輕男子,更多了幾分成熟和穩重。
    黑色的祭祀長袍,并沒有讓他顯的古板,還平增了九分神秘的氣息。
    立于眾人之前的他,整個人,給人一種飄逸出塵的感覺。
    就在這男子說話之際,就有數十名粗壯的武者,跺腳騰空,朝著賀絡圖等人沖了過來。
    這些武者,大多數都是生神境的強者,甚至還有兩個法身境,他們沖來的剎那,無數的利爪和長繩,朝著賀絡圖等人纏繞了過來。
    賀絡圖作為守衛魔君的侍衛頭領,每一次回到四象山,都要受到熱烈的歡迎,就算那黑袍的主祭,見到他們的時候,都要表示敬意。
    因為,他們是守衛著魔君的人。
    但是現在,他們帶著一腔的熱血,護衛著魔君自己挑選出來的繼承人,還沒有來得及宣布這是魔君的決定,就被人這般粗魯對待,一時間,賀絡圖的眼睛都紅了。
    如果是他自己,作為一個忠誠的戰士,賀絡圖還不敢反抗主祭大人的命令,但是現在,他們竟連鄭鳴也要擒拿,這讓賀絡圖怎么接受!
    “起陣!”賀絡圖說話間,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漆黑色的斧頭,而就在賀絡圖發出喝聲的瞬間,其他已經被驚呆的衛士,幾乎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颶斧頭。
    上千個斧頭,聚集在虛空中,匯聚成了一團黑色的光霧,也就是瞬間,那光霧之中,就生出了一柄巨大的斧頭。
    這斧頭,足足有千丈大小,而在斧頭的后方,是一柄大手正在舉動著這巨大的斧頭,只不過后方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賀絡圖等人的修為不足,所以根本就沒有顯化。
    巨斧出現的剎那,那些沖向賀絡圖的武者,一個個都停了下來,不少人更是用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賀絡圖他們頭頂的巨斧。
    “賀絡圖,你們真的要背叛神廟的命令嗎?”開口的,依舊是那位英俊的主祭。
    賀絡圖大聲的咆哮道:“落月主祭,不是我們要背叛神廟,而是你們……你們要背叛無上的大君。”
    “我賀絡圖可以用自己對大君的忠心,向所有人起誓,這一位,就是大君親自選定的傳人。”說到此處,他用手指著自己的心臟道:“如果諸位祭祀不相信,我賀絡圖,可以將自己的心挖出來,讓諸位祭祀看一看。”
    “嗬嗬嗬!”站在賀絡圖身后的一眾武者,這一刻幾乎同時發出喝聲,雖然他們的聲音之中,并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匯聚在一起,卻是一種憤怒。。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