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45 無量神血

  抓住黑影的老者的手,無力的垂落下來,而那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就好似山一般的老者,這一刻整個人都在顫抖。
    “一百年了,呵呵,又一百年了,還真是夠快的!”這話語,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感嘆。
    黑影不開口,他能夠理解太上祭祀此時的心情,但是這種事情,他沒有辦法,這位他尊重的太上祭祀,同樣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一次,該是那兩個部落了,讓他們去對戰吧!”最終,太上祭祀的目光落在了虛空之中道。
    “是!”黑影沒有任何的分辯,輕聲的答應道。
    巨山之上,明月高懸,那在巨山倒影之中不斷出現的巨獸虛影,更是在不斷的變幻。
    “族中這一批孩子達到化蓮境沒有?”那太上長老再次開口問道。
    “都已經達到了。”黑影說到此處,身軀挺直了很多:“借助九幽之池的支持,這些孩子,修為最高的,已經有突破生神境的能力。”
    “不能突破,突破生神有什么用,他們要想從墜魔洞之中出來,就不要想著突破修為,墜魔洞中,一切修為都被壓制到肉體,他們要強大的,是神念!只有強大的神念,才能夠讓他們從里面走出來,只有強大的神念,他們才能夠繼承大滅天功!”太上祭祀手舞足蹈,一副想要瘋狂的模樣。
    黑影點頭不語,而那位太上祭祀,也平靜了下來:“再過一個月,就是太陰蔽日之時,到那個時候,墜魔洞的力量,就能夠減弱一成。”
    “當年,魔君大人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入的墜魔洞,希望他們這一批,有人能夠成功。”
    黑影點頭,雖然這一條路,對于魔戎族而言,幾乎是一條絕路,但是他們無路可走。
    唯有魔戎族之中,出現一個魔君,才能夠帶領魔戎族,從這困境之中走出來。
    “太上,魔君大人的戰體,沒有問題吧?”黑影在臨離去的瞬間,陡然問道。
    太上祭祀的神色一動,而后冷冷的道:“魔君大人修為超越神禁,自然不會有問題。”
    這句話,太上祭祀說的無比堅決。而那黑影在聽到這個回答之后,就騰空而去。
    看著消失的黑影,太上祭祀的眼眸越發的陰冷,當月光消失,天色剛剛亮出一絲魚肚白的時候,太上祭祀緩緩的走回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他好像不愿意見到一絲的陽光!只是,在他走入自己洞府內的瞬間,他扭頭看向遠處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絲淚痕。
    而他所看的方向,在那已經開始明亮的天地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一個沒有頭,但是卻戰意沖天的身影。
    他好似一座山,一座沒有頭的山,鎮壓著這片大地!
    鄭鳴步入魔戎州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猶如大山一般的身影,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這身影,就擋在鄭鳴進山之路的前頭,他就好似一個巨大的屏障,將魔戎州整個擋在了自己的身后。
    三千丈,五千丈……
    在第一眼看到那巨大的無頭山的瞬間,鄭鳴的心就快速的跳動了起來,這是一種久違的激動。
    他進入墜魔洞的想法,已經有點動搖,并不是因為他的心志,而是因為鄭工玄給他下了死命令。
    但是,在看到這巨大的身軀的第一眼,鄭鳴的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他一定要來到這巨山的面前。
    不,應該說是來到魔君軀體的前。
    不是悼念,更不是其他,這只是一種單純的想法,一種從內心深處升起,讓鄭鳴難以壓抑的想法。
    他的心,跳動的無比厲害,甚至在某一刻,鄭鳴覺得自己******有東西在召喚著自己,是那巨山,還是那魔君!
    “大人,如果不經魔戎族的同意,進入魔戎州,那很有可能被視為戰爭的挑釁!”呂胖子跟隨鄭鳴,本來只是想要看一眼那以一人之力,阻攔整個紫雀神朝的魔君,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要去魔君的軀體位置。
    這怎么可以?
    且不說魔戎族,就是魔君軀體四周的威壓,就足以將法身境的強者硬生生壓成碎片。
    就是參星境的巨擘,也沒有人愿意靠近魔君的軀體,可以說,那里就是一個禁地。
    鄭鳴沒有理會呂胖子,他一步千里,只是頃刻,就已經來到了那大山百里之外。
    魔君乃是魔戎族的驕傲,對于魔君的戰軀,魔戎族更是無比的重視,因為,這具軀體,一直庇護著他們。
    如果不是這具軀體的庇護,這天下,恐怕早就沒有了魔戎這兩個字。在發現擁有魔戎血脈的戰士可以在魔君軀體百里之外勉強戒備的時候,魔戎族就派出了最精銳的武者。
    這些武者,每一個都有化蓮境的修為,但是在魔君身軀百里的位置,他們只能夠發揮普通大宗師的力量。
    “有人過來了,攔住他!”一個負責守衛的魔戎族武者,在看到鄭鳴的瞬間,高聲的大喝。
    他們一共一千人,但是這一千人的戰斗力,卻要超過鎮魔軍的上萬精銳。
    一個個身高過丈的魔戎漢子,瘋狂的朝著鄭鳴的方向沖了過來,他們可以確定,鄭鳴不是魔戎族人,所以第一時間,就已經將鄭鳴確定為敵人。
    無論任何人,都不準備接近魔君的戰體,特別是異族人,一旦接近,殺無赦!
    這是他們千百年來,一直遵循的行事準則。
    長刀出鞘,刀氣沖天,幾乎上百刀光,同時朝著鄭鳴的方向落了下去!
    鄭鳴無比的淡定,他身后五色光芒閃動,將所有的攻擊,統統鎮壓下去。只不過這一刻,他的心中沒有殺意,所以那些魔戎武者的刀劍,都沒有受到什么損害。
    “頭領,他不受大君力量的壓制!”一個被鄭鳴黑色光芒壓在地上的魔戎族武者,從地上站起之后,就大聲的朝著隨后趕來的壯漢匯報道。
    這壯漢身高一丈六尺,整個人,都好似銅澆鐵鑄一般,他穿著黑色的短袍,走動之間,天地震顫。
    不過此時,他的雙眸,卻緊緊的盯著鄭鳴,他能夠感覺到這個人的修為,但是讓他好奇的是,這個人,為什么不受魔君力量的壓制呢?
    魔君頂天立地的身軀四周,全都是屬于魔君的力場,所以處在力場之中的人,都要被壓制。
    就算是魔戎族的這些守衛,也難以沖入魔君身軀五十里以內,但是那個人,卻已經走到了五十里。
    他的速度并不快,一如閑庭漫步,但是在他走動之間,卻能夠須臾萬丈,也就是十幾個起落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那魔君身軀的千丈之外。
    鄭鳴此時的速度,已經明顯降了下來,倒不是他不想增加自己的速度,而是此時,充塞在前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以至于鄭鳴覺得自己像是走在萬年玄冰之中。
    他的心,跳動的越加的厲害,而就在他緩緩停下的那一刻,他感覺到了另一個心臟。
    一個和他的心同時跳動的心臟。
    這個心臟,是那樣的鏗鏘有力,每一次的跳動,都好似一個巨錘,重重的敲擊在天地之間。
    鄭鳴的心在跳,而那個巨大的心臟,同樣在跳動,兩個心臟共同的頻率下,鄭鳴就覺得自己身上,有一股血在沸騰。
    也就是瞬間,鄭鳴就發現,這股血,是自己從李元霸的身上,獲取到的無量神血。
    得無量神血者,力可破山移天!
    不過,自從鄭鳴的修為突破躍凡之后,無量神血和炎黃戰血的作用,就開始變弱,鄭鳴對于這幾種血脈,也就沒有了太多的關注。
    可是現在,無量神血竟然開始和這魔君的心臟同時在跳動,這讓鄭鳴對于無量神血的注意,更多了幾分。
    他不再前進,而是立于魔君之前,靜靜的體悟起來,魔君的心臟雖然沒有開口,但是從這心臟的跳動之中,鄭鳴卻感到,魔君在和他說話。
    曾經和武帝爭奪天下的魔君,究竟有什么要和自己說的呢?
    “累……累……累……”
    在鄭鳴靜默了剎那,一行不斷顫抖的字,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當這些字出現的瞬間,鄭鳴能夠感到,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深深的疲憊。
    魔君,這個頂天立地的武者,在和武帝爭奪天下失敗之后,因為記掛自己的族人,重回魔戎,雖然失去了頭顱,但卻猶如一座山一般守護著魔戎族的強者,此時傳達的,竟然是這個信息。
    鄭鳴在吃驚的瞬間,又覺得魔君的這種感受,也是正常的。
    但是,一個累字,卻讓鄭鳴的心抽搐了一下,他并不是一個容易感動的人,但是此時,從魔君身上,他有些忍不住。
    也就在這一個剎那,無數的畫面,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他好似看到了一個穿著獸皮的少年,在拼命的揮刀,他又好似看到了一個沒有頭的軀體,在戰天斗地。
    巨星如雨,轟落而下,他不屈服!
    天地神雷,匯聚如刀,他不屈服!
    還有那一道充滿了皇道氣息,犀利能夠開天辟地的赤紅劍光,他同樣不屈服。
    這個時候,鄭鳴好似覺得,自己已經化身成為了這個戰天斗地的魔君,而他的不屈,他的一切,全部都是因為,他不能再退。
    只要他在這個時候推開,他身后的一切,都將化為灰燼,他所摯愛的一切,都將灰飛煙滅。
    “我要戰戰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