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944 太上祭祀

  “好一個五色神碑,好一個五色神石,那種至寶,本應該屬于朕,卻便宜了鄭鳴那個小兒!”紫雀神皇說話間,頭頂升起了一頭紫色的長龍,那全部都是由紫氣匯聚而成的長龍,在紫雀神皇的頭頂張牙舞爪,一如真實的神龍一般。
    奢六陰的頭低的更狠了,那紫色神龍唯我獨尊的氣息,壓得他十分難受。
    “你給我說說,神主為什么不出手?”紫雀神皇收斂了身上的怒氣,面容變得平淡的朝奢六陰問道。
    奢六陰頭低的更狠:“神主乃是強勢之人,如果他在神宮之中,鄭鳴如此胡鬧,他必定不會聽之任之。由此,屬下推斷,想必那神主不在神宮。”
    “你這條老狗,還是有點用處的,他不在神宮,會在哪里呢?你們血衣衛有消息沒有?”紫雀神皇哼了一聲,聲音顯得越加的嚴厲起來。
    奢六陰頭頂的汗,開始滴落,對于紫雀神朝而言,他們最大的敵人,并不是八百諸侯,而是那幾位高高在上的神禁存在。
    只有這些人,才有可能讓強大的紫雀神朝灰飛煙滅,才有可能只手翻天!
    血衣衛最主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要搞清楚這些神禁強者的位置,只不過這個任務,血衣衛從來都沒有完成過。
    因為,這對于血衣衛而言,是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屬下不知!”奢六陰猶豫了瞬間之后,最終還是選擇了坦誠相告,他在說完這幾個字的時候,汗水從他的身上不斷的流下。
    “你不知道很正常,一個神禁級別的存在,你們也跟蹤不了,但是,他的那弟子,他的那些下屬的異動,你們都留意了沒有,哼哼,這天下,總是有一些人要搞小動作!”
    紫雀神皇的聲音,越加的平和,可是在這平和之中,奢六陰卻感到,這位陛下充滿了憤怒。
    “不說這些了,你給我說說那個鄭鳴,他現在到哪里了?”紫雀神皇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滾滾的皇氣,讓他在這一刻,越加的威嚴。
    “回稟陛下,鄭鳴已經到了鎮魔城,并和鎮魔大將軍交接了十萬鎮魔軍。”聽到話題轉移到了鄭鳴身上,奢六陰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按照他對紫雀神皇的了解,現在算是他暫時過關!
    “鎮魔大將軍將軍中所有的兵痞和刺頭,都交給了鄭鳴,這些人雖然實力很強,但是他們在大部隊作戰的時候,卻是一觸即潰,沒有任何的斗志。”
    說到此處,奢六陰一咬牙道:“還有,咱們安排給五皇子的那位謀士,被五皇子派給了鄭鳴。”
    “五皇子希望鄭鳴能夠去屬于魔戎州的一塊小平原去建造自己的神侯府,但是鄭鳴這家伙,好像……好像野心勃勃,要去進墜魔洞。”
    紫雀神皇的眼眸紫光閃爍,一聲聲龍吟,從他的身上不斷的發出,滾滾的紫氣,匯聚成了數十條紫色的長龍,在他的身體四周盤旋咆哮。
    “進入墜魔洞,真是好大的膽子,他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找死,也省了朕不少事情。”
    在向紫雀神皇匯報過應該匯報的事情,奢六陰唯唯諾諾的離去,他的面容和平時一樣,根本就看不出來絲毫的表情,但是此時,在奢六陰的心中,卻有一種深深的恐懼。
    神皇越來越強,這種強,讓他感到深深的不安。血衣衛監察天下,各種各樣的消息,都是第一時間匯聚在他的手中。
    自從天命出現之后,偌大的天下,平靜無波,這在奢六陰看來,并不是一種好現象。
    那些他需要仰望的神禁,不知道都在運轉著什么樣的大動作,希望在這些大動作到來之時,神皇陛下能夠保住他的性命。、
    不成神禁,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以主宰!
    在奢六陰心里升起這一句感嘆的時候,同樣的感嘆,還出自一個人的口中,只不過這個人奢六陰并不認識。
    這是一個枯瘦的老者,他盤坐在一座高高的山頂上,不斷的將自己體內的星元力,灌入大地之中。
    無窮無盡的星力,從虛空之中下落,再由虛空之中,灌入大地之內。至于處在這中間的老者,就和一個轉換星元的機器,沒有任何的區別。
    “陳老怪,這是今日的食物!”一個穿著鵝黃色裙裝的女子,輕輕的來到老者的近前,將一枚晶瑩剔透,好似有金龍盤繞的果子遞了過來。
    這金龍果,傳說之中,只有擁有金晶和龍氣的地方,才能夠培育出這種果子,躍凡境的武者吃一枚金龍果,就可以從躍凡,直接晉級化蓮境。
    現在,這種至寶,只是老者一天的食物。
    接過金龍果的陳老怪,并沒有絲毫的高興,直接將那一粒果子,扔到了自己口中。
    “對了,宮主讓我告訴您,明日開始,大陣就要開啟,如果你再有偷奸耍滑的行為,宮主就讓你灰飛煙滅。”鵝黃裙裝的女子,看起來溫柔可人,說起話來,卻一如尖刀般刻薄。
    “你告訴他,我既然已經答應,就絕不會反悔。”陳老怪哼了一聲,不再言語。
    女子也不再說話,她姿容秀麗,行走之間,更好似一個仙子,在天地之中飄蕩,只是瞬間,就落在了另外一個山峰上。
    “九十九枚金龍果,九十九星辰鎖天,還真的是大手筆,希望她能夠將那人培育出來。”
    自語之間,陳老怪的眼眸中又閃過了一絲矛盾之色,最終,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也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通體潔白,一如仙子的身影。在看到那身影的瞬間,陳老怪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有一種瘋狂的感覺。
    他之所以在這里,都是因為那個身影。
    “鄭鳴要闖墜魔洞!”一個聲音,在這一刻,出現在了陳老怪的耳朵中。
    雖然這消息并不是向他匯報,但是陳老怪的臉色,還是為之一變!
    魔戎州雖然是一州之地,但是這一州究竟有多大,沒有人丈量過,就算是血衣衛,也只是在這魔戎州的中心,擁有幾個小小的據點。
    蒼涼的大山,在月光下,一如太古神域。站在遠處望,時而可見神蛟吞日,魔象碎山!
    死寂的虛空,讓人感到恐懼,而就在這無量的死寂之中,一個拄拐的身影,在緩緩而行。
    他走得很慢,但是這無線蒼涼的大山,在他的腳步下,都好似變成了圖畫,他一步之間,就能夠跨過百丈的懸崖深澗!
    “拜見太上祭祀!”當這老者走進大山正中一個黝黑的山洞時,有人恭敬的朝著老者行禮道。
    這是一個渾身掩藏在黑暗之中的身影,雖然此時月光照耀,但是到了他那里,卻好似被一種無形的東西遮擋住了一般。
    “唔,你來了。”老者在石洞里一塊猶如寒鐵的石頭上坐下,隨手抓起了一塊黃精,大口的吃了起來。
    如果不認識老者的人,看到這般的情形,第一個感覺,就是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凡人老者,畢竟只要到了躍凡,就可以不吃不喝,依靠天地精氣生存。
    可是面對這老者,那黑影之中的人,卻顯得無比的恭敬,他甚至不敢大聲的呼吸。
    “說說吧,又出了什么事情,值得你親自來。”老者將吃剩下的半塊黃精朝地面上一扔,整個人越發多了幾絲懶散。
    “赤宵劍出現了,就在紫雀神皇的手中。”那黑影說到赤宵劍的時候,聲音有點顫抖。
    老者本來抓向自己不遠處黑色杯子的手,頃刻之間頓在了半空中,他頓了好一會,這才笑了笑道:“紫雀武帝的赤宵劍,本就應該在紫雀神朝之中。”
    “這個,很正常!”
    那黑影聽老者如此一說,頓時露出了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他接著道:“還有,那個四方神侯,好似在天神山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現在已經到了鎮魔城。”
    “屬下來的時候,偶爾聽到傳言,好像他要進墜魔洞!”
    老者的手再次顫抖了一下,而后道:“看來這年輕人,還真是有點心氣啊!”
    說到此處,他搖了搖頭道:“本來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還希望和這位鄭法王好好的會面一次,現在看來,是真的不用了。”
    “他可能知道進入墜魔洞就能成為魔戎之主,但是他可能不知道,進入墜魔洞要死多少人。”
    “當年魔君大人,天縱奇才,精心準備之下,還是差一點就要永墜輪回之中!”嘆息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一絲絲惆悵。
    黑影不敢言語,他知道在太上祭祀大人陷入回憶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打攪他老人家。
    “還有事情么?”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之中再次響起了老者的話語。
    那黑影沉吟了剎那,最終還是跪在地上道:“太上祭祀,咱們……咱們的人口,又要達到十個億了!”
    聽說赤宵劍的消息,還表現的無比平靜的老者,一下子從石頭上站了起來,他沉聲的道:“怎么會這么快?”
    這一次,老者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嚴厲!
    “太上祭祀,已經一百年了!”那黑影說出這句話的瞬間,眼眸之中,開始出現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