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43 墜魔洞

  這份錦圖,是魔戎州的地圖。申屠鶴展開地圖之后,在一塊距離鎮魔城不遠的地域,輕輕的點了一下。
    這一塊地域,占地千里有余,在普通人看來,也算是一塊不錯的領地了。
    “侯爺,經過申屠某多次查證,這一片地域,當年就被武帝劃入了魔戎州的范圍,神皇陛下讓侯爺在魔戎州建立您的神侯府,您可將神侯府建在此處。”
    申屠鶴說完,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得色。
    在這件事情上,申屠鶴確實有值得驕傲的地方,本來,一個在五皇子手里非常棘手的事情,被他這般一來,就輕輕的化解了。
    鄭鳴的領地是魔戎州,可以說魔戎州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建設他的神侯府。這一塊小小的地域,當年武帝已經劃入了魔戎州,就算現在的神皇,也改變不了。
    只要鄭鳴不去招惹魔戎州的人,相信那些人也不會理會鄭鳴,這就將神皇的借刀殺人之計輕松破解了。
    “鳴兒,我覺得這個地方不錯,雖然小了點,但是千里方圓,也足夠我們家用的。”鄭工玄見鄭鳴沉吟不語,第一個表態道。
    鄭亨見老爹支持,也跟著說道:“二弟,我覺得五皇子這個主意不錯。”
    鄭鳴將目光從那畫卷上挪開,而后沖著申屠鶴道:“先生能夠想起這般的計劃,在下很是佩服。”
    “和法王您的修為相比,申屠做的這些,都只是小道而已,也就是鉆一個空子罷了。”
    這句話,申屠鶴說的無比客氣,但是在這客氣之中,隱隱約約的藏著一絲驕傲。
    “但是,我要建立的,并不是一個委委屈屈,茍延殘喘的神侯府,我要建立的,是一座掌控整個魔戎州的神侯府!”鄭鳴的話說的心平氣和,但是卻有幾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而他的手掌,更是重重的落在了那偌大的地圖上。
    申屠鶴聞聽此言,簡直瞠目結舌。作為一個謀士級的人物,他當然希望自己輔佐的人,是一個展翅遮天的鯤鵬之輩,但是……但是這并不代表,他愿意支持一個空間者。
    鄭鳴是法王,但是這可是魔戎州,就算是紫雀神皇,都難以拿下,你這牛吹的有點太大了吧。
    雖然他內心里對于法王級別的人物,真的充滿了敬意,但是此時,鄭鳴這種表現,還是讓他很是失望。
    “侯爺,魔戎州,那是武帝都沒能解決的問題啊!”
    申屠鶴這句話,說的小心翼翼,卻帶著一股猶如山岳的力量。
    武帝都解決不了,你鄭鳴憑什么來解決? !
    “武帝解決不了,那是因為他成不了魔戎之主,如果我能夠成為魔戎之主,那一切就是順理成章。”鄭鳴仿佛根本就沒有聽出來申屠鶴話語之中的一絲譏諷,平靜的說道。
    申屠鶴接受了五皇子之托后,曾經專心研究過鄭鳴,知道這位兩個規則圓滿的法王,是一個絕頂的天才人物。
    唔,好像做事還有一點小小的魯莽,這一點可以從他在天機閣發布的信息看出來。
    只是,如今一見,才知這位法王大人,竟是如此的不知進退。剛才自己已經提醒了他,那是武帝也完不成的事情,沒想到,他……他竟然還如此的冥頑不靈。
    “大人您不是魔戎族出身,怎么可能成為魔戎之主?唔,就算是魔戎州,也多年沒有主人了。”
    努力鎮定了一下情緒,申屠鶴又苦口婆心的勸道。
    這是他最后一次勸鄭鳴,如果還勸不住,就算五皇子怪罪下來,自己也只有走人了。
    畢竟,離開還是活路,跟著這位頭腦好像不是太清晰的上司,無疑是死路一條。
    鄭鳴看著申屠鶴的模樣,淡淡一笑道:“當年的魔君是如何成為魔戎之主的,你知道嗎?”
    “您……您要進入墜魔洞!”申屠鶴聞聽此言,大吃一驚!
    入墜魔洞,得大滅天功者,當為魔戎之主!
    這句話,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流傳,有人說,是魔君從墜魔洞出來之后,才有了這句話,但是大多數人對于這種說法,都不是太信服。
    很多人都相信,魔君之所以成為魔君,是因為他進入了墜魔洞,并得到了墜魔洞中的大滅天功,所以他才成為了魔戎州的君主。
    如果不是天嫉英才,讓他遇到了同樣天資卓絕的武帝,說不定他早就一統天下了。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墜魔洞代表著巨大的機緣,但是同樣,墜魔洞也代表著死亡。因為墜魔洞的機緣存在,所以不知道多少有強者,前赴后繼的想要進入墜魔洞。
    但是千百年來,從墜魔洞中走出來的,只有一個魔君。
    其他的無數天才人物,都化成了飛灰,他們的英名,自然也隨著他們的墜落而消散。
    就連魔戎十三部落,都已不再對墜魔洞報什么希望,可是現在,鄭鳴竟然要進墜魔洞。
    “法王,您的資質,千古少有,但是……但是那墜魔洞,我勸您還是謹慎一些比較好。”申屠鶴只覺得自己嘴唇發干,語言生澀,這樣勸鄭鳴也是干巴巴的。
    從內心來講,此時的申屠鶴對于鄭鳴已沒有太多的好感,只是,看在五皇子給自己那么大恩遇的份上,好歹也要勸說一下。
    “您知道自從魔君之后,進入墜魔洞的人有多少嗎?”申屠鶴不等鄭鳴回答,就伸出了五根手指道:“五百萬,絕對不少于五百萬。”
    “這五百萬,幾乎全都是英才人物,他們之中,甚至有人驚才艷羨到天生魔心。”
    “更有人鮮血返祖,生而神明,為魔戎十三部族大力培養,可是最終呢,全都一去不復還了!”
    說到此處,申屠鶴覺得自己不該再和鄭鳴兜圈子,他要用暮鼓晨鐘的辦法,直接將鄭鳴敲醒。
    “您的修為雖強,您雖然是法王,但是……但是我覺得,您在這件事情上,還差一點 。”
    “您這樣進去,是找死!”
    鄭工玄和鄭亨聽了申屠鶴的話,面面相覷,他們兩個人對于墜魔洞,沒有什么了解,當聽到鄭鳴說要進入墜魔洞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有什么好緊張的。
    但是此時,聽到申屠鶴說及那墜魔洞的可怕之處,他們才發現,世上竟有如此危險之地。
    五百萬人,一個都沒有出來,如果鄭鳴進入那墜魔洞,那能夠存活下來的希望,實在是太過渺茫。
    “鳴兒,這墜魔洞,咱們不能進去!”鄭工玄這一刻,說的話斬釘截鐵。
    鄭亨也堅決阻止道:“二弟,魔戎州這地方,咱們不管就是了,我覺得申屠先生所說的地域,就很不錯。”
    “咱們建立不了大的神侯府,建設一個小的也是可以的。不管怎么說,也是一座神侯府嘛!”
    聽著父親和哥哥的勸阻,鄭鳴輕輕一笑道:“墜魔洞聽起來很怕人,但是實際上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可怕,況且這一次進墜魔洞,我有把握。”
    鄭工玄和鄭亨對視了一眼,還是由鄭工玄開口道:“鳴兒,我們一家現在聚集在紫雀神朝,過的還算是不錯,如果你覺得這里過得不好,咱們可以回去。”
    “但是,那墜魔洞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鄭鳴沉吟片刻,不再爭執,他在決定進入墜魔洞的時候,已經做過一些考察了。
    而考察的結果是,依靠自己的英雄牌,這個墜魔洞,是困不住自己的。更何況他的身上,還有得自金蓮大圣的石橋,雖然他難以用石橋迎敵,但是守護自身,還是不成問題的。
    “那這件事情,咱們就稍后再議。”看著鄭工玄越來越威嚴的臉色,鄭鳴扯開了話題。
    申屠鶴此刻,卻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雖然鄭鳴說從頭再議,但是他的心中卻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件事情,鄭鳴絕對不會因為父兄的勸阻而改變自己的主意。
    只是,去墜魔洞,他以為自己是誰呢!
    無上天宮內,紫雀神皇高高的坐在自己的龍椅上,俯視四方。熟悉紫雀神皇的奢六陰,小心翼翼的伺候著,他乃是紫雀神皇身邊的老人了,對于神皇的喜好,很是熟悉。
    雖然在紫雀神皇的身邊伺候了數百年,但是此時,奢六陰的身軀還是不由得顫抖了一下,這個顫抖,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來自紫雀神皇身上的壓力。
    修為到了參星境的他,可以在天崩地裂面前,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此時,他的心卻在顫抖。
    陛下越來越可怕了!
    這是奢六陰內心最為真實的想法,以往的時候,他雖然也承受著來自紫雀神皇的壓力,但是那個時候,他還覺得紫雀神皇是一個人。
    但是最近這些天來,奢六陰感覺,紫雀神皇已經從一個人,逐漸的朝著一個神的方向轉變。
    每每一個眼神,就能讓奢六陰驚恐不已。
    “這么說,天神山那位神主,并沒有出手?”將手中的奏章放下,紫雀神皇淡淡的問道。
    奢六陰雖然一直都在琢磨著紫雀神皇的變化,但是對于紫雀神皇這邊的情況,卻是絲毫不敢放松。聽到紫雀神皇問話,當下道:“回稟陛下,神主沒有出手。”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