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40 鎮魔大將軍

  法舟向前,快速的趕路。因為沒有什么耽擱,所以半個月之后,鄭鳴一行人,就來到了魔戎州的邊界。
    “前面是鎮魔城,駐扎著上千軍的軍隊,聽說這些軍隊的主要目的,就是防備那些魔人出來!”負責給鄭鳴他們引路的向導,無比恐懼的說道。
    鎮魔城是能夠運用傳送陣的最后一個大城,鄭鳴看著猶如一頭黑色巨獸的鎮魔城,心中升起了一絲驚訝。
    這城池,比之紫雀神都雖然稍有不如,但是充滿了鐵血的氣息,卻讓人感到一種恐怖!
    猛一看去,這根本就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頭隨時都準備擇物而噬的兇獸,充滿了暴虐和殺戮的氣息。
    “鎮魔城中,只要您不惹事,一般不會有人為難于你,但是……但是一定不要招惹鎮魔軍!”
    那向導提到鎮魔軍三個字,舌頭都開始打顫,就好像那鎮魔軍,隨時都能殺了他一般。
    鄭鳴雖然第一次聽到鎮魔軍這三個字,但是從那巨大城池透露出來的殺戮氣息來看,他心里就明白,這鎮魔軍不是一般的軍隊可以比擬的。
    “鎮魔軍不欺壓弱小,但是……但是對于招惹他們的人,無論是誰,他們都會將之撕成碎粉!”
    老向導說到此處,身軀顫抖的更加厲害:“小佬兒曾經發過誓言,一輩子不進入鎮魔城,咱們就此告別。”
    說話之間,這位鄭鳴在一日之前找到的引路向導,就好似后面被什么追著一般,飛速的離去。
    鄭鳴朝著準備追出去的呂胖子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理會那快速離去的向導。
    天神山一戰,雖然呂胖子和李慕水兩個人都和鄭鳴的家人躲在一起,并不知道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當看到鄭鳴安然無恙的走出來,整個天神山卻鴉雀無聲,已經讓呂胖子對鄭鳴的忠心更上一層樓。
    “神侯,這鎮魔城小的所知有限,只知道這里奇珍異物眾多,只要有足夠的元道石,所有想要的東西,幾乎都能換取的到。”呂胖子小心的來到鄭鳴近前說道。
    “咱們只是要從這鎮魔城帶走十萬軍士,又不是要滅了鎮魔城,你緊張個什么勁嘛。”鄭鳴沖著呂胖子的肩膀就是一拳,笑吟吟的說道。
    呂胖子的心不由得哆嗦了一下,盡管他知道,鄭鳴搗他一拳,只是一個親密的舉動,但是這一拳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呢?那后果豈不是不敢想象?
    “咱們……咱們就是接個兵,哈哈哈!無礙,無礙!”
    強笑的呂胖子,給人一種好像要哭的感覺。
    法舟飛馳,轉眼就來到了鎮魔城的前方,上百個穿著吊兒郎當的士兵,橫七豎八的站在城門的四周。
    他們給人的感覺,就是一癱爛泥,但是鄭鳴的神識從他們的身上掃過的剎那,卻感到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百戰精兵。
    領頭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衣著不整不說,外面竟然還穿著一個艷紅的小襖,讓人一看,就有一種想要揍他一頓的感覺。
    “呵呵,來生意了,想要進城,那個每個人二百個元道石,老子童叟無欺!”那男子朝著鄭鳴的法舟掃了一眼,不容置疑的說道。
    二百塊元道石,對鄭鳴來說,真的是九牛一毛,但是剛剛來到這鎮魔城,就被人給勒索,鄭鳴自然不答應。
    “告訴他們我是誰!”鄭鳴朝著呂胖子一擺手道。
    “喲呵,看不出來,年齡不大,架子倒是不小,我告訴你,不論你多大人物,來到這鎮魔城,你沒有二百塊元道石,絕對進不了這鎮魔城的門!”男子拽了拽自己艷紅色的褂子,一副吃定了鄭鳴的模樣。
    所謂主辱臣死,呂胖子現在已經將全部的身價押在鄭鳴的身上,此時怎么能忍。
    畢竟,這種關鍵時刻,如果他呂胖子不能擺平,那鄭鳴會認為自己是爛狗屎一攤吧?更何況眼前這個兵士,也就是一個化蓮境初期而已。
    “放肆,此乃四方神侯,這次來到你們鎮魔城,乃是和你們鎮魔大將軍有事情商議!”呂胖子說話間,將自己生神境的威勢散發出來,朝著那男子壓了過去。
    男子在這壓力下,臉色頓時變得通紅,他雖然比之白白胖胖的呂胖子精干得多,但是在境界上,畢竟比呂胖子低了一個境界。但是在退了兩步的瞬間,這人的臉色,就變成了赤紅。
    呂胖子自從跟隨了鄭鳴,很少有這般壓制對手的機會,看著這男子退后,當下嘿嘿一笑道:“小子,我告訴你,有些人不是你……”
    就在呂胖子得意的剎那,男子的口中,已經吐出了一口鮮血,這獻血在虛空之中,凝成了一柄血刃,朝著呂胖子直斬過來。
    化蓮境的招式,在此時的鄭鳴看來,已經有些不入眼,但是此人的殺機,卻直沖十里。
    在這殺機下,呂胖子一時間竟然忘了反應。
    還好鄭鳴不想失去這個下屬,眼看血刀就要刺入呂胖子身軀的剎那,他輕輕的彈出了一指。
    在天機閣,呂胖子一直都是養尊處優,雖然被擺弄著當了幾天的奴隸,卻也因為萬寶軒準備將他賣上一個好價格的原因,并沒有受什么大罪。
    在拼殺這種事情上,他自然沒有任何的擅長之處,敗在同級別的人手中,實在是再正常不過。
    但是現在,他竟然差點死在一個化蓮境的武者手中。
    直到那血色的長刀被鄭鳴直接點碎,呂胖子這才反應過來,他怒氣沖沖的看著那充滿了鐵血味道的男子。
    男子吐了一口血,他剛剛激發的,是在拼命時候用的手段,這種手段見效很快,但是同樣,使用這種手段,還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再瞪我你也是一頭肥豬!”男子看著怒氣沖沖的呂胖子,惡恨恨的調侃道。
    “若是我的修為能達到生神,宰你就像殺豬一樣,哼,好東西浪費在你這種人身上,真是可惜。”
    男子說到這里,又不無鄙夷的諷刺道:“我敢跟你打賭,你這生神境的修為,完全是由藥材堆積出來的。”
    呂胖子臉上的肥肉亂顫,而那些本來被鄭鳴出手所鎮的士兵,這一刻卻哄堂大笑。
    他們笑的心無旁騖,好像剛才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般,看著這些士兵,鄭鳴微微有些心動。
    他要帶走十萬鎮魔軍,從而建立自己的領地。
    “不要糾纏了!”鄭鳴一擺手,淡淡的道:“讓他們去稟告吧!”
    那化蓮境的頭領,這個時候也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那本來還有一些痞子的氣息,突然變得嚴謹起來。
    因為在鄭鳴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種洪水猛獸的氣息!
    “您是哪位神侯,剛才小的沒有聽清楚。”那男子猶豫了剎那,輕聲的問道。
    “此乃四方神侯!”呂胖子一挺胸,驕傲的道:“還不快點給你們的主將稟告,就說四方神侯大人到了。”
    那受傷的男子聞言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道:“你就是封地是魔戎州的那個倒霉蛋?”
    話一出口,這男子就猛的意識到有些失言,趕緊閉了嘴巴,作啞然狀。
    鄭鳴沒想到,在外人的眼中,他竟然成了倒霉蛋,當下也并沒有發怒,而是淡淡的反問了一句:“得封一州之地,哪里倒霉了?”
    “呵呵,都是小的胡說八道,大人不必放在心上。神侯大人請稍候,這就給您去稟報。”那男子說話間,就快速的離去。
    而跟隨在男子身后的那些士兵,一個個都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著鄭鳴,竊竊私語。
    “奉鎮魔大將軍令,本將前來和鄭神侯完成交接。”半刻鐘之后,一個身披銀色甲胄的男子,飛馳而來。
    男子的臉在甲胄的包裹之中,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是對于鄭鳴,還是表現出了足夠的尊重。
    當然,這是一種敬而遠之的尊重。
    鄭鳴擁有他心通的神通,想要知道一個人想什么,實在是易如反掌,當下就淡淡的朝那銀甲男子看了一眼。
    這一眼,給人的感覺,很平常,但是那男子卻覺得有些邪異,好像渾身被剝光,所有的一切都暴露無遺了似的。只是,這種詭異的感覺究竟是何物,他又不清楚。
    “敢問將軍尊姓大名?”鄭鳴一副誠懇交談的模樣。
    “在下沈天行,乃是鎮魔大將軍麾下副將,大將軍因為軍務在身不能親自前來,特意委托在下向神侯請罪。”
    本來,按照沈天行的估計,這些客套之詞他應該說的行云流水,順理成章,可是現在,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話,怎么有些結結巴巴呢。
    這個四方神侯的笑容,真是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不錯,當沈天行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心中所想的和鎮魔大將軍見面時的情形,已經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這個鄭鳴,陛下非常不喜歡他,不然也不會將他安排到魔戎州。你將十萬軍隊移交給他,讓他離開鎮魔城。”這是一個同樣將身軀掩藏在甲胄中的人。
    和沈天行相比,此人身上的鎧甲給人一種歲月古老的感覺,甚至看著那鎧甲,都覺得有一種隨時都散開的危險。
    但是,在這盔甲之中,包裹的是鎮守在整個魔戎州外的鎮魔大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