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39 大恐怖

  “鄭鳴,天神山不歡迎你,請你立即離開!”金元看著那漫天的血雨,深感悲愴,憤怒的喊道。
    雖然金元不喜歡秦曜日,認為這個無腦的秦曜日惹出的事情,讓天神山顏面無存,但是他畢竟代表著天神山,他絕對不允許鄭鳴在天神山再肆虐下去。
    “休整兩日,某自會離開!”鄭鳴頭也不回,淡淡的說了一句。
    金元氣的恨不得一巴掌將鄭鳴給搧死,你他娘的作為一個法身境的強者,一路打上天神山,現在還需要什么休整,你這分明就是想要向我天神山示威。
    他憤怒,天神山的弟子同樣憤怒,更有人豁然站起,想要表達自己的憤怒,但是最終,還是被本門的師長給壓了下去。
    死了一個秦曜日,才算將這件事情勉強壓了下去,至于秋后算賬,那是神主大人回來之后的事情。
    現在,他們招惹不起鄭鳴,畢竟那偌大的番天印,還在虛空之中高懸著,若是因為幾句口舌之爭,再和鄭鳴沖突起來,那也未免太意氣用事了!
    最終,開口的是金元,他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這才緩緩的道:“給你兩天的時間。”
    “但是還請四方神侯遵守你的約定!”
    鄭鳴扭頭看著金元,呵呵一笑道:“若是我不肯遵守呢?金元兄是不是準備好好的教育我一頓?”
    金元一揮衣袖,根本就不和鄭鳴對話,整個人飄然而去。隨著金元的離去,神宮變得無比的沉寂。
    兩日時間,一晃而過,在這兩日之中,天神山的所有弟子,都在閉關修煉。就算那些最不愛修煉的弟子,都瘋狂的修煉自己的功法。
    雖然這件事情,他們心中的理智告訴他們,不能夠全部怨在鄭鳴的身上,但是他們天神山,這一次丟人丟大了。
    甚至可以說,這一次鄭鳴已經將天神山的臉,毫不客氣的踩在地上揉搓了一番。整個天神山,已經下了封口的命令,因為一旦這種事情傳播出去,那天神山就會成為天下的笑柄。
    一座法舟,載著鄭鳴一家人,從天神山飄然而去,鄭鳴站在法舟的上空,凝視著天神山。
    對于這次天神山之行,鄭鳴是無比的滿意,他的五行法身,一直以來都沒有修練出來,這一次,借助五色神石,不但凝結成了五行神碑,更擁有了封禁一切參星境的力量。
    也就是說,從現在起,他的修為,不再是一個可以和參星境巨擘相提并論的法王,而是一個半步生神。
    只是讓他不爽的是,天神山消耗的青色聲望值,比得到的青色聲望值還要多。
    聲望值告急!
    紅色聲望值少了上千萬,黃色聲望值增加很少,至于金色的聲望值,雖然很好,但是一個都沒有增加。
    奶奶的,金色聲望值達到以前,抽起英雄牌來,那可是封神牌都是十分之一。
    “鄭鳴,從此之后,這天神山,恐怕我們是回不來了。”鄭工玄來到船舷,看著那龐大的天神山,似乎還有一絲不舍。
    他在天神山住的日子雖然不長,卻是無比的舒服,這些年在上界奔波的鄭工玄,已經有了想要終老的想法。
    可惜的是,在鄭鳴已經答應天神山邀請的情況下,秦曜日步步緊逼,鄭鳴這才取了秦曜日的性命。
    當然,這樣的事情一出,也就意味著,從此之后,鄭鳴和天神山,再也沒有可以回旋的可能。
    鄭鳴一笑道:“爹,這天神山,本來就不是咱們的家,現在我們要去的就是咱們的新家。”
    “在那里,孩兒將建設一處真正屬于咱們鄭家的家,讓您和娘,好好的過幾天安生日子。”
    鄭工玄嘆了一口氣道:“這樣最好,但是鳴兒,你也不要放松警惕,這天神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哼,若是他們肯善罷甘休,那是他們識趣,如若那個神主敢來找我的麻煩,那就休要怪我滅了他天神山!”
    鄭工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看到了一道目光,一道屬于金元的目光,金元這一次,并不是來給鄭鳴送行,他只是監督著鄭鳴,目送這個瘟神離去。
    法舟穿空,瞬間百十里,鄭鳴要趕往最近的傳送陣,他的目標,是作為自己領地的魔戎州。
    也就在鄭鳴催動法舟的瞬間,他的心陡然顫抖起來,這是一種巨大的恐懼,降臨到了他的身邊。
    鄭鳴的心神,經歷了太上道祖的附體,可以說比之一般人,不知道強橫多少。
    可是現在,在這神識之下,他的心還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并不是說他的心境不行,實在是他的修為,和那高高在上的神識,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此人和太上道祖,和通天教主相比,差了很多,但是如果鄭鳴不使用孔宣的英雄牌,此人足以一根手指捏死自己。
    這神識肆無忌憚,沒有任何的顧忌之處。鄭鳴在這道神識掠過的瞬間,心中升起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此人乃是天神山的神主!
    神禁境的神主,有如此的厲害嗎?
    那神之守護,已經是神禁境的力量,但是面對偽番天印,卻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在鄭鳴的想法之中,那神禁境的神主雖然強大,但是和那神禁境的禁止相比,也強不了太多。
    但是現在,鄭鳴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就是他好像有點太小看神主了!當下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就將孔宣的英雄牌準備好。
    和天神山之間的仇怨,已經難以挽回,既然如此,他和神主兩個人之間,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就在鄭鳴隨時準備捏碎英雄牌的時候,卻聽虛空之中有人嗯了一聲,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影,凝結在虛空之中。
    不是瞬移,更不是其他移動身軀的手段,他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
    看到這身影,鄭鳴的神色一動,那心頭的英雄牌,更是已經到了點開的臨界點。
    “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紫雀大陸,竟然還有你這等的良才,如果你能夠依靠自己突破參星,可以到大倫山尋我!”
    來人面目奇怪,雖然看上去,并沒有任何的超凡之處,但是立于天地之間,卻和無窮的天地渾然融為一體。
    鄭鳴的眼界,可以說遠遠高于他現在的修為,不管怎么說,他也是被太上道祖附體過的人物。
    “拜見長者!”在稍微沉吟了剎那,鄭鳴還是朝著那人行了一禮。
    那老者揮手道:“無需多禮,實際上,按照你的修為,我本可以將你帶回大倫山。只是我此時要搜尋那域外天魔,最少需要百年才能返回。”
    “這百年之內,也算是對你的一個考驗,至于大倫山的所在,相信你成為參星境之后,自會感覺的到。”
    說話之間,老者就已經消散在了天地之間,那無盡的虛空,就仿佛根本就沒有存在過此人一般。
    大倫山,搜尋域外天魔!
    鄭鳴剎那間,就明白了老者的意思,此人乃是搜尋自己的大能之士,只是自己不使用英雄牌,這位大能發現不了自己的蹤跡。
    心中有幾分慶幸,但是同樣,鄭鳴的心中,還帶著幾分驚異,如果不是他的英雄牌一般武者難以發現,這一次說不定他就已經暴漏了。
    一旦暴漏,自己身上的英雄牌還不足以保證自己家人的安全,看來以后自己還需要更加的低調。
    英雄牌,不到關鍵的時候,絕對不使用,當然,在修煉的時候,對英雄牌的使用,也不能吝嗇。
    “鳴兒,你發呆什么?”鄭工玄的聲音,打破了鄭鳴的沉吟。
    鄭鳴看著一臉關心的鄭工玄,心中一暖,當即輕聲道:“父親,我正在思索剛剛離去的強者。”
    “剛剛離去的強者?什么強者?剛才虛空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人,你這孩子是不是太緊張了。”鄭工玄莫名其妙的環顧了一下四周,脫口而出道。
    鄭工玄的疑問,讓鄭鳴的眼眸變的更加的炯炯如電,本來,他對這老者的估計已經足夠高了,但是現在,這老者給她的感覺,卻是比他心中所想,更高了三分。
    獨立出現在一片虛空之中,這種手段……
    鄭鳴凝眸朝著天神山的方向看去,就見遙遙的天神山已經開始出現了一絲飄渺的感覺,雖然他對天神山沒有太大的好感,但是此時也不得不承認,天神山不愧是一處福地。
    “你感覺到了么?”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響起這個聲音的,是金元。
    他此時的神色之中,更多的是嚴肅。
    鄭鳴明白金元此時為什么會這樣問,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表示自己已經感覺到了。
    金元沒有再開口,而是幽幽的道:“看來這天下,真的不寧靜了。”丟下這句話,金元快速的離去。
    對于金元的突然到來,鄭鳴可以理解,這是一種意識到巨大的恐懼之后,想要和人抱團取暖的感覺。
    而金元的這種表現,讓鄭鳴意識到,恐怕參星境的強者,都不一定能夠感覺到這種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