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314 紅顏如雪六棱巨劍

  “小心,神劍紅顏就要出世,所有人后退,莫要被紅顏的劍氣所傷!”祝心容大聲喝到。
    左老鬼更是一揮手道:“退,快退!所有的無花谷的弟子,退后百丈!”
    火牛麟根本就不用人催促,第一個猶如閃電一般的朝著遠處奔跑而去,那模樣,就好似一頭受到了驚嚇的小獸。
    神劍紅顏出世,天崩地裂,氣勢萬千!
    這幾乎是葬劍宮所有弟子的想法,在他們的心中,這柄在葬劍宮流傳多年,幾乎是葬劍宮第一神劍,關系到葬劍宮命運的神劍,出世的景象,自然要不一樣。
    更何況,二品寶刃都氣勢萬千,作為他們眼中最頂尖的一品寶刃,神劍紅顏的氣勢,更應該不一般。
    但是,在那地動山搖之后,從劍冢之中飛出的,是一道只有半尺多長,其紅如血的紅光。
    在這紅光內,一柄長有半尺,幾乎看不道劍柄的小劍,靜靜的朝著鄭鳴的方向飛去。
    劍很小,劍身如血!
    如果說這紅顏是一個飾品的話,也絕對會有不少人相信,但是再看到這柄劍的同時,幾乎所有的人,都相信這柄劍,就是神劍紅顏。
    并不是說這柄劍劍身紅如血,而是因為這柄劍好似有一種奇異的魅力,在看到這柄劍的瞬間,就給人一種感覺,一種看到了自己摯愛紅顏的感覺。
    只是這么短的劍,該如何用呢?
    紅顏神劍靜靜的飛過虛空,落在了所有二品寶刃的前方。而就在紅顏神劍落地的剎那。那些凌空而立的長劍。幾乎同時發出了震鳴。
    這是一種臣服的震鳴,這是一種迎接王者的震鳴!
    鄭鳴在那紅顏神劍下落的瞬間,就已經感到這柄神劍對自己的臣服之意,他朝著那紅顏神劍一招手,半尺長得紅顏劍,直朝著鄭鳴飛了過去。
    沒有劍鞘的紅顏,其紅如血的紅顏。
    手掌托著紅顏劍,鄭鳴甚至能夠感到。這紅顏劍的歡悅,它在傾訴著自己的歡喜,自己的臣服。
    當那紅顏劍落入鄭鳴手中的瞬間,本來聚集在鄭鳴身前,呈現出萬劍朝君之勢的劍,幾乎同時發出了一聲震鳴,然后好似潮水一般,朝著劍冢退了回去。
    劍如潮水,氣勢是何等的壯觀!
    而就在一如潮水的劍光中,沒有人注意到。又有一柄劍從劍冢之中飛出,這是一柄猶如鐵塊般的六棱巨劍。
    不。這呈現出六棱柱狀的劍,不應該稱之為劍,而應該稱之為六棱柱的劍。
    沒有任何的光華,沒有任何的光澤,沒有任何的驚人之處,但是他確確實實的從劍冢之中飛出,然后逆流而上,沖向了鄭鳴。
    只不過,它實在是太不顯眼,所以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這柄六棱柱一般的長劍。
    當那所有的長劍落入劍冢之后,那猶如六棱鐵柱的四尺大劍,也落入了鄭鳴的身前。
    紅顏震顫,殺氣沖霄!
    作為劍冢之中的王者,紅顏神劍有自己的驕傲,它所選定的主人,自然不能讓人染指。
    就算是二品寶刃,在它的劍威之下,也要臣服逃離,可是那笨大粗黑的六棱劍柱,卻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靜靜的停在鄭鳴的身前。
    紅顏神劍的光芒,越加的灼熱,沖天的劍影,幾乎染紅半邊的天際。
    “紅顏就是紅顏,不愧是一品的神劍,這等的威勢,真的完全催動,我絕對接不下它一劍!”左老鬼看著紅顏神劍,聲音之中帶著感慨的道。
    祝心容對于紅顏神劍,充滿了臣服和敬慕,只可惜,這柄名為紅顏的神劍,臣服的人并不是她。
    “那是自然,紅顏乃是我們葬劍宮的第一神劍!”
    祝心容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驕傲,一種發自內心的驕傲,她這個時候看向左老鬼的目光,甚至帶著一絲俯視的感覺。
    但是很快,左老鬼就用一種簡單無比,卻讓祝心容痛苦不已的方法,結束了兩個人之間的對話。
    “想到這第一神劍就要落入我們無花谷的手中,我的心中,就難以平靜。”
    說這句話的時候,左老鬼用手撫摸著自己的心臟,一副隨時都要因激動而崩潰的模樣。
    而這,卻等于一個大大的巴掌,重重的扇在了祝心容的心頭,她死死的盯著手托著紅顏劍的鄭鳴,臉上充滿了猙獰。
    本來,鄭鳴是他們葬劍宮請來的人,要代表他們葬劍宮取紅顏劍,可是現在,鄭鳴卻成了人家無花谷的人,這種事情,每每想一想,祝心容就覺得自己的心頭有一種錐心的痛。
    紅顏神劍的得主,是葬劍宮的主人,這幾乎是從葬劍宮成立,就開始流傳的法旨。
    自己對于這個法旨,究竟是認還是不認?
    就在祝心容糾結無比的時候,漫天的血光,消失的無影無蹤,那紅顏神劍,再次恢復了半尺模樣,靜靜的躺在鄭鳴的手掌之中。
    而那六棱鐵柱長劍,則被鄭鳴用另外一只手握住,猶如一個鐵棍,說不清的笨大黑粗!
    三十六個劍盤,在萬劍重新流入劍冢之后,無聲無息的開始下落,雖然鄭鳴和卓英亢、贏少典三人的位置比普通的弟子要高,但是他們幾乎同時落在了地面上。
    而就在他們落地的剎那,本來在他們腳下的劍盤,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有劍盤,他們的腳下,只有土地!
    不到三十個少年,都驚異的望著下方,隨即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劍冢。
    他們參加這次劍冢之會,雖然目標是紅顏神劍,但是得不到紅顏神劍,他們也期望得到一柄其他的神劍。
    畢竟,紅顏神劍只有一柄。
    不說已經凝形,氣勢沖天的二品寶刃,就是三品或者四品的寶刃,能夠得到一個,也能夠讓他們一飛沖天。
    可是現在,他們一個個什么都沒有得到,這……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李宮主,我們的劍還沒有取到,是不是重新打開劍冢?”厲劍晨盯著李秋冉,沉聲的問道。
    作為赤龍繞柱的異象持有者,厲劍晨覺得自己就算是不能給得到一柄二品寶刃,三品一定沒有問題。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落地,按照他們所知道的劍冢開啟的情形,這就算是劍冢之會結束了。
    他們不甘心啊!
    李秋冉也皺了一下眉頭,她作為葬劍宮的宮主,主持過幾次劍冢之會,想這樣情況的劍冢之會,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紅顏神劍是沒有落入赤炎山的手中,但是來參加劍冢之會的種子少年,卻沒有來得及取得自己應有的寶刃,所有的寶刃都已經沖入了劍冢。
    再次開啟劍冢,這怎么可能?所以在猶豫了瞬間,她就將目光看向了祝心容。
    畢竟這不是一件小事情,還是問一下自己師尊的意見。
    祝心容同樣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但是現在,她已經沒有心思理會這些失敗了的少年。紅顏神劍出世,落入了鄭鳴的手中,自己接下來要處理的是和鄭鳴的關系。
    所以在看到李秋冉的目光之后,她冷漠的道:“這種小事情,你自己處理就是。”
    “諸位,劍冢開閉,都有時間限制,現在劍冢已合,說明諸位和我劍冢之中的寶刃無緣!”李秋冉的聲音平和,但是話語中,卻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她這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少年們一陣的失望,他們大多數并不是沖著紅顏神劍來的,他們只是想要從這劍冢之中,取到一柄和自己相合的寶刃。
    可是現在,這種想法,變成了夢想,這怎不讓他們心中充斥著失望!
    但是失望歸失望,大部分的少年都沒有反抗,他們不少人來自葬劍宮,對于宮主的話語,沒有反抗的勇氣。
    至于無花谷的少年,雖然心中不服,卻也知道李秋冉的身份,所以只有將這份怨氣,壓在肚子里。
    不敢對李秋冉的話進行反抗,但是他們卻用滿是憤怒的目光看向鄭鳴,都是這小子,要不是他來這么一處,自己等人怎么會連一柄劍都得不到。
    鄭鳴此時身上天劍的氣息已經消散,他一手拿著半尺的紅顏,一手拿著那六棱柱劍,正在探查兩者的不同。
    少年無名的卡牌,果然是不同凡響,在那劍盤冷流的催動下,竟然來了一個萬劍朝君!
    不愧是劍中的王者,可惜了,這種天劍之姿,自己只能夠得到十分之一。
    厲劍晨等少年充滿了憤怒的目光,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的意思,那些從劍冢之中沖出的寶刃,沒有選擇你們,管我何事?
    “鄭公子,你得到了紅顏神劍,就是我們葬劍宮的功臣,我想和鄭公子您好好談一談。”祝心容在沉吟了瞬間,最終邁步來到鄭鳴的近前,面帶笑容的說道。
    如果說鄭鳴沒有取到紅顏神劍之時,祝心容對待鄭鳴的態度是寒霜的話,那么現在祝心容面對鄭鳴的態度,簡直就是三月之中綻放的花朵。
    看著一臉笑容的祝心容,鄭鳴懶洋洋的一笑道:“這位祝長老,您是不是搞錯了,我是代表無花谷參加這次劍冢之會的。”
    ps:  呼呼,神劍紅顏出現了,可是比紅顏出現還晚的那笨大黑粗的巨劍是什么呢?大家想想,再給俺一個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