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38 必殺


    “鄭鳴,你怎么不吭聲了,你不是要殺我嗎?你進來呀,只要你進來,我就拿自己的腦袋,讓你當球踢!”秦曜日在現鄭鳴沒有聲息了之后,主動蹦出來喊道。??
    秦曜日這一次,實在是丟人丟到了家,強迫不成,讓天神山將自己壓箱底的東西都取了出來,這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所以,他很不爽,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徹底失去了理智,像一個暴怒的野獸,充滿了憤怒和瘋狂。這種潑婦罵街的下三濫的手段,他雖然看不慣,也迫不及待的用上了。
    “去!”鄭鳴沒有說話,直接點開了偽番天印的英雄牌,然后直接祭起。
    偽番天印和真正的番天印相比,存在著巨大的缺陷,甚至可以說,這種缺陷,是不可挽救的。
    但是作為闡教煉器第一人,云中子煉器的手段,還是頗為人稱贊的,剎那間,本來只有拳頭大小的番天印,就變成了萬丈方圓,一如一座太古神山,轟然砸下。
    那籠罩在天神宮上方的巨大手掌,融合大道,好似恒古不滅。但是在這偽番天印砸下的瞬間,也豁然飛起,朝著那偌大的番天印迎了上去。
    “轟!”
    偽番天印和大手碰撞在了一起,番天印下落的勢頭,被擋了下來,但是那天神之手,也出現了無數的裂紋。
    竟然擋住了偽番天印全部的力量,鄭鳴對于這天神之手,也多出三分的重視。
    而正在朝著鄭鳴挑釁的秦曜日,面目徹底變得難看起來,他原本以為,自己等人躲在此地,鄭鳴就會黔驢技窮,卻沒有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的霸道!
    那好似隱含著無窮上古神紋的寶印,下壓之間,就連和大道相連的神禁,都生出了裂痕。
    這怎么可能?
    “喀嚓喀嚓!”猶如玻璃碎裂的聲音,隨著偽番天印的下壓,不斷的在大手之中響起。聽著這下壓的聲音,金元狠狠的瞪了秦曜日一眼。
    秦曜日不敢再言語,他覺得自己剛剛如果不挑釁鄭鳴的話,說不定這家伙,還不會施展這種手段。
    現在好了,這寶印一出,竟然傷到了神宮的守護大陣,這該如何是好!
    一擊之下,偽番天印的力量,好像已經用盡,鄭鳴手指朝著那番天印一指,番天印重新飛起在空中。
    適當的后退,只是為了下一次轟擊。看著那力量可以比擬神禁的番天印,金元的臉都黑了。
    “你不是厲害嗎?現在人家打過來了,你說怎么辦吧?”金元狠狠的朝著秦曜日瞪了一眼,劈頭蓋臉的罵道。
    怎么辦?秦曜日當然不知道怎么辦。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偽番天印再次落下。
    這一落,地震山搖,好似太古星辰碰撞,那守護著神宮的巨手,在大道神禁的依托下,雖然再次將番天印給托住,但是裂紋卻更多了三分。
    “鄭鳴,你真的要和我天神山不死不休嗎?”金元騰空怒吼,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和絕望。
    鄭鳴輕輕的搖頭,他這種動作,自然不是回應金元的責問,此時此刻,他想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對偽番天印力量的遺憾。
    少那么一半,就是不一樣,如果現在自己使用的是真真正正的番天印,恐怕這一印就能夠擊碎這神之守護。
    “鄭鳴,這件事情,你究竟想要如何結束?”金元看鄭鳴根本就不理會自己,恨的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
    金元是半步神禁的人物,但是面對那五色神碑,他覺得自己也是束手無策。
    至于神之守護在番天印下,節節敗退,他更是感到無力相助,畢竟他不是神禁級別的強者,在這種可以將融合了大道的力量都橫推的神印面前,他無能為力。
    鄭鳴目視著氣急敗壞的金元,不緊不慢的道:“將秦曜日的人頭給我,一切結束。”
    “這不可能!”金元想都不想,斷然拒絕。
    “如果你不給我,那我就自己拿!”說話間,鄭鳴朝著那巨大的番天印一招手,那偌大的偽番天印,再次騰空而起。
    無盡的法則,組成神鏈,在這番天印下翻騰,雖然寶印沒有落下,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這一印下去,就是神宮崩潰之時。
    離老等人看著那巨印,一個個心中升起了深深的無力感,彼此飛快的對視了一眼之后,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秦曜日的臉上。
    秦曜日此時身軀在顫抖,面對巨大的番天印,他的心忐忑不已,但是更讓他恐懼的,是那一道道看過來的目光。
    “離老,你們……你們……”
    “秦兄,我們一起來到天神山,一起成為天神山的殿主,誓要守護天神山,現在,天神山的危機來了,該是我們為天神山流血的時候了!”離老說話間,跪在了地上!
    在十大殿主之中,離老一直都是高高在上,他俯視其他殿主,他乃是十大殿主之中的王者。
    但是現在,離老卻給秦曜日跪了下來,這一跪,對于秦曜日而言,真的是重若萬鈞。
    秦曜日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離老,身軀不斷的顫抖,他心里當然清楚,這一跪,究竟意味著什么。
    他秦曜日雖然是殿主,但是怎么承受得起離老的一跪?現在離老跪在地上,那是要自己拿性命來償。
    這一刻的他,心中除了憤恨,還有不少的懊惱,他和鄭鳴并沒有任何的交際,他之所以急匆匆的對鄭鳴出手,無非是想要在神主面前顯現一下自己的能力。
    他要爭奪權位,他要壓下慕舜天,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這個狗娘養的鄭鳴,竟然如此的難纏。
    讓天神山丟了如此大的人,這本就已經讓他難以翻身。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死,他覺得就算神主對自己的做法再怎么不滿,頂多也就是將自己鎮壓一些時日。
    卻沒有想到,現而今,竟然是性命不保!
    離老的下跪,讓他無言以對,他知道這一刻,自己說什么,都是徒勞無用。反抗,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是反抗的后果,他更是心知肚明。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秦曜日知道這個時候,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他應該做出抉擇。
    只是,這個抉擇,太他娘的難了!
    “秦兄,一切為了天神山!”慕舜天緊隨在離老的身后,緩緩的跪在了地上。他的話比離老還少,但是他話語之中的意思,卻一如山岳。
    秦曜日看著慕舜天,他的手在顫抖,這一刻,他恨不得朝著慕舜天大聲的叫嚷一聲。
    一切為了天神山,為什么犧牲的偏偏是我,而不是你慕舜天呢?只是這個時候,他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秦兄,一切為了天神山!”甘竹生跪了下來。
    “秦兄,一切為了天神山!”這一次跪下的是羅白藥!
    “秦兄,一切為了天神山!”……
    十大殿主,跪下了九個,秦曜日這一刻,就好似一個躺在了屠宰案板上的牲畜,知道再掙扎也沒有任何的用處。他艱難的擺了擺手,示意離老等人站起。這才緩緩的道:“好,好,好!一切為了天神山!”
    “鄭鳴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我秦某惹出來的,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絕對不會連累天神山。”
    說道這里,秦曜日好像傾盡了渾身的力氣一般,整個人都有一些虛脫。對于參星境的巨擘而言,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他們的身上。
    沒有人言語,同樣沒有人關心秦曜日的身體,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大難來時,這一點是必須的!
    “我死可以,但是還請各位看著咱們共同侍奉神主這么多年,等他老人家返回之后,大家請求他老人家,為我報仇雪恨!”
    報仇雪恨,這個在天神山十殿殿主的眼中,自然是非做不可的事情,他們天神山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被人逼到這種地步。等神主回來,一定要用鄭鳴的血,來清洗他們天神山的尊嚴。
    “這一點你放心,就算豁出去我這一條命,我也要神主誅殺鄭鳴!”離老來到秦曜日的近前,堅定的說道。
    “好好好,有離老你這么一說,那我秦曜日就是死,也安心了。”秦曜日說話間,陡然騰空而起,朝著神宮之外直沖而去。
    “鄭鳴,你不是要我死嗎?今日,我這條命,就交給你!”
    對于這個好似一下子充滿了剛烈味道的秦曜日,鄭鳴表現的極其冷漠,雖然秦曜日這個時候,好像一個慷慨赴死的英雄,但是他前些時候的手段,鄭鳴當然不會忘。
    所以他淡淡的看著秦曜日,那金色的龍雀刀,在他的手中,反射著耀眼的光芒。
    “人頭在此,你可拿去!”秦曜日說話間,揮手朝著自己的頭頂一斬,與此同時,他心頭的那道神識,更是從身體之中飛出,在虛空之中,直接爆裂開來。
    血光如雨!
    神識泯滅,就算秦曜日有通天的手段,也難以再施展滴血重生!這一刻的他,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
    金元在離老跪下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結局,之所以不阻攔,并不是他不想阻攔,而是如果讓鄭鳴將神宮打破的話,對于天神山來說,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至于暴漏其他實力,能不能趕走鄭鳴不說,還會出現巨大的傷亡,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相反,死一個秦曜日,雖然對天神山的名聲有一些損失,但是和天神山的大業相比,也算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了。
    鄭鳴看著死不瞑目的秦曜日,淡淡的冷哼一聲,衣袖揮動,直接將秦曜日的頭化成了飛灰。
    “咎由自取!”
    這是鄭鳴對秦曜日下的結論,如果不是秦曜日對他出手的話,他根本就不知道秦曜日是誰,兩人之間也不會有任何的恩怨。8
  /br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